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丢下这句话,凤九卿也转身离开,敢伤害他的人,那也别怪他不顾情面!说是楚郡王妃导演的这出戏,还不如说是凤子涵在后面推波助澜,以为白木槿只要来闹,就会坐实她的罪名。

    可惜了,白木槿比他想象的要聪明的多,这一场,她胜得十分漂亮!就算陆老夫人没有赶到,今日楚郡王府也要倒霉了!

    老夫人要进宫,护送白木槿的工作自然得交给他这个“见义勇为”的王爷了。

    阿忠跟在身边,低声道:“王爷,您也真够阴险的,偏偏在那个时候把老夫人请过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白大小姐会被打?”

    凤九卿瞥了他一眼,道:“你家王爷看起来像那种人吗?好歹那也是我王嫂!”

    阿忠呶呶嘴,并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很明显,你就是那种人,而不是像。不过阿忠知道自家王爷的脾气,他若是生了谁的气,才不会管对方是谁,哪怕就是皇上,暗算起来也是毫不手软!

    白木槿其实早就清醒了过来,见到瑞嬷嬷陪在自己身边,两个丫头也眼睛红红的,便道:“你们去把外婆请来的?”

    瑞嬷嬷点点头,道:“这件事老太太如果不出面,小姐可不就要吃亏了?”

    “吃亏?吃不了亏,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伤了我,如果我们不走,相信不出一炷香的时间,皇上就该下旨了!”白木槿说。

    皇后可不会放过任何击败对手的机会,楚郡王妃一直和陈贵妃走的近,反而把她这个皇后撇在一边,这种可以狠狠整治楚郡王妃的机会,她又如何会放弃呢?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鸳鸯问,还小心翼翼地用沾了水的帕子给白木槿擦脸。

    白木槿摇摇头,道:“什么也不必做了,就在相府等着外婆回来吧!”

    心里却不知道老太太到底会去怎么闹,又会闹出什么结果来,但既然外婆已经出面了,楚郡王府恐怕要褪层皮。

    有人驾着马在马车旁边,白木槿有些诧异,以为是陆青云和陆菲媛,就掀开帘子一看,发现竟然是凤九卿和他的护卫阿忠。

    凤九卿看看她仍旧有些苍白的脸,挑眉道:“还是好生歇着吧,没事儿就别折腾!”

    白木槿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这个人还真是哪里热闹哪里去,可是她也知道,这件事她又欠了人家一个人情。

    心里默默盘算着,自己欠下宣王这么多人情,该怎么还清才好,毕竟她和他非亲非故的,一再受人恩惠,实在是让她心里忐忑的很。

    “宣王殿下,我表哥表姐呢?”白木槿问道。

    凤九卿笑了笑,道:“大概正在前面等你吧!”

    “那个……谢谢你!”白木槿放下帘子之前,还是别别扭扭地说了这么一句,因为她也说不清楚对凤九卿的感觉,她是真心怕和此人接近,因为深刻了解此人的危险。可是偏偏一再欠他人情,想撇也撇不清。

    凤九卿眼里闪过一丝讶异,他倒是没想到白木槿竟然会和他说谢谢,好像自己帮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还是第一次从这丫头嘴里得了个“谢”字呢。

    感觉还挺不错,凤九卿夹紧马腹往前小跑了起来,阿忠看着微有些发愣。似乎,他家王爷心情十分好的样子!

    瑞嬷嬷用一种微妙的笑容看着白木槿,让白木槿有些不知所措,慌乱道:“嬷嬷这样看着我作甚?”

    瑞嬷嬷摇摇头,收敛了神情,恢复正常道:“没什么,只还是第一次看到宣王殿下这么爱管闲事!”

    “是吗?他不是一向如此吗?”白木槿故作不知地道。

    瑞嬷嬷摇摇头,道:“自然不是,奴婢在宫里很多年,也常常见到这位王爷,他一向都不爱管闲事,尤其……”

    “尤其什么?”喜鹊好奇地问。

    “尤其是姑娘家的闲事,宣王殿下脾性比较古怪,有时候看着和善,但说不准就憋着要怎么算计你。精明的很啊,不过他虽然看起来玩世不恭,但从来不肯与女子接近!”瑞嬷嬷说完这些又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白木槿。

    白木槿发现瑞嬷嬷又看着自己,才讪笑着道:“大概是因为青云表哥吧,他们关系似乎十分好的样子!”

    而且好的有点儿不正常,当然白木槿不可能把自己这种心思说出来,毕竟对王爷和陆青云都不是好事儿。

    瑞嬷嬷以为白木槿是心里发虚呢,便也不好继续调笑她,若是看在陆青云的面子上,那也不必当着皇后和一大屋子贵人的面儿打凤子灵啊。还不是因为那凤小姐出言不逊,对主子不敬吗?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更何况是瑞嬷嬷这种老人精呢!只是,瑞嬷嬷也有些忧色,宣王殿下的身份特殊,恐怕这事儿还得有些波折!

