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鸳鸯和喜鹊一看就急了,这下连瑞嬷嬷也无法镇定了,因为那两个丫头分明是练家子,白木槿虽然身法灵活,但怎么也不是两个有武艺的人的对手,她思索了片刻,从怀里掏出一个帕子。

    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愿意用毒,毕竟对方是楚郡王的爱女,若真伤到了人,那楚郡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主子虽然有陆家老太太护着,但难保不会受到责难。

    白木槿也伸到了袖子里掏出银针,若是两个丫头敢伤她,那就别怪她来个鱼死网破,反正她这条命是白捡回来了,虽然没能报仇,心有不甘,但若真有人敢动她,她不介意在自己死前回去结果了陆氏和陆氏的两个儿女,包括她的父亲,她也不在乎让他成个废人。

    她之所以不用这种干脆的法子,那是要让陆氏母子慢慢受折磨,因为死对他们来说才是解脱,这样太便宜了他们。

    正在混乱的时候,却听得不远处一个声音响起:“好热闹,差点儿就要错过一场好戏了,子涵,你说是不是?”

    因着听到这个声音,凤子灵也顿住了,她知道那声音的主人是谁,在天元她,不怕很多人,但是这个人她可是没法子不怕的。

    所以纵有再多的火,也没法子当着宣王的面儿发作了,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白木槿,无声地警告着她,这事儿没完,自此凤子灵和白木槿的仇怨是彻底结下了。

    白木槿到没有多少感觉,反正她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儿,虽然她在这世上不算有多大的依仗,外婆虽然疼爱,但她也不愿意去劳烦她老人家,毕竟陆家的家事儿就已经够烦的了。

    可是她最有恃无恐的是她不怕死,因为她总认为自己这条命是白白捡回来的,她珍惜,但不代表害怕。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人若连自己的性命都舍得,那就谁也韩动不了她的心了。

    所以凤子灵的威胁对她来说无关痛痒,甚至不值得她稍稍皱眉,反而云淡风轻地微笑了一下,算是给以人家那个恶狠狠的眼神的回应,却气的凤子灵险些吐血。

    凤子灵也不是吃素的,虽然没法当着九皇叔的面耍横打人,但是有自家哥哥在,她也不能不仗势一下。于是扁着嘴巴,硬是挤出几滴眼泪扑过去,委屈万分地对凤子涵哭诉道:“哥,灵儿被人欺负的好惨,呜呜……你要为灵儿做主啊!否则……否则我也不活了,堂堂楚郡王的女儿,竟然让个国公的女儿给凌辱了,叫我有何面目见人?”

    凤子涵刚刚还稍稍疑惑凤九卿那句话里隐含的情绪,但是一看到自己妹妹这样委屈,也顾不得了,忙安慰道:“怎么了?到底谁欺负你了?”

    听到凤子涵的话,凤子灵心里偷偷地雀跃了一下,才揉着眼睛道:“还不是那个白家大小姐,她上次在玲珑坊欺负我也就罢了,没想到今日还敢羞辱我,还打伤了我的侍女,若不给我个公道,我决不罢休!”

    凤子涵微微蹙眉,虽然凤子灵哭的万般委屈,可是一向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妹妹的作风,应该是没人敢欺负她的。但是对方若是白木槿,那就不一定了,这个女人的心机他见识了不是一次两次了。

    凤子涵看着素喜和永福,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素喜一贯比较会说话,所以抢先回道:“回禀世子爷,小姐只是路过此地,听到白大小姐教训自己的妹妹,还打了那个二小姐,所以一时义愤,就出来想说几句公道话,没想到白大小姐竟然不领情,还说小姐没资格管她,后来就出了些争执,白大小姐偏不认错,还将小姐气的不行,所以……所以让奴婢们教训一下她,哪知道白大小姐也不知使了什么阴招,竟然让奴婢和永福手疼的几乎要废掉,才没打成,所以小姐就更生气了!”

    白木槿不得不佩服楚郡王府的人,一个丫头说话也如此滴水不漏,她所说之花,没有一句是虚言,可是却故意颠倒了黑白,把所有责任都归咎白木槿,让人以为这一切都是白木槿挑头惹事儿。

    鸳鸯气的恨不得要用眼神杀死那个素喜,此人颠倒黑白的能力也太强了些,喜鹊也是个急脾气,差一点儿就要叫嚣着打人了,幸而瑞嬷嬷沉稳,将两个丫头死死地拉住了,不容许她们私自做主,给主子惹麻烦。

    凤子涵听了话,也没有立刻就发作,反而问了一声白云兮,道:“白二小姐,素喜说的可是实情?”

