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道:“我也用不了许多,只拿两瓶就够了,剩下的,就留两瓶给外婆,另外两瓶就给表姐和大舅母吧,听说这药就算没受伤,抹在脸上也会使得肌肤更加细腻白皙!”

    陆菲媛赶紧摆摆手,道:“我可不敢要,这是宣王殿下指明要送给你的,给祖母也就罢了,我和母亲就不用了!”

    白木槿睨了她一眼,不由分说地将药塞给了福儿,让她收好,才道:“你也说了宣王殿下送给我了吗,现在就是我的了,我要送谁就送谁,要跟我客气,可就是不拿我当自己人了!”

    陆菲媛见她这样说,也就不再推辞,道:“那我就沾表妹的光了,福儿,将玉雪霜拿去给母亲收着!”

    福儿也喜滋滋地应声去了,心道难怪自家小姐如此亲近表小姐,原来表小姐是个这样会疼人的。

    陆菲媛又将白木槿扶到软榻上,将她按下,道:“你今日也折腾够了,好好歇歇,咱们就等着那凤子涵和凤子灵给你道歉吧,绝不能轻饶了他们!”

    白木槿也着实有些疲倦了,从一大早起来梳妆打扮,到百花盛宴上的纷纷扰扰,着实一刻也不曾消停。

    陆菲媛见她有了困意,才带着人先回去了,又吩咐了松寿苑的下人好好地照顾白木槿,绝不可怠慢,才走了。

    可是刚歇下不久,宫里就有人来传旨了,竟然是太后要召见白木槿。

    陆青云悄悄问过凤九卿:“太后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大概是陆老夫人去宫里闹了,所以太后想要息事宁人,才要白小姐进宫吧!”凤九卿也微微蹙着眉头。

    “我不得召见也不能随意进宫,槿儿可就交给你照顾了!”陆青云道。

    凤九卿微微挑眉,道:“你倒是放心我!”

    “不放心也没法子,谁让现在也就你能进宫去照看一二,我母亲还在和父亲闹着别扭呢,不方便陪槿儿进宫!”陆青云一脸无奈,仿佛是多么不情愿才让凤九卿照顾白木槿一样。

    凤九卿睨了他一眼,打开折扇,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道:“本王可没那么多闲工夫,你拿什么来谢我?”

    “你要真不愿意,那就罢了,大不了我就让祖父低个折子,就说槿儿还未痊愈,不便进宫!”陆青云也不着急,反正他可不能让白木槿一个人去面对难缠的太后,目前还真就只有凤九卿一个人能帮着应付过去。

    凤九卿微微眯着眼睛,狭长的凤目里闪过一道精光,道:“你是吃定本王了?”

    “岂敢岂敢,王爷的大驾,草民不敢劳动!”陆青云俯身拱手,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凤九卿冷哼一声,道:“你休要得意,要是我进宫去帮了你表妹,你该知道是什么后果!”

    陆青云微微一愣,却瞬即笑道:“王爷,您的意思草民不太明白啊,草民只是希望王爷请人护送表妹进宫,别让人伤着她而已!”

    他就吃定了凤九卿不会让白木槿吃亏,至于是用什么法子,那就不是他要操心的事儿了,有什么是能难倒这位宣王殿下的呢?

    凤九卿诡谲一笑,道:“既然青云兄将表妹托付于我,本王也只能勉为其难了,嗯……怎么说的来着,长兄如父,虽然你并不是白小姐的亲兄长,但情同如此,本王就却之不恭了!”

    说着还朝陆青云拱了拱手,好像还真把陆青云当大舅哥一样给予了一礼。

    陆青云吓得跳出老远,指着凤九卿,张口结舌,好半晌才道:“你……你……脸皮也太厚了些吧?这话可不能乱说,玩笑不得!”

    “谁和你玩笑了?本王记得青云兄亲口说了,要将白小姐交给本王照顾,阿忠,你可曾听到了?”凤九卿笑得和只偷了鸡的老狐狸一样。

    阿忠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装作没听见,他家王爷有时候就是如此厚颜无耻,他不想帮他助纣为虐,也不愿意让王爷不满,只能装木头人。

    “阿忠?”显然凤九卿还就要找阿忠当见证人。

    陆青云瞪着阿忠,大有他敢开口说话,就要和他拼命的架势,可是凤九卿微微带笑的凤眼里的威胁,却更让阿忠头皮发麻。

    “阿忠,本王最近特别想要南疆的……”

    “回王爷的话,阿忠也听清楚了,陆公子的确说了要将白大小姐交托给王爷照顾的话!”不等宣王殿下话说完,阿忠就选择了妥协。

    陆青云怒瞪着凤九卿,可是看他一脸厚颜无耻的笑容,最终还是妥协道:“王爷,算草民错了可好,草民拜托王爷将我表妹安全带进宫,再安全带出来,仅此而已,绝不敢为难王爷!”

