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凤之澈呼吸一窒,背脊都生了几分寒意,九皇叔这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看穿了自己的想法?可就算看穿了又如何,他百思不得其解。

    凤九卿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却并不解释自己的话,又自顾自地品起了酒,若是有人注意看他,便知他的眼角的余光总是往场上某个人身上瞟。

    凤之澈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不愿意惹九皇叔不高兴,连忙岔开话题道:“九皇叔,您看那白大小姐能不能解出谜题?”

    凤九卿微微勾起笑容,眼神往白木槿身上看过去,一身红衣的她,静静地立在场上,手里握着绳子,目光如炬,美丽的容颜上渐渐从紧张到从容,再到灵机一动的喜悦。

    凤九卿也不回答,只道:“只管看着便是!”

    凤之澈见九皇叔似乎并不愿意多提白大小姐,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若是九皇叔对那白小姐有兴趣,自己恐怕就该靠边站了。

    凤之澈听完也含着笑意静候白木槿揭秘,想到之前她对对子的机智和才气,真有些赏心悦目之感。

    陈贵妃总算忍不住了,焦急地催促道:“白小姐,时间不多了!”

    现在紧张的人换成了陈贵妃,皇后反而显得从容许多,虽然白木槿若解不出来自己会丢面子,但看到陈贵妃会损失更大,她反倒不急了。

    白木槿没有让人失望,她突然微笑了一下,道:“公主,我有答案了!”

    高丽公主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不可能的,这种题目,白木槿怎么会在这么短时间内想出来答案?她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高丽公主笑容显得有些不自在地问道:“白小姐确定吗?若是答错了,可就再没有机会了!”

    白木槿坚定地点点头,道:“公主放心,我可以亲自演示吗?”

    高丽公主轻咬下唇,还是不愿意面对事实,可是白木槿要尝试,她自然不能阻止,只能道:“可以!”

    白木槿对皇后道:“能否麻烦皇后娘娘请两个人帮帮臣女?”

    皇后自然不会推辞,毕竟输了,自己的脸面也就别要了,虽然想看陈贵妃吃瘪,但不急于一时,十分大方地对自己的宫女道:“暮雪,晨霜,你们去帮帮白小姐!”

    “是,娘娘!”两位宫女齐声答道,行礼的动作都整齐划一。

    白木槿谢过了皇后,又对两位宫女道:“两位姐姐,请取烛火过来,让后帮我同时点火!”

    在白木槿的安排下,暮雪和晨冰同时点燃了一根绳子的两端,同时白木槿也点燃了另一根绳子的一端。

    高丽公主看的目瞪口呆,因为她终于明白,白木槿已经解除了谜题,她知道如何做到测出一刻钟的时长。

    白木槿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才解释道:“等这根绳子烧完,我会同时熄灭另一根绳子,因为这整根绳子烧完需要一个时辰,我同时点燃绳子的两端,烧完就只是半个时辰,那另外只点燃了一端的绳子还剩下的部分,还可以继续烧半个时辰,我再同时点燃剩下的绳子的两端,那烧完的时长,正好是一刻钟,公主还满意我的答案吗?”

    高丽公主脸色有些泛白,怔愣地退了半步,似乎被白木槿的答案给惊着了,她檀口微张,好半晌才尴尬地道:“白小姐……真是聪明,让本宫佩服!”

    高丽公主的话说完,皇后和陈贵妃同时松了一口气,皇后不用因此而损了天元的威仪,而陈贵妃则不必面对高丽公主求嫁给自己的儿子。

    白木槿也故作松了一口气,跪在地上,对皇后道:“臣女幸不辱命!”

    皇后点点头,微笑着道:“你很好,不愧为我天元世家贵女,本宫要重重赏你,夜雨,取本宫的九尾凤钗,赠与白小姐!”

    夜雨应声而去,皇后的赏赐却震惊了在座的嫔妃,全都不可置信地看着皇后,那可是皇后最喜欢的凤钗,是封后大典时,皇上赠送的。

    那可是皇后地位的象征,竟然要送给一个小姑娘,这种赏赐未免太过了,也不知是福是祸呢!

    白木槿自然通过那些后妃的反应知道了皇后的赏赐不能轻易要,所以当夜雨将锦盒里的凤钗取出来的时候,白木槿立刻惶恐地道:“皇后娘娘厚爱,臣女本不应推辞,但此钗过于贵重,臣女不敢收,况且臣女还未及笄,不适合佩戴金钗!”

    皇后却注视着白木槿的眼睛,眼里似有深意,却又让人琢磨不透,接着道:“无碍,就当你及笄的时候,给你加笄吧!”

    众人一听,虽然觉得过于隆重了些,但到底也没有太多不妥,那是皇后的凤钗,她赏给谁,毕竟和别人没有关系。

    只有陈贵妃的眼神微闪,接着笑道:“娘娘真是好大方,这凤钗可不是凡品,九尾那是皇后身份的象征,这样赏给一个无品级诰封的姑娘,似乎不太合适吧?”

