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也没有生气,反而微微挑着眉,问道:“妹妹觉得和汀兰郡主在口舌上争个长短,就算维护了宁国公府的名誉?还是觉得自己可以从汀兰郡主那里得到你想要的好名声?”

    白云兮被堵得哑口无言,她自己也清楚那汀兰郡主她惹不起,可是偏偏就是觉得白木槿三言两语把人打发走,显得自己很没有能耐。

    她想了想还是不服气地道:“那也没有必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要是祖母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

    白云兮自然也了解自己祖母的脾气,那个心高气傲的老太太,肯定容不得别人欺辱自己家人。

    白木槿笑了笑,才道:“妹妹,志气和威风都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挣来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与人发生口角,还觉得是威风吗?”

    白云兮看了看周围人的脸色,发现大家又在指着她点点戳戳,似乎十分看不起的样子,顿时又没了气焰。

    气呼呼地闭上嘴,转过身去,不再理会白木槿。白木槿自然也没心思去管她,又和陆菲媛说起话来。

    曾明月趁着大家没在意,也凑过来和白木槿、陆菲媛打招呼,笑着道:“木槿姐姐,菲儿姐姐,你们今天都好漂亮,害得我都不敢认了!”

    白木槿也打量了一下曾明月,这个少女和白云兮差不多大,却显得要天真许多,可见在家里过的很好,也对,有那样的母亲和兄长护着,她自是不用着急长大。

    白木槿也夸道:“明月今天看起来也很漂亮,你是一个人来的吗?你二位兄长怎么舍得把你一个人放在这里?”

    这话却让曾明月误会了,以为白木槿是想看到自己大哥,心里窃喜了一下,才道:“我两个哥哥正陪着宣王殿下说话呢,菲儿姐姐的哥哥也在,他们几个就这样,每次都爱聚在一起,哪里还顾得上我啊!”

    陆菲媛也点点头,附和道:“说的没错,我哥也是一来就把我丢下了!”

    “说我什么坏话呢?”陆青云不知何时到来了,竟然还听到了几人的对话,顿时人群中产生了些许骚动,白木槿一回头,看到宣王身边,左有凤子涵,右随曾明熙和曾明志两兄弟,陆青云则在前面,笑盈盈地看着自己的妹妹。

    白木槿乍一见凤九卿,陡然想起两人最后一次见面的场景,突生几分尴尬,不过却掩饰的很好,只匆匆一眼,就转过去。

    那几个男子却铮铮地看着白木槿,就连陆青云也愣了一下,自己刚刚只听到自己妹妹的话,竟没有刻意去看她身边的那个红衣少女,竟然就是自己的表妹。如今反应过来,却被这不再掩饰自己的,肆意绽放美貌的表妹给惊艳到了。

    “槿儿?”陆青云有些不确定的喊了一声,平日里没怎么注意,此时才发现,着意打扮过的白木槿,竟然可以美的如此惊心动魄。

    白木槿有些好笑地看着陆青云,道:“不过数日未见,表哥难道还认不出我?”

    “差点儿没认出来!”陆青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他可没有说假话,这样耀眼的白木槿,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曾明月一见到自己的大哥,立马凑上来,道:“大哥,你可来了,刚刚木槿姐姐还问起你呢!”

    曾明月的话,顿时引起了几个男子皱了皱眉,目光审视了一下曾明熙,又看看白木槿,难道这两人之间有什么嘛?

    曾明熙虽然心里觉得惊喜,但也知道自己妹妹这话容易引起别人误会,才道:“你喳喳呼呼作甚?”

    白木槿自然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声音不高不低,却足以让所有人听到:“曾公子不必责怪明月,我只是见她一个人在此,所以关心了一下而已!”

    这下才打消了那些好事之人想一探究竟的念头,同时也让曾明熙小小的失落了一下,可是看到白木槿第一次主动和自己说话,倒是让他很快就放下了那小小的失落。反而喜笑颜开地回道:“多谢白小姐关心舍妹,她年纪小,性子还不定,还望你多多包涵!”

    白木槿微微摇头,没说什么,反而是曾明月娇嗔道:“我已经长大了,大哥不要老是拿我当小孩子,木槿姐姐和我可好了,肯定不会在意的!”

    曾明熙看着自己妹妹,又看看白木槿,心里开始盘算起来,百花盛宴过后,明年白木槿应该就及笄了,自己也该有所行动了才是。看着如此耀眼的白木槿,他心里渐渐有些不安,若是不趁早下手,怕晚了,可就要让人捷足先登了。

    凤九卿的眼里闪过一丝幽暗,他此时竟然有一股子冲动,想要过去将那个女人带离这里,她的美丽,怎么可以绽放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下去,不知多少人要惦记上,看看曾明熙那种呼之欲出的热情,他隐隐觉得自己的宝贝被人抢走了一般愤怒。

    可是表面上却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反常,直到他突然开口,似笑非笑地道:“今日的阳光刺眼的很,还是到亭子里坐坐吧!”

