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啪!”凤子灵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觉得脸上一痛,自己就腾空飞起,然后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凤子涵大惊失色,伸手去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凤子灵跌得四仰八叉,狼狈不堪。

    他愤怒地看着凤九卿,可是却看到从未见过的一脸阴鸷的凤九卿,他一字一顿地道:“道歉,立刻!”

    全场的人都震惊了,当然也包括白木槿,她刚刚也处在愤怒之中,正打算拂袖而去,不再和凤家兄妹啰嗦,反正她会让楚郡王府为这件事负责到底。

    可是没想到宣王竟然发难,还如此不顾情面地打了凤子灵,下手之狠,让人惊出一身冷汗。

    凤九卿眼神狠戾,一点儿也不在乎周围人的眼神,对着凤子涵和凤子灵投去冰冷的一笑,让两个人连直视他的勇气都没有。

    这大概还是第一次,凤子涵看到如此愤怒的九皇叔,他虽然想发火,可是终究没那个和九皇叔叫板的能耐。

    凤子灵脸上火辣辣的疼,摔倒的地方也生疼,可是最疼的还是心,她总觉得九皇叔虽然对自己不算多照顾,但也是颇为容忍的,可是竟然会出手打自己。

    可是凤子灵不是那种吃了亏就会服软的人,她被自己的父母兄长惯坏了,觉得在天元,除了皇上不能惹,就没有她惹不起的人。

    她发了疯一般吼叫道:“绝不,休想,白木槿,你休要得意,以为勾上了我九皇叔,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吗?我要去告诉太后,我要你付出代价!”

    她虽然怨恨宣王,但更恨白木槿,若不是白木槿迷惑了九皇叔,自己怎么会挨打。

    说着凤子灵就爬了起来,推开凤子涵就跑了出去,任谁也拦不住,凤子涵怒瞪了一眼白木槿,道:“你等着!”

    然后也头也不回地追了上去,皇后看着这对兄妹竟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就这样招呼也不打就冲出了听雨阁,也跟着愤怒起来。看来楚郡王府以为自己傍上陈贵妃,就对自己这个皇后也不假辞色了。

    白木槿对着皇后深深一拜,道:“皇后娘娘,臣女给您添麻烦了,此事已经不是道歉可以解决的了,臣女受此大辱,绝不会忍气吞声,即便太后出面,臣女不讨回公道,也誓不罢休!”

    皇后看着白木槿义无反顾的表情,便知道这件事肯定已经压不住了,恐怕到最后,会闹得整个京城都沸沸扬扬,自己虽然身为皇后,可是明显有人不把自己这个皇后放在眼里,她突然就想看看,太后那个老太婆,面对当年“铁娘子”陆老太太,会是怎样的结果。

    楚郡王府,恐怕真是要为自己宠坏的儿女付出些代价,否则别说陆家,就是自己这个皇后也不会坐看他们放肆下去。

    “传本宫的懿旨,楚郡王世子和楚郡王府的小姐凤子灵,蔑视皇后,目无尊长,责令楚郡王和楚郡王妃明日进宫来领罪!”皇后的脸色十分不好看,显然也是被凤子涵和凤子灵给气着了。

    可是只有陈贵妃明白,皇后不过是在借题发挥,她想要楚郡王府吃瘪,还想要楚郡王府和陆家翻脸,这对自己来说可不是好事儿。心里打定了主意,今日宴会结束,必须要提前一步见到皇上,才好将此事给压下去。

    现在凤家兄妹已经离开,白木槿也没必要在这里闹下去,她得准备准备,应对太后的召见了。

    陆菲媛拉了她的手,眼里盛满愤恨,这凤家兄妹欺人太甚,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出那样难听的话来。

    陆青云对皇后俯身一拜,道:“皇后娘娘,请允许臣带表妹先行离开,此事已然不能善了,臣要回去禀告祖父和祖母,以及姑父!”

    皇后揉揉太阳穴,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挥挥手道:“去吧,此事本宫是管不了了,太后要是出面,你们也得早作准备才是!”

    畅春园距离皇宫并不远,凤子灵就那么气冲冲地冲出去,恐怕不需半个时辰,太后那边就该有所动静才是,不仅白木槿得做好准备,就连皇后也不得不做好应对太后刁难的准备。

    陆家兄妹拉着白木槿离开了畅春园,白木槿却没有跟她们去陆家,而是坚持要回白家。

    “表妹,这件事必须要祖母出面才行了,否则光凭宁国公府,恐怕太后那里是过不去的!”陆菲媛当然知道太后对凤家兄妹的偏爱,自然不可能帮着白木槿责罚凤子涵和凤子灵。

    陆青云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赞成陆菲媛的意见,这件事不让祖母出面,白木槿十有八九会吃亏。

    白木槿却摇摇头,道:“还不到祖母出面的时候,既然她们不怕闹大,我就更不怕了!此事就要闹大,越大越好,最好太后下旨将我责打一顿,那就再好不过了!”

