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氏也小心翼翼地看着那些好事之人,心里着实气恼,早知道就不该为了看热闹陪白世祖跑这一趟。

    “楚郡王府的人不理咱们,我们有什么法子,总不能硬闯吧?”陆氏道。

    白世祖心里窝着一肚子火,说话也不顾前后了:“楚郡王府也欺人太甚,竟然敢给我吃闭门羹,好歹我也是堂堂国公爷,他们如此怠慢,果然是没把我宁国公府放在眼里,难怪槿儿生气得要讨个公道!”

    陆氏倒是没想到这个时候,白世祖的自尊心倒是上来了,可眼下也没有楚郡王府的人在,她自然乐得随着他的话讲:“就是啊,哎……这样怪不得夫君,谁让楚郡王近年来越发得皇上看重,而咱们家……自从公公去世后,就一日不如一日了!”

    军权丢失,白世祖又是个文不成武不就的,要是能继续保留当年的风光,那也真是奇怪了。

    白世祖听了陆氏的话,不仅没感激她,反而怒瞪了她一眼,道:“哼,你的意思是我不济事,所以才让白家落败?可是……可是婉琴在的时候,谁也不敢对我如此,说到底你是个庶女,不如婉琴在陆家得力!”

    陆氏没想到最后竟然怪到了自己头上,她当然也知道,自己庶出的身份,加上陆老太太对她不喜,自然不会再真心帮着白家,可是还不是白世祖太懦弱,才会是这样的局面吗?

    陆氏委屈地红了眼睛,但也不敢和白世祖辩解,若真惹了白世祖生气,她的日子肯定会更难过。

    “不行,今日我一定要见到楚郡王,堂堂宁国公,难道真要灰溜溜地吃闭门羹,这让我以后怎么在京城立足,说出去要笑掉别人的牙!”白世祖虽然忌惮楚郡王,但是如今吃了这么结结实实的一个闭门羹,泥人也有了几分火性。

    说着就对罗管家道:“去给我敲门,我不信楚郡王府的人都死了!”

    罗管家自然是惟命是从,带着几个家丁,就上了楚郡王府的高门,开始乒乒乓乓地敲门,也顾不得围观的人在一旁指指点点。

    这种可不是一般的丢脸,都登门拜访,别人直接将门给关了,全然不理会堂堂宁国公。

    “槿儿,姑丈这会儿倒还有点儿国公的样子!”陆青云在一旁笑着道。

    白木槿可不这么认为,他只是还没见到楚郡王妃,不过是对着紧闭的大门发火罢了,若是这样灰溜溜地走,那宁国公真的可以卸下匾额,从此也别见人了。

    “且看着吧,我猜此事十之八九是楚郡王妃的主意,但她总不能一直闭门不见!”白木槿道。

    “你是说楚郡王现在不在府上?”陆菲媛问。

    白木槿点点头,楚郡王再怎么样也是堂堂郡王爷,甭管多看不起宁国公,也不会如此失礼,依着那人的性子,十之八九会好好地将人请进去,再好好地打发了,不会让人看笑话。

    楚郡王妃可不一样,嚣张跋扈惯了的,大概也是听到白家人会来闹,希望给他们一个下马威,然后才好打压他们。

    罗管家几个人敲门敲得欢实,可里面的人硬是憋着不出声,可是仔细听便知道里面人都在谈笑呢。

    这更让白世祖恼恨不已,着实把这个好性子的都给气伤了,不敲开门还真不肯罢休。围观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大家都很好奇,这宁国公府怎么和楚郡王府杠上了。

    躲在拐角处的白木槿几人却气定神闲地评头论足,仿佛只是普通的围观群众。也没人怀疑上他们。

    直到陆青云被人猛拍了一下肩膀,才惊讶地回头,却看到凤九卿摇着扇子,笑得十分欠揍。

    “你们这样可不太厚道啊,青云,我没记错的话,那人应该是你的姑母和姑丈吧?”凤九卿似乎还真有些不确定地道。

    陆青云看到凤九卿如此气定神闲,便知道事情应该已经办妥了,楚郡王之所以不在王府,怕是进宫面圣去了。

    “是啊,不过姑丈生气了要找楚郡王算账,做晚辈的怎么好阻拦呢!”陆青云说的十分恳切,一点儿也看不出他心里憋着坏。

    凤九卿等白木槿一回头,才发现她额头上有伤,眼里闪过一丝异样,才挑眉看着陆青云道:“宁国公府可是不太平啊,怎么国公爷瘸了腿,连白大小姐都挂了彩呢?”

    陆菲媛听到凤九卿问话,也不管他是真心假意,就想找个外人评评理,忙将白家的事情一通连珠炮似的从头到尾说了个清清楚楚,末了还不忘问道:“王爷,您说气人不气人?有这样做人父母,有这样做人祖母的吗?槿儿可真苦!”

