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无奈地道:“若是凤子涵没有说那句话,今日我也只当被狗咬了,可是现在事关我的名誉,若只是我的名誉也就罢了,有这样一个坏了名声的姐姐,你让辰儿往后如何做人?这是必须要争的,即便真的要去楚郡王府碰个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白木槿说的斩钉截铁,她是不怕死的,但也不会真的去死,去闹一闹倒没什么,反正就不能平白被人定下个悍妇的污名,她要为白慕辰考虑。

    陆菲媛被她的话吓了一跳,连忙劝道:“槿儿,你可不能犯糊涂,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若你真个碰死了,祖母肯定会伤心死的!”

    白木槿笑笑,安慰道:“表姐放心,不到万不得已,我才不会犯傻呢!”

    这话终于让陆菲媛放了放心,可是陆菲媛没听出白木槿话里的另一层意思,那就真的把她逼急了,这一招她也会毫不犹豫地使出来。

    鸳鸯和喜鹊最是了解自己的小姐,听她这话,心里也一紧,想着刚刚白云兮的样子,真恨不得多打她几个耳光,总是挑事儿,让小姐不得安生,若不是她,哪里来的今日一场风波。

    陆菲媛又好生安慰了一番白木槿,希望她即便要去皇后那边说道,也该知道些分寸,楚郡王府虽然与当今皇后不对盘,但有皇上给撑腰,皇后也不能的最狠了。

    白木槿哪里会不知道,要让皇后帮她,必然得有些手段,否则人家也不会送个顺水人情给她,只是希望凤子涵能够识趣一些,别一味地顾着他那也不知值个什么的面子,非要和她纠缠不休,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槿儿,此事还得等到宴会结束之后再说,否则闹大了,怕今年百花盛宴会遭到破坏,到时候树敌太多反而不好!”陆菲媛劝道。

    白木槿点点头,也很赞同,她不是没脑子的人,若是现在不管不顾就去告状,皇后知道她是哪根葱?定要让皇后对她留些印象,到时候再告上去,才会让皇后心里有数。

    见白木槿如此通透,陆菲媛也就放心了,她不会像白云兮那样不知羞耻地巴结楚郡王家,自家人自然要帮着自家人,哪里能吃里爬外呢?

    陆菲媛和白木槿一起,走进了上阳苑早就摆好的宴席里,各人的位置都已经定下,正好两人的座位相邻,所以也不必分开。

    白云兮稍稍来迟了些,不过眼尖的白木槿还是注意到,她脸上的红肿消失了,看来是用了什么灵丹妙药了。

    这些都不是白木槿所关心的,反倒是小蓝那别具深意的眼神,让她有些疑惑,看来小蓝是有话要说,她稍稍对鸳鸯使了个眼色,鸳鸯便悄悄退开席位,独自走到外面去了。

    小蓝也不知在白云兮耳边嘀咕了两句什么,也见她不久之后跟着离开了,再回来的时候,鸳鸯悄悄在白木槿耳边嘀咕了几句。

    白木槿微微挑眉,然后对瑞嬷嬷吩咐了几句,瑞嬷嬷先是诧异,接着就不断地点头。基本上所有人都落座之后,白木槿才看到宣王等人坐在了上位,而皇后领着后宫品级较高的妃嫔姗姗来迟。

    照例说了些场面话,这一届的百花盛宴就开始了。按照常规,由皇后牵头,派个身份尊贵的,一般如郡主公主什么的表演个开场节目,接下来就会是各家贵女自主表演的时候。

    琴棋书画什么的,都是一些普通的项目,一般是不会拿出来显摆的,除非你有足够自信借由这些才艺压倒所有人,不是没人做到过,但极难出彩,所以历来百花盛宴,大家都是挖空心思地想新意。

    这一届开场表演的是锦瑟郡主,大家都在悄悄议论这位很少露面的郡主,容貌什么的自不必说,这位锦瑟郡主真个是大美人。

    陆菲媛也悄悄凑到白木槿耳边道:“这位可是太后身边的红人,今年让她开场,看来是有意要为锦瑟郡主搭台了!”

    白木槿道没多少关心的意思,要捧谁那是皇家的事情,与她没什么相干,她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便罢。

    锦瑟郡主的节目的确很吸引人,她身着一身五彩舞衣,踏着鼓,借由手中的铃铛来合奏,表演的是鼓上舞,动作忽而铿锵有力,忽而柔婉曲折,伴随着脚下鼓声的隆隆,让人忍不住惊叹郡主的技艺高超,一曲结束,博了个满堂彩。

    锦瑟郡主表演结束,有人已经跃跃欲试,准备上场了,只可惜被迟来的高丽公主抢了先,那高丽公主的确是个难得的美人,不是说她容貌多么精美,而是那种气韵,让你看了第一眼觉得没甚特别,但忍不住会去看第二眼,然后发现这种女子越看便越觉得有味道。

    白木槿前世参加百花宴的时候,并没有出现这个高丽公主,只见那女子手持一柄长剑走上了中央的高台上。众人以为她打算表演剑舞,却听得这位公主高声道:“本宫奉高丽王之命,来天元参加百花盛宴,因为听闻上国人杰地灵,所以特来讨教一二。我设下三道谜题,若有人能解,本宫便将这高丽王世代相传的宝剑赠与,若无人能解,那本宫也只能败兴而归了!”