    白木槿笑得十分柔美,仿佛一点儿也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陆菲媛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担忧地道:“表妹,你不是气疯了吧?”

    陆青云却好像明白了过来,不得不赞叹白木槿的狡诈,她要的就是凤家兄妹闹大这件事,事情闹得越大,到时候凤子涵和凤子灵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这也是他最初劝白木槿不要冲动的原因,因为他也不想和凤子涵闹僵。

    可是刚刚在听雨阁,凤子涵和凤子灵的确太过分,已经越过了他的忍耐底线,既然人家不顾及朋友情谊,他也不必自作多情了,就由着白木槿出口气吧。

    陆青云拉拉陆菲媛,道:“咱们回去,先安抚好祖母,剩下的事情,先交给槿儿自己处理吧!”

    陆菲媛不明所以地看着自己哥哥,又看看笑得很温柔的表妹,还想说什么,却被陆青云拉走了。

    白木槿正要上马车,却听得背后凤九卿的声音响起来:“本王送你回去吧!”

    白木槿诧异地回头,却见他脸色如常,没了刚刚的愤怒和阴鸷,其实说实在话,白木槿到现在还有些闹不清楚宣王唱的是哪出。

    他就算和自己有过些接触,也不必如此维护她吧?这简直要让她受宠若惊了,还惊的不轻。可是刚刚凤九卿为自己打了凤子灵,这可算是帮她收了点儿利钱,就算心里莫名其妙地抵触宣王,她也不能不感激。

    对凤九卿福了福身,道:“多谢宣王殿下相助,不过……此事还是请殿下不要再涉入了,毕竟楚郡王和殿下……”

    她想说的话还没说完,凤九卿就挥手打断了她,道:“本王只是要替堂哥教导一下晚辈,不是为你!”

    白木槿诧异地看着凤九卿,实在不明白他话里的真假,若说是假的,那他的表情看起来也不像说谎,若说是真的,他也没必要如此教导吧?

    “怎么?你实在质疑本王的话?”凤九卿似笑非笑地问道。

    白木槿暗自撇嘴,却道:“不敢,只是……王爷要教导晚辈,何必要送我回家?”

    “这是自然,我的侄儿侄女犯了错,做皇叔的自然得为他们承担一二,这是要去白家给令尊和令祖母致歉!”凤九卿说的理直气壮的,还真像个当人叔叔的样子。

    陆青云和陆菲媛相视一眼,似乎也有些摸不着头脑,陆青云疑惑地盯着凤九卿看,依着他对宣王的了解,此人可没什么叔侄概念,更别说为凤子涵和凤子灵出面致歉了。

    如此殷勤?陆青云仿佛想到了些什么,然后就用一种狡黠的笑容看着凤九卿,道:“宣王殿下还真是个好皇叔啊!”

    凤九卿摇了摇手中的折扇,虽然这三月的天气一点儿也不热,却脸不红气不喘地道:“当然,为人尊长,自然要关心爱护晚辈,侄儿侄女犯了错,身为皇叔其能坐视不理?”

    陆青云可不会相信他,就像是故意要和他唱反调一样道:“虽然宣王是凤世子的皇叔,但人家父母高堂尚在,要道歉似乎也轮不到您这位皇叔啊!”

    这话说的白木槿和陆菲媛连连点头,好歹人家有爹有娘,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叔叔来做主了?

    凤九卿可不是轻易就会认输的人,反而义正言辞地道:“怎么说今日我堂兄也不在,此事还得由我这个皇叔出面最好,青云兄就不必多礼了,白小姐怎么也是被我两个不成器的子侄气着了,我送送她也是应当嘛!”

    说着就自顾自地上了白木槿的马车,阿忠看了一眼陆青云,无奈地耸了一下肩,也跟着上了车,却只是坐在车夫的位置。

    “喂,王爷,就算你要送人,也没必要和我表妹同乘一车吧?”陆青云追上去,掀开车帘提醒道。

    “有何不妥?本王的马车出了点儿故障,总不能让本王走着送人吧?”凤九卿不为所动,他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不成的。

    陆菲媛一见,也赶紧道:“王爷,你要是和表妹同乘,会落人话柄的!”

    “无妨,不如青云兄和陆小姐也一并走一趟白府吧,反正你们现在回陆家,也没有什么事儿!”凤九卿好像一点儿也不在意陆青云兄妹的看法。

    不知什么时候,白云兮也匆匆忙忙赶过来了,一见到几人,怯生生地道:“姐姐,兮儿也陪你一起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