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凤子涵此时可是大为感激白云兮的,他希望白云兮可以借此平息白木槿的愤怒,让她不再死咬着自己刚刚的失言不放,这样他宁愿不追究白木槿和妹妹的过结。

    可惜凤子涵错估了白木槿的决心和愤怒,她绝不会容许人欺辱到头上还能忍下去的,重生一世,她早就对自己承诺过,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她,胆敢激怒她的人,就要承受一个恶鬼的愤怒。

    她不是前世那个被家族放弃,又令外祖家失望,才落得孤苦无依的白木槿了,她的身后是宁国公府,更是陆家,外婆的态度和绝对的守护姿态让她无需容忍任何人的凌辱。

    所以白木槿只是瞪了一眼白云兮,呵斥道:“闭嘴!”

    “姐姐……息事宁人,为了白家,为了父亲和祖母……”

    “啪!”一巴掌再度落在了白云兮的脸上,打的她眼冒金星,却听得白木槿清清朗朗的声音道:“这一巴掌是打你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我是宁国公府嫡长女,在外被人凌辱,就是宁国公被人凌辱,即便是祖母和父亲在此也不会容忍别人如此辱我,身为宁国公府的一份子,你竟然奴颜婢膝,妄图出卖自己姐姐的名誉来换得对方的好感,你简直猪狗不如,我打你还是轻的,今日回府之后,你自去祠堂跪祖宗吧,白家有你这样的女儿,简直就是最大的耻辱!”

    一席话骂的白云兮头晕目眩,她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白木槿就一个个大帽子扣下来,容不得她分辩丝毫。

    而且她根据周围人的反应来看,并没有人打算为她出头,就连刚刚还和自己同气连枝的凤子灵都对她露出了不屑和鄙夷来。

    白云兮不懂,在任何一个贵族的眼里,没有什么比尊严更重要,即便是敌对的一方,也会觉得白木槿没有辱没自己的尊严和白家的尊严,虽然恨她巧言善变,咄咄逼人,但也不得不敬她不畏强权,坚守底线。

    “骂得好,骂得痛快!”就连曾经看不惯白木槿的曾明志此时都忍不住拍手称快,他刚刚见那个楚楚可怜的白二小姐就已经十分不喜了,自从听闻妹妹对白云兮一言一行的揭露,他也深刻意识到这白二小姐是个多么虚伪的人,所以现在才会不顾凤子涵的面子也要出言支持白木槿。

    白木槿朝他微微点头,但仍旧没有忘记凤子涵,她直视着凤子涵,道:“凤世子,宴会就要开始了,我想我的耐心不会很多!”

    “你……你究竟要如何?”凤子涵有些不甘愿地问道。

    白木槿看着她,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讽刺地道:“那要看凤世子有多大的诚意,若是你真心悔过,就明日去宁国公府负荆请罪,并且要在我宁国公府门前将今日辱我之事言明,再郑重宣告自己的过失,还我公道!”

    这种请罪方式,于别人而言可能没什么大不了,但对于贵族男子来说,要这样去向一个女子请罪,无异于一种折辱了。

    凤子涵是何人,他可是天元的天之骄子,自幼就被众人捧在云端的凤世子,受尽追捧的这些年,何曾被人如此折辱过?他怎么甘心呢?

    可是凤子涵却没有想过,当着这么多人面,对白木槿说下那样的话,几乎是要毁了白木槿的一生,俗话说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若是被今日这些人传出去,白木槿就坐实了无德悍妇的罪名,哪个贵族家会要这样一个女子进门为妻?

    所以白木槿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她只是要凤子涵当众声明自己的错误,才能真正打消他刚刚的话带给白木槿的影响,而不是随随便便道个歉,这样在其他人看来,不过是敷衍了事,白木槿的恶名还是会传扬出去。

    白木槿不是那么在乎自己的名声,可是重活一世的她,决不允许别人拿她当傻子和软柿子,她要借由凤子涵的事情,郑重向世人宣告,别妄图欺辱她白木槿。当然另一部分原因,是她不希望自己的名声影响到白慕辰,有一个悍妇姐姐,对慕辰日后的亲事,也是一大污点。

    谁家也不希望自己的姑娘出嫁之后,会有个凶悍无德的大姑子,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凤子涵抿着嘴,眼睛灼灼地盯着白木槿,恨不得洞穿她,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女子竟然也有如此胆量,要知道,自己若真的同意了,那楚郡王府和宁国公府也就真的结下梁子了。

    看着凤子涵那风雨欲来的气势,陆菲媛都有些发憷了,她和凤子涵还算相熟,虽然说话不多,但是从未见过冷冰冰的凤世子有这样骇人的一面。

    这一刻她甚至有些想劝白木槿稍微放低一点要求,可是一想到那些话对白木槿的影响,还是选择了沉默,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一点点私心,而让白木槿受伤害,那不公平。槿儿,已经够苦了!

