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太后一惊,没想到刚刚皇上还犹豫不决,打算息事宁人,没想到九卿几句话就让皇上改了主意。

    太后不禁对凤九卿产生了不满,看了他一眼,道:“九卿,你也觉得应该按照无双的话来办吗?”

    凤九卿有些踟蹰,似乎犹豫不决地道:“母后,儿臣也不想看到王兄和王嫂一家丢脸,但是正因为要保住他们的脸面,才不得不狠心一些,要知道……真要因为王兄一家连累了皇兄的圣明,那可是大罪啊!”

    太后看着凤九卿眼色,觉得他的担忧不似作伪,将事情前前后后的一想,若是因为这件小事儿,让楚郡王得罪了谢陆两家,还得搭上仗势欺人的名声,又惹得皇上不快,的确不是个聪明的做法。

    沉默了一会儿,才问道:“可是要子涵堂堂一个楚郡王世子给白小姐下跪,这是不是于理不合?要知道祖宗的规矩不能改啊!”

    太后现在也只能保住一个是一个了,灵儿跪就跪吧,毕竟是个女儿家,可是子涵还要做人啊,若是给白木槿一个白身下跪,以后如何执掌楚郡王府?

    皇上也是颇有些为难,看了一眼陆老夫人,问道:“无双,这事儿……要不就让子灵一个人跪拜谢罪吧?”

    太后看皇上松了口,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幸而她机智,这些谢无双也没法子了吧?要一个郡王世子给白身下跪,那简直就是太荒唐了!

    可惜陆老夫人不是个吃素的,她从凳子上起来,也顺手拉起了白木槿,对着皇上和太后微微欠身,才道:“既然皇上和太后没有诚意,那臣妾也只能告辞了,最开始侮辱槿儿的就是凤世子,都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若只因为他是世子,那就放过,楚郡王和王妃身份更加尊贵,又怎么能去给国公和国公的女儿道歉呢?”

    皇上看陆老夫人脸上已经极为不悦,又为难了起来,陆老夫人的话也没错,若是不让凤子涵受罚,那又何必让凤子灵受罚呢?

    凤九卿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瞬即道:“母后的话有理,怎么能让堂堂世子爷给白身下跪,这有辱皇室尊严的事情千万不能做,儿臣也觉得不妥,相当不妥!”

    陆老夫人一听,愤怒地瞪了一眼凤九卿,却见他手悄悄指了一下白木槿,又往上指了指,一时间有些理会不了。

    白木槿却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一片凄楚,道:“臣女自知身份低贱,不配让堂堂世子爷下跪道歉,谁让臣女既不是公主也不是郡主,只是一届白身呢,如此也只有以死明志了!”

    陆老夫人这下要再听不懂,那就白瞎了凤九卿的一片美意了,于是不动声色地掏出了怀中的一枚金牌。

    立刻满屋子人都跪了下来,连皇上和太后都不例外,白木槿也知此金牌非同小可,在第一时间跪下。

    陆老夫人微微笑了笑,才道:“皇上,此令牌乃先皇所赐,也没什么大作用,只是臣妾今日请出令牌,就只有一个要求!”

    皇上这么多年也很少下跪了,除了每次祭天或者祭祖,就连见了太后也只是稍稍弯弯腰,这猛然跪下来的时候,还真有些不适应,但他跪的也不是自己表妹,而是先皇。

    赶紧正色道:“见此令牌如见先皇,无双有事儿就说吧,是不是一定要子涵去跪?要跪就跪吧!”

    陆老夫人摇摇头,脸上挂着一丝浅淡的笑容,道:“皇上,太后和宣王殿下的话都不错,不能让堂堂世子爷跪一个白身,臣妾也记得母亲拒绝皇上给臣妾封公主之时,皇上的话,他日若臣妾要反悔,必然再授封辅国公主!”

    皇上和太后一听是这么回事儿,才稍稍松了一口气,老夫人要公主,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皇上赶紧道:“无双,朕决不食言,你是这个想法又何必动用先皇的金牌呢!”

    陆老夫人看了一眼白木槿,才道:“臣妾年纪大了,并不在意这公主之位,皇上也知道我只有一子一女,最疼爱就是臣妾的女儿,婉琴。可惜……”

    说到此处陆老夫人忍不住哽咽了起来,皇上听了也是唏嘘不已,忙劝道:“无双,朕知道你心里苦,你有什么要求就说吧!”

