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只觉得白世祖这个样子十足好笑,既不想承担逼死女儿的罪名,又不想自己去受辱,更没想过要和楚郡王府为敌。

    她可一点儿也不同情腹背受敌的白世祖,这都是他自找的,这件事本就是楚郡王府理亏,却要自己去道歉,简直是莫名其妙。他想做软脚虾,愿意被人凌辱,那是他自己的事儿,她最多愿意去成全罢了。

    白木槿拿帕子抹了一下脸,才道:“女儿不敢,也不愿意让父亲受辱,所以只有让女儿自去楚郡王府门前撞死,既保全了自己的名声,也不会连累宁国公府,到时候父亲也不必去收尸,只看他楚郡王府有没有脸面见你就是!”

    说着也顾不得许多,就提着裙子要往外走,鸳鸯和喜鹊,瑞嬷嬷赶紧跟了上去。陆青云和陆菲媛也顾不得礼仪,就要追过去。

    白世祖这下慌了神,若眼睁睁看着白木槿受辱被逼死,那不仅楚郡王府要受牵连,自己宁国公府的脸面也要受损了。这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要承担陆相和陆老太太的雷霆之怒,那陆青云和陆菲媛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啊!

    白世祖赶紧追了过去,可是白木槿虽然是个女儿家,可那动作快的让人惊讶,就连陆菲媛和陆青云都被甩在了身后。

    她竟然直奔马房而去,牵出一匹马,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翻身上马,扬鞭而去,连看马的小厮都被掀翻在地,差点儿葬身马蹄下。

    “青云,你快拦着槿儿啊,哎哟……”白世祖是个文人,并没有练过武,加上这么多年来养尊处优,士大夫走路也要讲个章法,哪里经得起这一路的狂奔呢!一不小心就扭到了脚,疼的他龇牙咧嘴的。

    陆氏吓得赶紧过去扶,忙劝道:“夫君,您慢着些,槿儿也是要去楚郡王府的,她既然心意已决,咱么也拦不住啊!”

    “你说的什么话,那也是我的女儿,我能看着她去死嘛?”白世祖怒喝一声,对陆氏的话十分恼恨。

    陆氏被白世祖吼得一惊,却赶忙委屈地道:“夫君,我哪里是这个意思,可是……您说还有什么法子,难道为了槿儿一人,你要赔上整个白家吗?我同意,老太太能同意吗?”

    白世祖一愣,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陆青云也策马追去,只有陆菲媛磨磨蹭蹭地在后面追,还回头对白世祖道:“姑丈,您不能就这么看着槿儿去送死啊,祖母会来和你拼命的!”

    丢下这句话,陆菲媛一改刚刚的柔弱无力,牵出一匹黑马,干净利落地上马,越过栅栏,姿态极漂亮地绝尘而去。

    白世祖听了陆菲媛的话,也顾不得自己扭伤的脚,赶紧喊道:“来人啊,备车,去楚郡王府,凝香,你赶紧通知岳母去,她肯不会坐视不理的!”

    陆氏和白云兮对视一眼,连忙应道:“是,我们这就去陆家!”

    白府三匹马前后飞奔而出,在大街上引起了不小的混乱,可这三人的骑术都十分精湛,尽管速度快,却并没有撞到任何东西。

    离开宁国公府老远,远离了闹市,白木槿才在环城河的柳树下停下来,陆青云因为紧跟着他,片刻后也就到达了。

    一见到白木槿,陆青云就摇头叹道:“槿儿,你什么时候骑术这样好了?连我都追不上了!”

    其实刚刚追在白木槿身后,陆青云倒是看到一路的人眼露经验,少女鲜衣怒马,扬鞭绝尘的样子还真是令人惊艳。

    白木槿微微扬眉,脸上红扑扑的,长久没有这样肆意地骑马,好像刚刚一阵狂奔,倒是卸去了她心头不少的郁结。

    笑嘻嘻地道:“很奇怪吗?天元贵女,那个骑术不好了?”

    “这倒也是,不过你的骑术是谁教的?我记得姑丈出门都是乘车轿,骑射功夫倒不怎么样吧?”陆青云满肚子的疑惑,大概白木槿不再装傻充愣之后,她给人的惊喜越来越多,让他真的忍不住探究。

    白木槿笑笑,并不在意陆青云的疑惑,反正她就是白木槿,从未变过,只是不再是傻瓜而已。

    “我自个儿摸索的,以前心里不痛快,就偷偷去郊外骑马,飞速驰骋的感觉,会让人忘却很多东西!”白木槿说的并不是假话,前世她被毁容,心理自卑,加上父亲和祖母对自己那样冷漠,她哪里会痛快呢?

    也的确偶尔会改换妆容,偷偷带着鸳鸯和喜鹊出去骑马,但她的骑术之所以这么好,可不是那时候练就的,那几乎是用生命的教训,才不得不练就的马术!