    白木槿不禁在心底叫好,凤子涵此人不能小觑,她心里虽然清楚凤子涵肯定要为自己妹妹出头,可此人偏偏不鲁莽行事,反而做出一副公道的样子,问过了凤子灵的丫头,又转而问白云兮,明面儿上看来是不偏不倚,但是在场的应该没有傻子,自然知道白云兮和白木槿这对姐妹不睦,不可能为自己姐姐说话。

    白云兮果然不负众望,委委屈屈地看了一眼凤子涵,又怯生生地看了看白木槿,捂着脸仿佛很害怕的样子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惹姐姐生气,请世子爷责罚,我愿意代姐姐受过!”

    白木槿没有说话,甚至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反倒是憋了一肚子窝囊气的陆菲媛忍不住开口骂了:“白云兮,你究竟还有没有一点儿廉耻心?槿儿打了你,那也是你活该,你竟然妄图颠倒是非,侮辱槿儿,别说是打你,就是把你扔回家,家法伺候也没什么不妥,你竟然还敢帮着外人欺负槿儿,白眼儿狼,没羞耻的东西!”

    白云兮听了只是意味地认错,然后就是落泪,仿佛受了无尽的委屈却不愿意诉说一般,这便是她聪明的地方,她绝口不提一句自己错在哪里,却又口口声声认错。也绝口不说白木槿一个错字,却明里暗里都在把责任往白木槿身上推。

    凤子涵冷冷地看了一眼陆菲媛,道:“陆姑娘,此事与你无关,还是不要随意骂人的好,你没听到白二小姐的话吗?她哪里有说一句白大小姐的不是了,她还愿意代替白大小姐受过,可见是真心敬着姐姐,又怎会侮辱她姐姐?你们颠倒是非,也不要做得太过分!”

    凤子涵自打第一次见到白云兮,就对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生了许多怜惜,现在看到她这样受委屈,更是将那原本的怜惜又扩大了无数倍,在他看来,白云兮就是在家受尽了白木槿的欺负,才会有这么柔弱的性子。

    可反观白木槿,看到自己妹妹这样委屈可怜,竟然连眉头也不皱一下,更没有安慰的打算,哪里值得白云兮为她受罪。

    陆菲媛紧紧地握着拳头,她怕自己一个冲动会忍不住上前打人,这个凤子涵,她先前还觉得此人虽然性子冷淡了些,可是却绝不是个自持身份,就目中无人的纨绔子弟。相反,他为人十分谦和,又有能力,加之他的好容貌,一度连她也对自己哥哥的好友产生了些情愫。

    可是现在看到凤子涵维护那个不知廉耻的白云兮,反而说她颠倒是非,顿时觉得凤子涵也太浅薄和糊涂了些,对他的好感度立刻下降到了冰点。

    若不是碍于自己女儿家的身份,她一定会忍不住上前打人的,既要打白云兮,也要打这个糊涂的凤世子。

    白木槿看着陆菲媛气的险些要哭,心里还是十分感动的,但是她也知道陆菲媛的个性就是直来直往,没有太多的心机,自然斗不过白云兮这种阴险狡诈的人。

    她轻轻对陆菲媛摇摇头,示意她不必再为自己说话,陆菲媛还想开口说什么,但终究忍了下来,她觉得自己应该相信白木槿,毕竟这么久下来,白木槿从没在别人那里吃过亏,希望这一次也一样。

    凤子灵见事情还在拖延,那里还能忍下去,拉着凤子涵的胳膊摇着道:“哥,你还问那么多做什么,难道我们都会冤枉她不成?你看看白二小姐的脸,红肿一片,待会儿怎么去参加宴会,这个白木槿也太歹毒了些,谁不知道白二小姐是才女云想衣,她怕妹妹抢了风头,竟然故意在宴会之前打伤人,真是毒辣呢!”

    白云兮听了凤子灵的话,简直要将她引为知己,自己还没开口将这个话题引出来,就有人帮她开口了,省了她许多口水,心里那叫一个开心,这下看白木槿还有什么脸面参宴,她的脸只要找药敷一下,一会儿就没事儿了,可是白木槿却不会再获得别人的好感。

    看看在场的这都是些什么人,宣王,凤世子,锦瑟郡主,还有曾家兄弟,当然还有陆家的表哥,这些可都是京城数一数二的人物,虽然不能说完全代表了权贵,但也差不了多少。

    若是在这些人心里留下坏印象,白木槿就算再有才华,也获得不了好名次,因为他们能够左右的人太多了,至少皇室中人就不会再对白木槿有好感,这就足够了。

    白云兮的如意算盘打的响亮又欢快,不断盘算着自己将白木槿踩在脚底之后,回去该怎么整治她,要不要也将白木槿关到家庙里,并且让她一辈子也出不来呢?

    凤子涵的话打断了白云兮的胡思乱想,他并没有多少怒意,依旧像平常一样冷淡的很,对白木槿道:“事情我想已经很清楚了,白大小姐,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