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素喜面无表情地道:“奴婢也不敢保证,毕竟……拳脚无眼!”

    凤子灵和汀兰郡主相视一笑,却同时叹息了一声,摇头道:“哎……那你尽量注意着点儿,你看看白小姐那如花似玉的一张脸,若是被伤到了,多可惜啊?”

    “还有啊,陆小姐那纤纤素手,若是折断了,以后还有谁能敲出那么美妙的钟声呢?”汀兰郡主接着道。

    素喜和永福跟了凤子灵这么多年,自然明白主子的意思,是要她们毁了白木槿的容,还要断了陆菲媛的手。

    两人自然不会心慈手软,反正做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有主子撑腰,也不会担什么责任。

    围观的人听的胆战心惊,一直不语的锦瑟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妥,赶紧道:“灵儿,汀兰,别胡闹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汀兰看了一眼锦瑟,不赞同地道:“这件事与你无关,你不必担心,她们敢得罪我和灵儿,如果不给她们点儿教训,楚郡王府和我汀兰郡主的脸往哪里搁?”

    凤子灵也附和道:“锦瑟姐姐,你也看到了,她们竟然敢打我,这口气我不出了,我一定会疯掉的!”

    锦瑟也十分为难,她看了一眼白木槿,知道她是个聪明的女子,便劝道:“白小姐,你就给灵儿和汀兰道个歉,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行不行?现在闹大了,对你没有好处的!”

    白木槿看着锦瑟,轻轻摇了摇头,道:“多谢锦瑟郡主的美意,不过……世家贵女的尊严不可丢,我们没有错,绝不会道歉!”

    “你……”锦瑟看着她,有些气恼地道:“你怎么如此不识好歹,没听过好汉不吃眼前亏吗?”

    白木槿笑了一下,微微昂起下巴,面色平静而沉着:“我白木槿本就是个不识好歹的小女子,而且……虽然你们贵为郡主,但我白家也不是可以随意欺凌的,我想这一点,你们应该清楚才是!”

    锦瑟愣了一下,她自然知道陆菲媛和白木槿都不好欺负,如果只是普通的世家贵女那也罢了,这两个人轻易不能动。

    她只能对汀兰郡主和凤子灵摇摇头,道:“别闹了,还是收手吧!”

    凤子灵和汀兰郡主都是横行霸道惯了的人,哪里会听锦瑟的劝,反而责怪地瞪了一眼锦瑟,道:“锦瑟,你若害怕,就自己走,对于这种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的人,何须跟她客气,陆家即便再厉害,跟我们两家比起来还算不得什么,白家就更别提了,小小的国公,也敢嚣张!”

    锦瑟又不能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解释,只能干着急,她也清楚这两个人因有着家里人的娇惯,所以霸道嚣张惯了,也意识不到陆菲媛和白木槿是不能伤到的人。

    若只是发生争执,那也算不得什么,最多说出去也是小孩子家闹别扭,可是一旦真把人搭上了,那就没法子善了了,而且依着白木槿这种倔强的性子,怕即便不打伤人,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凤子灵和汀兰将锦瑟丢在一边,威胁道:“白木槿,你是选择磕头,还是选择挨打?”

    陆菲媛义无反顾地站到了白木槿的身前,愤然道:“你们敢动手,即便告到皇上那里,我们姐妹也不会罢休的!”

    “呵呵……皇上?那可是我舅父,皇上舅舅可一向最疼爱我了,你觉得他会帮着你们这几个外人吗?”汀兰好笑地看着陆菲媛,觉得她实在傻到不可救药。

    陆菲媛急得面红耳赤,颤抖着道:“你……皇上即便有心偏袒你,但你当着这么多人面伤了我们,他也不能不给我们两家一个交代,否则何以堵住悠悠之口?”

    凤子灵和汀兰听了笑得更夸张了,回身看了恨不得将头埋进沙子里的一群女子,问道:“你们谁看到我们打人了吗?嗯?”

    无人应答,全都恨不得自己隐形起来才好,这本就不干她们的事情,没必要惹祸上身,现在形势比人强,即便有几个富有正义感的人,也不敢明目张胆地站出来说话,得罪了汀兰郡主和凤子灵,那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儿。

    白木槿拦下陆菲媛,对她摇摇头,道:“别拉上别人了,你放心,她们不敢动手!”

    陆菲媛紧紧握着白木槿的手,她不像白木槿那么乐观,这两个人的劣迹,她是有所耳闻的,吃过她们两人亏的人可不少。

    可是楚郡王府和安娴长公主府可不是谁都能吃罪的起的,大多数被欺凌过也就默默地忍受了,谁也不敢和这两个有权有势的人争。

    汀兰郡主听了白木槿的话,对凤子灵笑了笑,道:“人家看不起咱们呢,说咱们不敢,灵儿,要不要证明一下,咱们到底敢不敢?”

