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凤子涵也被自己的猜测给吓到了,他承认白木槿生的漂亮,还是那种十分耀眼的美丽,是个男人,就会有爱美之心,他也不例外,可是他知道自己不会喜欢那种性格强势到这样地步的女子,所以相比之下,他更偏爱白云兮那一类的柔弱女子。

    可是九皇叔在他眼里不是普通人,他对任何女子都不假辞色,无论多美,多特别的女子,对他而言都是麻烦,所以避之不及,甚至不惜动手教训那些对他有非分之想的女子。

    可是他看到了凤九卿因为这件事隐忍不发的怒意,因为白木槿吗?那个女人究竟哪里吸引人?容貌,他不信自己九皇叔是这样的人。

    白木槿已经离去,这一场热闹也暂时告一段落,可是大家都明白,白木槿不会虚张声势,怕待会儿在皇后面前,真的会发生一场大家并不愿意见到的对峙。

    曾明熙走过来,拍了拍凤子涵的肩膀,意味深长地道:“朋友一场,希望你能明白,你毕竟伤了人家白小姐的声誉,男子汉,应该敢作敢当!”

    说着曾明熙便带着自己的弟弟追随宣王而去,陆青云看了一眼凤子涵,道:“她是我祖母的心头肉,你真个把我打伤了,只要留我一条命,祖母都不会和你翻脸,但是你要让我表妹不高兴,我怕祖母会让你全家都不高兴!”

    陆青云可绝对不承认自己是威胁凤子涵,他是为他好,提醒他一下,自家老太太绝对是有名的护犊子,绝不会因为他是楚郡王世子而善罢甘休!

    说完也追上了曾明熙和宣王一行,对凤子涵的善意提醒,也是希望他们两家不要真的结下冤仇,否则白木槿那种睚眦必报的性子,往后他这个表兄夹在朋友和表妹之间会很为难!

    锦瑟的眼里一闪而逝的幽芒,却很好地遮掩过去,这样的场面她也不便说什么,只拉着凤子灵道:“灵儿,我们先离开吧!”

    “不……我要让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知道,得罪我楚郡王府,没有好果子吃,我要去找太后,我要她为我们做主!”凤子灵牵起锦瑟的手,就要出畅春园,反正她们这样的皇室子女,来百花盛宴不过是看热闹,并不需要真的参与其中,因为她们不必表现优秀,也会得到最好的姻缘。

    不过自然也有不服气的天之骄女偏偏去掺和一脚,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锦瑟看着凤子灵拔腿走了,也来不及阻止,只能对凤子涵告了罪就追了过去,真闹到太后那里,未必是什么好事。

    白云兮望着大家都走了,凤子涵还怔愣在原地,一时间有些欢喜,又有些忧愁,她刚刚可在世子爷面前丢脸了,谁让那白木槿一点儿情面也不顾,当着那么多人面就打自己的脸。

    她小心翼翼地凑到凤子涵面前,睫毛上还挂着晶亮的泪珠,柔声道:“世子,对不住,我……我没用,没能劝住姐姐!”

    凤子涵看着白云兮,见她如此楚楚可怜的样子,也于心不忍,刚刚白木槿那一个耳光可不轻,白云兮的脸到现在还肿着呢,看起来十分狼狈。

    凤子涵难得地关切道:“不关你的事,你的脸,没事儿吧?”

    白云兮见他关心自己,心里雀跃的和一只小兔子般,脸上却仍旧带着些许矜持,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刺痛的皱了一下眉,却故作坚强地笑道:“没事儿,只是有一点点痛,习惯了!”

    这句话落在凤子涵耳朵里,却引起了他十足的怒火,他看着白云兮,问道:“她经常打你?”

    白云兮微微一愣,却又低下头,显得十分惊慌,连声道:“世子别问了,我真的没事儿,你放心,我会努力劝着姐姐,不让她去和皇后娘娘闹,不过……不过你也知道我姐姐,她……”

    白云兮实在太懂得如何告刁状了,她这般一句坏话不肯说出口,偏偏句句都在影射白木槿的蛮横和毒辣,凤子涵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她话里有话,只觉得眼前的女子如此善良又如此柔弱。

    他心生了万般的怜惜,道:“没想到她真是这种恶毒的人,你放心,我绝不会道歉,我还要将她的恶毒嘴脸公之于众,即便得罪了陆家又如何,难道就因为她有人撑腰,就可以肆意地欺辱别人吗?”

