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那年轻人也不管凤九卿说什么,自顾自地给白木槿解开棉布,验看伤口,发现是原本的伤口被撕裂,伤上加伤,所以流了很多血。

    他沉默着用干净的棉布给白木槿擦净血水,然后再迅速地倒上止血的药粉,又给她贴了一些棉花,再用棉布将伤口包扎好。

    一连串的动作,干净利落,行云流水,仿佛不是在帮人治伤,而是在做某种赏心悦目的雅事。

    处理完了这一切,才十分冷淡地对凤九卿道:“若是不处理好,会留下疤痕!”

    凤九卿听了只是淡淡点头,这个他倒不怕,反正他的王府里有的是玉雪霜,这点儿小伤口,还是能治得好的。

    陆老夫人一听要留疤,惊地一把拉住了年轻的大夫,道:“大夫,你一定要帮我孙女治好伤口,不能留疤啊,要是留了疤,她以后可怎么见人呢?”

    那年轻人虽然面上没什么表情,但也不是冷漠的人,忙宽慰道:“老夫人莫慌,相信宣王殿下会有法子帮这位小姐去除疤痕!”

    陆老夫人看了一眼宣王,还没开口,凤九卿就道:“老夫人放心,回头就把玉雪霜送到白小姐手上!”

    老夫人感激地看了他一眼,道:“多谢王爷相助!”

    凤九卿摆摆手,并不在意的样子,心里却想着,怎么做才能让老太太更加感激他。

    老夫人可没注意到宣王的心思,对着身后的崔嬷嬷和瑞嬷嬷道:“将槿儿扶上马车!”

    此时白世祖也在陆氏的搀扶下扒开人群,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一看到老夫人,陆氏赶紧委屈地道:“母亲,您可来了,再晚点……”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结结实实地打在陆氏的脸上,众人惊得连说话都忘了。

    陆氏脸上热辣的疼痛,逼出了真的眼泪来,难以置信地看着老夫人,又万般委屈地看了一眼白世祖。

    白世祖赶紧道:“岳母大人,您怎么能当众打凝香呢?”

    “啪!啪!”白世祖的左右两边脸都留下了五指印。

    白世祖震惊地望着陆老夫人,就连路人都开始懵了,这老太太是不是受刺激过度了,怎么对自己的女儿和女婿下手呢?

    陆老夫人并没有让人疑惑太久,指着这两个人,咬牙切齿地道:“你们这对没心肝儿的东西,槿儿才多大点儿,你们竟然放任她一个人在这里受人欺凌,还能心安理得地躲在马车里不出来,这就是为人父母该做的事情吗?”

    陆老夫人骂的气喘吁吁,缓了缓才接着骂道:“狼心狗肺的白世祖,你怎么对得起婉琴,她留下一双儿女撒手人寰,你就这样对槿儿,你还有没有人性?槿儿这头上的伤是你打的吧?我告诉你,这事儿没完,女儿受了欺辱,你不帮她出头,你竟然还要打人,还有你,陆凝香,别跟我装模作样的,要不是你撺掇的,槿儿怎么会受这样的苦?”

    白世祖和陆凝香被骂的狗血淋头,却半句话也说不出来,这围观的人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他们夫妻是怎么躲清闲的,即便在对面看着女儿被人拿鞭子追赶,也没有出来阻止过。

    甚至女儿倒地不起,他们也没出来,直到老太太来了,没法再躲了,才不得不现身。

    百姓们指指戳戳,充满鄙夷地看着宁国公夫妇,有些胆子大的,更是直接骂了出来:“真是一对狠心的父母,我可看的真切,这白大小姐是个孝顺的,看到父母受辱二话不说就挡在前面,还让父母先离开,可为人父母竟然能对女儿的死活不管不顾呢,哎……也不怕人戳脊梁骨!”

    “真是个可怜见的孩子,那也不是白大小姐的亲娘,果然后母的心都一样的狠毒啊,难怪白大小姐被人欺凌,要以死相逼才能为自己讨公道呢!”

    “呸,真是一对狼心狗肺的,我要是白大小姐,我才不认这对狠心的爹娘呢!”

    “楚郡王妃也太过分了,竟然对一个这么可怜的姑娘下狠手,你看看那血流的,哎哟,这要是我的孩子,我拼了命也要护着她啊!”

    “楚郡王府仗势欺人惯了,你没看到那凤小姐怎么拿鞭子要打要杀的吗?”

    “都是要逼死这白大小姐啊,明明是他们楚郡王府的少爷小姐不对,还要打人,真是太过分了,这还有天理没有?”

    “什么天理啊,谁让人家是王爷,有权有势嘛!”