    问完似乎又想起了那会儿的心疼来,眼睛也跟着红了,白木槿忙将人来过来,劝道:“表姐,你这是做什么,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说给别人听,我脸上又好看了?”

    陆菲媛知道她不是真怪自己,只是不想让自己再提这事儿,便揉了两下眼睛,喏喏道:“我也是为你难过,偏你自己跟个没事儿人一样!”

    白木槿转嗔为喜,知道陆菲媛是真心为自己好,才安慰道:“我知道,所以才不希望你提,因为你为我难过,可我并不难过!”

    两人只顾着自己说话,却没有注意到凤九卿脸上的冰寒,和眼里一闪而逝的杀气,一直看着凤九卿反应的陆青云却真切地注意到了。

    他不禁在心头叹息,看来这宣王殿下真对自己表妹上了心,可是……也不知是福是祸啊!看来他得找个机会好好地和凤九卿说道说道,表妹命苦,可千万不能再在亲事上招惹麻烦了。

    因为据他所知,太后可是一直惦记着宣王的亲事,若知道凤九卿看上了白木槿,那恐怕得有无尽的麻烦了。

    陆青云轻咳了两声,才让凤九卿收敛了脸上的表情,却瞪了他一眼,意思很明显,要不是陆青云耽误了时间,没能及时赶到白家,也不会让白木槿受伤。

    陆青云着实有些委屈,还不是宣王自个儿贪玩,非得给人家暗卫剃头,自己才没能及时追上白木槿她们嘛!可是当着白木槿的面,这话也不能明说,只是哀怨地瞅了一眼凤九卿。

    却好巧不巧地让白木槿看了个正着,对于表哥和宣王之间的互动,心中一愣,突然想起前世宣王殿下三十好几也没有成亲的事,而表哥虽然娶了妻,可是常年却在外,和没娶一个样儿。

    这俩人莫不是?白木槿不禁在心里哆嗦了一下,有些难以接受,暗怪自己胡思乱想,可是偏偏又忍不住胡思乱想!

    正说着话,楚郡王府的大门总算被罗管家一行以坚持不懈地敲打下,豁然而开,让一直倚在门上的几个下人,一时不备,摔了个狗啃泥!

    楚郡王府开门的人掐着腰哈哈大笑起来,气的罗管家面红耳赤地爬起来,转而对白世祖道:“公爷,他们欺人太甚!”

    “哟……这是谁家啊,说我们欺人太甚,你们这要死要活地敲门,扰着我们王妃了,我看你们才是来者不善吧?”说话的人看起来身份不低,那身装扮应该是个管事。

    白世祖原本还打算好好地说话,可是一见楚郡王府一个下人都如此嚣张,便也来了气,愤然道:“你们楚郡王府就是如此待客?我倒要问问楚郡王,是不是真的如此目中无人!”

    那个管事好像眼神不好一般,身子往后倾斜,眼神微眯,轻蔑之态尽显,好半晌才突然赔笑道:“哎呀,对不住,对不住啊,没想到是国公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国公爷见谅,只是……您这气势汹汹的,是为哪般啊?”

    虽然说得是赔罪的话,可人家那神气一点儿也没有赔罪的样子,最后的话干脆就是质问了。

    白世祖再傻也知道人家要羞辱他,怒不可遏地道:“好好好……请你们王爷出来,若是今日不给我个说法,那就圣上面前讲话!”

    管事是得了郡王妃的话,才会如此明目张胆地欺负人,自然也不怕宁国公的威胁,脸上挂着谦恭的笑,眼里偏偏带着蔑视,拱手道:“实在不好意思,我家王爷进宫去了,不在府上,王妃也不便招待您,请您改日再来吧!”

    若是一开始楚郡王府就派人出来说这话,白世祖说不得就离开了,可是被人晾了半天,给人看够了热闹,这才轻飘飘地要打发他,若是走了,岂不是颜面扫地。

    他怒道:“既然王妃闭门不见,那我就在门前坐等吧,去给我搬个椅子来,我倒要看看你们郡王是不是真的目中无人,当我宁国公府如此可欺!”

    管事似乎有些诧异,没想到一向软弱的宁国公也会如此撒泼,可是他奉了郡王妃的命,哪里敢让宁国公留在这里,继续留下去,郡王回来了,肯定会责罚的,到时候也得连累王妃。

    管事凝了凝神,才满脸堆笑道:“国公爷,这恐怕不妥吧?无缘无故地让您坐在咱们门口,算什么事儿啊?难道您还嫌这郡王府门前不够热闹吗?”

    说着就看了看周围的看客,白世祖自然也知道,但怎么能让人这么打发了,越是人多,越是丢不起这人。

    “那也要你们府上给我个说法,否则……今日我是不打算走了!”白世祖面对个下人还不至于低声下气,自然是摆足了国公的架子,衣袖一甩,脸上十足的高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