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良久,还是瑞嬷嬷打破了尴尬局面,接着道:“这是奴婢在院子外捉到的两个鬼鬼祟祟的人,从他们身上搜出了迷烟还有火折子,想来就是纵火之人了!”

    白世祖大惊失色,看着这两个像死猪一样的人,那脸还熟悉的很,是两个护院,没想到是他们监守自盗,过来放了火,那也就是说,这意图烧死白木槿的人,就是他们府里的人。

    陆氏见人竟然被捉到了,心就跟坠进了冰窖里一样,恨不得立刻晕死过去。可是她还是保持了最起码的冷静,脑子迅速转了一下,赶紧对着跟来的下人命令道:“竟然是这两个狗奴才纵火,决不能饶了他们,给我拉下去,杖毙了!”

    趁着人还没醒过来,还是杀人灭口来的好,这样怎么也不会惹祸上身。虽然谁都希望白木槿死,但却不敢明目张胆地用这种方式害死她。

    瑞嬷嬷冷笑一声,道:“夫人,可不能急,两个奴才,怎么会有如此大的胆子?还得留着他们的狗命,顺藤摸瓜呢!”

    陆氏瞪了瑞嬷嬷一眼,道:“嬷嬷,这里何时轮到你来做主了?你即便是先皇后身边的女官,也做不了我宁国公府的主!”

    瑞嬷嬷对白世祖欠了欠身,道:“公爷,国公府里两度被人纵火,若是打死了这好不容易抓到的凶徒,那谁能保证下次不再有人敢纵火伤主子们的性命?还请国公爷三思!”

    白世祖原本也想打杀了这两个人,不想牵连过多,毕竟想要白木槿死的人,大概也就是他们府上的这几位了,说不准就是老太太和陆氏,无论是谁,他都不能也不愿深究。因为就连他自己,也希望这场大火烧死白木槿。

    可是一听瑞嬷嬷的话,他也觉得有些不妥,说不准真不是国公府的人干的,而是有人恶意害他们,这可了不得,那纵容下去,他白世祖还敢在家里睡觉嘛?

    陆氏急得额头冒汗,轻轻凑到白世祖耳边,低声道:“夫君,还是打死算了,这样的奴才不以儆效尤,怎么能震慑那些胆大妄为之人?”

    白世祖看了一眼陆氏,微微蹙眉,陆氏的表现实在有些心虚的样子,难道真是她吗?这个念头,让白世祖心里十分难受,陆氏平日里表现的也贤良淑德,对白木槿还关爱有加,衣服慈母做派,若真是她狠心要害白木槿,那就太过分了。

    虽然他希望白木槿意外身亡,但若是陆氏做的,那又另当别论了,到底是自己的骨肉,被自己枕边人害了,还是自己一直信任的陆氏,那让他情何以堪?

    白世祖的眼神骤然变得冷冷的,看了一眼陆氏,让陆氏心里咯噔一下,恨不得打自己两下,这个时候竟然说出这种明显是心虚的话。

    赶忙补救道:“夫君,妾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太气愤了,这两个狗奴才,竟然敢放火烧槿兰苑,说不得昨晚妾的院子也是他们烧的!”

    白世祖又皱了皱眉,陆氏的院子也被人纵了火,这么说槿兰苑的火应该不是她让人做的,白世祖的心才稍稍好受了一些。

    此时白木槿却幽幽转醒,看到刚刚被扑灭的火,诧异地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我的院子也让人烧了?”

    鸳鸯哭着解释道:“也不知怎么的,奴婢突然就感觉的十分热,惊醒过来,发现小姐的起居室里竟然着火了,若不是奴婢醒的及时,那今日……呜呜……”

    白木槿大惊失色,大怒道:“哪个敢放火烧我的屋子?这是来要我命的吗?好大的胆子!”

    “小姐,人已经捉到了,就是这两个奴才!”瑞嬷嬷说着又踢了那两个人一脚,力道放得恰到好处。

    只听得那两人闷哼一声,就醒了过来。

    见到周围围了这么多人,瞬间就清醒了,赶紧爬起来,跪在白世祖面前,求道:“不关,奴才们的事儿啊,奴才们只是路过槿兰苑,并没有放火啊!”

    瑞嬷嬷走过去,朝两人心窝子处,一人一脚,踢得他们滚在地上,才骂道:“狗奴才,还敢狡辩,都从你们身上搜到了没用完的迷香和火折子,你们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白木槿让鸳鸯和喜鹊搀扶自己起来,一阵咳嗽之后,才道:“说吧,是谁指使你们的?”

