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皇后娘娘不知凤九卿打的什么主意,只能转而问锦瑟郡主道:“锦瑟,你也在场,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锦瑟看了一眼凤子涵,又看看凤九卿,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凤九卿不想得罪人,所以可以耍无赖不说,但自己在皇后面前可没有特权。

    她想了想,才开口道:“回娘娘的话,其实……此事只能说是个误会,并不能说谁对谁错,我和灵儿看到白大小姐打人,所以一时情急就上去阻拦,后来,灵儿和白大小姐发生了口角,一言不合才发生冲突,世子过来的时候,也是不清楚状况才说了些……说了些不好听的话!”

    这话听着,好像一点儿问题也没有,就连陆菲媛也不得不承认,当时的情况和锦瑟描述的差不多,可是仔细一琢磨就知道,锦瑟的话里话外,都在指责白木槿不对。而将凤家兄妹的责任摘的比较干净。

    若是要评选最佳说话艺术,白木槿自然会毫不犹豫地给锦瑟郡主投一票,此人不开口则已,一开口绝对是不动声色地要置人于死地!

    即便有人证明凤子涵的确说了不该说的话,她也没有一点儿责任,因为她所描述的都是事实,只不过不是全部的事实,也不是最确切的事实。

    凤子涵朝锦瑟投去一抹微带笑意的眼神,之前他以为锦瑟肯定会帮着九皇叔说话,没想到此次锦瑟竟然选择了站在自己这边,这的确出乎他的意料,却正中下怀。

    凤子灵得意洋洋地看着白木槿,然后才朝皇后道:“娘娘,事实就是如此,即便哥哥说了些难听的话,那也是因为白木槿有错在先,责任并不在我们!”

    听了锦瑟的话,皇后也为难起来,若是按照锦瑟所言,那白木槿打人在先,自然有错,之后凤子灵动粗,凤子涵出言不逊,都是情有可原的。那她还怎么揪住凤子涵兄妹不放呢?

    她的目光投向白木槿,这么聪明的丫头,应该还有话要说吧?皇后看着白木槿,故作严肃地道:“白小姐,你还有何话要说?”

    白木槿低下头,忽又突然抬头,目光清冽逼人,转头看向凤子涵和凤子灵,声音带着不容侵犯的威势道:“凤世子,凤小姐,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事实如何,你们比谁都清楚,我白木槿问心无愧,无端被你们所辱,不过是要讨个公道,还我清白,你们竟然苦苦相逼,一再出手要打人,心中可有法纪二字?”

    她朝着皇后深深一拜,一副不堪受辱的表情道:“皇后娘娘,臣女掌掴妹妹,那是行了作为长姐的义务,妹妹言行无状,说出要污蔑我清白的话,若我不打她,如何能让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相信即便是皇后娘娘如此贤德,也不会容忍被人污蔑清白之事!”

    “凤小姐不问事实,就要为舍妹出头,口出狂言,说要教训我,我不过说她并无品级,也无诰封,所以没有资格打人或者是教训人,更没有资格掺和臣女的家务事,她就要指使两个武功高强的丫头打人,敢问皇后娘娘,臣女可曾有错?”

    “凤世子了解事情之后,因为要维护其妹,竟然不顾事实,硬要我赔礼道歉,我既无错为何要道歉,他见自己理亏,竟然就出言污蔑我,说我无德悍妇,我一个尚未及笄的女子,被人这样羞辱,难道该隐忍下去,白白担上这样的污名吗?臣女若不追究,何以立身?还请皇后娘娘明鉴,还我清白!”

    说着白木槿给皇后拜了三下,每次都能听见她头嗑在地上沉闷的响声,似乎在无声地诉说着她的不甘和屈辱。

    皇后沉沉一叹,眼里闪过对白木槿的同情,若说刚刚她还有意要利用这件事来打压凤子涵和凤子灵,但看到白木槿这番沉痛的申诉,到真生了些同情和愤怒来。

    同样身为女子,自然明白清誉的重要性,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若没了好名声,即便家世再煊赫,也找不到好姻缘,凤家兄妹一而再地诋毁白木槿,用心歹毒,不言自明。

    皇后正要发话,却听得白云兮突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满脸热泪,哭道:“皇后娘娘,一切都是臣女的错,请皇后娘娘不要责怪凤世子和凤小姐,都是臣女一人之过,臣女不该惹姐姐生气,被打了也是应当,凤世子和凤小姐都是为臣女抱不平,才惹了是非,若皇后责罚他们,臣女就万死难辞其咎!”

