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菲媛一见到白云兮,恨不得打她几个耳光才高兴,恨恨地道:“还不都是你招惹来的,没脸没皮的东西,自己想攀附凤世子,还拿槿儿作伐子,你当我们都是傻子不成?”

    白云兮眼睛立刻又红了,扁了扁嘴,辩解道:“表姐,你错怪兮儿了,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么严重的后果,那会儿我说那些话也是一时糊涂了,做不得真的!”

    “你……你现在知道你是一时糊涂了?呸……你想帮着别人害自己的姐姐,真不知道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连谁是自家人,是谁外人也分不清楚,没脸没皮的东西!”陆菲媛现在一肚子的火,通通地要发泄在白云兮这个装模作样的人身上。

    白云兮被骂的面红耳赤,再能忍也忍不住了,像受了莫大的欺辱一样委屈地哭道:“表姐说话也太难听了,难道就是姐姐是你的表妹,偏我就不是了吗?你们就是要合起火来欺负我!”

    陆菲媛看着她哭,气就不打一处来,对着白木槿道:“槿儿,休要理会她,若不是她故意使坏,怎么会惹出这么多事来!”

    白木槿只看了一眼白云兮,道:“算了,回去再说!”

    说着就转身要进陆菲媛的马车,她是没法子赶走凤九卿,但是惹不起咱躲得起,凤九卿看着她竟然放弃自己的马车,也不拦她,只是一脸莫名其妙的笑容,看的白木槿头皮发麻。

    陆菲媛没什么意见,人家宣王说马车不能坐,她也不能让表妹和一个男子同乘一辆车,这样传出去,槿儿的名声可就别要了。

    白云兮见没人搭理她,也赶紧上了马车,催促着车夫快些赶回去,她可不能让父亲和祖母只听白木槿一个人说,到时候不知给自己编排出什么样的罪名来。而且,她也要告她一状,自己今日耳光可不能白白挨了。

    陆青云不知在想些什么,却笑着道:“王爷,我妹妹的马车比较小,几个丫头就坐我的车好了,我就勉为其难和王爷同车了!”

    凤九卿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并没有打算阻拦,一行人都上了车之后,四辆马车先后离开了畅春园。

    陆菲媛和白木槿所乘的车在先,随后就是几个随行的丫头所乘的车,白云兮的车和宣王所乘的车则并排而行。

    宣王的车由阿忠亲自驾驶,白家的车夫只能在一边闲着,但是车速却越来越慢,不知怎么的,竟然在一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车轱辘竟然断裂了。

    “出什么事儿了?”凤九卿慵懒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似乎没有过多的惊讶。

    陆青云不动声色地看着凤九卿,看来他所料不错,这大概是他坚持要送白木槿回府的原因了。

    阿忠毫无起伏的声音道:“有客人到访,该怎么欢迎?”

    一群带着面具的人围住了这辆马车,为首的两人互相对视了一下,道:“咱们是不是上当了?”

    另一人回道:“无论如何,上面的命令是截住这辆车,将人带走!”

    “是谁要带本王走啊?”凤九卿掀开车帘,笑容可掬的问道。

    “糟糕!”带着黑脸面具的人喊了一声,显然是认出了凤九卿,若不是面具遮着脸,大概就能看到他惊恐的脸了。

    另一个带着红色面具的人问道:“怎么了?”

    “真的上当了,此人惹不起,大伙儿撤吧!”黑脸面具的人十分果断地做出了决定,可是前面已经走了三辆马车,他们怕就算现在去,也追不上了。

    “可是主子那边如何交代?”红脸面具的人忐忑地问道。

    黑脸面具的人沉默了一会儿,道:“回去如实禀告,主子会理解的!”

    “喂,青云,你说人家这么大阵仗,咱们是不是该有所表示啊?”凤九卿又打了个哈欠,可是仔细看,却能发现他眼里犀利的锋芒。

    陆青云笑了笑,道:“这是自然,怎么着也不能让人空手而归,不如王爷跟他们走一趟吧!”

    凤九卿颇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那几个蒙面人,十分无辜地道:“本王的马车坏了,你们打算怎么请我走啊?”

    几个蒙面人面面相觑,黑脸的喊了一声:“撤!”

    众人就打算走了,可是凤九卿几个人哪里会就这样放他们离开,凤九卿身边就一个阿忠,陆青云带着两个看似平常的小厮,却个个都是高手。

    五个人同时出手,这些蒙面人便疲于应付,凤九卿还十分哀怨地道:“你们这么着急走做什么?本王都答应要跟你们去了,你们如何能弃我于不顾呢?”

    陆青云边打边讽刺道:“王爷,看来人家没看上你,你是不是该反省反省?”

