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皇后娘娘也有些为难了,毕竟这种有辱尊严的事情对一个贵族小姐来说的确过分了些,可是若不查看冯寒烟,那就没法证明她是陷害白云兮的罪魁祸首。

    瑞嬷嬷对皇后欠了欠身,一脸无害地笑容道:“皇后娘娘,不必当众查看,就让皇后信任的姑姑将冯小姐带进内室查看,若是证明冯小姐是无辜的,奴婢愿意一死以谢皇后!”

    瑞嬷嬷微笑着说出这样骇人的话来,无端让室内所有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大概很少有人能够将这种严肃的事情,说的如此风淡云轻,仿佛不过在说今日天气十分晴朗一般。

    皇后娘娘和白木槿却并没有多少惊讶,她们都是和瑞嬷嬷相处日久的人,知道她的脾性,不过皇后娘娘仍然明白了瑞嬷嬷的决心,生死之事,她绝不会胡言乱语。

    于是也顾不得冯寒烟如何,便下令道:“晚冰,暮雪,你们带冯小姐进内室!”

    冯寒烟一见事态不对,立刻跪下道:“皇后娘娘,臣女刚刚的确撒谎了,臣女进过内室,可是……可是臣女什么也没有做,绝对没有对白小姐的舞衣动过手脚!”

    白木槿和瑞嬷嬷相视一笑,瑞嬷嬷才开口道:“皇后娘娘,想必不需要老奴再说下去了吧?冯小姐自进来,并没有说过此事与二小姐的舞衣有关,她若不是心虚,缘何如此?”

    话一说出口,冯寒烟就后悔了,因为她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可是刚刚那个情形,她也是慌了神才会一时口快。

    汀兰郡主用一种看蠢猪的眼神看了一眼冯寒烟,愤怒地道:“皇后娘娘,冯寒烟竟然在百花盛宴上陷害他人,可见并没有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还请娘娘严惩不贷!”

    冯寒烟震惊地看着汀兰郡主,没想到她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可是她也了解汀兰郡主的一贯作风,有事情自然是别人顶着,她贵为郡主,是天之骄女,自然不需要担忧。

    冯寒烟苦笑了一下,才对皇后拜了三拜,请罪道:“请皇后娘娘恕罪,臣女一时鬼迷心窍,因着看白二小姐的舞衣十分好看,所以就取出来看了看,没想到一不划破了一些,绝不是故意为之!”

    汀兰郡主看着冯寒烟,心道这丫头还算聪明,若是敢将自己咬出来,那冯家也会跟着倒霉的,她可不是良善之辈,母亲也不会放过冯家的。

    白云兮和凤子灵对视一眼,心里都暗恨冯寒烟如此愚蠢,竟然这么容易就认罪了,一点儿也不辩解,如果她再聪明一点,白木槿肯定得为这件事负责。

    她们折腾这么久还不是为了将白木槿拉下水,好平息白木槿要凤子涵当众道歉的事情,现在冯寒烟认罪了,那白木槿肯定会因此而咬着凤家兄妹不放的。

    瑞嬷嬷叹息了一声,才道:“皇后娘娘,此事若不是牵扯到了奴婢,奴婢也不必惹事,不过冯小姐既然是无心之失,就请皇后娘娘从轻发落吧!”

    白云兮却在此时啜泣了起来,显得伤心欲绝的样子,对皇后娘娘道:“请皇后娘娘为臣女做主,臣女于大庭广众之下出丑,若不能讨个公道,臣女不服!”

    汀兰郡主本就恼恨白云兮,而刚刚冯寒烟又一力承当了这件事,没有牵扯她,心里还是念着冯寒烟的好,便开口道:“冯小姐都说不是故意的了,无心之失,白二小姐何必咬着不放,难不成你丢了脸,非要冯小姐把命赔给你不成?”

    白云兮委屈地看了一眼汀兰郡主,其实心里明白,冯寒烟不过是个替罪羊,真正想害她的人就是汀兰郡主,想到自己功亏一篑,都是因着这个女人的嫉妒心,真恨不得将她咬死才甘心。

    可是汀兰郡主却不是她能得罪的起的,但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怕她,她楚楚可怜地望了一眼凤子涵,又抹起了伤心的眼泪,道:“皇后娘娘,臣女并不想要冯小姐赔命,只是……只是今日之事,对臣女的清誉有损,臣女实在……实在无颜再面对世人!”

    这话虽然是对皇后说的,可凤子涵心里却像被人揪了一下一样,有些涩涩的疼,他自然知道白云兮遭受无妄之灾,全是因为自己的原因,顿时生了许多愧疚。

    于是再顾不得会不会惹上一身腥,便对皇后求道:“皇后娘娘,女子的名节和清誉比性命还要重要,若是不能严惩作恶之人,对白二小姐实在不公,若传扬出去,对皇后娘娘的威仪也有损伤!”

