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菲媛指着她刚刚问话的侍女,斩钉截铁地道。

    高丽公主震惊地望着陆菲媛,片刻后才笑眯眯地对侍女道:“把盒子打开,然后将宝物呈现给皇后娘娘吧,上国的贵女果然聪慧!”

    皇后没想到陆菲媛真的为自己寻到了宝贝,那侍女呈上来的是一颗鸡蛋般大的夜明珠,看的皇后也是一喜,这样大的夜明珠可是很少见的。

    皇后看着陆菲媛,连连点头,道:“果然是陆相的孙女,不负乃祖之风,重重有赏!”

    陆菲媛有些不好意思的拜谢了,正准备下去,却听高丽公主问道:“小姐何以判断出谁的盒子里有宝贝?”

    陆菲媛不紧不慢地解释道:“这很简单,无论我问的这侍女怎样回答,那只要猜和她的答案相反的盒子就对了,如果她说的是真话,则另一位侍女说的就是假话,假话是有,那真的宝贝自然就在这位说真话的侍女捧得盒子里!”

    高丽公主听了连连点头,由衷地道:“姑娘果然蕙质兰心,本宫佩服!”

    原本不服的人听了陆菲媛的解释,也深感此女聪明,忍不住对陆菲媛产生了许多崇拜来,连皇后心中也对陆菲媛另眼相看起来。

    只有陆菲媛受之有愧,真正聪明的人可是她的表妹,那个纹丝不动坐在下面看着她微笑的女子,她将这份荣誉送给了自己。她突然有些明白白木槿的目的,她不是怯场,而是希望自己能够获得这次出彩的机会。

    陆菲媛不是迂腐之人,不会觉得白木槿如此是在施舍她,而是由衷地感激白木槿,因为白木槿是真的对她好,知道她所需要的是什么。虽然是陆家长房嫡女,但这么多年她也十分尴尬,因为毕竟不是亲生的,自家人不在意,可是在外人面前,她总难理直气壮,而大哥陆青云的优秀更是让自己这个不是亲生的妹妹汗颜。

    今日她在百花宴上一举成名,那之后陆家那些族人就再也不会说她不配做长房嫡女了,因为她为天元的皇后解了围,更在高丽公主面前为天元贵女长了脸。

    陆菲媛感激地看了一眼白木槿,但终究没有说个谢字,她知道白木槿不会希望自己谢她,这是姐妹间的情分,她只需记在心里就行了。

    白木槿见陆菲媛这样的表情,也深感欣慰,她开始还担心陆菲媛转不过弯来,那么可就让她好心办坏事了。陆菲媛如此通透,让她觉得自己没有白浪费感情。

    高丽公主出的第一个难题被解开,紧接着道:“既然第一题已经有人解开了,那么就请谁来为我解开第二个谜题,听闻天元贵女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而且喜欢对对子,今日我就出了一个上联,看看能不能有人对出下联!”

    说着高丽公主的侍女就将上联展示了出来:“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此联一出,就连数位自诩博学多才的饱学之士都伸长了脖子,无他,这上联出得实在太妙。

    畅春园坐落在望江边,不远处正有一处望江楼,高丽公主竟然以眼前景出了一幅上联,可见此女聪慧而博学,说她才高八斗也不为过。

    原本还有一些公主郡主轻视这小国而来的公主,此刻却都有些挂不住面子,她们虽然贵为天元第一流的贵女,却比不上这小小高立国来的公主,可真是让人气恼。更气恼的是,这上联她们出不出来,更对不上!

    皇后的脸色再次阴晴不定起来,她也曾自诩通诗书,有才名,可是面对这样一幅堪称绝对的对联,竟然束手无策,而那高丽公主自信满满的样子,让天朝皇后也觉得十分刺目。

    皇后不得已,再度发话了:“我天元贵女,哪个不是饱读诗书,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不输男子,可有人能够写出下联?”

    此时,汀兰郡主不知为何出言道:“皇后娘娘,臣女有一人相荐!”

    皇后看着郡主,以为她真有什么好人推荐,赶紧抬手道:“尽管说来,即便你对不上,所荐之人能对上,也算你一功!”

    汀兰郡主笑了笑,才道:“皇后娘娘,难道没曾听闻,白家二小姐才名远播,诗词歌赋无一不精,人人都夸她才貌双全,何不请她来对?”

    皇后微微蹙眉,她自然也听闻过这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云想衣”,心中其实不喜,身在高位的她哪里不明白,这是有人有心为之,恐怕就是为了给自己镶金边呢!

    不过此时也容不得她去多想,若这白二小姐真有那个能耐,也就证明了她名副其实,自然当得这才女之名,顺便也能为天元贵女挽回颜面。

    皇后说着便问道:“白家二小姐何在?”

