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楚郡王也不啰嗦,悄悄从袖口里取出一张红封来,借着要拉汪公公手的机会,塞给了他,才笑着道:“在这宫里,什么事儿能瞒得住公公啊,何必和本王打马虎眼儿呢!”

    汪公公手指捏了捏纸封,也没客气,就顺手塞进了袖口,才道:“王爷过奖了,皇上这会儿还未起呢,恐怕要烦劳王爷候上一会儿了!”

    “不碍的,不碍的,公公自去忙就是!”楚郡王笑眯眯地道。

    汪公公对楚郡王这种态度十分满意,临走前,才似不经意地道:“哎……这昨个儿皇上被陆老夫人拉着说了半晌,累着了,才要睡会儿。奴才待会儿还要吩咐礼部和内务府去白府宣旨呢,就不陪王爷说话了!”

    楚郡王知道这是汪公公给自己传话,立刻道:“公公辛苦了,这要宣的是什么旨意啊?”

    若在平日,楚郡王必然不会不知道,可是昨个儿陆老夫人和白木槿离开之后,宫门就下了,所以这消息才没能传出来。

    汪公公满脸喜庆的笑容,道:“当然是喜事儿了,宁国公好福气啊,家里就要出一位郡主了!”

    楚郡王和凤子涵立时都惊了一下,可是汪公公已经作了个揖,离开了,只留他们父子在殿外等着。

    “皇上竟然要封白木槿做郡主?”凤子涵眼里一闪而逝的杀气。

    楚郡王瞥了他一眼,低声道:“什么话都别说,待会儿见了皇上,只管跟着我说话就是,不许再自作主张!”

    凤子涵赶忙低下头,刚刚那句话要是被人听了去,依着他的语气,那皇上定然要不高兴的,这可是质疑天子的命令,再严重一点儿就是欺君。

    两人沉默地等了约莫半个时辰,皇上才宣他们进去了,一进宣室殿,楚郡王就拉着凤子涵跪拜在地,口中称罪道:“皇上,臣弟带逆子进宫请罪了!”

    皇上仿佛刚刚睡醒的模样,打了个哈欠,才不慌不忙地瞄了跪在下面的两人一眼,问道:“这七早八早的,爱卿们所为何事啊?”

    楚郡王连头也不敢抬的样子,诚惶诚恐地道:“臣弟教子不严,一双儿女无端为皇上添烦恼,臣弟于心难安,昨个儿皇上召见臣弟,臣弟一时半会儿还没闹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说了些不该说的,还请皇上恕罪!”

    “哦?这么说现在爱卿已经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了?”皇上不置可否地问了一句。

    楚郡王赶紧回道:“是,昨日臣弟回府之后,问过了子涵和灵儿,才将事情弄清楚,实在是两个孩子不懂事儿,闹了笑话,给皇上丢脸了!”

    听着好像是诚恳的道歉,但故意回避了污蔑白木槿清白的问题,而只一心要捧着皇上说,不得不说楚郡王聪明,这样既可以安抚皇上,又能在待会儿皇上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时,有回旋的余地。

    皇上听他一直都在顾全自己的面子,面色也松了些,才道:“好了,起来再说吧,也没有个外人,不必跪了!”

    楚郡王和凤子涵赶紧谢恩,虽然站了起来,但仍旧弓着腰身,看起来无比虔诚的样子。

    皇上又道:“既然你们来了,那这件事儿就先告诉你们一声,今儿朕就要正式下旨封宁国公嫡长女白木槿为安平郡主,待旨意宣了之后,你们一家子就去宁国公府谢罪去吧,子涵和子灵要当众给安平郡主磕头认错,王妃也得去给郡主赔罪,将人当众打得头破血流,也太过分了些!”

    皇上似乎轻轻松松的一席话,将楚郡王父子说的几乎要吐血,他们原本以为虽然要登门致歉,也不过是去说几句漂亮话,哪知道皇上竟然来真的,要楚郡王世子和小姐下跪磕头,还要王妃也去亲自道歉,这不是羞辱他们一家子吗?

    楚郡王再好的修养,也受不了这样的事儿,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落差未免太大了些。

    凤子涵紧握的手,青筋暴起,当即跪下,僵硬着声音道:“皇上,臣不服!”

    楚郡王一愣,他正在思考对策没注意到自己儿子,竟然让他当着皇上的面儿就说出这种不顾后果的话来,恨不得踹他一脚。

    不待皇上开口,楚郡王赶紧踢了他一脚,骂道:“逆子,在皇上面前,有你说话的余地吗?还不快和皇上请罪!”

