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见终于轮到自己说话了,心里着实有些安慰,毕竟皇后肯听她说话,那就表示皇后是在给自己,也是给她台阶下。这样欠宣王的人情,就会少一点了。

    白木槿赶紧叩头,然后不紧不慢地道:“皇后娘娘,此事臣女实在冤枉,因为臣女这个节目,实在并无丝毫对皇后不敬之处,相反,这正是在说明皇后贤德,统帅六宫,居功至伟!”

    皇后微微诧异,朱妃却抽动了一下嘴角,似乎很是不屑,但一个顿时觉得那阴森森的感觉更加明显了,才收敛起表情,装作木头人一般,眼观鼻鼻观心,再不敢出声。

    皇后略带威仪的声音道:“何出此言?”

    白木槿再度拜下,声音清澈而明朗,丝毫没有惊慌和紧张地道:“此凤凰不是象征皇后,而是象征着皇后统摄下的六宫。此表演叫平衡术,意在制衡,只有找准每一个平衡点,才能最终搭好这一只翔凤,就像六宫妃嫔,都要找准自己的位置,才能使六宫安宁。而能为妃嫔找准位置的,正式皇后您这只妙手,有您的一双纤纤素手执掌六宫,自然无须担心凤凰倾覆,即便稍有动荡,您也会稳稳压住,即便是用这微不足道的羽毛!”

    一席话说得皇后连连点头,脸色从刚刚的严肃变成了柔和的微笑,当着这么多世家贵女和王孙公子的面,白木槿给足了皇后面子,也让人知道,这后宫之中唯一的主人是皇后,而其他妃嫔只是皇后手中的竹片。

    皇后素手一抬,声音已经不复刚刚的严厉,而带着浓浓的欢喜,道:“白小姐起来吧,本宫并未责怪你,本宫的后位是否稳当也不在这个节目上,只有那些心怀鬼胎的人,才会觉得随意一个节目都在影射什么,可见其心之黑暗!”

    朱妃听了脸上青红交加,可是却不敢反驳半句,反而跪下道:“臣妾一时嘴快,有口无心,还请皇后娘娘恕罪!”

    皇后冷哼一声,道:“若人人都如你一般说话不过脑子,岂不是要闹出许多乱子,正如白小姐所言,每个人都要找准自己的位置,别痴心妄想,本宫罚你禁足三个月,可有异议?”

    朱妃哪里还敢有异议,她恨不得现在就回去禁足去,因为宣王的威胁实在太可怕了,她可不想在短时间内还要见到宣王,要知道宣王出入皇宫,可是如家常便饭一般。

    白木槿可管不得许多,谢恩之后,乖乖地立在一边,等候皇后的最后发落。

    果然皇后处罚完朱妃之后,少不得要安抚一下今日有功无过的白木槿,柔和着声音道:“白小姐,你受惊了,你的这个表演,依着本宫看,可以看成绝技,远胜之前所有人,本宫看好你,今次盛宴,你是当之无愧的魁首!”

    皇后的话一出,全场哗然,这还有人没上台,皇后就已经选定了本届魁首,那别人还争个什么劲儿呢?

    白木槿欠身,道:“皇后娘娘过誉,臣女愧不敢当,盛宴魁首是谁,还未有定数,毕竟还有许多小姐不曾展示,臣女不敢承受皇后娘娘美意!”

    皇后娘娘到不介意,毕竟只是安抚之言,若自己现在就定下本届盛宴的第一名,那可是要惹得不少世家女对自己产生不满,这其中有不少人说不得要进宫的,没必要现在就树敌。

    所以皇后也就一笑了之,道:“白小姐如此谦恭,本宫也就不再勉强,那就将刚刚本宫给你的赏赐翻倍吧!”

    这就算是给宣王的顺水人家吧,无论宣王是为了什么要救白木槿,既然他如此大动干戈,那自己不表示一下,岂不是要让宣王不满?

    白木槿赶紧谢恩,皇后挥挥手,便让她下去了,陆菲媛见到白木槿终于安然无恙地归来,心才算落了地。

    这一次百花宴,她过的可真是七上八下的,自打出生以来,也没有经历过如此大的刺激,陆菲媛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只紧紧地握住白木槿的手,连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

    白木槿感受道陆菲媛的害怕,她的手到现在都还冰凉凉的,心下既感动又愧疚,有自己这个麻烦精在,陆菲媛也是无端受累了。

    皇后打发了白木槿,这才温言软语地对宣王道:“宣王,既然白小姐那不算是影射本宫后位不稳,你摔碎个杯子,自然也谈不上影射,你就先下去歇息可好?”