    一句一句的话,将宁国公夫妇和楚郡王府的人说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可是陆老夫人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

    “白世祖,带着你的贱妇滚回去,这件事由我来做主,你们不要脸面,你们肯给人卑躬屈膝,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的外孙女由我老婆子护着!”

    白世祖连连赔罪,他是知道老太太的脾气,要是惹怒了,那就算皇上来了也不给面子的,自己这两个耳刮子是白挨了,而且她也是自己的岳母,打了他也就打了,不算多丢人,可偏偏那些不怕事儿的老百姓的话,让他羞愧难当。

    陆氏自然也是如此,灰溜溜地扶着白世祖要离开,再留下去,他们怕要被人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一路走到马车那里,一路被人吐口水,这些老百姓虽然怕权贵,但现在是人多势众,好容易有机会折辱一下这些高高在上的贵人,自然是不遗余力的。

    白世祖和陆氏十狼狈地逃离,恨不得将头埋进地里去,好容易上了马车,也顾不得什么,赶紧叫人赶车离开。

    可是如今这里被人群堵得水泄不通,他们的马车艰难险阻,寸步难行,只能接受着那些人越来越难听的唾骂,却半句嘴也回不得。

    陆菲媛和陆青云在人堆里看的连连窃笑不已,陆菲媛低声道:“祖母好威风,我简直要崇拜死了,打得好,叫他们欺负槿儿,这下自食恶果了吧!”

    陆老夫人见白世祖夫妇离开了,才整了整衣衫,对着楚郡王妃道:“王妃,你是现在随老身进宫去,还是打算等皇上的旨意?”

    楚郡王妃目瞪口呆地看着老夫人,没想到老太太脾气这么大,现在就要拉她去见皇上了。她四下看看,发现此时也就凤九卿能帮自己了。

    对着凤九卿使了个眼色,可是那宣王也不知怎么了,根本看也不看她一眼,眼神四处乱晃。

    “九弟……”王妃忍不住嗔怪地喊了一声。

    宣王殿下这才仿佛如梦初醒,诧异地问道:“怎么了,王嫂?”

    王妃看了看老夫人,却被老夫人提前一步道:“王妃不必多此一举,我虽然感激王爷救了我孙女,但一码归一码,咱们的事情还是要去皇上那里说道说道!”

    楚郡王妃被堵了结结实实,可是也不敢多言,她可是直到老太太的手段的。

    可惜凤子灵不知道,看到自己母亲受委屈,哪里还能忍得住,气冲冲地挣开拉着她的老嬷嬷,对着老太太叫道:“陆老夫人是吧,你凭什么教训我母亲,别仗着自己年纪大,就敢对我母亲不敬,她可是楚郡王妃,你不过是丞相夫人!”

    楚郡王妃慌忙捂住凤子灵的嘴,赶紧赔罪道:“老夫人见谅,小女不懂事,您别和她一般见识!”

    凤子灵呜呜直叫,却被楚郡王妃牢牢地捂住了嘴巴,又对人唤道:“庆嬷嬷,赶紧将小姐带回去!”

    陆老夫人冷笑一声,道:“年幼无知?不懂事?哼!我记得王妃的幼女应该已经十二岁了吧?也不能算小了,此事因她而起,若不得个教训,以后还不翻了天去?”

    楚郡王妃慌了神,没想到老太太竟然真的打算要拿凤子灵开刀,一时没注意,松开了手,凤子灵恼恨地道:“母亲,你怕她作甚?大胆老妖妇,你竟然对郡王妃不敬,我定要禀明太后,让她治你的罪!”

    “闭嘴,你要害死自己吗?”楚郡王妃瞪大了眼睛,还是第一次对自己女儿如此疾言厉色。

    凤子灵看的眨巴着眼睛,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眼泪却吧嗒吧嗒地往下掉:“母亲,你为什么要凶我,明明就是她不对嘛!”

    陆老夫人可没耐心看她们母女闲话,道:“郡王妃既然不愿意随老身进宫,那就等着皇上的旨意吧,养女不教,母之过!”

    说完就再不回头地离开了,楚郡王妃在后面喊道:“老夫人,老夫人……”

    可是却没能留住老夫人坚定离去的脚步,周围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虽然陆老夫人是丞相夫人,可是比起郡王妃来说,也算不得多尊贵,怎么就把一向高高在上,目无尘下的郡王妃吓成那样?

    楚郡王妃见喊不住老夫人,赶紧对凤九卿道:“九弟,你可不能坐视不理啊,子涵和你一起长大的情分,你要见他被皇上治罪吗?”

    凤九卿嘴角勾出一抹凉薄的笑意,道:“王嫂,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是你不听我的话,还有……不管此事结果如何,白木槿,你最好还是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