    陆青云看着自己的表妹,心里仿佛被什么涨满了一样,但却又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他见过白木槿冷狠的表情,见过她诡诈的样子,今日甚至见到她刻意打扮后的耀眼动人,可是从未有一刻,他觉得白木槿如此美,美得仿佛是炽烈燃烧的太阳。

    陆青云一点也不在乎凤子涵的感受,因为对他而言,白木槿的名声比凤子涵的面子重要,凤子涵若是负荆请罪,至多就是损了一下颜面,但若操作得当,说不定还会捞一个敢作敢当,勇于认错的名声,可是白木槿不如此做,那就会真的背负上悍妇的污名。

    所以他是毫不犹豫地站在白木槿的这边的,他希望凤子涵能够冷静头脑,好好想想利弊得失,不要一时冲动做了错误的决定。他可是直到自己祖母的脾气,若是有人真敢伤害白木槿,她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虽然永宁长公主仙逝,但老太太在皇室的隐形地位,绝不容小觑,更何况谢家如今的族长可是老太太的长兄,两大世家联手,楚郡王府绝对不是对手!

    凤子涵在考虑,可是凤子灵却不容他冷静考虑,因为在凤子灵的眼里,自己的哥哥是如天神一般的人物,神怎么可以向凡人低头?更何况是她厌憎的白木槿呢,一个小小的国公府,凭什么威胁楚郡王府,甚至敢威胁皇帝?

    她怒声呵斥道:“白木槿,不要太过分,事情是你先挑起来的,你有错在先,凭什么要我哥哥道歉,还负荆请罪,你也配吗?你打你妹妹,可是当着这么多人面,你怎么就不是悍妇,怎么就不是无德了!”

    有些人可以把自己蠢死,但却以为自己很聪明。凤子灵为自己这番话沾沾自喜,却不知道她真正断送了白木槿最后的一丝耐心,她从不愿与人讲道理,因为她前世就是知道,这个世上从无道理可言,你只能用绝对的力量来压制对手,才能获得尊重。

    白木槿不巧,恰巧有这样的权力,因为她知道凤子涵不敢拿楚郡王和陆家甚至是谢家相抗衡!可惜凤子灵不知道,因为凤子灵这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根本不知道陆家老太太到底是何方神圣!

    白木槿知道,就算这一次不得已要借助外婆的势也要逼得凤子涵兄妹低头,她不容任何人欺辱!

    白木槿冷笑着看着凤子灵:“凤小姐,你要记着自己的话,不要到了皇后面前,再否认,我想在场的人应该也听得很清楚!”

    “白木槿,你别自以为是了,就凭你还请不动皇后娘娘为你做主,宁国公府如今是什么光景,不用我说你自己也清楚,还妄图和我楚郡王府相抗衡,痴人说梦!”凤子灵丝毫无所惧,反正楚郡王府的得势,几乎可以横行天元了。

    白木槿没有继续反驳,她郑重地看了一眼凤子涵,欠了欠身,道:“凤世子,恕不奉陪,咱们皇后娘娘面前再见!”

    凤子涵想要出声阻止,原本道歉的话,不知如何就变成了威胁之意:“白大小姐,请你考虑清楚,是否要为了这点儿小事,大动干戈,我楚郡王府虽然会有所损失,但是你脸上难道就好看吗?难道真要撞死自己?”

    白木槿回身,眼里不带一丝感情,说出的话比冰块还要冷三分:“死有什么可怕,你死过吗?再说,你楚郡王府有没有那个能耐逼死我,还是两说!”

    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开,鸳鸯和喜鹊以及瑞嬷嬷自然跟了上去,徒留一群人各怀心思地沉默在原地。

    陆青云推了还在发愣的陆菲媛一把道:“还不去!”

    陆菲媛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追着白木槿而去,她知道大哥的意思,不要让槿儿太冲动,可以告状,但要讲求方式,在皇后面前如此得理不饶人,可会弄巧成拙。

    凤九卿看了一眼凤子涵,脸上的表情有一丝隐含的冷意,道:“子涵,我劝你还是去负荆请罪,别怪皇叔没有提醒你!”

    凤子涵张口结舌地看着凤九卿,这还是第一次凤九卿在自己面前自称皇叔,话里的警告意味,他听得明明白白,可是却不懂为什么。九皇叔不是对白木槿不假辞色的吗?甚至还有几分不善呢!

    可是此时他分明觉得九皇叔对他的行为很不悦,若不是碍于这么多年的情分,说不定翻脸了都有可能,为了一个白木槿么?难不成,九皇叔看上那个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