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管事的在楚郡王府当差,又是主子面前得脸的,什么达官显贵没见过,一般人看着楚郡王的面子上,也得对自己客气几分,还是第一次见白世祖这种没眼力见儿的。

    “国公爷,您这就是为难小的了,我可是奉王妃的命令出来送客的,您不会不给王妃面子吧?”管事的干脆把话给挑明了,反正王妃就是这个意思,不必给宁国公留面子。

    白世祖听了这话正要发作,却见陆氏给他一直使眼色,才稍稍犹豫了一下,陆氏凑到他耳边嘀咕道:“夫君,这王妃可是太后的亲侄女儿,还是不要得罪了好,否则……”

    白世祖心里着实气闷,这楚郡王惹不起,连王妃他也得顾忌,谁让一个个都比他得势呢?可是就被一个下人轰走了,看看周围那些不怕事儿的看客,心里直发苦。

    现在是进退两难,都怪这楚郡王府的人,为何早些不出来“送客”,非得把事情闹大了,才出来人,还是个下人。这样岂不是故意让她没脸吗?

    白世祖左右为难,一边是丢人现眼,一边是得罪王妃,哪一样都他都不情愿。而楚郡王府的管家脸上却渐渐得意起来,想着王妃说的果然没错,这宁国公就是个软脚虾,几句话就能将人唬住了。

    陆氏又劝道:“夫君,这会儿在这里闹也不好看,不如咱们回去从长计议,毕竟这事儿是两家小辈之间的事儿,就当是小孩子家打架了,哪有长辈出来闹的?”

    这话说着,正好拍中了白世祖的舒服处,他看了一眼那管事,才高声道:“给你们王妃带个话儿,今日王爷不在我也不便打扰,若是见了我的女儿,还请王妃不要为难她,派个人将她好好地送回宁国公府!”

    他这话可不是说给王妃听得,而是说给这些看客听的,这样好歹也表明了自己的来意,走也走的不那么丢人败兴。

    可管事一听这话,却喊了一声:“国公爷慢走,听您这意思,令千金还真打算到郡王府来闹事儿?”

    世子可是派人回来将事情都告诉了王妃,王妃本打算进宫的,却被突然光临的宣王给拦下了,不久之后皇上就下旨让郡王进宫了。

    白世祖还以为郡王府的人不知道这事儿,没想到人家明知道他的来意还将人拒之门外,到现在连郡王府的门都跨进来,这简直就是摆明了看不起他。

    白世祖愤然转身,怒目而视,喝道:“我女儿来可不是来闹事的,是来向楚郡王府要个公道的,你休得看不起人,我宁国公府也不是任人欺凌的怂包!”

    管事的被白世祖这么一吼,脑袋也有些发晕,指着他道:“你……你……要公道?我们王妃还要向国公爷要公道呢,我家小姐可是被人欺负了,如今还在宫里没回来呢!”

    “哼!”白世祖冷哼一声,“夫人,这件事就交给你了,王妃不是不便见我这男客,想来应该不会不便见宁国公夫人吧?今日不讨个说法,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白家的列祖列宗!”

    陆氏没想到白世祖这会儿竟然犯了倔脾气,她可不认为这是好兆头,和楚郡王府闹僵了,吃亏的只会是白家,那王妃怎么会是好惹的?

    陆氏想要劝,却看白世祖气哄哄地拂袖而去,她想追上去,却被他怒瞪一眼,道:“我在车上等你,今日你不见着那楚郡王妃,咱们就不回去!”

    管事的哪里能让人进府去,赶紧朝身后的家将使了个眼色,一排王府的私兵就拦住了郡王府的大门,对着陆氏还是客客气气地道:“夫人,还是劝劝国公爷吧,我们王妃说了,今日不见客!”

    陆氏本就不愿意进去,她可不是那王妃的对手,见了也只能让人压在头上欺辱,她可不愿意为了白木槿讨这个没趣,更何况兮儿可说了,那凤世子对她青眼有加,将来……说不准还要和王妃成为亲家,哪里能现在开罪了人家。

    可是白世祖还余怒未消呢,她也是左右为难,不得已才开口道:“能不能麻烦您通传一声,就说宁国公夫人求见王妃!”

    管事见她说话如此客气,反倒生了几分轻蔑,这一家子人就是烂泥扶不上墙,还指望着和郡王府叫板,真是不自量力。

    管事瞥了她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道:“夫人见谅,我家王妃有言在先,今日绝不见客,还是请回吧!”

    王妃岂是谁想见就能见的,管事心里嘀咕道。

    陆氏见讨了个没趣儿,面上也有些讪讪的,便不阴不阳地刺了一句:“王妃是不是打定主意要让我国公府没脸?这事儿这样处理,可不太好吧?”

