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这下连老太太都被吓着了,连忙斥道:“世祖,你这是做什么?你看看你,孙嬷嬷,赶紧给槿儿处理一下伤口!”

    白世祖虽然惊于白木槿那沿着额头流满半边脸的血,却还是怒气横生地骂道:“这个没眼色的东西,什么人不好惹,偏偏惹上楚郡王府的人,那是咱们家能惹得起的吗?你是生了几个胆儿,连皇后和太后都惊动了,还要人家负荆请罪,你觉得自个儿是不是比公主还要尊贵啊?”

    白木槿头有些晕乎乎的,可能是撞得有些狠了,可是听了白世祖的话,还是暗自冷笑了一下,这就是她的父亲,这就是她的亲人。

    陆菲媛眼泪巴巴地看着白木槿,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白木槿在白家如此窘迫的处境,那触目惊心的鲜血和伤口,让她也跟着起了鸡皮疙瘩。

    “快……瑞嬷嬷,鸳鸯,快帮槿儿看看,姑丈,你为何下手这样狠,槿儿她可是你的亲女儿啊!”陆菲媛带着哭腔道,她这才意识到,为何白木槿那些年一直装成愚笨的样子,任人摆布。

    想想自己,还不是父母亲生的,都宠得如珠如宝,可白木槿只是失去了母亲,却被自己的亲人这样残忍地对待,这哪是对自己的女儿能做得出来的事情,比起仇人来还要心狠手辣。

    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将白木槿抱在怀里,心疼的恨不能替她受伤,这世上为何有人要伤害这样聪明又美好的姑娘,明明是亲人,明明是父亲啊!

    瑞嬷嬷和孙嬷嬷都匆匆忙忙地端来热水,将白木槿脸上的血擦干净,又赶紧给她上了止血的药,才用棉布给包扎好了。

    老太太见人没有大事,才放下心来,怨怪地瞪了白世祖一眼,道:“菲儿说的没错,槿儿好歹是你的女儿,你怎么能这样冲动?即便她有错,你这要伤了她的容貌,可不是要槿儿一辈子都受累吗?”

    白木槿缓了缓神,只觉得内心冰凉凉的,空洞的连焦点都找不到,她原以为自己真的不在乎这家人的态度,可是她以为重生以来,自己虽然存了私心,但对白世祖和老太太也算极尽能事地讨好和敬重。

    可是到头来,却只换来这样的冷漠无情。老太太责怪白世祖,不过是怕她毁了容貌,没办法再成为她攀附权贵,联姻的棋子。

    而白世祖,则干脆只在乎自己的前途和利益,生怕她为他招来祸事,连累他。这就是亲人,这就是所谓的“血浓于水”!

    哀莫大于心死,她知道经此一事,她也可以彻底斩断对白家这些人所有的幻想了,她会让他们知道,让她心死,到底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白世祖被老太太一顿责怪,却并不认同,恨恨地道:“母亲,你还护着她,我看她死了倒也一了百了,免得咱们没法和楚郡王以及太后交代,谁不知道太后最宠爱的就是凤世子和凤小姐,那楚郡王妃又是极护短的,待他们找上门来,咱们一家子都要给她一个人陪葬!”

    白老夫人被他这一说,竟然也没了主意,说到底,她也十分忌惮楚郡王府,毕竟人家身份摆在那里,又颇得圣上和太后的垂青,他们小小的宁国公府如何敌得过啊。

    胳膊拧不过大腿,可是偏偏白木槿的强势,将事情已经逼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恐怕太后的懿旨一会儿就要到宁国公府了。

    陆菲媛听了白世祖的话,只觉得这一家子人怎么偏偏和别人想的不一样,宁国公府虽然比不上郡王府,但好歹也是权贵之家,如今虽大不如前,但也不至于被人欺负到头上,连还击之力也没有,怎么就那么怕楚郡王府呢?

    “姑丈,菲儿不能同意您的话,虽然您是长辈,但我不得不说,这件事槿儿没有错,她不能妥协,否则将无法在立足京城,难道你要她背上凶悍无德,不知检点的恶名吗?”陆菲媛愤愤然地争辩道。

    白世祖没有说话,陆氏先开口了,朝陆菲媛使了个眼色,嗔怪道:“菲儿,这件事与你没关系,你就不要掺和了,槿儿惹了这么大麻烦,可不好解决,还是让老夫人和你姑丈想法子解决吧!”

    白世祖立刻呛声道:“想什么法子?现在就拉着这个不孝女去楚郡王府,去给我道歉去,若不能求得楚郡王的原谅,你就别回来了,我白家可不能因为你一个人而倒霉!”

    陆菲媛刚要开口,却被白木槿拦住了,她看了一眼白老夫人,眼里满是凄楚地问道:“祖母,您也认为,是槿儿错了,槿儿该去道歉请罪是吗?”

