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原本赞叹不已的人,霎时就止住了所有的喝彩,心惊肉跳地看着说话的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皇后身后的朱妃娘娘。

    白木槿的目光也转过去,一看人,就知道是朱妃,心里便有数了。朱妃是朱常荣的胞姐,年纪轻轻就已经被封妃,可见她得宠的程度,只是此刻朱妃出言加害她,难道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吗?

    不管如何,白木槿还是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赶紧否认:“请皇后娘娘明察,臣女绝无此意!”

    可是皇后娘娘的脸色还是变得难看起来,因为朱妃的话戳中了皇后的痛处,她的后位的确在陈贵妃的威胁之下,岌岌可危。更可恶的是,太后与她不和,并不属意她为后,虽然不见得多支持陈贵妃,但光是不满她为后这一点,就足以让身在后位的人,胆战心惊了。

    若不是皇上一直顾念元后的嘱托,说不定她的后位早就不保了,这几年,她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坐在皇后的宝座上,没有一刻安心过。现在竟然被人当众点穿,皇后的那根脆弱敏感的神经,绷断了。

    她转身,用阴冷无比的眼神看了一下朱妃,然后是陈贵妃,接着是那些在自己身后虽然一言不发,却各怀心思的嫔妃们。

    皇后的眼神最终落在了白木槿的身上,一股子几乎要毁天灭地的怒意几欲喷发,若不是白木槿的这个该死的节目,朱妃哪有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讽刺她?

    朱妃该死,可是始作俑者白木槿,何尝不该死?皇后的心里闪过无数的念头,每一个都是在为自己找借口,让白木槿为她这个皇后的尊严赎罪!

    白木槿虽然低着头,但是也感受到了来自皇后的狠毒眼神,她知道,自己如果不做些什么今天是别想安然无恙地走出畅春园,说不得脖子上这颗脑袋,该提前交还给阎王了。

    越是这样,白木槿的内心就越是平静,那种死亡的气息,如此熟悉,熟悉到她以为自己又在刑场之上,皇后就是宣判她斩立决的狗官。

    微微闭目,正准备说话,却听得那边杯子摔碎在地上的清脆响声,惊破了满场凝重而危险的气氛。

    “不好意思,本王一不小心,打破东西了!”凤九卿的声音听来慵懒而充满磁性,仿佛还带着几分醉意,只有那眼里清亮亮的光芒隐隐透露出他的清醒。

    皇后被这个声音微微惊醒,转而看向凤九卿,微微蹙眉,才道:“无妨,给宣王换一套杯盏便是!”

    凤九卿却并没有领情,而是让身边的阿忠扶起他,往地上一跪,却又似乎因为喝多了,只是瘫坐在那里,惶恐地道:“皇后娘娘,臣弟罪该万死,竟然打破了鎏金龙凤琉璃杯,这上面可是有龙凤呈祥的鎏金图啊,臣弟竟然失手打破,如朱妃娘娘所言,臣弟此番行为岂不是在影射皇兄和皇后娘娘都……”

    话还未说完就引得全场的倒抽凉气声,很多人都恨不得自己不在场,免得听到宣王殿下大不敬的话。

    幸而凤九卿虽然看起来醉的比较狠,连跪都跪不好了,说话也有些迷迷糊糊的,但仍旧轻拍了自己的嘴巴两下,又呸了几声,才道:“臣弟糊涂,臣弟该死,差点儿就说出大不敬之言,还请皇后娘娘禀明皇兄,赐臣弟一死吧!”

    人们刚刚松下的一口气,立刻又提到了嗓子眼儿,这宣王今日真的是喝醉了不成,为了打破一个杯子,竟然要皇后赐死他,这……这别说皇后没那个胆量,即便有,为了这样的小事处死皇上的幼弟,那岂不是要让所有人都唾骂皇后无德?

    谁不知道,当今圣上对自己这个幼弟宠爱无比,恨不得把世上最好的都送给宣王,曾经还有传言,皇上久不立储君,就是因为心里还惦记着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幼弟宣王殿下。

    即便这个传言没得到证实,但皇上继位不久,宣王还是个两三岁的孩子,就被封了亲王,还是铁帽子王,世袭罔替。这中荣耀,一般都是有功于社稷的皇子才会得到的。

    而且皇上还将齐鲁这自古都十分富庶的地界给宣王做了封地,可见这份荣宠,恐怕古往今来也不多见。

    皇后听了凤九卿的话,眉头都拧到了一起,她知道,凤九卿的目的可不是让她赐死他,而是为了那个同样跪在地上的白木槿。

    否则……那个做事从来不按章法,随心所欲的宣王怎么会为了个杯子向自己请罪呢?可是,为什么呢?她并未听闻宣王和白家有什么过深的交情,即便白木槿的身份再尊贵,其他人稀罕,凤九卿也不会稀罕。

    她更没曾听闻过凤九卿和白木槿有什么来往,既然如此,宣王为何要为白木槿出头?这才是让皇后皱眉的地方。而且她这会儿才想起来,刚刚凤九卿出言阻止自己赠凤钗,恐怕不也是为了白木槿着想吧?