    “没有……奴才没有啊,奴才不敢,不敢害小姐,冤枉啊!”小厮李全赶紧否认道。

    不得不说陆氏找这两个人是有道理的,虽然只是粗使杂役,但脑子却活泛,虽然事到临头,但还能咬着牙否认到底。

    “冤枉?瑞嬷嬷,你说要是宫里出了谋害主子,还不肯承认的,一般都怎么办?”白木槿突然饶有兴致地问道。

    瑞嬷嬷笑了一下,道:“当然是打发去暴室啊!”

    “暴室?那是什么地方?有什么可怕的吗?”喜鹊十分好奇地问道。

    瑞嬷嬷脸上出现了一些心悸的表情,幽幽地道:“那就是人间地狱啊,哎……进了暴室之后,基本上没有能活着出来的,就算嘴巴再硬,也不敢不说真话,什么酷刑都有,刑部大牢也比不上那里可怕!”

    白木槿故作害怕地问道:“那……都有些什么酷刑?”

    “要看犯得错多严重,要是像这样谋害主子性命的,那进去就先将一双手指的指甲全扒光,然后再用刀子割上密密麻麻的伤口,用盐水浸泡,哎呀……那叫疼啊,疼的人都想死了算了,可是还没完呢,若是不说实话,下面就是钉钉子了,用一根根一寸长的钉子,钉在骨头上,死不了,但是疼得你必死还要痛苦!”

    两个奴才听了,汗水都湿透了衣服,光是想象,就觉得疼死了,别说真让他们过一遍这样的酷刑。

    没想到瑞嬷嬷还没说完呢,又道:“当然也有那骨头硬的能熬过去,但暴室的刑罚真是千奇百怪,还有一种叫碳刑,将碳烧得火红火红的,然后就让犯人从上面走,不能快,要慢慢走,那脚都要烧熟了啊!”

    另一个胆小的鹿子,干脆就晕了过去,晕过去之前,只恨自己为何要贪图那些银子,干出如此缺德的事情,他们在白家也不算短了,大小姐可从不曾苛待过下人,可以说过去还经常被下人苛待。

    李全见鹿子晕过去了,还是硬着头皮道:“瑞嬷嬷不必……不必吓唬我们,我们的确没有做过啊!”

    “嬷嬷,不必和她啰嗦,反正您是宫里出来的,就按照那些法子挨个给他们试试,看看是不是骨头真有那么硬!”白木槿说的轻飘飘的,仿佛那些都不是什么可怕的刑罚,而是要请这两个人享福去一般。

    陆氏生怕两人被吓住,赶紧道:“槿儿,你怎么如此心狠手辣呢?即便这两个人真的是纵火犯,那杀人不过头点地,何苦提那些可怕的酷刑呢!”

    白木槿看了陆氏一眼,道:“母亲,女儿可不是吓唬他们,既然有胆子害我性命,那我可不会跟他们客气,他们可都是签了死契的奴才,要打要杀都凭咱们做主。胆敢害我,那就休怪我心狠!”

    陆氏被白木槿那阴鸷的眼神给看的心惊胆战,她觉得白木槿的话不仅是说给两个奴才听的,更是说给她听得。她定是猜到是自己做的了。

    这个认知更让陆氏痛恨,既害怕又愤怒,她想要白木槿死的欲wang前所未有的强烈。

    白世祖赶紧踢了那李全一脚,骂道:“狗奴才,还不说实话!”

    李全悄悄抬头看了一眼陆氏,被她眼里的杀气所威吓地抖了一下,然后又抬头看看白木槿,在她眼里看到了一种比那恶鬼还要恐怖的气息。

    李全的胯下流出一滩腥臊的液体,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被白木槿一个眼神,给吓得尿裤子了。

    李全嘭嘭嘭地往地上磕头,嘴里连声道:“大小姐,大小姐饶命啊,奴才错了,奴才罪该万死奴才不该贪图夫人的银子,就来放火害大小姐,奴才该死啊!”

    李全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看起来狼狈不堪,那晕过去的鹿子醒过来也赶紧认了罪,同时咬出了陆氏。

    陆氏听了,勃然大怒,骂道:“你们两个黑心肝儿的东西,到底是收了谁的好处,竟然诬陷于我?”

    “夫人,是您晚上派人来找奴才们,还给了奴才们各一百两银子,奴才们才答应来这里干这灭良心的勾当啊!”李全见陆氏不承认,赶紧辩解道。

    陆氏连忙跪在地上,抱着白世祖的大腿,哭道:“夫君,您可要为妾做主啊,妾把槿儿当成自己的女儿,怎么会害她性命,定是这两个奴才受人指使,才会诬陷妾身,求夫君为我做主,还我公道啊!”

    “夫人,还是莫喊冤了,他们无缘无故何必要冤枉您?谁又会买通下人来诬陷您?”瑞嬷嬷的声音听起来无波无澜。

    白世祖失望地看着陆氏,一脚踹过去,骂道:“溅人,你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槿儿再如何也是我的女儿,你这个毒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