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多谢王爷救命之恩,臣女欠王爷的,恐怕还不起了!”白木槿这个时候还有空打趣一下自己。

    凤九卿邪笑一下,道:“救命之恩,不如以身相许如何?”

    阿忠正抱着鸳鸯呢,听了这句话,忍不住踉跄了一下,他家王爷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脸皮厚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白木槿却并不像其他女子一般,没有羞涩,更没有气恼,甚至连脸都不红一下,平静地推开凤九卿还揽着自己的手,虽然只着了中衣,幸好外面还裹了被子。

    “王爷玩笑了,臣女鄙陋,哪堪良配!”

    凤九卿也没深究,就当是个玩笑处理了,转而道:“打算怎么办?”

    “王爷是否有法子不让火烧到下人房里?”白木槿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毕竟劳动自己的救命恩人,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凤九卿看了一眼阿忠,道:“应该没问题!”

    反正他的暗卫来了好几个,应该不至于连这点儿火都拦不住,虽说水火无情,也该看对象是谁!

    白木槿感激地点点头,道:“那就麻烦王爷了,帮我把鸳鸯和喜鹊,还有瑞嬷嬷,叫醒吧!”

    阿忠接过凤九卿递过来的小瓷瓶,将鸳鸯给弄醒了,鸳鸯一醒过来,看到自己躺在一个男人怀里,立刻就要尖叫,还好阿忠眼疾手快,将她嘴巴给捂住了。

    鸳鸯看清了人是阿忠,才稍稍放松了一些,但仍旧剧烈地挣扎,阿忠忙道:“鸳鸯姑娘,您别误会,我是救你出火海,才不得不冒犯的,我放开你,你可别叫啊!”

    鸳鸯转头,看到了自家小姐和宣王殿下,才点点头,阿忠放开了她,鸳鸯仍旧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虽然是救了她的命,但是自己清清白白的一个大姑娘,被他这个男人搂在怀里,算什么嘛!

    阿忠摸摸鼻子,十分无辜,这个鸳鸯姑娘为啥每次都这么凶呢?

    “小姐,你没事儿吧?”鸳鸯懒得理会阿忠,赶紧要拉白木槿。

    白木槿摇摇头,道:“没什么,你去把喜鹊和瑞嬷嬷都喊起来,给我找身衣服换!”

    鸳鸯赶紧去扶白木槿去还未起火的另一边房子里去换衣服了,阿忠得了命令,赶紧想法子看火势越来越大,赶紧带着些如鬼影一般的人把火给迅速断了源头,只让火光看起来大,却并没有继续蔓延的可能了。

    待白木槿出来的时候,大火将她的屋子几乎给吞没了,赶紧将喜鹊和瑞嬷嬷唤醒。然后对凤九卿问道:“是谁干的?”

    “白小姐心里应该清楚!”凤九卿道。

    白木槿眸光一冷,道:“人捉住了?”

    “随时可以交给你!”凤九卿回答的也干脆。

    鸳鸯看着屋子里熊熊燃烧的火,眼泪都出来了,虽然屋子里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但那毕竟是小姐住了十几年的屋子啊!

    “小姐,为什么火光朝天的,白家竟没一个人过来救火?”喜鹊诧异地问,虽然说是下半夜,人都睡熟了,可是值夜的人怎么也睡死了吗?

    白木槿冷笑着,道:“他们恨不得大火烧死我呢,又怎么会过来救火?我若死在这火海里,岂不会干干净净了?”

    喜鹊倒抽一口凉气,瞪大着双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良久才颓然地耷拉了脑袋,小姐说的话虽然骇人听闻,但却是事实。

    要不这冲天的火光,怎么可能没有一个人过来看看?白家的人,已经泯灭了良心,能够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骨血死无葬身之地。

    凤九卿看着那火光熏红了脸的少女,眼眸里还烨烨生辉,可周身却仿佛被某种冷气包围了,即便这灼热的火,也无法融化分毫。

    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要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告诉她,一切都有他在,所以谁也伤不了她。

    即便全世界都抛弃了她,他愿意再给她一个世界!

    鸳鸯垂泪,放声哭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残忍,小姐……明明是你的父亲,明明是你的祖母,他们答应过的,要善待你,答应过夫人的!”

    白木槿将鸳鸯揽过来,轻轻拍着她的背,道:“好鸳鸯,不哭!”

    “小姐,你为什么不哭一哭?别憋在心里,你哭出来好不好?”鸳鸯看着白木槿,明明受了那么多委屈,可是她的小姐还是要笑,笑得让人心碎。

    白木槿温柔地帮鸳鸯擦去眼泪,微笑着说:“傻瓜,为什么要哭呢?我不伤心,谁也伤不了我的心,该哭的从来都不应该是我们!”

    鸳鸯抹干净了眼泪,坚定地道:“嗯,我不哭了,不哭了!”

