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为何与计划无关?你若想要有个好名次,本王倒是可以帮忙,你觉得如何?”宣王试探性地开口,其实内心是极度不愿意白木槿出风头的,她再过一年就要及笄了,若是名扬百花盛宴,那再过不久,宁国公府的大门就要被求亲的人踏平,可是偏偏自己现在不能……

    凤九卿十分懊恼,目光却清澈无比滴看着白木槿的眼睛,希望知道她到底会不会说实话。

    没想到白木槿也没有犹豫,非常大方地开口道:“参加百花宴,自然要好好表现一番,不过我有自信,不需要王爷帮助,虽然不能说独占鳌头,想要有个好名次也不难!”

    宣王看着她,微微眯起眼睛,问:“你为何想要在百花宴出风头?”

    “为何不想?天元女子,无一不希望能够在百花宴上大放异彩,难道我就该例外?”白木槿反问道,其实她并不在乎那些虚名,可是她却需要这些虚名,若不如此,自己将来如何步步为营,将白家捏在手心里?

    可是凤九卿并不知道白木槿的想法,但是他却知道依着白木槿的性子,对这些根本就没有兴趣,她定然是为了某个目的,可是这个目的是什么,他就不得而知了。

    凤九卿勾起嘴角一抹危险的笑容,道:“难道你就不怕那接踵而来的麻烦,还是白大小姐有把握,可以避开这些麻烦?”

    “我从来都不是怕麻烦的人,相反,我十分喜欢!”白木槿语带挑衅,不知为何,她就是喜欢和凤九卿唱反调,大概是因为眼前之人,总让她心生危险感的原因吧。

    凤九卿有些不悦,这个女人浑身都带着刺儿,似乎不刺你一下,她便不舒服。冷哼一声,道:“若是本王不乐意,也可以轻易让你功败垂成!”

    这一点,白木槿并不怀疑,因为在她的认知里,这个男人高深莫测,实力到底如何,她都弄不清楚,为此她才一再忍让,不希望得罪了这个大神。

    想到自己刚刚说话的确有几分急躁,不符合平日里的作风,大概是因为水中的安神花瓣让自己太放松,才会失了平日里的冷静。

    缓了缓气,白木槿才耐着性子开口道:“王爷,小女子多有冒犯,还请王爷恕罪,不要与我一般见识。对我来说,百花宴成名,志在必行,您若能放过我一马,感激不尽!”

    凤九卿这会儿发现,白木槿如此恭敬地说话反而让他更加不舒服了,为何她和自己唱反调他不高兴,可是她变得恭敬有礼了,他更加不开心呢?

    仔细地打量了白木槿一下,才觉得自己对这个女子不知不觉间所放的心思已经大大超越了自己的计划,这一点让他有些不安。

    对于一个凡事都有计划,决不允许有脱离自己掌控的事情发生的人来说,这一点点的过界,就足以令他感到危险。

    凤九卿没有要到自己满意的答案,就突然迅速离去,一如他来的时候,无声无息,让白木槿觉得莫名其妙。此人的行径太难以捉摸了,以后还是尽量与他保持距离,别牵扯到一点儿关系。

    不过刚刚宣王带来的消息,的确有些意思,陆兆安和陆氏还真是异想天开,竟然真打起了皇家的主意,也不考虑一下自己有几个脑袋。不过她们还真看上了大皇子,呵呵……白木槿的嘴角牵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修长秀美的手撩起一捧水,洒在自己的肩头,白木槿此时才静静地开始享受沐浴带来的安心和熨帖。

    在外界沸沸扬扬的传言之中,白云兮还在享受着新晋才女的荣誉,百花盛宴终于在无数女子的期盼中到来。

    作为本届百花盛宴开始之前就已声名鹊起的白云兮成了热门人物,大街小巷无不传扬着白家二小姐的美名。有说她聪明绝顶,有说她美如天仙,也有说她菩萨心肠,若不是此女只有十一岁,恐怕就算百花宴不举行,白家也会被提亲的人把门槛给踏平。

    这一日春光灿烂,天朗气清,仿佛连空气中都飘散着缕缕甜香,这春意似乎足够浓郁了。

    白木槿已经装扮妥帖,望着铜镜中那红彤彤的自己,颇有些可笑,这是自己重生以来,第一次着红裳,银丝镶边,上有金线绣出的牡丹花。

    前世,大约也是如此美丽的红衣,她记得那时镜子里的少女,嘴角含笑,满眼都柔润如水的甜蜜。岁月应有在,只是朱颜改。她再次看看镜中的自己,竟有些不相识的陌生感,轻抚脸庞,习惯性地露出温柔的笑容,却已经没有了那时的无忧之色。

    “小姐,奴婢第一次发现,红色这样衬你,看着美得都让人睁不开眼了!”鸳鸯一边帮帮白木槿整理衣服,一边由衷地赞叹道。

    喜鹊在旁边看了都觉得晃花了眼,怔愣了半日,才回过神来道:“鸳鸯姐姐,你说咱们小姐是不是天上的仙女变的?怎么会这样好看?”

