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平静地说完这一席话,便将陆菲媛拉离这里,直奔皇后和后妃所歇下的听雨阁去了。

    留下一群人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地立在原地。凤子涵的脸色比平常要冷上好几分,却无力阻止白木槿的去留。

    汀兰郡主当时不在场,并不知道这一幕是什么情况,只能诧异地立在那里,左看看右看看,但是看到凤子涵如此生气,心里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

    高兴自然是因为白木槿惹怒了凤子涵,就不会成为自己的绊脚石,生气,自然是想为凤子涵打抱不平。那白木槿也太嚣张了,仗着有九皇叔撑腰,竟然敢明目张胆地和凤子涵叫板。

    锦瑟一直低头不语,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她这个人往往就是如此,话很少,但做事却八面玲珑,轻易不会开口。

    陆青云对凤子涵拱手道:“世子,此事恕我不能不为表妹说句公道话,你的确该为自己的话负责任,你要知道,你随意这么一开口,就是要毁她的名声,这对女子一位着什么,你不会不明白!”

    凤子涵看着陆青云,越来越不明白,为何陆青云原来提也不提自己有个表妹,现在却为了这么个毒妇而和自己对着干。

    看着陆青云愤然的神色,他只是冷哼一声:“青云,没想到你也被她蒙蔽了,可见此女心机之深,令人发指!”

    陆青云看他执迷不悟,也无可奈,虽然两人是师兄弟,但是凤子涵毕竟是郡王世子,身份上比他高一大截,他也不能当众指责他,话点到为止。既然凤子涵不听,他也不能枉做小人!

    曾明熙微微蹙眉,也过来劝道:“世子,有些事儿不能光看表面,你的确错怪了白大小姐,男子汉,敢作敢当,道个歉其实并不丢人!”

    凤子涵再度震惊了,曾明熙什么时候竟然也被白木槿给蛊惑了?他突然觉得很可笑,阴沉着脸道:“明熙,你难道也被那丫头的美色所惑?真是红颜祸水,美色误人!”

    曾明熙本就是个不善于辩解之人,而且他的确对白木槿存了别样的心思,所以被凤子涵这样一说,脸色立刻就变了,颇有些羞恼之色道:“世子说话也要注意言辞,莫要坏了人家小姐的清誉!”

    凤子涵看着他真生气了,虽有心解释,但到底他寡言惯了,觉得兄弟之间无需多言,便只好随他去了,想着等自己揭穿了白木槿的真面目,误会自然就解开了。

    曾明熙对着凤子涵拱拱手,便举步离开,他怕自己继续待下去,会忍不住和凤子涵翻脸。毕竟做了多年朋友,情分摆在那里,纵然心有埋怨,也不想因此坏了彼此的关系。

    陆青云也拂袖而去,对于凤子涵这种比牛还倔的人,多说无益,他得赶紧追上白木槿,希望她尽量不要将事情弄复杂,给凤家兄妹一点教训也就够了。

    凤九卿看了一眼凤子涵,颇有些语重心长地道:“子涵,你还是趁早道歉的好,否则……别怪皇叔没提醒你,事情会比你想象的要糟糕!”

    凤子涵不以为然地回视了一眼凤九卿,低声道:“只要九皇叔不掺和,那白木槿还能翻出天去?”

    凤九卿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道:“那就等着看吧!”

    凤子涵见凤九卿如此,只觉得他太过相信白木槿的能耐了,可是他绝不会如了白木槿的愿,待会儿就有好戏看了!

    白木槿要告状,还是先顾好自己的尾巴才是!

    陆青云快步追上陆菲媛和白木槿一行人,没想到曾明熙竟然抢先一步到达了,似乎还在和白木槿交谈着什么。

    陆青云微微有些诧异,但也来不及多想,赶紧过来道:“槿儿,你还真打算去听雨阁?”

    白木槿笑着反问道:“有何不可吗?难道表哥也是来做说客,劝我息事宁人的?”

    说着目光还看向曾明熙,显然刚刚曾明熙也是在委婉相劝,试图说服白木槿暂时放下此事。

    陆青云有些不好意思,他也知道白木槿被凤子涵兄妹彻底激怒了,但是他和凤子涵毕竟交情匪浅,真要闹僵了,两边为难,可就苦了他了。

    于是劝道:“表妹,你也知道,我和凤世子之间……总之,你再给我点时间,我必会劝他给你道歉,也会想法子让那些听到此言的人闭嘴,绝不会对表妹的声明有所影响!”

    白木槿挑眉,嘴角露出一丝讥诮,道:“表哥认为你们能说服凤世子吗?”

    此话也是对曾明熙说的,曾明熙和陆青云对视一眼,都有些不确定,他们都了解凤子涵,那可是把自尊当饭吃的家伙,而且特别大男子主义,要是白木槿是个男子倒也不难,可偏偏是个女儿身,要让凤子涵给一个女人赔礼道歉,恐怕难度不小。

    他们明白,白木槿自然更明白,依着她对凤子涵的了解,此刻他怕是恨自己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地跟她道歉?