    想到此处,皇后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目光如炬,盯着地上头也不敢抬一下的白木槿,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可是现在容不得她继续想,凤九卿还在那里喊着让皇后赐死他呢!

    皇后揉揉眉心,十分头疼,抬手道:“宣王殿下,还是起来吧,不过一个杯子,哪里有那么多讲究,不要继续胡闹了!”

    别说一个杯子,宣王即便摔碎了皇上的东西,那也是白摔了,凭着她对皇上的了解,八成还会多送几件东西,让他的弟弟摔着玩。

    宣王却完全没有起来的意思,漫不经心地喊着:“臣弟罪该万死,不求万死,也该一死以谢皇兄,还请皇后娘娘成全!”

    朱妃的脸色十分难看,因为她总觉得宣王那看似醉意朦胧的眼神,总不经意的朝她这里看,而且带着一丝让她背脊生寒的冷意。可是仔细看的时候,偏偏什么也发现不了,但那种如影随形的阴森感,却不容忽视。

    为了摆脱这种眼神,朱妃又做了愚蠢的决定:“皇后娘娘,宣王殿下不过摔碎一个杯子,哪里来的重罪,想来是王爷醉了,皇后该派人扶王爷去休息!”

    皇后虽然恼恨朱妃刚刚的话,但是这会儿也觉得先安抚好宣王比较重要,连忙道:“晚冰,夜雨,快扶宣王殿下去休息!”

    两个丫头应声过去,还没碰到宣王的一根汗毛,就听得宣王大呼出声:“不许碰本王,皇后若不肯下旨,那臣弟只有去宗庙的柱子上一头撞死,以谢列祖列宗在天之灵!”

    话虽然这样说,可是宣王依旧以极慵懒而漂亮的姿势坐在地上,丝毫没显得狼狈和粗鲁,即便坐在地上,他也是高高在上的姿态。

    白木槿微微摇头,看来她必须要欠下宣王三个人情了,有时候她也搞不清楚,为何宣王每次都要出手相救?她和他,真有那么深的交情吗?即便因着陆青云的原因,宣王此人也不会一而再地出手吧?更何况,现在这个样子,可有些损害他的形象。

    皇后娘娘被逼的已经走投无路,她知道自己若不出言宽恕白木槿,宣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必要纠缠到底,到时候把皇上惊动了,自己又得费一番功夫才能让皇上息怒。

    更何况还又太后那个老不死的在,宣王可是太后一手抚养大的,情分非同一般,自己如今虽然贵为皇后,但后宫的真正掌控者还是太后那个老而不死的老太婆。

    朱妃已经有些坐立难安了,因为来自宣王的眼神越来越阴森,她几乎有一种错觉,自己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朱妃暗自叫苦,却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了宣王,难道竟是因为自己刚刚那番话害了那白家大小姐吗?可是……她一直都听说宣王不好女色,似是偏好男风啊!

    可是说出去的话已经收不回来了,此时若是出言劝皇后不要责怪白木槿,已经太迟了,而且只会让人笑话她变化无常。

    皇后娘娘却也不能直接开口说白木槿无罪,毕竟朱妃的话已经是在侮辱自己的尊严,如果自己轻轻放过,那就没理由追究朱妃,那今日的面子是丢尽了。

    皇后在脑海中仔细盘算了一下,才开口道:“宣王殿下,您的事情可否待会儿再论?毕竟白小姐的事情在前,怎么也要讲个先来后到,不如我们先听听白小姐的解释可好?”

    宣王微微挑眉,看了一眼白木槿,才嘟囔了一声,道:“是,臣弟遵旨!”

    听宣王不再纠缠,皇后也松了一口气,先就看白木槿能不能机智一点,将此事圆过去,别让自己这个皇后颜面尽失,否则就算现在迫于宣王的威胁,她不得不放过白木槿,但日后这笔账还是要算到白木槿头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