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知道来者不善,却也只作不知,脸上挂着礼貌的笑容道:“多谢凤小姐!”

    凤子灵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对这汀兰郡主道:“表姐,这世上总有那么些厚脸皮的人,怎么戳都戳不穿呢!”

    汀兰郡主早就看不惯白木槿,自然配合地道:“灵儿,那你又何必去戳呢,当心伤着你金贵的手指!”

    凤子灵还真的拿出自己的手,端详了一会儿,道:“表姐不说我差点儿忘了!”

    然后突然举手扇向白木槿,动作又快又狠,若不是白木槿机警,在千钧一发之际往后退了半步,那结结实实的一巴掌就要打在她的脸上了。

    陆菲媛气的脸色通红,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气冲冲地指着凤子灵,骂道:“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动手打人,你凭什么打人?”

    凤子灵一巴掌没打到人,本来就怒火冲天了,看到陆菲媛竟然敢跟自己大小声,又拎起手掌,啪地一声甩上去。

    陆菲媛不如白木槿那样灵活,又因为处在愤怒中,虽然稍微偏了偏头,但脸上还是挨了一巴掌,不是很痛,但对于自幼娇生惯养的陆菲媛来说,这无异于奇耻大辱。

    一个世家贵女,竟然被人当众掌掴,那些原本没有注意到这里动静的人,也纷纷转头侧目,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陆菲媛轻轻捂了自己的脸,然后毫不犹豫地一巴掌甩回去,还高声道:“凤子灵,别以为你是楚郡王的女儿,就敢打我,就像槿儿所言,你一无品级,二无诰封,无缘无故打我,真当所有人都怕你吗?”

    凤子灵震惊地捂着自己被打疼的脸,难以置信地指着陆菲媛,眼里汪汪的,因为陆菲媛那一巴掌的力量可不小,她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

    “你……你……你这个贱ren,竟然敢打我,素喜,永福,你们在干嘛,给我打!”凤子灵也顾不得大庭广众之下,能不能对人动手了。

    素喜和永福看到自家主子受辱,哪里还能袖手旁观,若是被王爷,王妃和世子知道了,她们两个也别活了,所以带着满腹的愤怒扭上去要打人。

    白木槿刚刚没来得及阻止凤子灵打陆菲媛,现在见人要上来帮忙打人,陆菲媛又没武艺傍身,哪里是这两个丫头的对手。

    一把将陆菲媛拉到自己身后,然后直挺挺地立在那里,厉声呵斥道:“今日你们谁敢动手?”

    素喜和永福一下子被白木槿突然爆发的戾气给震慑住了,举着手在那里,竟然没有动弹,气的凤子灵大叫道:“你们愣着做什么?将这两人一起打,狠狠地打!”

    她是楚郡王的掌上明珠,自幼谁不捧着她,惯着她,在家连父母都不会动她一根手指头,还是第一次被人打,而且是当着众人的面打脸,凤子灵可咽不下这口气。

    白木槿冷哼一声:“那也要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能耐,真当我们宁国公府和陆家是吃素的不成?今日你先是打我不成,又掌掴我表姐,咱们前账还未算清,正好一起到皇后面前评个理去!”

    汀兰郡主看白木槿竟然如此猖狂,谁不知道凤子灵虽然是个白身,但哪个敢不捧着她,就连自己这个郡主也得给她几分面子。

    她冷眼看着白木槿,嗤笑道:“白小姐好大的脾气,我们是没看到灵儿打你,但却看到陆小姐打了灵儿,此账要怎么算?”

    说完还用警告的眼神看看四周看戏的各家小姐,因着晚宴还有一会儿才能开始,所以大家都各自成群,已经有好些人都到畅春园其他园子里游玩去了,此处剩下的人并不多。

    被汀兰郡主的眼神一瞪,众人都有些瑟缩,不敢继续看,但也不言语。谁不知道汀兰郡主的“恶名”,敢得罪她的还真不多,更别说现在她身边还有那个凤子灵。

    白木槿自然也注意到了围观者的心态,她知道要这些人帮自己作证可不容易,谁也不愿意得罪了汀兰郡主和凤子灵,但是她今日还就必须要让这几个嚣张跋扈的女人知道一下,不是所有人都能打!

    白木槿脸上的表情变得前所未有的平静,可是那平静的表面下隐藏的戾气却让人不寒而栗,她看着汀兰郡主,幽深如墨的眼里,迸发着令人心惊胆战的冷芒。

    “无论怎么算,咱们还是请皇后娘娘为证吧,我会告诉郡主,到底该怎么算!”

    汀兰郡主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眼神,明明平静无波,可是那汹涌的黑暗气息却不断扑面而来,让人背脊生寒。

    她有些底气不足地看着白木槿,但骄傲让她不能低头,所以汀兰郡主仍旧不可一世地道:“哼,皇后回相信你的话,还是相信本郡主的话?再说还有这么多人为我们作证,你以为你能赢?”