    “哼,自然是要证明一下!”凤子灵咬了咬牙,对于如此目中无人的白木槿,她早就恨得牙痒痒了。

    “素喜,永福,动手吧!”凤子灵下达了最后的命令,她就要看看白木槿的骨头有多硬。

    素喜和永福狞笑着上前,摩拳擦掌的样子,像露出利牙的鹰犬,若是一般人,恐怕真要被她给吓住了。

    只是白木槿仍旧不动声色地看着她们,她在寻找机会下手,手中的银针不能再被打落,否则今日这苦头就得吃定了。

    她拉着陆菲媛不断往后退,眼睛却时刻注意着素喜和永福的动作,但并没有露出怯意。

    陆菲媛有些紧张,悄声道:“槿儿,你赶紧走,我帮你挡一会儿!”

    白木槿没料到陆菲媛竟然会想出这个主意,心里又感动又好笑,道:“放心,不会有事的!”

    虽然不知道白木槿打的什么主意,但是陆菲媛却无端觉得安心了一些,仿佛只要看着槿儿的笑容,就觉得没什么能伤到她一样。

    素喜和永福对视一眼,同时袭上去,就在两人的腿要踢上陆菲媛和白木槿的时候,却突然痛呼一声:“啊……”

    然后双双倒地不起,捂着自己的腿,嚎叫不止。

    凤子灵没想到关键时刻这两个丫头又出状况了,愤慨地骂道:“你们这两个没用的东西,回去就让哥哥卖了你们!”

    素喜和永福委屈地相视一眼,心里暗暗叫苦,这根本就不干她们的事情,分明是有高手在暗处下毒手啊。

    永福咬着牙,忍着痛道:“小姐,是有人在暗处偷袭我们!”

    白木槿也没料到竟然有人在偷偷相助,她手里的银针还未出手呢,不过也幸好有人出手,否则今日这两个丫头肯定要吃大苦头了,敢一再对她动手,那她也不会客气,必定要刺中她们的要害,不死也得成为残废!

    凤子灵听了永福的话,四下看了看,怒声道:“是谁,有胆子就站出来!”

    汀兰郡主也疑惑地四处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人,见永福和素喜没能得手,立马对着自己身后的两个丫头道:“灵珠,绿玉,今天本郡主一定要教训一顿这两个贱蹄子!”

    可两个丫头刚刚一动,就应声而倒,再一看,两人的手掌都被洞穿了,血流如注,汀兰郡主见了脸色煞白,正要喊有刺客。

    却听得身后一个令人胆寒的声音响起:“汀兰,你好大的威风啊!”

    汀兰郡主背脊一凉,凤子灵也惊住了,两人同时回头,赶紧行礼,恭敬地道:“九皇叔!”

    凤九卿身后跟着陆青云,曾明熙兄弟,却独独没有凤子涵,这让凤子灵心里有些打鼓,如果哥哥不在,她肯定没人护着。

    白木槿和陆菲媛看着自己人来了,也松了一口气,也给凤九卿行礼。白木槿心里暗道,自己今日可算欠下了凤九卿大人情了,自己怎么总是要欠他的呢?不仅没还清,还越欠越多,这以后可怎么还?

    凤九卿脸色依旧挂着笑容,可是却看得汀兰和凤子灵冷汗直冒,一句话也不敢说,即便在皇上面前,两个丫头也没有这么规矩过,可是独独面对凤九卿,她们却不敢放肆。

    两人可都领教过九皇叔的手段,绝对不愿意经历第二次,记得上次惹怒九皇叔的恐怖经历,现在还不寒而栗。

    凤九卿微微扬眉,问道:“汀兰,你来说说,这么大的阵仗,是要做什么?”

    汀兰郡主低着头,怯生生地偷看了一下凤九卿,想知道这九皇叔是不是真的生气了,可是却看不出任何端倪,只能硬着头皮道:“是……是白小姐和陆小姐先欺负我们的!”

    凤子灵一听,也赶紧附和道:“是啊,九皇叔,灵儿可被人欺负了呢,你看看我的脸,她们竟然敢打我!”

    凤九卿也不知是不是信了,漫不经心地问道:“白小姐,是不是这样?”

    白木槿还未回答,陆菲媛就抢先一步,上前道:“是我打的,那是因为凤小姐先动手打的我!”

    陆青云一听,眼里寒光一闪,却还是忍下未动,只是盯着陆菲媛的脸看了一下,发现并没有多严重,才稍稍平息了一下内心的怒火。

    凤子灵一听,立马就否认道:“不是,九皇叔,你别听她乱说,明明是她们先动手的,在场的人都可以证明,不信你问锦瑟姐姐,九皇叔,你不会不信锦瑟姐姐的话吧?”

    说完就眼巴巴地看着锦瑟,让锦瑟的为难极了,不知道该说实话还是假话,但是凤九卿看似不经意的眼神里透出的寒芒,却让她不得不开口:“我……我……宣王殿下,此事……其实只是一场误会!”

    白木槿也很佩服锦瑟说话的艺术,她看似没有偏帮任何人,但是知道真相的人便知道,她是在帮凤子灵和汀兰脱罪,一场误会想要盖过去,若凤九卿不是要追究到底,那此事也就可以揭过去了。

    可惜白木槿并不像遂她们的意,她郑重地对凤九卿拜了一下,道:“宣王殿下有礼,此事还请殿下做个见证,凤小姐和汀兰郡主欺我表姐妹二人,还妄图令自己的丫头动手毁我容貌,断我表姐的手,此事我们绝不善罢甘休,定要讨个公道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