    白木槿看着这两个丫头,摇头无奈地道:“你们两个,不要浑说!”

    鸳鸯和喜鹊对视一眼,鸳鸯才开口道:“小姐,我们可不是浑说,昔日只觉得小姐生的极好,今日着意打扮起来,简直有些不认得了!”

    白木槿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她的容貌如何,心里清楚,前世虽然留了个疤痕,但也是没让她的容貌逊色多少,若非如此,那李继宗怎么会甘心守着自己数年?

    “东西都准备的怎么样了?”白木槿问道。

    鸳鸯道:“都准备妥当了,瑞嬷嬷亲自看着呢,小姐只管放心!”

    白木槿理了理云鬓,才起身,道:“时辰差不多了,也该动身了,二小姐那边可准备好了?”

    喜鹊连忙道:“听说早早就起来拾掇了,这会儿都没出门呢,二小姐也忒可笑,才多大点儿,还真以为自己美如天仙,可劲儿打扮,听闻她衣服选了一套有一套,到现在还没定下要穿哪一件!”

    白木槿自然了解白云兮的作风,对此也没有什么话要说,只愿她今日也该体会一下什么叫作茧自缚。

    白木槿道:“走吧,到前院等着,不要误了时辰!”

    鸳鸯和喜鹊搀扶着白木槿,缓缓而去,到了前院,瑞嬷嬷早就候在马车边上,面带微笑看着白木槿,在皇帝的后宫,那是美女如云的地方,却也不得不惊叹于这位小姐的姿容,平日里不施脂粉都已经让人移不开目光,如今盛装打扮,真有些晃眼的错觉。

    白木槿刚刚准备上车,却听得身后白云兮的声音响起:“姐姐,不好意思啊,妹妹耽搁了些许时间,让你久等了!”

    白云兮身着一身粉蓝色的长裙,因着还未及笄,满头珠翠,名贵倒是名贵了,若是这身打扮换个成熟一点的姑娘或许是个不错的装扮,不过白云兮才十一岁,虽然身高已经快赶上白木槿,但是身形并未长开,所以看着有几分别扭。

    不过白云兮可不这么认为,她觉得自己这身着装,漂亮极了。不过当白木槿回头的一刹那,她所有自信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还是小蓝轻轻推了她一下,白云兮才收起了自己嫉妒欲狂的眼神,转而笑道:“姐姐……很少见你穿红色,还真是……真是雍容华贵呢!”

    白木槿到没有多关心白云兮的脸色,她只淡淡地道:“妹妹今日看起来也很美,时候不早了,快上车吧,别耽误了时辰,让别人笑话!”

    白云兮还想说什么,白木槿却已经上了马车,鸳鸯和喜鹊也跟着上去了,瑞嬷嬷是最后上车的,她也容不得犹豫,今日对她而言十分重要,绝对不能有任何差池,不过……她的衍射你看着白木槿的车,心里陡然升起许多憎恶。

    她一定不会让白木槿抢走自己的风头,不过她也不会如了母亲的愿,让她嫁给那什么大皇子,那人都可以做自己的父亲了,她这么年轻貌美,怎么能够给一个老男人做妾呢?

    想到这里,白云兮愤然上车,她一定要为自己争取幸福,而她唯一的幸福所在就是那个男人,那个令天元女子都仰慕不已的凤世子。

    她早已悄然关注了凤世子许久了,那才是自己梦想中的男子,凤世子才不过十八,如今还未议亲,自己再过几年及笄,正好和他配成一对,过去她还觉得自己身份不相配,可如今她是才名远播的“云想衣”,只要在今日盛宴之上,再拔得头筹,那么凤世子也会关注自己的。

    白云兮如此想着,刚刚见到白木槿的郁闷一扫而空,兴高采烈地上了马车,白府的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缓缓而行,跟随的护卫前后相继,很多百姓站在街道两边,都想一睹白家二小姐的芳容。

    白云兮自然毫不吝惜给他们这样的机会,悄然掀开马车的侧帘,露出自己的脸,还摆出一副自以为动人的笑容。

    看的那些围观的人连连欢呼雀跃,仿佛那是公主巡游一般,简直要夹道欢迎了。白云兮出尽了风头,也享受够了众人艳羡的目光,才放下车帘,静坐在车内。

    小满羡慕地道:“二小姐,你看,那些人好喜欢你呢,我看这次百花盛宴,小姐一定会出尽风头,拔得头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