    陆青云听了,只觉得心酸,哪里会追究这究竟是不是实话,只能安慰道:“你受苦了,可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去和祖母说,她一定会帮你的!”

    “如果自己不够强大,谁能保你时时刻刻,我再怎么不愿意,也姓白,不姓陆,很多事情外婆也不便出面!”白木槿苦笑着说。

    陆青云叹息一声,也不知该说什么好,白木槿说的是实话,没人能帮自己一辈子,有些事儿还是靠自己。

    恰好此时陆菲媛也策马过来,看到白木槿和陆青云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道:“你们两个,跑的也太快了,转眼就不见人影了!”

    白木槿看到她,问道:“怎么样了,事情办成了?”

    “那还有差?姑丈应该已经套好马车赶去楚郡王府了,而陆氏和白云兮估计正在考虑怎么拖延通知祖母的时间呢!”陆菲媛笑得十分奸诈。

    白木槿也是第一次发现陆菲媛也能有这样狡黠的一面,笑着道:“表姐,今天的你看起来好像不太符合贵女的风范啊!”

    “那又如何,我一想到姑丈那么欺负你,就气不打一处来,他也该受点儿教训,否则怎么对得起去世的姑母,还有陆氏,她也必须要长点儿记性才行!”陆菲媛愤慨地道。

    白木槿摇摇头,道:“我可不是为了教训他们,我是要给父亲一个机会,别真的失了祖父的傲骨!”

    当年的老宁国公,可是名满天元,虽然并不是什么名门之后,但凭借自己的能力,挣得了一身战功,荣封国公,哪个敢轻视?别说郡王,就连亲王见了老爷子,也要客客气气的。

    可是到了父亲手里,竟然就成了如此不堪的局面,被人打了左脸,还想把右脸伸过去,这哪里还有祖父的一点儿风骨在?

    楚郡王再权势滔天,那也只是个郡王,国公府虽然爵位上不如人家,但可不能就如此不济,被人欺负到了头上,还要去道歉,那才是真正的大笑话呢!

    可叹白老夫人虽然曾是赫赫有名的才女,可到底家族不够显赫,也没能养出真正的世家女的气度来,加之得失心太重,才会想不通这一点。

    这事儿要换了陆老太太,肯定顾不得什么当时就该拉着白木槿打上门去,非要闹得郡王府鸡犬不宁才肯罢休。若不让楚郡王全家赔礼道歉,那就不是陆老太太,也就不是当年的“铁娘子”了。

    这不是说做人就要不顾一切,一股脑往前冲,但是事关家族的尊严,是容不得退让半步的,否则在这权贵扎堆的京城,如何立足。今日你被人欺负了,你去道歉,日后就有无数人敢踩到你头上来,反正人家知道你好欺负!

    宁国公府不可能独善其身,也不是和谁家都交好,老国公在的时候,可没少得罪人,只不过慑于老国公的威严,没人敢真的欺辱上来罢了。后来又因为结了陆氏这个姻亲,也没人愿意招惹。

    若是白木槿真去道歉赔罪了,那宁国公府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陆家什么反应先不提,光是那些曾经在老国公手里吃瘪的人家就会主动找麻烦了。

    这权贵之家,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都一样的欺软怕硬,你若硬到底,他们也不敢真把你怎么样,毕竟瓷器都怕石头。越是尊贵,就越怕被你磕着碰着,若你软下来,他们就会不遗余力地打压你,非得把你踩到脚底不可。

    陆菲媛和陆青云赞同地点点头,陆家虽然没有封爵,可是谁敢欺负?百年世家,从来都不需要皇室来给他们分封,他们就是无冕之王!

    所以爵位并不能代表一切,你要真有本事,谁也不敢拿你如何,白世祖就是自己没能耐,才那么害怕楚郡王府。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陆菲媛问道,前面的事情几人是商量好的。

    白木槿笑了笑,道:“自然是去楚郡王府啊,先看看他们如何仗势欺人,才好行动不是?”

    “好啊,我也去看看,哼,那凤子灵狂妄得够久了,看看她到底有多厉害!”陆菲媛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陆青云却在想,凤九卿去完楚郡王府之后,凤家的人该是个什么态度。

    当白木槿和陆青云兄妹悄悄赶往楚郡王府的时候,却见白世祖在陆氏的搀扶下,站在楚郡王府的门口,而楚郡王府大门紧闭,竟无一人来接待。

    白世祖和陆氏的脸色都十分难看,陆氏更是不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诋毁白木槿:“夫君,你看你急急忙忙赶过来,原来槿儿根本就没来,这叫怎么回事儿?”

    白世祖也是气的脸红脖子粗,问道:“现在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白跑一趟,你看看周围的人,我的脸都丢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