    “我能不能赢,不牢郡主费心,我只要为自己和表姐讨回一个公道,还有……凤小姐,别忘了,你们兄妹若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决不罢休!”

    “你……你别嚣张,今日就算皇后娘娘怪罪下来,我也要打你个半死,否则我就不姓凤!”凤子灵恶狠狠地道。

    说着又吩咐了素喜和永福两个丫头帮忙,三个人作势就打算扑上来,汀兰郡主也不是吃素的,既然白木槿要和自己作对,也么必要忍,立刻也吩咐自己的丫头上去帮忙。

    一时间五六个人一起扑上来,即便白木槿身边有鸳鸯喜鹊和瑞嬷嬷,陆菲媛身边也有两个丫头,可是却不是素喜和永福的对手。

    白木槿对陆菲媛使了个眼色,然后让鸳鸯和喜鹊住手,她和瑞嬷嬷一边配合着往后退,一边却引得那几个丫头连连扑空,并没有伤到她们。

    可是素喜和永福不同,她们是身怀武功的人,并且还不低,白木槿和瑞嬷嬷即便懂一些闪避的技巧,但也没办法躲过这两个丫头越来越凌厉的攻击。

    白木槿无奈只好取出自己的银针,正要对两个丫头下手,却被两个丫头提前识穿,打中了白木槿的胳膊,逼得她手中的银针落地。

    “哼,用这个东西伤我们一次,还想来第二次吗?”素喜得意地看着白木槿。

    “干得好,素喜,永福,给我狠狠地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ren,竟然敢和我凤子灵为敌,让她尝尝我的手段!”凤子灵在一旁看了,欢喜地恨不得蹦跶几下。

    素喜和永福得到了凤子灵的首肯,加上之前就在白木槿身上吃了亏,自然也要找回点儿面子,所以一步一步逼近了白木槿,素喜和永福同时出手,准备捉住白木槿,却被鸳鸯扑出来挡住了。

    素喜一脚踢过去,就将鸳鸯踢到在地,永福伸手又要去抓白木槿,喜鹊拼了命一般挡在面前,同样也没逃过被人扔开的下场。

    白木槿的愤怒已经濒临崩溃,她怕自己控制不住,会做出无法收拾的事情,虽然她并不怕这些女人,但不必要的麻烦能避免就避免。

    瑞嬷嬷看着白木槿的状态,也觉得十分危险,赶紧在她胳膊上掐了一把,这才把白木槿从盛怒中唤回来,她看了一眼瑞嬷嬷,才平静地点点头。

    陆菲媛由瑞嬷嬷护着,所以并没有吃亏,鸳鸯和喜鹊跌在地上半天也起不来,可见那两个丫头下手够狠。

    白木槿笑容变得越来越冷,有时候不是你不想惹麻烦,麻烦就不来惹你的。

    汀兰郡主制止了两个要动手打人的丫头,笑着对凤子灵道:“灵儿,就这么打一顿怪没意思的,我有个好主意,你要不要听听?”

    凤子灵看着汀兰郡主,饶有兴趣地问道:“表姐只管说来听听便是!”

    汀兰郡主笑容变得十分险恶,看着陆菲媛和白木槿,仿佛看着两个待宰的羔羊,道:“打了人留下伤痕可不太好,怎么能对两位小姐如此粗鲁呢?我看……不如就让她们跪下给咱们磕头一百下,就饶过她们吧!你知道,我可见不得漂亮的小姐受伤啊!”

    凤子灵一听,喜上眉梢,对着汀兰郡主道:“表姐,你呀就是太善良了,不过既然汀兰表姐求情,素喜、永福,你们就别伤着两位小姐了,让她们跪下磕头就好!”

    陆菲媛恼恨不已,怒骂道:“你们有什么资格要我们跪,欺人太甚!”

    “哟……表姐,陆小姐似乎不领情呢,还是说她比较喜欢挨打啊?”凤子灵一副为难的样子看着汀兰郡主。

    汀兰郡主笑了一下,道:“陆小姐,我劝你还是要识时务,素喜和永福可都是练武的粗人,不懂怜香惜玉的,下起手来没轻没重的,上回就因为有人激怒了灵儿,当时那人是怎么了?我有点儿记不清了呢!”

    素喜立刻恭敬地回道:“回禀郡主,那个人断了一只胳膊,瘸了一条腿!”

    汀兰郡主一听,立刻做出十分害怕的表情,担忧地看着陆菲媛和白木槿,道:“哎呀,素喜,你怎么能这么平静地说出这样可怕的事情来呢?你应该不会对两位小姐下这么重的手才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