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瑞嬷嬷笑容中带着安慰和感慨,道:“奴婢也很好,牢娘娘记挂,奴婢惭愧!”

    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再提让皇后询问瑞嬷嬷是否去陷害白云兮之事,谁也不会傻到以为皇后对自己的故人会心存怀疑。

    白云兮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白木槿身边的老妈子竟然是这样大的来头,她的心里闪过巨大的愤怒和嫉妒。

    她以为阎嬷嬷是宫里来的,还为此得意了很久,可是现在才知道,阎嬷嬷和瑞嬷嬷一比,就是小巫见大巫,简直是云泥之别。

    能让皇后如此对待的人,怎么会是简单的人物呢?白云兮觉得太不甘心了,难怪白木槿能够处处压制她,原来是有这样厉害的军师在背后指点。

    还是瑞嬷嬷自己开口道:“皇后娘娘,您召奴婢进来想必是有正事吧?不如先说正事,稍后奴婢再单独拜见娘娘!”

    皇后低头,悄悄抹了一下眼角,才笑着道:“好,刚刚有人说嬷嬷曾靠近过白二小姐的放置舞衣的地方,怀疑嬷嬷偷偷动了手脚,才使得白二小姐当众出丑!”

    瑞嬷嬷点点头,神色无异,缓声道:“奴婢的确去过那里,可是……却并没有对二小姐的舞衣动过手脚,还请皇后明察!”

    凤子灵虽然意识到皇后肯定会相信这个老嬷嬷的话,但是却还是不甘心地问道:“那你去那里做什么?”

    皇后听凤子灵态度如此不逊,立刻呵斥道:“大胆,本宫面前,何时有你说话的余地?”

    很明显皇后这是在借题发挥,明目张胆地维护瑞嬷嬷了,之前满屋子的人都在七嘴八舌地互相指摘,皇后可没发过脾气。

    现在凤子灵对瑞嬷嬷出言不敬,皇后就要发作,这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儿吗?

    凤子灵敢怒不敢言,只能呐呐地闭上了嘴巴,皇后毕竟是皇后,谁也不敢在她面前放肆。但皇后也绝对不会落人口实,训斥过凤子灵之后,还是缓声问道:“既然有人提出疑问,嬷嬷就告诉她们吧,免得有人说本宫故意包庇!”

    瑞嬷嬷微笑着点点头,道:“因奴婢伺候的白大小姐要表演的器具也放置在那里,但是奴婢之前去的放东西的时候,却丢了一枚耳坠子,所以后来便去寻找,可是……依然没有找到,但是,奴婢倒是看到了两个可疑的身影!”

    瑞嬷嬷此言一出,皇后立刻问道:“嬷嬷看到了什么人?”

    “好像是之前跟着汀兰郡主身边的小姐以及她的丫头,据奴婢所知,那位小姐的物品并未放置在西暖阁,可是奴婢去的时候,她们却神色惊慌地跑开了,可见是有问题的!”瑞嬷嬷笑容可掬地回着话,仿佛这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并不值得惊讶。

    但听到的人却惊出一身冷汗,汀兰郡主的额头已经汗涔涔的了,没想到那冯寒烟办事如此不牢靠,竟然被人发现了。

    可是汀兰郡主低着头,没人发现她的异常,她也平静了一下,才缓了缓,即便揪出冯寒烟,量她也不敢咬出自己来,反正她不会承认的。

    皇后一听,立刻道:“夜雨,去宣冯寒烟过来问话!”

    夜雨领命而去,可堂室内的人却并不愿意放过这继续争辩的机会,只听凤子灵接着道:“皇后娘娘,那冯小姐和白二小姐无冤无仇,何必要害她?”

    皇后微微蹙眉,看了一眼白云兮,问道:“白二小姐,你可曾和冯小姐有过仇怨?”

    白云兮无辜地摇摇头,道:“臣女和凤小姐并无来往,只在几次宴会上见过,但是连话也不曾说过!”

    白云兮说的倒是事实,冯寒烟比她大,又是汀兰郡主的跟班儿,和白云兮并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

    因着白云兮的话,皇后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若是不认识自然是没有动机的,那冯寒烟即便来了,也问不出什么的。

    可是白云兮没有料到,自己的丫头小满,竟然突然跪在地上,对着皇后道:“皇后娘娘,奴婢有话要禀告!”

    皇后一愣,白云兮偷偷瞪了小满一眼,可惜小满因为太过紧张,并没有注意到白云兮的眼神,只是紧张地结结巴巴道:“皇后……娘娘,其实……其实奴婢知道为何那冯小姐要害我家小姐!”

    皇后听了也只好让小满把话说完,小满得了皇后的许可,便也壮着胆子道:“其实我家小姐得罪的人不是冯小姐,而是汀兰郡主,今日小姐刚刚到畅春园就和汀兰郡主发生了争执,后来还是大小姐来解得围,之后……之后因为我家小姐不小心崴了一下,恰好被凤世子所救,奴婢看到汀兰郡主和那冯小姐眼神十分不善地看着小姐!”