    阿忠在一旁看着鸳鸯的样子,没想道到这凶巴巴的鸳鸯姑娘也会哭成泪人,看起来还有点儿我见犹怜的样子。

    “那个……这火就任它烧下去吗?”阿忠问道。

    白木槿摇摇头,道:“自然不能,天快亮了吧?把我送到火堆里去,我要看看,谁敢谋害安平郡主!”

    “小姐,怎么能以身犯险呢?”喜鹊不赞同地道。

    瑞嬷嬷也不能同意白木槿如此做,道:“不必进去,做做样子就罢了,虽然火势被控制了,但靠近了一不小心灼伤了也不值得!”

    白木槿见他们都不同意,也就罢了,只好道:“那就喊救命吧,我该歇歇了!”

    转而对凤九卿道:“王爷,那纵火的人就交给瑞嬷嬷好了,大恩不言谢,您也受累了,回去歇着吧!”

    凤九卿动了动手指,就有两个人被扔进了院子里,可是却没看到动手的人,白木槿知道那必定是宣王殿下的暗卫。

    白木槿去捡了一根木柴,把身上抹黑了,又把脸上抹黑了。看的凤九卿眼里露出一丝笑意,道:“白小姐这样看起来……”

    白木槿微微诧异,微微有些不自在,不用想,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很糟糕,头发凌乱,灰头土脸,能看起来好嘛?

    凤九卿轻笑一声,道:“看起来十分可爱!”

    话音刚落就轻点脚尖,一跃而起,消失在槿兰苑里,白木槿瞠目结舌地望着他消失的方向,突然觉得一股热流冲上脸庞,热烘烘的,好像是被这火给烤到了一般。

    喜鹊和鸳鸯微愣,只有瑞嬷嬷眼里露出一丝隐隐的笑意。

    “将两个人捆起来,还有……救我的鸳鸯,你也太整齐了些,抹点儿灰吧!”说完白木槿也顾不得许多,就地躺下来。

    喜鹊赶紧抱住她,让她躺在自己怀里,夜里凉,总不能真躺在地上,喜鹊还笑嘻嘻地道:“这样看起来才真实吗,哪有丫鬟好好的,让晕倒的小姐躺在地上的道理!”

    白木槿也就随她去了,安安心心地装成被烟熏到的样子。

    下人们被一个个从睡梦中喊醒,锣鼓声惊破了还未破晓的天空,守门的婆子早就被放倒了,此刻也迷迷糊糊地爬起来。

    火光冲天的槿兰苑里,响起了哭天抢地的喊声,喜鹊和鸳鸯抱着白木槿大哭,而下人们七手八脚地开始救火飞救火,喊救命的喊救命。

    听到槿兰苑大闹起来,白府的下人们也不能继续装聋作哑,从老远的地方聚到这一处来。白世祖也似乎刚刚从床上爬起来的样子,被陆氏扶着赶到了槿兰苑。

    “这是怎么了?”白世祖一进来,还没看清楚情况就开始质问起来。

    “哎哟,这火怎么烧的这么旺啊,幸好今儿没风,否则怕整个院子都不保了!”陆氏也夸张地惊叫起来。

    “快救火啊……这离棠梨苑可近着呢,要是一不小心烧到了那里,可就是大罪过了!”白世祖状似着急指挥人救火。

    可是却没有人关心,白木槿到底如何了,谁都能看出来,起火的地方就是白木槿的起居室,就连外室都跟着一片大火。

    好半晌,白世祖才惊讶地听到了喜鹊和鸳鸯抱着一个全身灰突突,乌漆墨黑的人,哭的凄惨无比。

    “这……这是槿儿吗?她……哎呀,这怎么好啊,我可怜的孩子,呜呜……这让我怎么和姐姐交代啊!”陆氏还没看清楚情况,就胡乱哭了起来。

    白世祖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白木槿,仿佛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然后又觉得有一股子愧疚袭上心头,尤其是听到陆氏喊了姐姐之后。

    脑子里突然就记起陆婉琴离去前,吊着最后一口气,求他要善待两个孩子的情景。火刚刚烧起来的时候,罗管家就已经通知他了,他也想来救的,可是一想到白木槿活着,那就有无尽的麻烦,他还是忍住了。

    陆氏想要靠近白木槿,却被鸳鸯和喜鹊围得根本靠进不了,而瑞嬷嬷却不知从哪里出来了,一手提着一个人,扔到了白世祖的脚下。

    才不假辞色地对陆氏道:“夫人,不必哭了,小姐没事儿,只是吸了点儿烟,受了点儿惊,晕过去了而已!”

    瑞嬷嬷的声音凉凉的,带着些讽刺,让陆氏脸上一片尴尬,瞬即又觉得恼恨不已,这白木槿也太好运了,怎么就没烧死她呢?

    白世祖也是一愣,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失望也不是,庆幸更不是,只觉得有几分荒唐,几分无奈,更多的情绪他自己都分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