    凤子涵的一腔正义,完全被白云兮勾了起来,让他失去了对事实最起码的怀疑和判断,白云兮看着义愤填膺的凤子涵,心里暗自得意,只觉得自己果然聪明伶俐,比起白木槿那个横冲直撞的性子来说,还是她这样柔弱的样子更能得到男子的喜爱吧?

    可是面上白云兮仍旧是一副柔弱又坚强的样子,对着凤子涵摇头,道:“世子,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可是别为了我和姐姐闹了,这样对你也不好,我外祖母最喜欢姐姐,她只要去和外祖母哭诉一番,恐怕就要连累世子了!我不过是受些委屈,不碍的!”

    凤子涵听了十分感动,只觉得世上再没有比白云兮还要善解人意的女子,她一心为自己和白木槿着想,白木槿竟然还不领情,处处欺负自己的妹妹,可见其歹毒。

    说她是个悍妇还是轻了,她根本就是毒妇,凤子涵在内心腹诽,决定真要闹到皇后那里,他也不会忍让,陆老夫人他也接触过很多次,虽然护短,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她一定是被白木槿蒙蔽了,若是知道自己外孙女是如此歹毒的人,肯定不会容她。

    打定了这个主意,凤子涵轻声安慰了一番白云兮,道:“你且去让丫头们帮着擦些药,待会儿我会让人给你送一瓶玉雪霜,你敷上一些,不出半个时辰,脸就会恢复的!”

    白云兮没料到凤子涵竟然如此大方,玉雪霜她可是听说过的,那是圣药,是西域进贡的养颜圣品,若有伤,可以快速的愈合,若无伤用了,皮肤也会更加晶莹剔透,欺霜赛雪,一般人可用不上,每年大概也只有十多瓶进贡给天元,没想到世子竟然打算送自己一瓶。

    白云兮这会儿是真的感动了,眼里泪光盈盈的,朝着凤子涵就深深地屈膝行了个万福礼,道:“多谢世子爷,从来没人像你对我这样好!”

    那副受尽委屈又带着庆幸和欢喜的样子,让凤子涵大大满足了自己的英雄情结,虽然平日里有无数女子爱慕的眼神,却很少有女子这样崇拜和感激他。

    凤子涵摆摆手,道:“不必言谢,说起来也是我连累你又挨了一巴掌,应该的,你放心,有机会我一定会为你加倍讨回来!”

    白云兮虽然心里叫好,嘴上哪里敢答应,只好道:“世子不必如此,她毕竟是我姐姐,打断骨头还连着筋,若是真要闹到姐妹成仇,那父亲和母亲也会伤心的,我不是那不懂事的人!”

    言下之意,自然是白木槿就是那不懂事的人,竟然如此对待一个懂事明理,处处为她着想的好妹妹了。

    凤子涵内心对白云兮的评价又高了几分,点点头,道:“好,就听你的,你是个善良的好姑娘,好人会有好报的!”

    这句话说的别具深意,可是凤子涵平日里面冷心冷惯了,所以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样子,白云兮自然也没有完全领会道凤子涵此时的心动,只当他是在安慰自己,感动又感慨地看了一眼凤子涵,微微点头,表现了一个大度柔弱女子的该有的样子。

    凤子涵见人都已经离开,他也该想想待会儿怎么应对白木槿的“恶人先告状”,还想着如何才能拆穿白木槿的“真面目”。

    白云兮虽然也想多和凤子涵待一会儿,但是知道此时她应该去理理自己的脸,免得待会儿宴会她的脸破坏了自己精心准备的好节目。

    白木槿这回得罪了楚郡王府,回去之后,祖母和父亲定会责怪她,而自己为家族争光了,自然会顺利获得祖母和父亲的欢心,白木槿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了!

    且说陆菲媛追上了白木槿之后,才担忧地看着白木槿,问道:“表妹,你还好吧?对不起,都怪我没用,让那个该死的白云兮诋毁你!”

    白木槿笑着看陆菲媛一脸懊恼的样子,道:“表姐,你还当真了?你见我吃亏了吗?挨打的可是白云兮呢!”

    陆菲媛一愣,她刚刚还见白木槿一脸的愤怒,现在怎么笑得和没事儿人一样,难不成刚刚都是做戏吗?可是不像啊,她明明看到槿儿眼里的冷意,那绝不是作假的。

    白木槿自然也没说是作假,只道:“我不是气白云兮,也不是气凤世子,我只是要让她们明白,不要当我是好欺负的,这叫敲山震虎!”

    “那你真的会去找皇后娘娘告状吗?”陆菲媛疑惑地问,若是如此,事情可就闹大了,到时候可怎么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