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氏被踹的人仰马翻,此时白云兮突然赶到,看到白世祖踹了陆氏,大哭着跑过来将陆氏护在怀里,哭道:“爹爹,这是做什么啊?母亲犯了什么错,你要打她?”

    陆氏抱着白云兮,痛哭失声,道:“兮儿,母亲是活不成了,竟然有人要陷害你母亲纵火烧死你姐姐,这种诛心之言,你父亲竟然就信了,呜呜……”

    白云兮一听,赶紧扑过去,抱住白世祖的腿,声泪俱下地求道:“爹爹,母亲是您的枕边人,都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您怎么能怀疑母亲呢?母亲绝不是那样的人,她平日里连小猫小狗都要怜惜,怎么会害姐姐?”

    白世祖看着哭的极伤心的女儿和妻子,一时间也没了主意,从来这两个人一哭,他就心软。

    白云兮见白世祖不说话了,赶紧骂道:“是哪个贼人,敢诬陷我母亲的?”

    莹秋立刻指了指李全和鹿子,道:“就是他们,明明是他们放的火,竟然将责任推给夫人,太可恶了!”

    白云兮走过去,二话不说,就是两个耳刮子,最后还气的踢了一脚,骂道:“黑了心肝儿的狗东西,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竟然敢诬陷我母亲,你们难道没有母亲,没有子女吗?怎么能如此心毒?”

    李全一听,顿时胆寒起来,虽然二小姐年纪小,但是平日里可也是个厉害的,听了她的话便知道这是在威胁自己,要拿他妻儿老小的性命来威胁他们了。

    白木槿清冷的声音,让这个夜晚更加凉了几分,道:“妹妹,你何必如此?拿人家的妻儿老小威胁,难道就能掩盖罪行了?”

    “你……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认定了是母亲要害你?母亲为什么要害你性命,她就算不是你的亲生母亲,也是你的姨母,都是血浓于水的亲人,怎么会害你呢?”白云兮哭的眼泪四流。

    这话可不是说给白木槿听的,而是说给白世祖听的,果然白世祖听了之后,眼里的怒气越来越淡了。

    白木槿酸涩地笑了一声,道:“是啊,母亲的确是我的亲姨母,我也很想知道,她为什么要指使人来害我性命呢!”

    说完,又踢了一脚李全,怒道:“你若肯说实话,你虽然逃不了一死,但我保证你一家老小,绝对不会有半点闪失,给他们一笔银子赎身,然后离开宁国公府!”

    李全听了,想想如今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夫人的手段他也清楚,绝不可能在他说了这样的话之后还饶过自己和自己的家人,便道:“奴才说的都是实话,的确是夫人指使的,奴才即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诬陷夫人,更何况,奴才自知是死罪,何必要再攀诬别人呢!”

    白世祖一听,也觉得有道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顿时看着陆氏的眼神又森冷了起来。

    陆氏痛不欲生地看了一眼白木槿,道:“槿儿,母亲待你不薄啊,你为何偏要认定我害你?他们除了口口声声指认我害人,可有什么证据?你偏要相信这样的狗奴才,咱们才是一家人啊!你莫要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来!”

    好一句亲者痛,仇者快,白木槿若不是觉得情景不适合,大概要捧着肚子笑了,陆氏真是厚颜无耻到了极点。

    白木槿微微闭目,叹息了一声,道:“那母亲,您觉得是谁要害我呢?这两个奴才为何谁都不指认,偏偏要指认您?”

    陆氏语塞,想了想,才道:“槿儿,你想想看,现在最想你死的人是谁?难道是母亲吗?你在外面得罪了楚郡王府的人,他们才是最想要你死的人啊!”

    白世祖听了这话,微微一愣,这个可能性也的确很大,毕竟只要槿儿死了,就不会有人咬着他们不放了。

    白木槿摇摇头,道:“不会,即便女儿死了,难道白家就没人为女儿讨公道了吗?更何况还有外祖母呢,她是不可能放过楚郡王府的,我死了,对他们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那你就认定是母亲吗?你到底是不是白家的人,为什么宁可相信外人,也不肯相信母亲?你的心究竟是铁做的还是石头做的?”白云兮沉痛地质问道。

    白木槿抹了一把脸,才道:“我并未认定是母亲,而是现在有人指认母亲,难道我就不应该得到个真相吗?我知道……我知道因为得罪了楚郡王府,父亲和母亲,还有祖母,白家的每个人都生我的气,可就因为这样,我就该死的不明不白?”

