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睨了她一眼,不咸不淡地道:“兮儿误会了,待会儿我去演,你自然就知道了,说与你听,也是解释不通的!”

    这样一说,白云兮就越发好奇,可是白木槿却只管目视前方,对她的话再不肯回答一句,她也拿白木槿没办法。

    自高丽公主下台之后,众贵女们便跃跃欲试了,刚刚没机会表现自己,可都憋着劲儿在自个儿的才艺上,打算和白木槿一较高下呢!

    自然是花样百出,甚至连上去表演口技的都有,简直比街头卖艺的还精彩万分,白木槿看的津津有味,陆菲媛也不断地拍手叫好,只有白云兮不时地出言讽刺一二,说别人的才艺都拿不出手,上不得台面。

    陆菲媛便不平地讽刺道:“你行,你就去啊,没人拦着你!”

    “哼,表姐懂什么,越晚去,越是显得我的表演精彩,那些人的可完全没得比!”白云兮自信满满地回道。

    陆菲媛鄙夷地看了她一眼,道:“你不去,我可去了,光这么看别人表现,我都手痒了!”

    白木槿笑着鼓励了她几句,她不担心陆菲媛,虽然她也知道陆菲媛于这些方面并不拔尖儿,因为陆家并不需要自己的女儿多出色,祖父祖母包括大舅舅一家从来没打算让陆菲媛高嫁,只希望她平安喜乐便罢。

    只可惜……白木槿的心里犯上一丝阴沉,总有事与愿违的时候,她看着如今还天真无邪的陆菲媛,只期盼这一世,她不再是过去那个结局。

    陆菲媛自告奋勇地上去了,表演的是编钟,那是失传已久的技艺,也只有陆家这样源远流长的家族还能拿得出一整套的编钟,并且还有专为编钟彼岸的曲子。

    陆菲媛变敲变吟唱着,那流传千古的大风歌,声音不似普通女子的娇柔,反而带着一股子苍凉和大气,听来别有一股味道。

    编钟在陆菲媛那灵动的手下,奏出仿佛来自远古的音韵,听得人无端起了一股子豪情,忽而又让人觉得怅然若失。

    一曲结束,陆菲媛盈盈欠身,就告退而下,全场的人安静了片刻,终于响起了喝彩声,犹以陆青云那一批子人叫的最大声,那个做兄长的看来真是对自己妹妹十分维护。

    白木槿不禁想起陆大海,那个愣头青,虽然是陆兆安的儿子,可却和他迥然不同,一心就知道护着陆娇娇那个没脑子的丫头,只可惜陆娇娇实在太不济事。

    陆家的人似乎都十分护短,就连一向看似公正无私的陆老爷子,其实骨子里也是十分护短的,只是他身为丞相,不得不收敛一些而已。

    陆菲媛兴奋地跑下来,拉着白木槿的手,紧张地道:“天呐,差点儿就出错了,好紧张啊!”

    白木槿也为她感到欣喜,打趣道:“表姐,这一回,你可出风头了,看到没,那边多少王孙公子眼巴巴地瞅着你呢!”

    陆菲媛被她说的脸上一红,骂道:“你这小蹄子,就爱拿我寻开心,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面,我非要撕了你的嘴不可!”

    两人私底下说说笑笑,完全不把白云兮放在眼里,让白云兮也插不进嘴,只好在一边不尴不尬地喝茶。

    终于白木槿还是选择了上去,她已经不需要自己这个节目为自己一鸣惊人了,所以也不必留到最后,只要顺利完成,就可以博个满堂彩,何乐而不为呢?

    当白云兮看到白木槿还是没自己有耐心,主动上去了,心里甭提有多得意了,只觉得自己的节目到压轴的时候出场,定会盖过所有人,成为今天的大赢家。

    白木槿上去之后,鸳鸯和喜鹊抬着一捆用油布保住的东西上去,让人看的有些莫名其妙,都很好奇这刚刚风头无限的白大小姐这会儿在玩什么把戏。

    白木槿对着上位的人行了个万福礼,然后才微笑着道:“待会儿我演的这个节目,还需要大家配合着屏住呼吸,因为……也许你们声音稍大一些,我就得演砸了!”

    白木槿这样说,大家就更加好奇了,就连皇后娘娘都忍不住开口道:“白小姐,开始吧,本宫都忍不住好奇了,你放心,若谁敢故意吓着你,本宫也不饶她!”

