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氏却满脸不以为然,道:“年纪小怎么了?你看看我们兮儿,生得风流俊俏,比那些十三四岁的女子也不差,平日里我又注重对她的培养,这孩子心思可聪慧着呢,只要我稍加提点,保准没问题!”

    陆兆安对自己妹妹这一方面倒是颇为自信,当年陆氏要不是为了能当正妻,估计搭上哪个王侯做个侧室绝对不是问题,不过当时一想到宁国公府对自己利益也的确最大,又是去做正妻,他才同意妹妹搭上白世祖的。

    陆兆安点点头,道:“那此事就交给妹妹了,我选中了大皇子,他是长子,又有军功在身,虽然年纪稍长,但是却是最适合兮儿的对象,你要兮儿在百花宴上,必要全力夺取大皇子的注意!”

    陆氏一听是大皇子,心里就有几分不乐意,大皇子已经有了正妃,侧妃也有两位,如果兮儿去,那算什么?要做侧室,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而且大皇子已年过三十,比自己还要大上几岁,要做自己的女婿,这实在有些让人别扭。于是问道:“哥哥,您觉得大皇子最有机会吗?”

    她所问的机会当然是登上宝座的机会了,若没这个机会,自己何必要让女儿给将来一个普通的王爷做妾室,那还不如现在就选个王爷呢!依她看,那个宣王就十分不错,年纪不大,还十分俊美,听闻十分洁身自好,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

    陆兆安看陆氏的眼神就知道她对自己的选择多有不满,便瞪了她一眼,道:“妇道人家,懂什么?难道我的见识会比你少?你不就是看不上侧室的位置吗?要知道,做皇家的妾,也比做个普通人家的妻强上百倍,将来若是大皇子一步登天,那兮儿可不一定永远都是妾啊!”

    那时候再争正室的位置,可比现在争要强多了,陆兆安心里的算盘打得啪啪响。

    陆氏思虑了一会儿,也觉得陆兆安说的在理,忍一时,将来可就是前途无量,若真能走到那一步,自己可就是天子的岳母,那是多少荣耀的事情?

    陆氏心里喜不自禁,连连点头,道:“还是哥哥说的有理,是我浅薄了,只不过兮儿如今还小,她要是执意不肯怎么办?”

    “你这个做娘的,如果连自己的女儿都对付不了,那我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陆兆安不屑地说,他可不愿花费多余的精力去帮陆氏想怎么说服自己不听话的女儿。

    陆氏也觉得有几分惭愧,赶紧认了错,道:“那兮儿这件事该怎么解决?”

    “你放心,只要兮儿在百花宴上表现出色,我就有法子让这件事消下去,到时候有人帮着咱们,皇上也不会过分追究的!”陆兆安可是什么都算计好了,依着大皇子的能耐,若真是看中白云兮,自然不会愿意让她这么快折损了,当然有几百种法子帮她避过去。

    自己再稍加运作,皇上也会只当那是坊间的戏言,做不得准,那白云兮自然就没有事儿了。

    陆氏得了陆兆安的准话,心里一块大石也就落下了,自己听着白老夫人的话,也知道她也希望兮儿在百花宴大放异彩,自己也早就有了打算,必然不会让兮儿功亏一篑。

    这样的话,兮儿成名是八九不离十的事情,只要稍加提点,让兮儿多吸引几个皇子,尤其是那个大皇子,可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哪个男子不爱美人?陆氏对自己女儿容貌和才情可是十分自信的,谁让白云兮完全继承了自己的美貌呢?

    陆氏母女满意地离开了陆府,却不知道这一切早就落入了有心人的耳朵里,对这兄妹二人的异想天开而嗤之以鼻。

    暗处,两个身影悄然离开了陆兆安的书房旁边的参天大树。

    “我说陆青云,你二叔的野心不小啊?”

    “哼,他是痴人说梦!”

    “不过此人到的确有几分本事,要不然皇上也不会对他另眼相看,你可不能不小心!”

    “放心吧,宣王大人,这件事儿就不劳你费心了!”

    “也罢,本王对你这些破事儿也不感兴趣,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了!”

