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的话传进来每个人的耳朵,人群又开始骚动了,纷纷举手喊道:“还白小姐公道,还白小姐清白!”

    楚郡王妃没料到白木槿竟然会来这一招,她以为女子都重仪容,更重名声,怎么会当着这么多人面把那些针对自己的难听话说出来呢?

    可是偏偏她阻止不了,越是强势阻止,就会使事情越糟糕,楚郡王妃看着一边倒的百姓,有些踟蹰起来。

    凤子灵刚想开口,被楚郡王妃一个厉眼瞪退了下去,王妃吩咐道:“庆嬷嬷,将小姐带进去!”

    白木槿见凤子灵要走,赶紧开口道:“王妃,此事是由令千金而起,您就这样让她离开,是不打算还我公道,给臣女致歉了吗?”

    楚郡王妃笑容里有几分冷意,她给白木槿好脸色,不是代表她怕,而是因为众怒难犯,可是白木槿却咄咄逼人,这让一直高高在上的楚郡王妃十分不悦。

    “白小姐,做人要懂得适可而止,更要识时务,今日本王妃不追究你在我王府门前闹事,但不代表能容忍你一再挑衅,你和我儿女的恩怨,自有皇上和皇后论断,若有旨意要我楚郡王府道歉,到时候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此时,还请你回家去吧!”

    楚郡王妃虽然还面带笑容,但是语气已经变得严厉起来,隐隐含着威胁,大有白木槿不识趣,她也不介意将事情闹大的打算。

    白木槿可不怕事情闹大,越是闹大,楚郡王府就会越被动。白木槿目光变得凄清起来,笑得十分悲凉,声音含着一股不祥的决绝道:“楚郡王妃,不是我不识时务,更不是我不懂适可而止,可你有问过你的儿女,他们可曾适可而止,一再苦苦相逼,在百花宴上两次出手要打我,逼得我无路可退,才闹到皇后那里,可凤小姐仍然不懂适可而止,当着那么多人面,话说得一句比一句难听!”

    白木槿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已经有些说不下去一般,哽咽道:“王妃也是为人母者,若是今日易地而处,您的女儿在外受此大辱,您能劝她适可而止吗?您能不要个公道吗?是的,我宁国公府是比不上你们楚郡王府势大,可并不代表我就卑贱到可以人你们欺凌!”

    “我父母上门想要和王妃商量着如何息事宁人,可是您闭门不见,派个下人出来赶人,更有甚者竟然让家人将我父母打出去,家父可是堂堂国公爷,你楚郡王府眼中可还有圣上,可还有王法,难道真当天元是你楚郡王府的,连皇上亲封的国公都可以肆意凌辱吗?”

    楚郡王妃并不知道这件事,她还以为凤子灵只是和白木槿在这里闹开了,哪里知道刚刚凤子灵命人将宁国公夫妇打出去的事情。

    如今被白木槿当众指摘,还给她们扣了个目无王法,不尊圣上的罪名。这可不是小罪,皇上不追究也就罢了,若是追究,这楚郡王府都要跟着倒霉。说不得还要褫夺爵位,贬为庶民。

    “你……你休要胡言乱语,要说将国公打出去,也是小女年幼无知,并不是故意冒犯,如何能说我们目无圣上?”楚郡王妃说道这里也疾言厉色了起来。

    白木槿却不甘示弱,目光毫不回避地看着楚郡王妃,道:“在场的人都有目共睹,凤小姐是如何有恃无恐地派手持兵刃的家将打我父亲的,还将我父母推倒在地,甚至让父亲受了伤,我父母现在就在对面的马车里,可以随时派大夫来验伤!”

    他们自然不知道,白世祖来之前已经受了伤,即便知道,也没人能证明,所以这伤了国公的责任还必须要楚郡王府担下来。

    楚郡王妃看着白木槿,笑容变得森冷起来,她不相信一个十几岁的少女敢跟她叫板,走过去,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威胁道:“白小姐,我劝你最好别将事情闹大,得罪了我楚郡王府,你该知道有什么后果,我们不是你可以惹得起的对象!”

    白木槿也微微一笑,声音压低道:“王妃,这些话,我也同样还给你,我白木槿也不是你楚郡王府得罪的起的,你该知道,我外祖母是谁,不怕告诉你,我就是她老人家的心头肉!老太太大概正在赶来的路上!”