    凤九卿这才点点头,拿扇子象征性地摇了两下,才道:“如此啊?那就是本王刚刚误会了青云兄的意思了,哎……还真有些可惜呢!本打算见了陆老夫人,和她提提此事的!”

    陆青云简直要将一口牙咬碎才能阻止自己一拳打到凤九卿那欠揍的脸上去,要让老太太知道他敢胡言乱语将槿儿卖了,那还不得找他拼命啊!

    阿忠在心里默念了几句对不住,谁让他家王爷惯会用南疆来吓唬他呢,他可不是怕南疆那边的毒瘴,也不是怕那边的毒虫,而是……那边有个毒人啊!

    白木槿出来的时候,就见到自己表哥咬牙切齿地看着凤九卿,而那宣王殿下则笑得一脸得意,场面诡异的让她又忍不住猜测了起来。

    不过现下要应付太后的心思占据了大部分,也就没空理会这两个男人之间的糟心事儿。

    凤九卿还是将白木槿好好地送到了宫里,但是一进宫就只招呼了她几句,不要和太后硬抗,就转身消失了。

    白木槿自然知道太后惹不起,但也要看看太后究竟是什么态度,不能妥协的,她也不会妥协。

    凤九卿离开之后,她就跟着来宣旨的首领太监到了长乐宫,因为丫鬟没有旨意不能进宫,所以她身边也只带了瑞嬷嬷,幸而瑞嬷嬷是宫里放出去的四品女官,所以并不算违礼。

    进了长乐宫的门口,太监进去通传,过了一会儿,才见到一个身穿褐色宫装的老嬷嬷出来,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并不让人觉得高傲。

    一见到白木槿,还微微欠了欠身,道:“太后娘娘等小姐许久了!”

    白木槿侧了身子,没有受她的礼,又还了一礼,才道:“臣女失礼,因受了些伤,所以耽搁了时辰,让太后就等,实在罪过!”

    那老嬷嬷微微一笑,对白木槿周全的礼节,和大方的谈吐很是赞赏,这位小姐应该还是第一次进宫,能有此番表现,可见她是受过良好教养的。

    再抬头一看,竟然看到了瑞嬷嬷,心下一惊,瞬即又笑道:“原来是瑞姐姐,我真是年纪大了,眼拙了!”

    瑞嬷嬷朝她点点头,并没有多少恭敬,但也不失礼,道:“宁嬷嬷有礼了,多年不见,一向可还好?”

    “有劳瑞姐姐惦记着,都好,太后还经常提起姐姐呢,还说你立了宫着实可惜了,呵呵……”宁嬷嬷依然是笑脸相迎,若不是那眼里微微露出的得色,恐怕白木槿真会以为这两位老嬷嬷是故交好友。

    白木槿回身看了一眼瑞嬷嬷,发现她面色如常,并没有丝毫的不妥,还笑盈盈地回话道:“多谢太后想着奴婢,只是奴婢年纪大了,先皇后怕奴婢伺候不周到,才放了奴婢出宫,不像宁妹子还能继续留在太后身边伺候,比我有福啊!”

    一句话让宁嬷嬷稍稍变了脸色,但也是极短的时间,没经历过深宫岁月的人,永远都不知道自由的可贵,瑞嬷嬷能得先皇后的恩典不用老死宫中,不知羡慕了多少人。可再回来,却对着依旧苦苦挣扎的宁嬷嬷说这样的话,显然是在刺激她。

    可惜对方却不敢说什么,因为伺候太后是“福气”,谁敢抱怨半句?只能看着瑞嬷嬷一脸刺眼的笑容。宁嬷嬷看到了瑞嬷嬷的笑容,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开心,而不是过去故意堆在脸上的虚假面具。

    看来宫外的日子果然是愉快的,虽然没有这份在至尊至贵之人身边伺候的荣耀,可是就连呼吸的空气都是自由的,每一分情绪都是为自己所有的,而不是为了另外一个人刻意做出来的。

    她已经快忘记了,这四方天空外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儿的了。那年进宫的时候,她才八岁,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女童,可是却要被逼着一夜长大,学会在这吃人的深宫里,如何存活下来。

    宁嬷嬷的情绪也只是一刹那,很快便恢复了常态,脸上依旧是一丝不苟的笑容,态度谦和地将白木槿领了进去。

    进了长乐宫的无极殿,太后倚在软榻上,似乎还有些昏昏欲睡的样子,白木槿跪拜下去,道:“臣女给太后娘娘请安,愿太后长乐无极!”

    可是这声安问过之后,如石沉大海,并没有引得一丝涟漪,她只能和瑞嬷嬷跪在地上,等待太后“醒来”。

    心知太后不是真的在打瞌睡,而是要给她个下马威,所以也不着急,不过是变相的罚跪而已,没什么大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