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云兮听了心里自然高兴,笑着道:“若是真如你所说,回来重重有赏!”

    小满和小蓝相视一笑,连忙谢恩,阎嬷嬷瞪了两个丫头一眼,严肃地告诫道:“进了畅春园,记得要谨言慎行,切莫以为那是普通的宴会,那可是皇家园林,容不得你们行差踏错,否则就会丢尽国公府的颜面!”

    小满嘟着嘴,十分不开心,但是又不敢顶嘴,阎嬷嬷可是夫人都十分敬重的,她哪里有胆子敢和她作对,只能低下头,在心里腹诽。

    白云兮也十分不喜欢阎嬷嬷啰啰嗦嗦的个性,但是母亲又再三叮嘱,必须要听从阎嬷嬷的话,否则今日会出差错,所以她也只能忍下来,只想着等自己不再需要这个老妈子,一定会狠狠地教训她一顿,然后将她赶出宁国公府。

    马车缓缓驶入畅春园的大门,在守门的禁卫军指挥下缓缓停下来,鸳鸯和喜鹊率先下车,瑞嬷嬷紧随其后,然后才将白木槿扶了下来。

    白云兮此时也正好下车,姐妹俩互相点点头,在外人面前,还是得维护白家的颜面,不能让别人看笑话,所以两人还得维持这种姐妹和睦的表象。

    白木槿刚刚下车,就听到不远处一个声音喊道:“槿儿,这边儿……”

    白木槿循声望去,原来是比她们先到一步的陆菲媛,不过此次来参加的只有陆菲媛一个,陆娇娇则“因病”错过了,至于是什么病,白木槿比谁都清楚。

    虽然朱家还未下聘,但是双方已经达成了协议,等陆娇娇及笄,朱家就会立刻下聘,然后完婚。陆娇娇闹了好几次,见父亲的态度坚决,也就只能灰心丧气地在家中学规矩了。

    像这样的盛宴,陆兆安也不想让自己女儿丢人现眼,自然就不会允许她来,反正他已经将所有的机会都给了白云兮,女儿如何对他已经不重要了。

    白木槿微笑着迎了上去,陆菲媛围着她转了一圈,才笑着道:“刚刚差点儿都要认不出来,若不是看到马车上宁国公府的标记,我一定会以为看错了,天呐,槿儿,为什么短短两个月不见,你就美成这样了?”

    白木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道:“表姐,你怎么也打趣我。我看表姐才是秀丽天成,姿容不凡!怎么样,大舅母可是为你安排好了?”

    陆菲媛啐了她一口,笑骂道:“就你会贫嘴,走吧,早些去,免得待会儿人多了,挤得慌!”

    白云兮本不欲和这两人为伍,如今她可是人人称道的才女,而白木槿和陆菲媛哪有资格和自己并肩而行。

    她孤傲地走过去,只略略朝陆菲媛点点头,态度十分傲慢,陆菲媛也没把她放在心上,反正她和这个表妹没什么好交情。

    “表姐,这是你最后一次参加百花宴了吧?哎……再不把握机会,也不知会被配给什么破落户呢!别怪表妹没提醒你,自己要努力哦……”白云兮见陆菲媛竟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忍不住出声讽刺。

    陆家的女儿又如何,陆娇娇不成器,这个陆菲媛虽然名义上是长房嫡女,可是却一样没什么出息,才色都平平,哪里比得上自己,还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看着就让人讨厌。

    陆菲媛被她一激,脸都气红了,刚想发作,却见白木槿朝她摇了摇头,她才冷哼一声,拉着白木槿就走,也不想再理这个稍微出点儿名,就尾巴翘到天上去的轻狂之人。

    “槿儿,你说她是不是有诈,就她那样也能写得出那种诗词来?我看八成是作假,看看她那轻狂样儿,没的叫人恶心!”将白云兮甩在身后老远,陆菲媛才恨恨地道。

    白木槿看了她一眼,安慰道:“表姐,不必与她一般见识,这三年一度的百花盛宴,卧虎藏龙,不是谁提前造势,就一定能够占尽先机,你且看着就好!”

    “槿儿,我是没什么指望了,你可得加把劲儿,表姐相信你,到时候你得了好名次,再好好羞辱一下那个没眼色的东西!”陆菲媛仍旧耿耿于怀,气呼呼地道。

    白木槿知道陆菲媛的脾气,也没有怪她,只赔笑道:“若是她输的太惨,又何必我们去羞辱,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她一开始就成了众人的靶子,未必是件好事!”

