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氏带着白云兮忐忑不安地来到棠梨苑,一进去,连看也不敢看老太太的脸,就跪下了,陆氏身为人母,自然首当其冲,所以立刻请罪道:“老夫人恕罪,兮儿年幼无知,惹下祸端,还请老夫人宽恕!”

    白老夫人品着茶,看着跪在地上的陆氏和白云兮,却并没有发火,而是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白云兮,良久才开口道:“你们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敢背着我在外面闹出这样的事情来,怎么?想出名想疯了?”

    陆氏和白云兮大气也不敢出,只连连认错,陆氏不得已,才开口解释道:“不怪兮儿,都是那些不懂事的下人,也不知怎么的就将兮儿平日里随意写的东西流传了出去,才闹出这样的事情来!”

    她如今打死也不能在老太太面前承认是她们作假,云想衣这才名根本就是虚假的,但是若说了实话,那兮儿的名声就更糟糕了。

    白老夫人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这个孙女资质如何,有几斤几两,她身为祖母,难道还不清楚吗?陆氏未免把她看的太愚蠢了些,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如今外面都在传扬云想衣的才名,她可不能往自家人脸上抹黑。

    所以摆摆手,道:“你们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清楚,也别想瞒我,如今事情闹得满城风雨,怕是不能善了,究竟要为白家惹来怎样的祸事,谁也说不准,你们告诉我,该怎么善后啊?”

    陆氏哪里有主意,只哭丧着脸道:“还请老夫人做主,一定要帮帮兮儿啊!”

    白老夫人冷哼一声,道:“你们行事之前没曾想来告诉我一声,出了事儿了,让我我做主,这样的主,我还真做不得!”

    陆氏原本也没指望老夫人帮忙,之前和老夫人之间嫌隙已深,怎么会指望这老太婆帮自己呢?不过是希望她别落井下石就好,万幸她已经第一时间通知了二哥,指望着二哥能够想出良策来。

    白老夫人看着这对母女,正准备下令责罚,却听得门外白木槿求见,便暂时停下来,让白木槿进来了。

    白木槿见到陆氏母女跪在地上,便知老太太也得了消息,也没有过多犹豫,便上前请安,道:“祖母,这是怎么了?缘何又生气了呢?”

    白老夫人瞪了地上的陆氏母女一眼,道:“还不是你的好妹妹,如今出息了,成了享誉京城的大才女,我宁国公府脸上可算有光了!”

    别人糊涂,老太太并不糊涂,她知道白云兮的斤两,所以这才名有名无实,将来若是被人戳穿,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可笑这对愚蠢的母女,还以为自己得了多大的便宜似的。

    可是老太太也不知道,陆氏之所以这么害怕,并不是白云兮名不副实,而是因为此事惹到了皇帝,一不小心吃罪下来,那就是掉脑袋的事情。

    白木槿却故作不知地道:“既然妹妹出了名,祖母还气什么?这不是该高兴吗?我也是为此事而来的,没想到咱家真出了个大才女,特来恭喜祖母呢!”

    白老夫人不信白木槿没看出其中的问题来,以为她说这话是为了讽刺白云兮,可是细看白木槿的眼神,发现十分真诚,还略带羡慕,难道槿儿真的以为这是好事儿吗?

    白老夫人愣了一会儿,才道:“这哪是什么好事儿,外面传的神乎其神的,可你妹妹究竟什么样儿,咱自家人难道还能没数?”

    白木槿当然知道白云兮到底是什么货色,才艺方面只能算是平平,偏生会做戏,所以前世也在百花盛宴上虏获了不少人的眼光,可惜这辈子,她注定没那么幸运了。

    白木槿不以为然地道:“祖母,咱们怎么好灭自家人威风呢?我看过那几首辞赋,的确很好,那画儿也画的精妙。虽然传言的确有几分虚夸,但也不能说完全不对啊!”

    白云兮倒是没料到白木槿竟然会为自己说话,一脸不解地看着白木槿,不知道这位姐姐又在耍什么诡计呢。

    可是白木槿从始至终,一直也没说一句对白云兮不利的话,反而处处帮着她,希望白老夫人能够原谅白云兮。

    就连心存疑惑的陆氏和白老夫人都有些莫名了,难道白木槿转性儿了,居然又开始护着自己的妹妹吗?

    白老夫人听她说了半天,才问道:“槿儿觉得此事对我宁国公府有利?”

    “那是自然,只要妹妹确有才华,咱们自然不该掩盖,相反,更要为妹妹提供展示的机会,再过不久就是百花盛宴,祖母应该全力支持兮儿,让她名扬百花宴,好承继祖母的才名,也为宁国公府增光添彩!”白木槿说的十分坦然,仿佛对此事真的乐观其成。

    经白木槿这么一说,白老夫人仿佛明白了些什么,若是白云兮真能在百花宴上扬名,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到时候她的两个孙女都成了香饽饽,那白家何愁找不到最好的联姻对象?