    凤子涵诧异地看了一眼凤九卿,发现自己九皇叔竟然有些反常,别人注意不到,他可是看出来了,凤九卿现在很不高兴。

    至于这不高兴的源头,似乎是在见到了白木槿之后,可是……难道白木槿不小心惹怒了九皇叔?这个认知对于凤子涵来说,倒是一件高兴事儿,反正他看不惯白木槿那个傲气的样子。

    虽然,乍一看,今日的白木槿的确和往昔不同,有些出乎他意料,不过女人家容貌上不是最重要,性情要好,才是真的好。

    凤子涵跟着凤九卿往碧云亭走去,眼睛再没看过白木槿一次,白云兮在人群中看着凤子涵,心如鹿撞,在他走过来的时候,突然假装脚崴了一下,身子一歪,眼看就要倒下来。

    就在大家以为她要倒地不起的时候,凤子涵不知是怎么的,竟然扶了她一把,将人稳稳地接住,让白云兮免于在众人之前丢脸。

    白云兮计谋得逞,心里得意的和什么一样,面上却含羞带怯地看了一眼凤子涵,弱弱地道:“多谢凤世子出手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

    凤子涵看着白云兮,微微蹙眉,这个女子好像很面熟,可是一时间也想不起来,就将人扶起来,等她站稳了,才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可是这一幕落在了众多爱慕凤子涵的女子眼中,各个都生了一肚子的嫉恨,真恨不得刚刚摔倒的是自己,而不是这个莫名其妙的白云兮。

    白云兮见凤子涵和自己说话了,娇羞无限地微微低头,却又忍不住偷偷拿眼看凤子涵,水眸微漾,似有无尽情意要诉说,却偏偏不开口,那种欲语还休的感觉,却让凤子涵无端有生了些许心动。

    他见过的天元女子,总是自恃家世和容貌,各个都像骄傲的孔雀,即便对他心生爱慕,吸引他注意力的方式无不是强势又傲气的,从未见过这样小女儿的情态,羞涩中隐含着情意,柔柔弱弱的样子,仿佛那不胜凉风的莲花般令人心生涟漪。

    这一幕落在了白木槿的眼里,只觉得大概是注定的缘分,所以这一世白云兮初次和凤子涵正面相对,就博得了他没由来的好感。也不得不承认,白云兮虽然算不得多聪明,可是这容貌上却的确有可取之处,不像一般的京城贵女那般热烈奔放,好像盛放的玫瑰,美丽却带一股子傲然。

    而白云兮不同,她的美更接近于江南女子的那种柔丽,这种婉约在京城贵女中倒是罕见,就算是身居江南的一般贵族家庭的女子也都不会有这样的柔婉之美,因为这不符合当下对女子的教养,贵女们追求的是自尊自傲,是打骨子里透出的尊贵和气度。

    可是白云兮是陆氏自己教导出来的,而陆氏则秉承了她生母的风范,这一脉相承的气质,一般男子看了,的确是很难不心动的。更别说凤子涵这种大男子主义的,他在家看惯了母亲的霸道和骄横,唯一的妹妹也是娇蛮任性,实在受够了同样性子的女人。

    偶一见白云兮这样的温柔女子,自然会觉得与众不同,从而生了许多的怜惜来。

    白云兮自然也感受到了来自凤子涵的关注,心里生出了无限的雀跃,可是她也聪明的知道,此时不能过多表现出自己的钦慕来,娘亲可是教导了,对于男子,要慢慢地吊着胃口,他才会被你牵着鼻子走。

    这一招,本来是陆氏教给她,希望她用在大皇子身上的,可是现在却被白云兮学来放在了凤子涵身上,欲迎还拒,若即若离,这八字真言,日后也让白云兮用的炉火纯青,将天元第一世子凤子涵收入裙下。

    凤九卿回身的时候,注意到了凤子涵对白木槿那个妹妹的特殊关注,顿时皱了眉头,沉声喊了一声:“子涵,走了!”

    凤子涵这才注意到自己慢了其他人一步,而且又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对白云兮笑了笑,才离开了。

    徒留白云兮脸儿红红的站在那里,兀自考虑着该如何一步一步成为楚郡王世子妃的事情。却不知自己已经犯了众怒,尤其是惹到了最不该惹得一个情敌。

    “郡主,你看到了没有,那个白云兮,简直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勾搭起了世子爷,太过分了!”说话的是兵部尚书的嫡女,冯寒烟,她也是凤子涵的爱慕者,不过却只是偷偷摸摸的暗恋,因为她一直追随主子是汀兰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