    白木槿给皇后谢了恩,才掀开了那有部,露出一捆长长的,形状有些怪异的竹片,一看就知道是精心制作出来的,只是大家还是看不出来白木槿要表演什么。

    白木槿也不解释,只是不紧不慢地将竹片一个一个摊开,围成一个不大不小的圆圈,在前排的人,仔细数了一下,竟然有四十九根之多,难怪需要两个丫头和着抬过来。

    白木槿轻轻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极缓慢地捡起一根竹片,然后将插在发间的一根彩色的羽毛,小心翼翼,屏息凝神地放在竹片的前端,让它悬浮在竹片上面,然后她又以极慢的速度捡起第二根竹片,将竹片搭在上一根竹片下方的某一处,然后又让第一根竹片不借助任何外力悬在第二根珠片上。

    众人还微微有些诧异,有人忍不住窃窃私语,都觉得白木槿这种把戏太过低端,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小孩子玩的游戏而已。

    这议论声逐渐大了起来,白木槿却仿佛充耳不闻,她在决定表演这个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一开始肯定会引起众人的不屑,她要做到的只有专心致志,因为这个节目最重要的就是平衡,保持自己内心的平衡尤为重要。

    “真是没意思呢,皇后娘娘,这样看下去,臣女都要睡着了!”离皇后最近的汀兰郡主忍不住打着哈欠,夸张地表示自己对白木槿的不屑一顾。

    皇后虽然也觉得白木槿的表演有些莫名其妙,但到底还是愿意给她几分面子,不会打扰。汀兰郡主一说话,却引来了一个凌厉冰冷的眼神,接着就感受到脖子微凉,一滴冰冷的水珠在她的颈脖处重击一下,却不痛,反而有些麻。

    可是这也足够让她惊恐不已,因为她知道是谁出得手,九皇叔看着她似笑非笑的眼神,在她看来简直比魔鬼还要可怕。而且更可怕的是,她竟然发不出声音了。

    无数念头在汀兰郡主的脑海中掠过,却没有一个敢细想下去,那白木槿竟然得了九皇叔的庇护,连她说一句话,都遭到如此报复,若九皇叔刚刚不动声色地弹重一些,说不得自己的喉管都要破裂了。

    汀兰郡主眼含热泪看着凤九卿,嘴巴开开合合,却没有人听到她发出任何声音,有注意到她反常的人,还以为她在和宣王殿下对口型呢!

    可是凤九卿却自顾自地喝酒,眼睛时不时地看向场中央那个还在继续拼接竹片的身影,而渐渐地,那些不和谐的声音都沉默了下去,因为白木槿那竹片已经不是简单地拼接了。

    就算是习武之人也不一定能做到这一点,那是凭借着极致的专注和小心翼翼,才能将那么长的竹片互相搭起来,必须要凭借自己的精准判断才能找到平衡点。

    白木槿的身形也令人赞叹,一开始她还是用手取竹片,后来只能凭借一双脚,从地上勾起竹片,缓缓地抬高,然后再用手拿上来,接着搭上去。

    那竹片不断地累积,不断地增大增长,渐渐地竟然形成了的形状,竟然好像一只展翅翱翔的凤凰。

    低下的竹片在慢慢减少,凤凰的形状越来越健全,而人们的呼吸却渐渐凝固,因为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吐出一口气都会打破那种平衡,让凤凰还未完成就坍塌。

    不是没有想破坏的,可是总会有人在关键时刻将那些欲行破坏的人给制住,而且是无声无息地制住。

    白云兮就是如此,她不仅连声音都发不出,甚至连动一下也做不到了,可是却完全不知道是谁下的手,只能万般惊恐地落泪,可惜,她周围的人全副心思都在白木槿身上,没有人注意到她的怪异。

    陆菲媛更是紧张地一直紧握着自己的双手,却动一下,因为她深知如果一不小心,真会让白木槿受到影响,然后前功尽弃。

    可是没人知道,白木槿既然选择这样冒险的节目,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除非有人出手伤她,否则即便有人出声喊叫,她也不会受丝毫影响,这就是专注的极致状态。

    终于最后一根竹片被拿起,白木槿的竹凤凰,总算接近了尾声。可是就在这时,白木槿竟然感觉到耳边有两股破空声响起。

    她稍稍偏过头,手里的东西却不敢动弹分毫,四十九根,稍稍不慎,自己就真要演砸了。她却无暇顾及到底是谁想要破坏自己的表演。

    可是她也很诧异,另一个破空声应该不是来害她的,而是恰好帮她抵御了想破坏的那个破空声,所以她只是稍稍偏头就躲过了偷袭。

    最后一根竹片安放上去,全场的人总算松了一口气,却见白木槿微微一笑,修长的手指取下凤凰头顶的那片彩色羽毛,然后哗啦一声,刚刚搭好的凤凰竟然轰然倒塌。

    场上的人怔愣了片刻,然后才像突然明白过来一样,响起雷鸣般的喝彩声,惊叹,震惊,充斥了每个人的心。

    大衍之数五十,用者四十九。白木槿用四十九根竹片,不借助任何外力,只依靠“平衡”二字,搭成了一只翱翔九天的飞凤。

    可是仅仅只是那微不足道的羽毛被卸去,整个凤凰就散落一地,这平衡之术,令人叹为观止!

    就在皇后准备开口说赏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却响起来:“白小姐,亲手拼成一只翔凤,却用一根羽毛就让凤凰坠落。世人都知道,只有皇后娘娘才能称为凤凰,你这样是在影射后位不稳,倾覆不过片刻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