    众人一听,一片哗然,这高丽公主分明是来挑衅的,若她的谜题天元贵女中无人能解,那岂不是说她天元上国,竟然比不上属国的公主,那可是大大地落了天元的面子。

    皇后听了,虽然微微蹙眉,但还是十分大方地允了高丽公主的意思,若是她阻止了,那才是丢了天元的脸。

    高丽公主拜谢了皇后的恩典,才开口道:“我有一宝要献给尊贵的皇后娘娘,可是放在这两个其中一个里,由我的两位侍女捧上来,我的两个侍女,一个只会说真话,一个只会说假话,你们只能问她们一句话,然后为皇后娘娘寻出宝贝!”

    此话一出场下原本的骚动顿时安静下来,众女只是看着台上两个打扮的差不多的女子手里捧着锦盒,面无表情地立在那里,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若是无人能找出宝贝,必然会让皇后跟着丢脸,那今日全场的贵女也会跟着丢脸,高丽公主真的是来挑衅的。

    “喂,你这个什么公主,未免也太奇怪了吧?你故意要找茬吗?”说话的是凤子灵,她一贯就这样无法无天的,别人听了也只当是小孩子家口无遮拦,可是现在当着高丽公主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有失体统,

    果然高丽公主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着道:“小姐误会了,本公主有言在先,今日是为了两国交好,才特来向天元的皇帝皇后进献宝物来的!”

    凤子涵瞪了凤子灵一眼,才让她讪讪地闭了嘴吧,知道自己落了面子,皇后娘娘的脸色已经很不好了。

    “难道我天元贵女中就无人能解此谜题吗?诸位小姐不必谦让,若是能帮本宫寻得宝贝,定有重赏!”皇后见半晌都无人应答,心里也开始着急了,那宝贝她看不上眼,但绝对不能在高丽公主面前落了面子。

    众多男子在场,却没有人敢轻易开口,即便有知道谜底的也不能开口,因为公主指明了要天元的贵女作答,所以他们也只能干着急。

    陆菲媛也有些着急,问道:“槿儿,这题是不是太难了,只能问一句话,可怎么能确定是在哪个锦盒里,万一答错了,皇后娘娘的面子就丢尽了!”

    白木槿微微一笑,这题其实并不难,只是她现在还不想太出风头,所以不愿意作答,可能也有和她一样想法的人吧。

    白木槿突然看了看陆菲媛,才道:“表姐,你可愿意去解答此题?”

    “我不会啊,如果我会我肯定去答,否则落了天元贵女的面子,被那高丽小国来的公主鄙视了,岂不难看?”陆菲媛憋屈的很。

    白木槿凑到陆菲媛耳朵边,如此这般地交代了一下,陆菲媛听得喜不自禁,道:“槿儿,你好聪明啊,看来这题也不难嘛!”

    “那就有劳表姐了!”白木槿笑着作揖道。

    陆菲媛有些为难,答案是白木槿想出来的,她若代为做答,实在有些不好意思,道:“槿儿你还是自己作答吧!”

    “不用,这第一题你来答,若待会儿后面两题我会,我就自己答!你也知道,我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心里难免紧张!”白木槿说的好像自己真的怯场一般。

    陆菲媛看了看胆怯的白木槿,又看看焦急的皇后娘娘,也顾不得自己是不是抢了白木槿的风头,只想着先混过去,等到无人的时候,再禀明皇后就是了。

    于是大胆地站了起来,道:“公主,小女愿意一试!”

    皇后见这节骨眼上竟然有人主动站出来,自然是万般高兴,看着陆菲媛的眼神都带着浓浓地赞赏。她是见过陆菲媛的,那是陆家长房的嫡女,虽然是非血亲,但也是陆家女儿。

    陆菲媛朝着皇后盈盈一拜,然后才大方地走出去,看着其中一个侍女,问道:“如果我问你旁边这位姑娘,她盒子里有没有宝贝,她会怎么回答?”

    该侍女看了自己公主一眼,然后道:“她会回答有!”

    陆菲媛对着皇后娘娘拜下,然后恭敬地道:“启禀皇后娘娘,宝贝就在这位侍女的盒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