    “好与不好,也不是夫人说了算的,今日我家小姐受了委屈,说不得什么时候,王妃还要到国公府走一遭呢!”管事撇撇嘴,说的轻飘飘的,这话王妃倒是没说,但是看王妃的脸色就知道,心里甭提多窝火了,若不是王爷临走前交代了,恐怕现在就带人打上门去了。

    陆氏听了,心里急了,若真是让王妃闹上门去,可不就彻底得罪死了王妃嘛?想着兮儿的前程,她忍下了这管事的轻慢态度。

    还陪着笑脸道:“我们也不是要来闹事儿,主要还是将今日的误会解开,我家老爷和王爷同朝为官,抬头不见低头见,总不能为了小孩子家闹别扭,就红脸吧?呵呵……还是请管事给王妃带个话儿,咱们家老夫人的意思可是……”

    “我管你们家老夫人是什么意思,白木槿敢开罪我楚郡王府,我誓不与她善罢甘休,哼!”郡王府的马车刚刚停下来,凤子灵就掀开车帘,高声斥道。

    看热闹本来觉得已经没什么好戏看了,正打算散了呢,没想到楚郡王府的小姐竟然回来了,而且一碰面,就是这么不给情面,顿时又来了兴致。

    管事一见自家小姐回来了,赶紧丢下陆氏迎了上去,一脸讨好道:“小姐,您可回来了,王妃都担心死了,您快些进去见王妃吧!”

    凤子灵看了一眼陆氏,问道:“他们来做什么?那白木槿呢?”

    “没见着白家小姐,来的是国公爷和国公夫人!”管事的回道。

    凤子灵怒哼一声,才道:“将人给我打走,堵着门,让我怎么进去?”

    管事的这就为难了,王妃虽然对这些人也有怒气,可没说让他打走啊,若是真个动了粗,这事儿恐怕还不好交代。

    正为难着呢,却听凤子灵怒声道:“怎么了?我的话都不好使了?你是不是觉得这个郡王管事做腻了,要去国公府当差?”

    管事一惊,这话就严重了,谁不知道当奴才的最忌就是吃里爬外,真让这小祖宗闹僵起来,那他这管事还真就做不成了。

    赶紧赔礼道:“小姐,奴才错了,奴才哪里敢不听小姐的话,可是……王妃那边?”

    “有什么我给你顶着,你怕什么!”凤子灵白了他一眼。

    管事的得了这话还有什么不敢的,本来嘛,他也没把国公夫人放在眼里,立刻对那些家将挥挥手,陆氏一见情形不对,立马道:“凤小姐,我可是国公夫人,一品诰命,岂是你说打就能打的?”

    “哼,一品诰命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郡王府撒泼,我可不是打你,只是要清理一下郡王府的大门而已,还愣着做什么,这么乱糟糟的,本小姐还能进府吗?”凤子灵不屑地道。

    陆氏被说的面红耳赤的,面对这个不讲理的小姐,她也无能为力,而楚郡王府的私兵已经开始动作了,她可没胆子和那些五大三粗的男人对抗。

    陆氏羞恼地赶紧退让,看的凤子灵哈哈大笑,道:“这就是国公夫人,还一品诰命呢!哈哈……”

    陆氏被逼得到了自家马车前,白世祖在里面听得怒气冲天,看着不济事的陆氏,上去就是一巴掌打在她脸上,骂道:“没用的东西,被人如此欺负,你也能忍!”

    陆氏捂着脸,眼泪巴巴的,委屈道:“夫君,你也不看看,他们可是要打人啊!”

    白世祖被气得几乎要昏死过去,也顾不得自己脚扭伤了,一下子跳下车,挡在了陆氏前面,骂道:“哪个敢打人,本公爷就在这里,看你们怎么打!”

    那些家将面面相觑,回头看了一眼管事,管事的又看看凤子灵,凤子灵冷笑一声,道:“只要不在我郡王府门前闹,你们就不必理会了,将人赶到路边就是!”

    “你……你们敢!”白世祖呵斥道。

    家将可不管这些,他们就举着手里的长枪开始轰人,白世祖受了伤,又本就是个文弱之人哪有力气和他们相抗衡。

    只能步步后退,看的周围的人都跟着砸吧起嘴来,说出的话就甭提多难听了。凤子灵却在那里笑得十分得意,白木槿敢羞辱自己,那她也要羞辱一下她的父母。

    陆氏扶着白世祖,一个不慎竟然双双跌倒在地,这下就连郡王府的下人们也开始忍不住捂嘴偷笑了。

    陆青云看了许久,终于道:“表妹,该你出去了!”

    白木槿微微一笑,点点头,转身往拴马的地方跑,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翻身上马,然后长鞭一挥,马儿高声嘶鸣,冲了出去。

    凤九卿看着一身红衣,头上还带着伤的白木槿,却觉得耀眼的如天边晚霞一般。折扇轻摇,唇边的笑意渐渐加深。

    陆青云用胳膊肘戳了他一下,似不经意地道:“王爷,我表妹是不是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