    楚郡王妃眯着眼睛,倒退一步,愤恨地看着白木槿。她原以为白木槿是跟着白家人来的,那就意味着她没能请动陆老夫人出面。原来,这一切都是她的计谋,她要先造势,占了理之后,才用陆老夫人压阵。

    “我还真是小看了你,敢要我楚郡王府公开道歉,果然不是个没脑子的丫头!”楚郡王妃冷笑道。

    白木槿仍旧挂着温和无害的笑容,道:“王妃过奖了,臣女也是被逼无奈,若你们不道歉,我只有死路一条!”

    “你不怕得罪了我们,日后再无宁日?”楚郡王妃威胁道。

    白木槿淡然一笑,道:“那就拭目以待,我的命可没有世子和小姐那么金贵,瓷器和石头相碰,谁怕谁呢?”

    “你敢威胁我?”楚郡王妃冷声道。

    白木槿摇摇头:“不敢,我只有一个要求,凤世子和凤小姐登门致歉,还我清白!日后,你们不主动惹我,我绝不会冒犯!”

    “堂堂楚郡王世子,怎么会给你致歉,你要求的有点儿多!”

    “堂堂楚郡王世子,竟然会无端侮辱一个贵女,他做的也有点儿过分!”

    “你……”楚郡王妃忍不住伸出手,她没打算打人,可是不知为何,白木槿的脸竟然撞了上来。

    “啊……”她眼睁睁地看着白木槿在她的掌下倒地,似乎还磕到了原本的伤口,血渗出白色的面部,看来触目惊心。

    “谁敢伤我的槿儿?”一声暴喝响起,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太太突然扒开人群,冲了出来。

    楚郡王妃看着自己的手,有些难以置信,可是偏偏白木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自己“打”倒在地,还触及旧伤,流了一脸的血。

    而这一幕,恰好被赶到的老夫人看的真真切切。她知道自己上当了,却无力辩解。

    楚郡王妃暗道,自己捉了一辈子鹰,临了竟然被鹰啄了眼睛,一个不过十几岁的毛丫头,让自己吃了这么大的闷亏。

    陆老夫人心疼不已地将白木槿扶起来,人已经晕了过去,血流了一脸,惊得她几乎要停了心跳。

    “槿儿,槿儿……你醒醒啊,你别吓外婆……”老太太心疼的落下泪,她突然就想起自己的女儿来,那一天,她听到噩耗赶到的时候,也是满眼的血,还有女儿那苍白了无生气的脸。

    陆老夫人猛然抬头,看着楚郡王妃,一字一顿地道:“你敢出手伤人,我与你不死不休!”

    一句话,将原本气势高涨的楚郡王妃惊得连退好几步,要不是身后的丫头扶住了她,或许她会因为腿软而摔倒。

    楚郡王妃赶紧辩解道:“不是我……我根本就没有碰她!”

    “你胡说,我亲眼所见,这么多人亲眼所见,你还想抵赖,好好好……你楚郡王府敢如此心狠手辣,想要我外孙女的命,那就请皇上做主吧,我的女儿没了,就留下一对无辜的儿女,若还折损了,我老婆子拼了这条命也要你们陪葬!”

    她说的是陪葬,所以这件事已经不是楚郡王妃能够承担得了的了。可是眼下楚郡王还在宫里没有回来,众目睽睽之下,她的女儿不仅拿鞭子打人,她又被人看到打倒了白木槿。

    这一切都是圈套,现在明白过来,也太晚了。若她能够在最开始就将宁国公夫妇放进府里说话,一切都不会发生,可惜……她太小看了这个少女!

    “来人啊,快请太医过来!”陆老夫人老泪纵横地喊着,现在她最关心的不是找楚郡王妃算账,而是槿儿的性命。

    那满脸的血即便是路人看了,也要心惊肉跳,何况是老夫人这个疼她到骨子里的亲人呢!

    陆菲媛在人群里着急的不行,可是却不敢在这个时候冲出去,只能红着眼睛问道:“哥,槿儿不会真出事儿了吧?”

    陆青云离得并不近,也看不清楚,只知道白木槿满脸是血,似乎还晕了过去,可是眼下他们都不能出去,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让开,统统给本王让开!”一个带着十足威严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人们不自觉地就让开一条路,这个俊美的王爷,浑身带着一股子气势,让人看了就不自觉地想要听他的话。

    凤九卿就这样带着一个提着药包的年轻人从人群最后面走到了白木槿身边,看着她那一脸的血,尽管知道这只是一个计谋,但仍旧让他寒了目光。

    凤九卿看了一眼楚郡王妃,让她背脊生寒,这还是她第一次在这个年轻的小叔子身上看到如此可怕的眼神。他从来都是吊儿郎当的,玩世不恭的样子。

    “我提醒过你,不要将事情闹大!”他吐出的话,不含一丝情绪,却让楚郡王妃无端觉得恐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