    难得的,凤子涵一次性说了如此多的话,而且表情也不如平日那边冷漠,皇后娘娘看着凤子涵,只暗笑此人脑子不清楚,如此明目张胆地维护白云兮,对这白二小姐可不是好事儿。

    再看汀兰郡主那青紫交加的脸色,皇后娘娘心里却有了计较,便开口道:“冯寒烟虽然是无心之失,到底是损了白二小姐的清誉,就罚你于听雨阁前跪两个时辰,回去再登门去向白二小姐致歉!”

    这样的惩罚不能算重,但对于冯寒烟这样心高气傲的人来说,却是最难接受的,跪两个时辰,那就不可能再参与晚宴,跪完起来恐怕连站都站不稳了。

    受此侮辱之后,还得登门致歉,她和白云兮的仇怨算是彻底结下了,当然也意味着汀兰郡主和白云兮的仇怨没法解开了,谁让这惩罚是凤世子为白云兮求来的呢?

    皇后和白云兮无仇无怨,可是如此做,却是为了让凤子涵和汀兰之间埋下些嫌隙的种子,若凤子涵真对白云兮上了心,依着汀兰的性子,往后肯定会不断找白云兮的麻烦,那也就是不断地在疏远凤子涵。

    安娴长公主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汀兰不高兴了,安娴又怎么会和楚郡王府善罢甘休,这两家闹起来,对她来说可是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瑞嬷嬷对皇后的表现十分满意,眼里盛满了赞许的喜色,皇后也朝她点点头,瑞嬷嬷与别的人不同,对她来说,是姐姐,是师长,是和先皇后一起将她扶上后位的功臣,可是她却并不居功,反而隐退了,虽然是损失,但也正好全了这一段情谊。

    白云兮的舞衣事件告一段落,可是白木槿的“冤情”还未理清呢,其他人忘了,可凤九卿还记着呢,他又打了个哈欠,不咸不淡地提醒道:“既然陷害二小姐的事情不是白大小姐所为,那是不是该说说这白大小姐受辱之事了?”

    皇后娘娘看着宣王,只恨他没事儿挑事儿,好不容易解决个麻烦,又给自己添乱,经他这么一提醒,今日她还必须要将这白家姐妹的事情都处理了才行。

    凤子涵不知道凤九卿为何如此维护白木槿,可是心里着实对凤九卿生了气,他们不仅是叔侄,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为了个女人,竟然不顾自己的颜面。

    可是凤子涵却没有考虑过,自己又何曾顾忌过别人的颜面,他们兄妹仗势欺人,喊打喊杀的时候,也没考虑过白木槿是自己朋友的表妹,自己说那些辱人名声的话时,也不曾顾虑到白木槿的颜面。

    在他看来,白木槿就是个心机深沉,面善心恶的悍妇和毒妇,并不值得他为她考虑。

    白木槿依然面色平静,可是看向皇后的眼神,却显得带着一些苦涩,很明显,她今日不仅受辱,还险些被人诬陷获罪。

    皇后对白木槿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一开始她也怀疑了白木槿,要不是瑞嬷嬷的机智,恐怕现在白木槿也洗不清嫌疑。

    可能也因着瑞嬷嬷的原因,皇后更加高看了白木槿一些,毕竟瑞嬷嬷肯真心帮衬的人,肯定有其过人之处。

    皇后点点头,正色道:“本宫也正有此意,灵儿,子涵,你们可知错?”

    凤子灵脖子一横,倔强地道:“皇后娘娘,灵儿不知何错之有,按我说,错的人是白木槿,她才是无事生非,自己行为不检,还要怪别人说,真是岂有此理!”

    白木槿冷眼看着她,脸上一片冷凝,愤然道:“皇后娘娘,前事不论,凤小姐这句话想必皇后娘娘应该听得清清楚楚,‘行为不检’,敢问凤小姐,我何曾行为不检,你又可知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皇后也意识到了事态严重,白木槿的脸色难看到了一定程度,恐怕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了。

    她怕白木槿在此失仪,连忙道:“灵儿,话不可乱说,还不给白小姐道歉!”

    “凭什么道歉,她就是行为不检,她就是凶悍无德,她就是寡廉鲜耻,她就是没脸没皮,她就是下贱无耻!”凤子灵越说越怒,对于皇后帮着白木槿说话,她可是憋了一肚子火,刚刚那一招嫁祸不成,早就让她失了耐心。

    反正她骂了也是骂了,白木槿难道还能翻出天去?有什么事儿,反正都有母妃和太后罩着,皇后又如何,难道还能越过太后去?

    她是有恃无恐,才敢如此辱骂白木槿的,并且骂完了还觉得意犹未尽,一脸轻蔑地看着白木槿,接着骂道:“你这个虚伪造作的女人,别以为所有人都会被你蒙蔽,还敢要我和哥哥道歉,你什么身份?给我们兄妹提鞋都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