    小满的话听来似乎没什么大不了,可是在场的哪个不知道汀兰郡主对凤子涵的那点儿心思,这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白云兮竟然敢和凤子涵扯上关系,而且……凤子涵之前可是表现的对白云兮颇多维护。

    汀兰郡主听来小满的话,立刻大声骂道:“你个贱婢,即便本郡主看不上白云兮,也没必要去害她,就凭她那个上不得台面的样子,难道本郡主会忌惮她不成?”

    小满吓得身子直哆嗦,一直跪在地上不敢回嘴,她之所以壮着胆子说这些话,也是为了帮自家小姐讨回公道。如今面对郡主的斥骂,她一个小丫头哪里敢多嘴。

    白云兮听了小满的话,才意识到自己得罪了汀兰郡主,随即也猜到大概真是汀兰郡主指使冯寒烟陷害自己,可是……她不能攀咬汀兰郡主,因为她得罪不起。

    所以白云兮赶紧道:“皇后娘娘,臣女也觉得郡主不是那样的人,虽然之前臣女和郡主发生了一些口角,但是郡主不至于为了这样的小争执就要害我!”

    汀兰郡主没想到白云兮会为自己辩解,但她也只当白云兮识相,便道:“算你识相,敢胡乱攀咬本郡主,皇后娘娘也不会饶过你们!”

    可是谁都知道,汀兰郡主要害白云兮,根本就不是因为发生口角,更多的还是因为白云兮竟然引得了凤子涵的注意力,这才是郡主不能忍受的事情。

    可是谁也不会当场点明,皇后娘娘自然也不会,只等着冯寒烟过来,说不定能问出些什么来。

    恰好此时冯寒烟被夜雨请了进来,显然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一屋子的人,黑压压的,以为是皇后娘娘在交代什么事儿。

    她给皇后娘娘和各位贵人行了礼,便乖巧地站在那里,皇后打量了她一番,才道:“冯小姐是否去过西暖阁?”

    冯寒烟一听,心里一惊,眼神微微闪烁,可是面儿上还是故作镇定地道:“臣女是去过,不过臣女只是因为一时走差了路,才误闯进去,很快就出来了!”

    没想到冯寒烟反应会如此快,皇后娘娘仔细想了想,才接着问道:“那你并未靠近过西暖阁的内室咯?”

    “当然,臣女发现走错了,立刻就出来了!”冯寒烟回答的干脆利落,面色平静,一点儿也不像撒谎的样子。

    可是瑞嬷嬷却笑看了她一下,道:“冯小姐,你说谎!”

    冯寒烟抬眼看到瑞嬷嬷,立刻惊慌了一下,因为她也认出了瑞嬷嬷就是她在西暖阁见到的那个老妈妈。

    可是当时并没有别的人看到,冯寒烟努力平静了一下,才道:“你凭什么说我撒谎?你有证据吗?”

    “当然有,想必皇后娘娘也知道,西暖阁因为临水,所以比较潮湿,常年都会撒一些樟脑和石灰于地上,樟脑是为了防虫,石灰则是为了防潮,你们看看冯小姐的绣鞋上是不是有石灰,再闻闻她身上是不是有樟脑的味道便是了!”

    冯寒烟没想到这一点,她赶紧收了收自己的脚,羞恼地道:“好个大胆的刁奴,竟然敢胡说八道,污蔑我,你有什么目的?”

    瑞嬷嬷没有开口,皇后就先发怒了,呵斥道:“大胆,在本宫面前,如此嚣张放肆,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皇后吗?”

    后来的冯寒烟自然不知道皇后和瑞嬷嬷之间的关系,被吓了一跳,才抹着眼泪道:“臣女失态,请皇后娘娘恕罪,只是……只是请皇后娘娘做主,不能让一个刁奴随意诬陷于我!”

    她可是见过这个老妈子的,就是白木槿身边伺候的,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让别人来查看她的绣鞋,又有什么资格让人来闻她身上的味道?

    可是她已经慌乱了,因为自己偷偷嗅过身上的气味,的确有樟脑的味道,至于鞋子,她一直也没注意,现在也不敢掀开裙子看。

    皇后娘娘听她口口声声喊瑞嬷嬷刁奴,这无异于打她的脸,若不是顾着要为瑞嬷嬷洗清嫌疑,她现在就要治这个冯寒烟的罪了。

    皇后默默地做了个深呼吸,才道:“你刚刚不是说没进过西暖阁的内室,既然没去过,肯定不会留下痕迹,又何须恼羞成怒?”

    冯寒烟也不是傻子,她羞愤地道:“皇后娘娘,臣女虽然卑贱,但也不能容人随意查看衣服鞋袜!”

    汀兰郡主也义正言辞地附和道:“皇后娘娘三思,冯小姐怎么说也是尚书之女,若是被当众查看鞋袜,你叫她日后如何做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