    陆老夫人这才止住了伤心,将白木槿拉起来,又亲手扶起了皇上和太后,才道:“臣妾的女儿早殇,槿儿那会儿才三岁,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可臣妾也只当皇上和太后是自家人一样,没什么说不得的,臣妾那庶女不是个贤良的,几次三番迫害槿儿和辰儿。”

    说着又伤了心,看的太后也有些不忍,她虽然不曾关心过国公府的情形,但每年命妇朝见,也没见陆氏带着白木槿来,又听闻白木槿在外落了个懦弱无知,呆板木纳的蠢名在外,便也能知晓一二。

    白木槿赶紧安抚了一下陆老夫人,示意她不必提这些。陆老夫人才接着道:“槿儿是个可怜的孩子,装傻充愣十三年才换了平安长大。若是不能换个清清白白的名声,那她以后在白家该多艰难?今日她本受辱委屈,却被那没心肝儿的父母逼着去楚郡王府道歉,她心知不能辱没家声,才打算以死明志,你说如果臣妾女儿丢下的这一双儿女都折损了,臣妾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

    太后和皇上都面露惊讶,没想到这个小小少女竟然经历了这么多事儿,可是她却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着实不易。

    太后也有些后悔,想着原来白木槿刚刚说要一死以谢,只求清白,却不是假话。太后本就不是心狠之人,虽然恨白木槿咄咄逼人,但此刻也不禁生了些怜惜出来。

    “无双,哀家没想到这孩子如此苦,你的要求哀家也不阻拦了,这是她应得的,不能让清清白白的姑娘家无辜受恶名牵累!”太后说的也诚恳。

    陆老夫人深吸一口气,好平复那越发翻涌的伤感和心疼,道:“多谢太后慈悲,可是祖宗的规矩不能破,如今就请皇兄一个恩典,封臣妾的外孙女为安平郡主,封地如何臣妾不求,只愿她能一世平安无忧也就知足了!”

    皇上和太后对视一眼,有些为难,皇上问道:“这白世祖也只是个国公,女儿却封了郡主,是不是有些不合规矩?”

    凤九卿轻咳了一下,眼神示意了一下皇上,才听得皇上道:“九弟啊,依你之见,此事该怎么处理为妙?”

    凤九卿这会儿也不装模作样了,拱拱手,便道:“其实也没什么不妥的,这封郡主是看在陆老夫人的面上,是请了先皇的令牌封的,谁敢说个不字?按理说,如果陆老夫人当年受封公主,那白小姐的母亲也该是个郡主,如今白小姐的母亲仙逝,那这郡主之位封给女儿,倒是十分合适!”

    皇上听了觉得十分有理,朝凤九卿点点头,立刻就道:“九弟说的对,无双,此事朕就准了,今日时候不早,明日圣旨再下吧,如此世子给郡主下跪致歉也没什么好丢人的!”

    太后一想,也觉得是这个理儿,郡主和郡王是一个品级,凤子涵现在还是个世子,给堂堂郡主下跪,那也算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能算折辱了他!

    太后也满意地看了一眼凤九卿,觉得这孩子还是向着自家人的,掰扯了半天,倒是给了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只要不求封地,这郡主也就是个名号,毫无压力的事情,既安抚了陆老夫人,又显得皇上和太后仁德公正。让楚郡王府上门道歉,也不至于太丢人现眼。

    陆老夫人得了个准话,才心甘情愿地给皇上和太后行了礼,拉着白木槿一起谢了恩,高高兴兴地出了宫。

    白木槿就这样一日之间从白身一跃成为安平郡主了,只是皇上的旨意还未下,她们也就不提这事儿。

    出了宫,瑞嬷嬷笑着道:“奴婢给安平郡主请安了!”

    白木槿娇嗔地白了瑞嬷嬷一眼,道:“嬷嬷也笑话我!”

    陆老夫人一听,却高兴地很,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道:“槿儿,往后你成了郡主,可外婆还只是个诰命夫人,这是不是也该给郡主行礼啊?”

    白木槿羞愧难当,赶紧道:“外婆,你这是要折煞槿儿吗?我这郡主也就是个名号,哪里当得真?”

    “怎么当不得真?你就是郡主,以后有了这个身份,白家谁也不敢轻易欺辱你,还多亏了宣王殿下提醒,否则啊,我这脑子还真想不到这一出!”陆老夫人笑着道。

    白木槿自然也知道郡主这个身份对自己来说有多重要,往后行事起来也方便多了,要不然那陆氏母子三人,恐怕还要压在自己头上,往后就连白老夫人也不能不敬着自己了。

    白家现在就她身份最高,自然是要作威作福一番,该是清理门户的时候了!

    陆老夫人拉着白木槿,道:“要不还是随我去陆府,明日一早再回宁国公府吧!”

    白木槿摇摇头,笑着道:“外婆,我还是得回宁国公府,不然怎么知道二娘和白云兮是怎么编排我的呢?”

    她当然要回去,让他们先小人得志一番,明日见了圣旨,才好丑态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