    白老夫人被那双清凌凌,泪盈盈的眸子给看的有些羞愧,可是一想到白家如今已经大不如前,早就不是老国公还在的时候那样鼎盛了,白世祖得了老国公的荫庇才做到了侍郎,还是工部那个清水衙门,没半点权势。

    现在还得罪了楚郡王府,这爵位能不能保住都是个问题,即便保住了,能不能再传下去,也是个未知数。

    若为了白木槿一个人,要赔上整个宁国公府,在她看来是大大的不值得,她虽然也真有几分心疼白木槿,但相比于整个宁国公府,那点儿疼爱,也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白老夫人撇过了头,不再看白木槿,叹息了一声,才道:“槿儿,此事你的确太冲动了,要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你是个聪明孩子,应该要分得清轻重!”

    白云兮在一边,听得喜不自禁,白木槿这一次是翻不了身了,她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竟然敢跟世子爷叫板,还那么不可一世,真以为自己在百花宴摘得桂冠,就当自己有资格和楚郡王府作对呢!

    白木槿擦去了眼角那还未曾落下的眼泪,深深的一个呼吸,微微一笑,问道:“祖母,父亲,若是槿儿不去道歉,你们当如何?”

    “你……”白老夫人难以置信地看着她,这个一向恭顺的孙女,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让她着实吃惊不已。

    白世祖忍不住又想动手打人了,却被陆菲媛挡在了前面,她现在明白,白家的人都是不可理喻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护着白木槿,不能让她再受到伤害。

    白世祖愤怒地吼了一声,道:“那你就滚出白家,永远别说你是我白世祖的女儿,这样咱们也就不会被你连累了!”

    白云兮听了,心里大喜,却哭着劝道:“爹爹,您可不能这样对姐姐啊,她离了白家,以后还怎么活呢?说到底还是兮儿不对,是我不该惹姐姐生气,为家里招来大祸啊!呜呜……可是我一直都劝姐姐不要冲动,息事宁人,可……可却还是阻止不了姐姐一意孤行!”

    白世祖看着乖巧懂事的白云兮,才觉得心里稍微安慰了一些,道:“这事儿与你无关,你也受了大委屈,都是这个害人精,我白世祖怎么会有你这个女儿?真真是家门不幸,要知道你会惹下大祸,当年……当年就该让你和你母亲一起去了!”

    “世祖,不得胡言乱语!”白老夫人见白世祖越说越离谱,立刻喝止了他,这样的事情可不能乱说,如今白木槿可不是当年那个不晓事儿的孩童了。

    白木槿勾起嘴角的一抹轻笑,目无惧色地直视着白世祖,问道:“父亲,你还记得我的母亲吗?记得她是怎么死的吗?”

    那幽暗不见底的黑眸里,白世祖看到了一种东西,恨,是的,他看到了自己女儿眼里对自己的深深的恨意。

    这让他突生寒意,连和她对视的勇气都没有,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亡妻临死前的样子,他好像也看到了她眼里深藏的恨意。

    陆婉琴是被自己气死的,因为他在她艰难地怀着自己长子的时候,就已经和凝香暗度陈仓,可婉琴还是为了顾全他的颜面,隐瞒下来,并没有告诉他的岳父岳母。否则……凭着岳母那个火爆的脾气,肯定得打上门来。

    那他也不可能顺利地将陆凝香娶进来,又拥有了一双儿女,所以这么多年,他是极不愿意提起死去的陆婉琴的,因为他良心不安,因为他心有愧疚。

    可是当这件事被自己的女儿提出来的时候,他还是恼羞成怒了,几乎是本能地一个耳光甩过去,就连陆菲媛都来不及拦住。

    白木槿捂着自己的脸,凄然一笑,她已经是第二次挨这个人的耳光了,好可惜,她还没有机会还回去。

    她就是还没真正狠下心,才会让这个人有机会打自己第二次,重生后,她劝自己要丢弃良善,丢弃那些软弱的感情,只做一个复仇的恶鬼,但到底还是没有彻底清醒。

    可是这一巴掌,终于将自己打醒了,她还是存了些不该存的感情在。这大概也是自己坚持先回白家的原因吧,因为她要自己彻底清醒地看清楚,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她的亲人,都是仇人,都是前世将自己推入深渊的仇敌。

    若不是白世祖寡廉鲜耻,和姨妹勾搭成奸,逼死她的母亲,若不是白老夫人利欲熏心,只顾着她所谓的名誉,放任陆凝香害死她母亲,放任她欺凌自己,陷害自己。她又如何会嫁给李继宗,又如何会陷入那万劫不复的深渊?

    断头台上,她曾经以生命立下誓言,要报仇,不仅是李继宗,不仅是白云兮,也不仅是陆凝香,也是这两个口口声声说是她亲人的人。

    “放心吧,祖母,父亲,既然事情是我惹出来的,自然有我一力承当,绝不会连累你们,连累白家!”白木槿无比平静地说出这句话,仿佛刚刚所有的抗争都只是大家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