    白云兮早在汀兰郡主点自己的名字时,就已经吓得魂不守舍了,她哪里会对这样的对联,可是若对不出,她的脸就要丢尽了,别人都会骂她名不副实,“云想衣”的名号立时就会扫地,她如何还能凭借这个才名在这宴会上崭露头角?

    可是皇后已经点名了,她该怎么办?额角的冷汗落下来,看着台上威严的皇后娘娘,白云兮的内心如火在灼烧,她多希望有人能救自己呢?

    眼睛不禁看向陆菲媛,她刚刚能够聪明地化解那个谜题,说不得也能对出下联,可是陆菲媛看也不看她一眼,更不会知道自己在向她求救。

    白云兮的眼睛忍不住瞟向了上座的凤子涵,现在大概只有凤世子能够救自己于水火了,可惜的是凤子涵离得她比较远,并没有看到她那可怜兮兮的求助眼神。

    白云兮被逼无奈,站了出来,可是却颤抖不已,看的汀兰郡主暗笑不已,她也只是胡乱一说,本想着如果白云兮真有才能那就当自己给她个便宜占,若是她没真才实学,自然就要出丑了。

    没想到事情还真如自己预料的一样,白云兮此时那战战兢兢的样子已经充分说明了她根本就对不出下联,这个认知让汀兰郡主十分开心,于是不阴不阳地问道:“白二小姐,莫不是还没想好?皇后娘娘和高丽公主还等着你的下联呢!”

    白云兮咽了一口口水,赶紧解释道:“臣女……臣女只是还没想好,这……这副对联的确精妙,要对出还需要时间!”

    话还未说完全,高丽公主就不乐意了,略带讽刺的笑容看着白云兮,道:“原来天元大才女,便是如此水准啊?皇后娘娘,是不是找错人了,本公主倒觉得这幅对联没那么难呢!”

    她说的可就完全是风凉话了,因为刚刚的谜题被解开,所以这会儿她出的对联可是自己想了许久才想出来的,那难度之高,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对的出的,这个小姑娘看起来年纪不大,对不出来也是应该。

    可是人家号称大才女,她不借此羞辱一下天元贵女,怎么能够对得起自己的一番苦心呢?

    高丽公主的话让皇后娘娘颜面大跌,她看着白云兮,声音微冷,道:“白二小姐,本宫可没那么多时间等你慢慢想来,你的辞赋本宫也曾读过,既然能写出那样精妙的词句,怎么会连对子也对不出,你不是在敷衍本宫吧?”

    白云兮吓得赶紧跪在地上,惊恐万状地道:“臣女不敢,臣女知罪,请皇后娘娘宽恕!”

    皇后娘娘冷哼一声,撇过头去,她原以为这位所谓的才女,也许并不是传闻中那般聪慧有才,但也不至于这样差劲,看来徒有虚名是真的了。

    看着白云兮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发抖,不远处的凤子涵微微蹙眉,他忍不住在凤子灵的耳边嘀咕了两句,凤子灵听了简直要跌下座位来,讶异地看着凤子涵,问道:“哥哥,为何帮她?”

    凤子灵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在此时这样紧张的时候,却几乎没人没听见,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转向凤家兄妹,带着怀疑和惊讶。

    凤子涵眉头拧起来,责怪地看了一眼凤子灵,如今就连皇后都注意到他这边的动静了,他尴尬地轻咳一声,却道:“会写诗也不一定会对对子,本就是两码事!”

    此话一出,若刚刚众人还有疑惑,那现在就完全肯定凤子涵要帮白云兮了,众女的眼里闪烁着杀气,以汀兰郡主为最,她的目光直视着白云兮,大有你敢抢我的心上人,我就与你不死不休的霸气。

    皇后娘娘自然也没料到一向自视甚高,目无尘下的楚郡王世子竟然会高看那白二小姐,她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白云兮,不过是个黄毛丫头,生的虽有几分姿色,但也不算倾国倾城,若论才华,那几首辞赋和画作倒也可以算是,但如今临场连个对子都对不上,这可让人对她的才学产生疑惑了。

    如今凤子涵开口解围,她作为皇后自然不能太过为难一个小丫头,否则别人就该说她是故意找个替罪羊,正打算开口解围,却听得汀兰郡主笑嘻嘻地道:“皇后娘娘,这白二小姐号称才学满腹,堪比文君蔡姬,这样的对子都对不出,臣女倒是怀疑她是不是沽名钓誉!”

    皇后一听,自然知道白云兮惹怒了汀兰郡主,她虽然身在深宫,但对这些事儿可是清楚的很,汀兰郡主对凤子涵的感情摆在明面儿上,如今凤子涵敢出声维护白云兮,必然是让汀兰生气了。

    皇后笑了笑,问道:“那依郡主之意,该当如何?”

    “她不是说时间不够吗,那就请高丽公主给她一炷香的时间,若能对上也就罢了,若对不上那就是意在欺骗皇后娘娘,假造才名!这样的人就该逐出畅春园!”汀兰郡主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谁都知道她眼里释放的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