    白世祖看着白木槿那沉痛的模样,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他的确存了这样的心思,可是却没有想过要亲手去做啊。

    陆氏泪如泉涌,充满怜爱地看着白木槿,情真意切地道:“槿儿,母亲虽然气你不顾一切要去与郡王府为敌,那是因为咱们到底比不上人家有权有势,可是……可是从未想过要你死啊,你为什么就是不信我呢?”

    白木槿凄然一笑,脸色悲苦的让人跟着心碎,道:“女儿不是不信母亲,母亲……这场大火,就算是几里外也该能看到了,可是烧了这么久,您和父亲才姗姗来迟。若不是鸳鸯拼死相救,你们来的时候,看到的大概只是女儿一具烧焦的尸体!”

    白木槿的眼神带着控诉和心碎,转而看向白世祖,痛彻心扉地喊道:“父亲,难道槿儿不是您的女儿吗?身上流的不是父亲的血吗?您怎么可以狠心到看着我葬身火海?您怎么能放弃槿儿的生命?”

    眼泪适时而落,白木槿瘫坐在地上,像个被抛弃的孩子,环抱着自己,蜷缩成一团,颤抖的像秋风中的落叶,隐隐还能听到她刻意压低的啜泣声。

    白世祖在这一刻,真的后悔了。白木槿说的对,他真的是打算看着她被烧死的,他在自己荣华富贵和白木槿之间,选择了荣华富贵。于是忘记了这个才十四岁的孩子,也是他的骨血,在还是一个小粉团的时候,也曾被他捧在手心里呵护过。

    白世祖落泪了,他颤抖着要去扶白木槿,可是手刚刚伸出去,就觉得简直没有资格去这么做。虎毒尚且不食子,他不仅想过要用家法活活打死她,还想让她烧死在这场大火里,他简直不配为人。

    “槿儿……父亲……父亲对不起你!”白世祖第一次放下了作为人父的尊严,落下了两行泪,真诚地向白木槿道歉。

    白木槿满脸泪地抬起头来,心里还是有些诧异的,可是却没有感动。白世祖不过是一时良心发现而已,可是一旦再度牵扯到他的利益,他还是会丢开这份愧疚和心疼,毫不犹豫地置她于死地。

    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人的良知,会被自私所泯灭。她不过是他的一个女儿,相比于“宁国公”这个头衔来说,还是太轻太轻了。

    所以他不会为自己去和楚郡王府为敌,更不会为她与太后为敌。可是,她与楚郡王府这个仇怨是彻底要结下的,也许将来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可是这一刻的良心发现也就够了,她不可能乞求更多,她之所以如此作态,也不过是为了这一刻的心软。

    “父亲,求您,怜惜一下女儿,帮女儿找出真凶,即便要死,女儿也要堂堂正正地死,清清白白的死,而不是死在这场无情的大火里!”白木槿的眼泪在脸上冲刷出两道痕迹,洗去了那些黑灰。

    白世祖郑重地点点头,这是他作为父亲,亏欠女儿的。于是眯起眼睛,看着李全,道:“说吧,究竟是谁,若是夫人,你们有没有证据?”

    陆氏心慌意乱地看着白世祖,再看看白木槿,她果然还是小看了白木槿这个丫头,她真是懂得把握人心,不只是她知道白世祖的软肋,白木槿也知道。

    若白木槿不是她的对立面,若不是非除去她不可了,陆氏甚至想着,若自己从一开始就善待她,真正将她当成自己的女儿,那么现在她是不是就有这样一个聪慧绝顶的女儿帮衬,然后有一天,她也可以凭借白木槿而获得更多呢?

    可惜,没有如果。她从亲手害死自己姐姐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要跟白木槿为敌,她越是聪明就越是该死!

    李全看着陆氏,道:“当时在场的还有莹秋姑娘,她可以作证!”

    “你胡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再陷害夫人了!”莹秋立刻就否认了,她可不傻,她是陆氏的人,卖身契捏在她手里,家人也在她手里,怎么敢和陆氏为敌。

    李全也很慌张,当时只是口口相传,哪里有证据,那银子也是最普通的银子,根本找不出破绽来。

    陆氏之所以找他们做这件事,就是料定了就算李全和鹿子落网,也找不出证据证明是她指使的,她将事情做得很干净,所以只带了莹秋一人,当面跟李全和鹿子说的话。

    莹秋是她最信任的丫头,自然不会背叛她,李全和鹿子只是杂役,哪里有那么多心眼,给自己留个后路呢?

    李全重重地往地上磕头,道:“公爷,奴才自知难逃一死,实在没必要诬陷夫人,请国公相信我和鹿子,若有半句虚言,愿奴才死后下十八层地狱,被拔舌挖眼,下油锅,生生世世不得投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