    “胡说,本王生的如此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你们还敢嫌弃本王吗?”凤九卿的折扇挥洒,动作飘逸却招招凌厉。

    几个蒙面人本以为这只是最简单的任务,没想到却遇上了如此难缠的对手,虽然主子特意派了他们这些身手不凡的暗卫过来,可是面对凤九卿几人的攻击,却有些疲于应付了。

    如今打也打不过,走又走不掉,为首的人脸上已经留下滴滴冷汗,红脸和黑脸边打边商量着:“怎么办?”

    “王爷,我们不想与您为敌,还请高抬贵手!”黑脸顾不得丢不丢人,面对宣王殿下,他们只能认栽。

    凤九卿可不是好糊弄的,他扇子袭过去,脸上却还是无害的笑容道:“本王怎么好意思让你们空手而归,如此也不好向你们主子交代,本王可是很善解人意的!”

    黑脸憋屈的不行,手忙脚乱地应对着凤九卿潇洒自如的攻击,还得赔礼道:“小的错了,王爷既然知道是谁派小的来的,就不要再为难咱们了!”

    凤九卿笑道:“你这样说本王就不高兴了,我哪里有为难你?青云,本王为难他们了吗?”

    陆青云手中的软剑也不是吃素的,行云流水一般刺向两个包围他的面具人,还能抽出空来回答:“说句公道话,王爷你的确有些为难人家了,毕竟王爷你的扇子已经把人家衣服都快撕成碎片了!”

    那面具人看看身上快成乞丐装的衣服,苦笑着道:“王爷,您就手下留情,给小的留点儿遮羞布吧!”

    “青云,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看看你周围的人,衣服破了也就罢了,咋还见血了呢?本王比起你来温柔多了!”凤九卿虽然一边和人闲聊,手上的动作可没停,上衣削完了,开始攻击黑脸的头发了。

    顿时青丝飞舞,飘飘洒洒的,还有些赏心悦目。

    陆青云一脚踢飞一个攻过来的人,回头道:“王爷,不能怪我,他们一个个老往我剑刃上撞,我也不想见血啊,你知道的,我还有点儿晕血!”

    陆青云的小厮听了窃笑不已,可是几个蒙面人恨不得一口老血喷他们一脸,这俩人也太没脸没皮了,他们执行这么多次任务,还是第一次碰上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黑脸铁青着脸,感觉自己很快就要成秃子了,还得苦苦哀求道:“王爷,杀人不过头点地,您干吗一直要削小的头发?”

    “哦……这天儿就要热起来了,本王寻思着,你这满头乱糟糟的,看着怪热的,替你省点儿剃头钱!”凤九卿说的十分恳切,好像真有多么为人着想一般。

    黑脸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他算是领教了这位王爷的脸皮了,恨恨地道:“王爷,不牢您费心,小的还不差这点儿银子!”

    而且他也没打算剃头啊,他的头发虽然不如宣王殿下那么柔顺飘逸,可也不至于像他说的那样乱糟糟的,都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谁没事儿会把自己头发剃了啊。

    “王爷,您可真是个大好人,连剃头匠的活儿都干了,那谁,你也别吝啬,还是付王爷一点儿工钱!”陆青云笑嘻嘻地道。

    黑脸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一抹脑门儿,真是寸草不生,这王爷的手法也太高了些,把自己头发剃得干干净净,可偏偏没伤他分毫。

    “王爷,不打了不打了,您要是愿意,小的这条命就交代给你了!”黑脸知道宣王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杀他们,而就是要羞辱他们一番,好给主子一点儿警告。

    说着就丢下了手中的武器,红脸见他丢下武器,也跟着丢了手中的刀,他的情况比黑脸人糟糕多了,身上衣服破破烂烂不说,还被人在上半身刺了不少花儿。

    其他人见首领都丢盔弃甲了,也不愿意纠缠,纷纷丢下兵器,一个个挂着彩,一屁股坐到地上。

    陆青云似乎还意犹未尽地道:“哎呀,这么快就不打了?我那只老猫还没画完呢!”

    凤九卿很明显就满足多了,收了扇子道:“还好,我这狗娃头剃好了!”

    陆青云和阿忠等人一看,那黑脸的脑袋上左右两边各剩了了一撮儿毛,看起来就和没长大的孩童剃的头一样,俗称“狗娃头”。

    红脸的同情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大,还好,他虽然衣服和老大破的差不多,也受了伤,可好歹没被人剃头。

    陆青云看了他的眼神,便得意地道:“怎么?是不是挺感激小爷我的?我可不像王爷,喜欢干剃头匠的活儿,小爷我偏偏爱画画,可惜这只大猫画的还不够漂亮,眼睛没画好呢,这岂不是有眼无珠吗?”

    红脸的低下头,也不敢反驳,知道他是在骂他们呢。可是谁让他们惹上了这俩人。

    “滚回去吧,告诉你们主子,再有下次,别怪本王不讲情面了,堂堂男子汉,竟然用这种龌龊手段对付一个姑娘,也不嫌丢人!”凤九卿理了理衣服,脸色变得严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