    凤子涵和凤子灵顿时对白云兮生了无限的同情和感动,觉得这真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姑娘,受了委屈不仅不怨恨,反而将责任全揽在身上,如今不愿连累别人,这种善良和风骨,怎么不令人感动。

    相比那咄咄逼人的白木槿,白云兮简直就是天上的仙女一般了。

    不待皇后说话,凤子涵单膝跪地,沉着声音道:“皇后娘娘,即便今日您要治臣的罪,臣也要斗胆说句良心之言,白二小姐如此善良之人,又怎么会故意激怒姐姐,若是无心之失,那也不该受那两巴掌,白大小姐不过是借故发作,臣说她凶悍无德,何错之有?”

    陆菲媛看着这两个人的表演,气的笑脸涨得通红一片,也顾不得在皇后面前失态,指着他二人道:“你们……你们简直太过分了,当着皇后娘娘的面,竟然还敢胡说八道,即便你是世子,你也没有资格评判我表妹的德行!”

    “自己敢做,又何必怕人说?哼,白大小姐分明就是个表里不一,心思歹毒之人,还装什么清高,若怕名声被毁,就不要行那等无德之事!”凤子灵不依不饶地道。

    白云兮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几乎是泣不成声地道:“都是我一个人的错,请不要再追究了,皇后娘娘,请责罚我一个人把,与谁都无关!臣女愿意给姐姐磕头认错,只求此事到此为止!”

    凤子灵可看不过去了,拉起她,对皇后道:“娘娘,您难道还相信那白木槿是无辜的吗?不说之前白二小姐被打之事,单说她在众人面前出丑,若不是有人故意陷害,又怎么会那么巧?这件事最大的嫌疑就是白大小姐,其他人并没有动机对白二小姐下手!”

    话题又被凤子灵转到了白云兮舞衣撕裂这件事上,白云兮听了哭的就更厉害了,这件事才是真正戳到她痛处的地方。

    已经沉默了很久的凤九卿,终于打了个哈欠,缓缓道:“臣弟也觉得该先查问清楚,此事到底是谁搞的鬼,可不能放过敢在皇后面前作祟之人!”

    皇后听到凤九卿发话,也觉得事情的头绪还得先从舞衣这件事开始,毕竟她喊白木槿来此的目的也是这件事,至于凤子涵的事情,还慢慢计较。

    于是道:“白木槿,这件事,你可承认是你所为?”

    白木槿目光清明,一脸正气地道:“回娘娘的话,臣女不曾为之,也不可能为之,请娘娘明鉴!”

    “那你怎么解释你的嬷嬷曾靠近过白二小姐放置衣物的地方?”皇后询问道。

    白木槿道:“既然有人看到嬷嬷出现过,那还请皇后准许嬷嬷进来回话!”

    皇后也觉得有理,就着人宣了瑞嬷嬷进来,瑞嬷嬷趋步而入,低着头,恭恭敬敬地给皇后跪拜,唱道:“奴婢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长乐无极!”

    听到瑞嬷嬷的声音,皇后的脸上出现一些说不清的表情,似乎是怀念,也似乎是伤感,只听她极尽努力平静的声音里仍带来几分颤抖道:“嬷嬷,起来说话!”

    众人全都诧异地看着皇后,这大概还是众人第一次听到皇后如此柔和而充满感情的声音,都十分好奇地看着瑞嬷嬷。

    瑞嬷嬷谢恩之后,缓缓起身,目光含着慈祥的笑意,对皇后道:“皇后娘娘,别来一切都好吗?”

    白云兮只觉得大事不妙,凤子涵和凤子灵也意识到了问题不对,这瑞嬷嬷的表现,分明与皇后是旧识,而且两人的关系还很亲近。

    他们当然不知道,瑞嬷嬷是先皇后身边的人,先皇后自从生病就深居简出,瑞嬷嬷一直贴身伺候,所以渐渐地,人们就淡忘了这位曾叱咤后宫的第一女官,现在的皇后可是先皇后的表妹,两人感情深厚。

    瑞嬷嬷是先皇后最信任的人,自然也就是皇后最信任的人之一,瑞嬷嬷当年对皇后姐妹二人可是有过数次救命之恩的,虽然名为主仆,其实先皇后早就将瑞嬷嬷当成了自己的姐妹一般。

    当年先皇后去世,皇后也想继续留瑞嬷嬷在身边,可是先皇后去世前,却下旨让瑞嬷嬷离宫养老,皇后有心相留,也不能违背姐姐的遗愿,只能惜别瑞嬷嬷。

    多年不见,皇后乍一看到瑞嬷嬷,就突然想起先皇后还在的时候,她们姐妹之间的那些温馨日子,如今物是人非,那冰冷的后宫里,再无一人可以执手相伴,更无一人可以把酒话真心。

    她已然处在最顶峰的位置,可是……却如此的孤独无依,后位风雨飘摇,她凭借一己之力,苦苦支撑,如今再见昔日如姐姐般照顾自己的瑞嬷嬷,勉强忍住眼泪已是不易。

    皇后觉得喉咙有些堵,咽了几次,才好容易克制住哽咽,道:“都好,嬷嬷呢?竟没想到还能再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