    可是如何帮白云兮在百花宴上圆过去,这是个问题,毕竟宴会那天,就连皇后都会亲自参加,一不小心露怯了,那不只是丢人败兴,或许会落个什么欺世盗名之罪,也说不准啊。

    白老夫人的心里只在盘算着究竟值不值得为了白云兮冒险,不过如今外面对“云想衣”的追捧之声,恐怕连皇宫里也听到了消息,如此大的利益摆在老太太面前,她着实有些迷惑了。

    白木槿微微笑着,道:“祖母,您就别怪兮儿自作主张,没有经过您的同意,让自己的诗词流落在外,反正这又不是什么坏事儿,不妨坐观其成!”

    白老夫人仍旧在盘算,看了看白木槿,对大孙女她十分放心,白木槿无论是心性还是智慧都属上乘,要在百花宴上出色表情,绝非难事,白云兮如今有盛名加身,若是在百花宴上稍稍露两手,也就足矣。

    说不准两个孙女儿都能得贵人青睐,到时候双双成就好事儿,岂不是美事一桩?

    白老夫人思虑良久,才道:“罢了,且饶过你们,往后行事切不可如此轻狂,一个不慎说不得就引火烧身,要知道树大招风,往后行事当更加小心才是!”

    陆氏和白云兮都没想到老太太竟然听了白木槿的话,而且这么轻轻就放过了,心下大喜,只要老夫人不责怪,她们再想法子把那“天命之女,贵不可言”八个字遮掩过去,那白云兮的才名不损,反而成全了她。

    如此一想,母女二人又是兴奋又是担忧,赶忙谢过了老夫人,才退下了。也顾不得白木槿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只想着快些找到陆兆安,将此事周全过去,千万不能影响力白云兮参加百花宴。

    陆氏母女一走,老夫人才问道:“槿儿,对于兮儿的事情,你真是这么看的?”

    白木槿毫不犹豫地点点头,不避讳地道:“祖母,虽然我与母亲妹妹有些嫌隙,但事关宁国公府的声誉和利益,身为白家的女儿,我也不能坐视不理!”

    白老夫人见她说的一脸诚恳,不死作为,才稍稍放心,却又担忧地道:“我只怕她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到时候反而连累了国公府啊!”

    “怎么会呢?那些辞赋祖母想必也看过,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无论谁有这样的才华,都不会隐于人后,祖母难道还怀疑妹妹作假吗?”白木槿惊讶地问。

    白老夫人点点头,叹息一声,道:“兮儿自幼就是在我身边长大的,她到底如何,我是清楚的,之前并没有多大的才华展露,如何短短半年不在府里,就变得才华横溢了?难道真是家庙里的祖先显灵?”

    白老夫人的口气明显是不相信的,只是如今事情已然发生了,她若是不帮忙遮掩过去,白云兮身败名裂,也就意味着给白家抹黑。

    白木槿微微低头,眼里有些担忧,不禁问道:“那祖母意下如何?此时,妹妹的才名已经传遍京城,若真是名不副实,将来对咱们家的影响可不好啊!”

    白老夫人皱着眉头,又是沉沉地叹息一声,道:“也许该赌上一次,说不定能够遮掩过去!”

    白木槿仍旧有些担心,问道:“祖母可是有了主意?”

    白老夫人稍微有些尴尬地看看白木槿,轻咳了一下,才道:“槿儿,一切都要靠你了,祖母不是偏心,而是为了宁国公府考虑,祖母相信你的能力,一定可以想法子在百花宴上帮兮儿周全过去!”

    白木槿倒是没想到老太太竟然打起了自己的主意,这还真是个大笑话。难道她看起来特别像大善人?或许是自己装的太像了,所以连老太太都以为她真的是可以为了国公府的利益,放下一切仇怨吧?

    白木槿在心头冷笑,却故意蹙起了秀眉,忐忑地道:“祖母,不是槿儿不愿意,只是……我自己尚且心里没底,如何帮助妹妹呢?到时候若是出了差错,那我和妹妹怕都要身败名裂!”

    要让她承诺帮助白云兮,那简直是痴人说梦,她可计划着让白云兮在百花宴上好好地“表现”一番,又怎么会帮她呢?

    白老夫人听了此话,也觉得十分为难,是要保一个,放弃一个,还是冒着二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危险呢?

    白老夫人举棋不定,又试探性地问了一声:“槿儿难道不能随机应变,到时候给你妹妹一些帮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