    马车离了人群之后,果然看到陆青云和陆菲媛在前面等着,一见到陆家的马车,就迎了上来,陆菲媛更是从马上跳下来,立刻上了马车,把白木槿前前后后看了一遍,见她真的没事儿,才松了一口气。

    “槿儿,你也太冒险了,我好几次都看到那凤子灵的鞭子打到你了!”陆菲媛埋怨道。

    白木槿安抚般地朝她笑笑,歉意道:“对不住,让你们担心了,我这不是没事儿了嘛!”

    “怎么叫没事儿了,你刚刚那血流的,我老远都看到了,吓得我恨不得冲出去讲那楚郡王妃给痛揍一顿!”陆菲媛气呼呼地道。

    可是一想到宁国公夫妇那副怂样儿,陆菲媛又笑了,道:“你有没有看到陆氏和你爹的样子?被祖母打的脸儿都肿了,哈哈……祖母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这力气还足着呢!”

    白木槿自然是看到的,她又没有真晕过去,这件事只要外婆知道了,必然少不了他们的一顿臭骂,不过她倒是没料到外婆脾气还真是如此火爆,当着那么多人面都下足了力气打脸。

    不过白木槿并没有多高兴,因为不过是几个耳光罢了,相比于他们对自己所做的事儿,还是太便宜他们了。

    “外婆打了他们,到最后也只会怪在我头上,没什么值得高兴的!”白木槿平静地道。

    陆菲媛眼里露出懊恼,颓丧地道:“那怎么办?我想也是,依着姑母那种性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她也不敢找祖母麻烦,肯定还是会算在你头上!”

    白木槿无所谓地摇摇头,道:“没什么,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这件事情过后,她也该好好地收拾一顿陆氏了,陆兆安升官的热度也该过去了,穆欣萍怕也憋屈够了吧?

    “喂……槿儿,你发现没有,宣王殿下好像特别关心你!”陆菲媛也不知怎么突然想到了这里,就眼露闪耀耀的光芒,一脸期待地问道。

    白木槿一愣,鸳鸯和喜鹊也同时露出了好奇的神色,一车子人都眼巴巴地看着白木槿,似乎在期待她的回答一样。

    白木槿顿了顿,才瞪了陆菲媛一眼,道:“这话也是能胡乱说的?表姐越发没样子了,小心我告诉舅母去,就说表姐人大了,心也大了!”

    陆菲媛一听,立刻就锤了白木槿一下,嗔怪道:“你混说什么呢,我只是好奇嘛,今日在听雨阁大家都看到了,宣王殿下为你还出手打了凤子灵,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儿啊!”

    “你想错了,宣王殿下那是在维护凤子灵,若不阻止她,说不准还会说出怎么难听的话来,皇后和那么多娘娘都在呢,被人抓住了把柄,你以为楚郡王真的没个敌人?”白木槿十分不赞同地道。

    陆菲媛困惑地挠挠头,嘟囔道:“好像是这么个理儿,不过……那也打的有点儿重了,凤子灵的脸都气歪了!”

    白木槿摇摇头,叹息道:“这到底是人家叔侄间的事儿,咱们外人不好置喙,表姐往后可千万不能再提这茬儿,否则……人家还当我真的不知廉耻,难道你真希望别人说我勾引宣王殿下吗?”

    陆菲媛吓得立马捂住了白木槿的嘴,这可不是能乱说的事儿,想了想又捂住了自己的嘴,闷闷地道:“表妹,我再不说了,瞧我这嘴上也没个把门的,下回定注意了!”

    见吓住了陆菲媛,白木槿也就不再多说,总归不能和宣王殿下扯上关系,那可意味着无尽的麻烦,她自己的麻烦就够多的了!

    马车摇摇晃晃,终于进了陆家的侧门,白木槿在两个丫头的搀扶下,被带进了老太太的松寿苑。

    没过多久,宣王殿下就派人把六瓶玉雪霜送了过来,来人还特意交代,若是不够用,就和陆青云知会一声,宣王就给白木槿送来。

    陆菲媛看着这玲珑剔透的小瓶里的药膏,嗅了嗅,才道:“果然是玉雪霜,记得前年祖母手不小心伤着了,圣上还派人赐了这东西过来,说是极好的药,一年才进贡十来瓶呢,宣王一下就给你送来六瓶,可真大方!”

    白木槿也有些受宠若惊,物以稀为贵,这玉雪霜每年也就太后,皇后和几位宠妃那里能得些,没想到宣王出手如此大方。

    可是她也没有多想,便道:“大概是为了楚郡王妃出头吧,这才显得有诚意,无妨,人家敢送,咱就敢收,这份人情就算是楚郡王妃欠下的,与我们可没多少关系!”

    鸳鸯和喜鹊也喜滋滋地收了药,自家小姐受了那么多委屈,这药再稀罕,也抵不上小姐的容貌来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