    陆菲媛听了,也觉得十分有理,心里顿时舒服了许多,这才笑了起来,道:“好吧,那我就不与她一般见识了,对了,听闻这一次百花盛宴,就连高丽公主都来参加了,听说那是高丽第一才女,不仅才气过人,还生的十分貌美!”

    白木槿自然也有所耳闻,不过不管是谁来参加,她既不想夺魁,也不会允许自己输得难看。

    两人一路讨论着这一届百花盛宴的盛况,不知不觉就走进了畅春园的上阳苑,这里就是此次百花盛宴的举办之处。

    在她们来之前,已经有不少人到了,见到两人相携而来,众人纷纷侧目,因为那一身烈火般红艳艳,耀目无比的女子,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威胁。

    这个几乎没怎么露过面的少女,生的极美,美到让人忍不住觉得难以亲近。

    陆菲媛轻轻拉了拉她的手,小声说:“别担心,她们大概是嫉妒了!”

    白木槿自然不担心,她是故意要穿这一身红的,因为在这样的场合,自己没必要继续维持低调,她要借由这一次百花宴,彻底告别过去那个一直受“胆小懦弱,木讷呆板”之名所累的白木槿。

    她要让世人都看到自己重生后的光芒,因为,她需要这一份光芒,来彻底压垮那些曾经让自己痛苦的人。

    她不过是稍稍露了一下,这些人若就已经充满敌意,待会儿白云兮过来,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骚动呢,她不禁在心底默默为白云兮哀悼一下。

    白木槿依旧面带微笑,和陆菲媛相携而入,对所有人的目光都只是善意地点头,给以报以微笑,似乎并没有因此受到任何影响,也不会显得目中无人一般高傲。

    这样一来,那些原本抱有敌意的眼神反而淡下去许多,大多人心里是想着,只是生的漂亮,不一定有多少才华,就算才华在身,像这个似乎都没怎么见过的人,应该也不是多高的出身,对她们不见得有多少威胁。

    百花盛宴,不是你有才有貌,就能够独占鳌头,更重要的是出身,此届百花盛宴,很多皇族子弟都已经到了婚龄,尤其是那位“凤世子”,几乎是京城众多贵女眼中的最佳夫婿。

    白木槿和陆菲媛走到了偏角落一点的地方,准备安安静静地说会儿话,此时白云兮也姗姗来迟,小满和小蓝左右扶着,白云兮像个高贵的公主一般,跨入上阳苑的门槛。

    众人的目光不禁看过去,发现虽然稍有姿色,倒也不算多么了不得的,也就没有在意。反而是白云兮不乐意自己没受到关注,一眼看到了人群中的曾明月,便凑了过去,道:“明月,没想到你来这么早,好久没见你了,最近可好?”

    白云兮说话的声音放得很高昂,像是故意要引人注意一般,当然也的确引起了众人的瞩目。反倒是曾明月感到颇为不自在,悄悄从白云兮手里拉回自己的手,有些尴尬地笑着道:“挺好的,你也好吧?”

    “嗯,都挺好呢,对了,你看到我姐姐了吗?哎呀,刚刚我姐姐和表姐一起过来了,反倒是我一路上遇到不少人,耽搁了些,你也知道,我现在不比从前,人啊,一出名事儿就多了!”白云兮说话的样子,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得意和炫耀。

    众人本就被她刻意放大的声音给吸引过来,自然将她的话听到耳朵里,不禁窃窃私语起来,几人口耳相传,即便原本不认识白云兮的人,也都知道这位是谁了。

    曾明月的神情就更加尴尬了,连忙找了个借口离开,不想和白云兮一起承受众人的注目礼。心里却责怪白云兮过于轻狂了,原先和她交好的那会儿,也不知道她竟然有这样的才能,现在出了名,整个人都显得那么刺目。

    “哟……我当是谁,原来你就是那位云想衣啊?”一名衣着华美,一看就知道身份高贵的少女主动站了出来,语气里带着对白云兮的不屑和嘲讽。

    白云兮自然听出来了,十分不悦,但回身一看,发现竟然是汀兰郡主,白云兮顿时失了气势,乖巧地给郡主行礼,恭敬地道:“郡主有礼!”

    汀兰郡主见她还算识趣,但看此女刚刚的表现,加之她此前的风头太盛,这让自诩才貌双全的汀兰郡主十分不快。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白云兮,眼里的审视意味很浓,道:“免礼吧,听闻你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写是作画,无一不精,还有传闻你美貌无双,简直是九天玄女下凡,今日一见,不过尔尔,可见世间传闻不可尽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