    皇后一向和陈贵妃面和心不合,这是宫里众所周知的事情,谁让当年争后位的时候,皇后因为有先后的保荐才获胜而出,可是当年的圣宠,陈贵妃却是宫中首屈一指,直到现在也是常宠无衰。

    皇后听到陈贵妃的话,朝她笑笑,只是笑意未曾到达眼底,道:“贵妃妹妹,白小姐为我天元挽回颜面,一再破解高丽公主的谜题,难道这小小凤钗,我都舍不得吗?”

    陈贵妃有些讪讪地,说到底皇后赏赐什么,都与她无干,可是皇后一出手就是九尾凤钗,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但皇后的为人她最了解,绝不会做这样无意义的事情,凤钗代表的含义肯定有问题,反正她就是不愿意遂了皇后的意。

    白木槿此时也觉得皇后送这支凤钗给自己绝不只是因为要赏赐自己那么简单,如果单是要犒赏她,何必要拿这支象征皇后身份的凤钗,大可赏赐她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即便再多她也尽数收下,绝不推辞。

    可是现在这小小凤钗,不仅对她没有助益,说不得还会引来什么麻烦,凤钗是皇后所赐,但却不能佩戴,只能贡在家里,对目前的她来说完全没有意义。

    可是皇后一定要赏赐,她又该如何推辞了,这不是别人,说赏你,你还可以借口不要,那可是皇后,即便要你死,你也得谢恩。

    白木槿正为难着,却听得那边凤九卿的声音响起来,仿佛有些漫不经心似的:“娘娘,依臣弟愚见,赏个凤钗还不如赏些金子来的实惠,再不济赏些女儿家喜欢的绫罗绸缎,也不错!”

    皇后一愣,没想到这时候,那个一向没个正行的宣王竟然发话了,可是宣王的话她偏偏还不能不听,谁让唯一知道凤钗含义的人,就是宣王呢!

    若他不同意,那就表示皇上那里过不去,若是皇上不同意,自己就算赏了凤钗也是白赏,别人不知道,她可是深知凤九卿对皇上的影响力。

    皇后十分郁闷,但又不能得罪了看似闲散,其实从来都是大家巴结对象的凤九卿,只好自己笑着道:“看我,一时欢喜,竟然没想到这凤钗对白小姐而言还真不如金银珠宝来的好,如此,那就赏黄金百两,蜀锦十匹,烟罗五匹,玉如意一对,东珠六颗,赤金头面一套,龙凤双喜佩一对,珐琅花瓶一对,你看可还满意?”

    听着皇后报出的赏赐,白木槿只觉得有些恍惚,这将是自己第一笔财产了,虽然不算多少,但对她而言却已经足够了。

    她赶紧拜谢,欢欢喜喜地收下了皇后的赏赐,陈贵妃也甚是开怀,看来皇后的意图已经被宣王洞察了,而且几句话就阻止了皇后的一意孤行。

    全场大概只有高丽公主一人还处在恍惚之中,自己三道谜题,竟然全被破解,输的十分彻底,这下自己来天元的目的怕是达不成了,天元皇帝是不可能同意自己嫁给他的任何一个有机会继承大统的皇子,更遑论是十分受宠的六皇子。

    可惜也没有人注意到她了,白木槿的出现彻底打破了高丽公主的傲气,因为就这样一个还未及笄的少女,不费吹灰之力就击败了自己精心准备的一场战斗。

    满载而归的白木槿笑眯眯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看的陆菲媛欣喜不已,赶紧趁火打劫道:“槿儿,你发财了,可记着要在一品居请我大吃一顿!”

    白木槿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高兴,慷慨地道:“那是自然,绝少不了你的!”

    白云兮听了,心里酸的和喝了一缸子醋一样,今日白木槿大出风头,不需一日功夫,白家嫡长女的聪慧和才学就会传遍整个京城,到时候白家哪里还有自己立足之地。

    可是现在木已成舟,似乎也无法挽回了,除非白木槿待会儿展示才艺的时候出现意外,那样说不得自己还有机会,可是……白云兮十分为难,她并不知道白木槿要表演什么。

    白云兮讨好地道:“姐姐,也会请兮儿吧,还是兮儿将第二个谜题让给姐姐的呢!”

    白云兮的口气虽然是玩笑,但陆菲媛和白木槿却知道,她是真的如此想的,可见人脸皮厚道一定程度,也是可以无敌于天下的。

    白木槿浑不在意地道:“妹妹若有意,自然可以同去!”

    白云兮装作十分高兴地拍了拍手,又带着试探性地目的问道:“姐姐,待会儿我要去边作画边跳舞,兮儿可是练习了很久了,不知姐姐可准备了什么好节目?”

    白木槿只微笑不语,还是陆菲媛刺道:“你只管安心表演你的,管槿儿做什么,说了也于你无益!”

    白云兮愤愤地瞪了一眼陆菲媛,却酸溜溜地道:“姐姐是怕我使诈吗?咱们到底是亲姐妹,怎么和防贼一样防着自己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