    望着宣王凤九卿毫不留恋地离开,陆青云只觉得似乎有什么事儿不太对的样子,最近一段时间,凤九卿对有些事儿过于上心了,本来这也算是他的家务事儿,可这人偏偏要插上一脚,还从中做了不少事儿,似乎不太符合凤九卿的作风。

    陆青云可不觉得凤九卿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他们相识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此人什么性子,他可了解的很,只要别扯上他,你就算死在他脚边,他也只会嫌弃你挡路,而将你一脚踢开,还得嫌恶地扔掉那双被你“玷污”的鞋子。

    可是这一反常态,对此事尤为热衷的凤九卿,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呢?他微微蹙眉,还是没能想通,要从凤九卿那里挖出真相,比杀了他还难。

    陆青云摇摇头,想不通的事情,他也不钻牛角尖,反正凤九卿不会害他就是,多个帮手,没什么不好的。

    陆青云不知道,凤九卿辞别了陆家之后,转身却又去当登徒子去了。

    白木槿得了陆氏和白云兮笑容满面地回来这个消息之后,就明白,陆兆安肯定是给她们吃了定心丸,不过她并不打算死咬着那八个字不放,也就没有多放在心上,反正百花宴上,还有的是好戏看,就怕白云兮到时候会玩不起!

    “小姐,热水已经备好了,您洗洗,早些睡吧!”喜鹊打断了白木槿的思绪。

    白木槿点点头,的确有些疲惫了,便挥挥手,让喜鹊退下了,去到屏风后,宽大的浴桶里,热气蒸腾,立马瑞嬷嬷还特意添加了一些安神的花瓣,以助白木槿睡眠。

    白木槿缓缓地退下衣物,坐进了浴桶里,水正好漫过她的胸口,只留光滑细腻的肩头在外,那温热的水,让自己全身都感到舒畅,白木槿忍不住轻咛一声,颇为享受。

    可是正在此时,却感到室内烛火一摇,然后就熄灭了,而与此同时,她的面前多了个人。

    白木槿刚要出声,却被那人先捂住了嘴,凑过来,低声警告道:“如果你不介意和我这样在一起被人看到,你只管喊人过来!”

    一听这声音,白木槿就感到十分愤怒,咬紧牙关,恨声道:“不知宣王有何吩咐,为何要夜闯我的闺房?”

    凤九卿也十分尴尬,他哪里知道这人这么完还没歇息,反而刚刚沐浴,他的夜视能力十分好,所以尽管房间里的灯光熄灭了,他也能清楚地看到女子光裸的肩头和修长迷人的脖颈。

    再往下都被花瓣遮住了,他不禁微微有些遗憾,可顿时又觉得自己太不应该,怎么能想那些有的没的?

    “小姐,怎么灯灭了,要不要奴婢进来给您重新点上?”喜鹊在外面大声叫道。

    白木槿哪里能放喜鹊进来,若是被看见自己和一个男子赤身相见,那这脸可就丢大发了,于是放松了声音,道:“不必了,等我洗完了再进来吧!”

    喜鹊应了一声,到没有怀疑,反正小姐每回沐浴都不让人伺候,也不许别人看,大概是不好意思吧。

    凤九卿可是第一个有幸在白木槿沐浴的时候,与她共处一室的人,这个认知让白木槿觉得坐立难安。

    凤九卿见她脸上怒气翻涌,才解释道:“本王可不是有意的,有话要交代你,只是时间赶得有些不巧!”

    “王爷可是想到了要我还人情?不知到底是何事,难道王爷就不能请人代为转达吗?”白木槿没好气地问道。

    可这话到了凤九卿的耳朵里却变了味儿,他语带不悦地问道:“你是希望谁替本王来?”

    白木槿可没心情理会他的话,只想尽快打发走这个登徒子,便焦急地问道:“王爷若有事,请尽管吩咐,小女子实在不方便与您多说!”

    幸而她是活了两世的人,否则要是普通女子在沐浴的时候,被男子看到了,那不得闹得翻天覆地吗?恐怕这宣王就是不愿意,也得负责任。

    凤九卿也意识到不该再为难白木槿,否则这丫头一个不高兴,恐怕待会儿不会乖乖听从自己的话。

    他转过身来,不再去看那令他有些分心的画面,开口道:“你妹妹有心要嫁给当今大皇子,将来好做皇妃,甚至是……皇后!”

    白木槿微微蹙眉,凤九卿参与了这件事,她是知道的,但是却不知道,他为何热心到如此地步,连这样的消息也一定要亲自来告诉她。

    白木槿不解地问:“王爷来此,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儿?”

    当然不是,凤九卿在心里腹诽,却反而道:“自然不止如此,我是替青云问问你,到底怎么打算?”

    “不是早就商量好了吗?表哥缘何有此一问?”白木槿更加疑惑了,无论白云兮抱着什么样的想法,计划都不会改变的。

    凤九卿轻咳了一下,才接着问道:“我是说,你参加百花盛宴的目的是什么?难不成也希望和你妹妹一样,找个皇子嫁了?”

    白木槿有些不高兴宣王说的话,本不欲回答,却还是忍不住开口呛声道:“此事与我们的计划有关?还是王爷自己想打听这种无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