    宣王仍旧一脸迷茫,但并没有继续纠缠,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而且皇后对白木槿又给了许多赏赐,他也没什么不满意的,便连忙拱手道:“多谢皇后娘娘宽宏,臣弟谢过,我这酒量的确不佳,就不陪皇后娘娘看下去了!”

    夜雨和晚冰还打算扶宣王,却被他轻轻避开,阿忠赶紧凑上去,隔开了两个宫女,扶着“喝醉”的宣王殿下离开了上阳苑。

    夜雨和晚冰都有些尴尬,但皇后已经下令让她们送人去休息,她们也只有跟着宣王离开,虽然宣王并不需要她们。

    凤子涵沉默地坐在原地,他的内心一刻也没有平静过,九皇叔分明是维护白木槿,而且已经到了公开维护的地步了。这更加坚定了他要拆穿白木槿真面目的决心,他不能让九皇叔被这个恶毒的女人蒙蔽,然后后悔!

    接下去的表演,众人看得已经没什么兴致了,经历这届百花盛宴,还有谁会把心思放在那些莺歌燕舞上,都还沉浸在大起大落的风波中。

    直到最后一个上场的白云兮,在高台中央铺下巨幅的画轴,身穿一身月白色的舞衣,又穿了一双沾满墨汁的特制绣鞋上场,才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白云兮缓缓抬手,丝竹管弦之声响起,她在巨幅画轴中间,缓缓舞动。舞姿优美自不必说,那脚下的动作却引起了人们的惊叹,她竟然一边舞蹈,一边在画轴上作画。

    这种技艺,虽然比不得白木槿那种绝技令人惊叹,但也算出彩了,引起了众人阵阵叫好声。

    白云兮得意洋洋,舞动的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为了今日这场表演,这个舞蹈,她已经练了一年多了,即便在家庙里,她也没有放弃过。

    听到场下那么多赞美声,她舞得越发自如,腰肢扭摆,足下翻飞,一副山水花即将成型,最后一个落地的动作,她必须要腾空而起,在空中翻过一个跟头,才能定型。

    可是,意外也随之发生了,她只听得不断的裂帛声,然后落地时,自己的舞衣竟然撕裂开来,虽然不至于衣不蔽体,但是腰间裂开一大片,露出了中衣,十分狼狈。

    白云兮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的衣服,惊恐地叫了一声,然后哭了起来,她精心准备的舞蹈,竟然在最后关头出了这样的差错,对她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还好小蓝及时跑上来,将一个大大的斗篷披在了白云兮是身上,才遮掩了白云兮的尴尬丑态。

    汀兰郡主此时已经重获自由,脸上露出诡计得逞的笑容,凤子涵看了微微蹙眉,看来白云兮是着了汀兰的道。

    他忍不住低声喝斥道:“汀兰,你不要太过分!”

    汀兰郡主没想到凤子涵竟然会出言指责她,愤愤然地回道:“表哥说什么,我听不懂!”

    凤子涵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不再与她争辩,反正汀兰这个人,说再多也没有用,可是凤子涵心里很明白,她越是如此强势,越是如此不饶人,自己也就越讨厌她。

    看着场上那个被侍女扶下去,哭的梨花带雨的白云兮,凤子涵的眉头不禁拧起来,好像都是因为自己,才连累了她,他又欠她的了。

    白木槿自然看到了凤子涵担忧的眼神,以及白云兮楚楚可怜的眼泪,这真是一场好戏,自此白云兮也开始了她前世的命运。

    不过……白木槿暗自冷笑,白云兮,你今生休想再如愿,有我白木槿一日,你再也别想获得那一切!

    一场盛宴最后的表演,竟然以这种方式结束,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白云兮是遭人陷害了,但谁也不会同情谁。反正这种事情,百花宴上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傻。

    最后经过后妃和一众贵人的评判,第一名还是被白木槿摘下,今日除了白木槿,谁得了魁首,也会有人不服,但唯独白木槿当之无愧,因为不论她精彩绝伦的表演,即便是今日她连胜两次高丽公主,为天元贵女挽回颜面,也该让她独占鳌头。

    至于其他名次,别人并不是很在意,正在被记住的永远都是第一名。知道结果之后,许多原本和白木槿有过几面之缘的贵女都过来恭贺。

    例如褚云燕一行,白木槿自然是一一应对了,言行举止,谦和大度,并没有给人以一种不可一世的骄傲感,也没有让人觉得她装模作样扮不在意。

    她还是一如往常,不悲不喜,平常待之,不仅不会让人嫉妒,反而平添了许多好感!但不代表所有人都会真心恭喜。

    凤子灵拉着锦瑟郡主和汀兰郡主,脸上挂着阴阳怪气的笑容,对白木槿道:“白小姐,恭喜啊,收获颇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