    曾明熙和陆青云还是试图说服白木槿别冲动,几人正争执不下,却听得那边皇后的两个宫女,晨霜和暮雪匆匆而来。

    一见到白木槿便道:“白小姐,皇后有请!”

    几人同时一愣,不知道这个时候为什么皇后又想起白木槿了,他们可正试图劝白木槿别去见皇后呢!

    白木槿朝陆青云和曾明熙笑笑,似乎在说,现在可不是她要去见皇后,而是皇后要见她,至于见了皇后,她要说什么,那就没法预料了。

    陆青云对暮雪和晨霜拱拱手,谦恭有礼地问道:“二位姑姑,不知皇后找我表妹,所谓何事啊?”

    晨霜和暮雪虽然和陆青云没什么交情,但知道他是陆家长公子,与九皇叔交情匪浅,见他如此敬着自己,也还礼道:“陆公子多礼,皇后只说让奴婢二人来找白小姐,至于到底为了何事,我二人却不知……只不过……”

    晨霜的眼神微有些闪烁,陆青云知道她是有些为难,便又道:“还烦请姑姑指点,我表妹年纪尚小,祖母嘱托要我多加照顾,若二位姑姑能相助,陆家感激不尽!”

    晨霜和暮雪都是皇后面前得脸的宫女,自然不比一般的奴才,对于陆家在朝中的地位,以及陆家老太太的来头都十分清楚,陆青云如此说,就是成她们一个人情,这可是比任何金银都要精贵多的“贿赂”。

    她们相视一眼,晨霜立刻笑道:“陆公子言重了,其实我们来也没想着要瞒白小姐,毕竟今日白小姐相助皇后有功,不过……现下皇后似乎有些不高兴,好像是见了白家二小姐,大约是白二小姐说了什么!”

    话不用点名,众人也就知道个大概了,白木槿暗自冷笑,对晨霜和暮雪欠了欠身,道:“多谢二位姑姑,我这就随你们去!”

    晨霜和暮雪便在前面带路,陆青云等人也不能让白木槿一人面对,便也跟着过去了,一路无话。

    等到进了听雨阁的堂室,却见白云兮红着眼睛坐在一边,见了白木槿等人,还惊恐地瑟缩了一下,仿佛受惊过度的小兔子一般。

    白木槿眼含笑意看了她一眼,仿佛将她所有的把戏都看穿了一般,见她眼露不自在,才跪下拜见了皇后和陈贵妃等人。

    皇后娘娘,见到此情此景,还以为白木槿真是欺负了白云兮,眉头微微蹙起,但总觉得白木槿这样聪明有才学的女子,不应该是那等心狠手辣之人。

    但现在下面跪了好几个人,虽然是不请自来,但身份都不低,自然也就不便让他们一直跪着,只好抬手道:“你们都起来回话吧!”

    几人谢过恩,才纷纷起身,立在一边等候皇后训话。

    皇后娘娘看了一眼白木槿,才缓缓道:“白大小姐,本宫请你来,你可知所为何事?”

    白木槿自然知道,可是当着皇后面,还得恭敬地道:“臣女不知,还请皇后娘娘明示!”

    皇后又瞥了一下白云兮,才叹息了一声,道:“有人说你今日故意在你妹妹的舞衣上做了手脚,才致使白二小姐跳舞时,衣襟撕裂,可有此事?”

    白木槿赶紧作惶恐状,跪下道:“皇后娘娘明鉴,此事与臣女无关!”

    皇后却不动声色地道:“可是,有人说目击你身边的嬷嬷靠近过白二小姐的舞衣,还留有物证,你怎么解释!”

    白木槿只好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是臣女实在没必要做这样的事情,我姐妹虽然非同母所出,但臣女也不至于会陷害妹妹,这样做,对臣女实在百害无一利!”

    “怎么没有?这样做,就可以让白二小姐出丑,你就可以顺利夺下本届百花盛宴的的一名了!”门外响起一个声音,凤子灵竟然在此时赶到,同时到达的自然是汀兰郡主,锦瑟郡主,还有凤子涵,最后出现的竟然还有凤九卿。

    皇后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功夫,听雨阁竟然来了如此多人,其他人倒好办,可是这宣王不是喝醉了,下去歇息了吗?怎么这会儿功夫又来凑热闹了?

    她目光在白木槿身上逡巡了片刻,似有所悟,只是知道此事,心里却不见得多高兴。

    凤子灵的话,引起了众人的眉头紧锁,皇后不悦道:“灵儿,不得无礼,此事与你又没什么关系,还是不要多言的好!”

    凤子灵给皇后行过礼之后,才气呼呼地道:“皇后娘娘,此事与灵儿关系可大了,我是来为白二小姐作证的,这白大小姐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她在家就欺负弟妹,宴会开始之前,还当着我的面掌掴白二小姐,我和锦瑟姐姐可是亲眼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