    说完也赶紧跪下来,惶恐万分地道:“皇上,臣弟该死,但是……如此做,是不是有辱皇室的体面?毕竟子涵是郡王世子,也代表着皇家的脸面啊!”

    皇帝之所以如此宠信这个堂弟,就是因为他会说话,会做人,办事儿也挺有一套,能力不说多出众,但至少不会让他操心。

    所以听楚郡王这么一说,倒是让他也犹豫了一下,然后才道:“不至于,朕会先下旨封白木槿为安平郡主,郡王世子给郡主磕头,也是应当的,算不得折辱了他!”

    皇上的话听来是有道理,但这也不过是一种掩耳盗铃的把戏罢了,哪有先封了郡主,就让人上门道歉,那不是明摆着告诉天下人,这不过是皇上为了顾全楚郡王府一点儿颜面,才出此策,说到底凤子涵还是要给一个女子磕头认错。

    老百姓不知道这里面弯弯绕绕,可是稍微明白一点儿的人怎么会不明白?那凤子涵和楚郡王府的脸儿是肯定要被踩在地上的,这事儿过后,楚郡王府在皇室之中可就要沦为笑柄了。

    本来就有许多宗室不满楚郡王府新晋得宠,风头盖过了许多老牌的亲王,大家平日里和和气气,一方面是慑于楚郡王掌握着京畿十万重兵,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给皇上面子。

    但不代表大家就真的和他们好到可以一张桌子上吃饭了,想看他们笑话的大有人在,所以楚郡王绝对不能同意这样的结果。

    所以思索了一会儿,楚郡王才突然重重地往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声声有力,听得皇上立刻将刚刚起床的那股子昏沉劲儿都去了大半。

    皇上赶紧道:“玉楚啊,你这是做什么啊?”

    皇上刚刚一直都称楚郡王为爱卿,这会儿一着急,便喊了楚郡王的字。

    楚郡王一抬头,竟然已经泪流满面,刚毅的脸上,看起来有几分滑稽,但却让皇上吃惊不小,着急地道:“玉楚,这……这……你可是哪里不舒服?”

    楚郡王抹了一把脸,才羞愧地道:“皇上,臣弟实在羞愧难当,虽然自知罪孽深重,但也请皇上体谅臣弟的一番怜子之心。子涵毕竟是臣弟的世子,将来要继承楚郡王府家业的,若是让子涵当众磕头下跪,那还不如皇上就下旨赐死臣弟吧,臣弟实在不忍啊!”

    说着竟然也顾不得失仪与否,嚎啕大哭起来,仿佛真的伤心至极。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看的皇上不仅目瞪口呆,也陡然生出一些悲悯来。

    “玉楚,你不必如此啊,朕不是说了吗,先封白木槿做郡主,也……也算不得是羞辱吧?”皇上说话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了起来。

    聪明如楚郡王哪里还不知道这真是自己扳回一城的最佳时机,又用力地往地上磕了几个头,才道:“皇上,父亲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臣虽然知道子涵做错了事儿,臣宁愿当着安平郡主的面儿,鞭笞子涵一百下,也不愿意让他下跪受辱,男儿膝下有黄金啊,皇上!若是子涵真的下跪了,那将来他如何面对天下人的眼光,如何再执掌楚郡王府?”

    皇上看了一眼面色冷峻,一脸沉痛的凤子涵,又看看这个痛哭流涕的堂弟,一时间也没了主意。他已经答应了无双,如果反悔,那就是自打嘴巴,金口玉言,怎么能说改就改呢?

    可是看着这个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堂弟哭成这副样子,他也于心难忍。皇上眉头紧锁,昨日无双表妹在自己面前老泪纵横,现在堂弟又哭得东倒西歪,弄得他左右为难,也恨不得大哭一场来搪塞了。

    正不知如何是好呢,却突然听到外面汪公公的尖细嗓子喊道:“宣王殿下求见!”

    一听到凤九卿来了,皇上眼睛一亮,九卿来的真是及时啊,要不然自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抚楚郡王了。

    楚郡王父子一听,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凤九卿这么早赶过来的目的是什么?他们见到皇上才一炷香不到的时间,宣王就赶过来了,这可不像是巧合!

    不过眼下也容不得他们做主,皇上一抬手,道了个“快请”,宣王就迈着潇洒自在的步子,进了宣室殿。

    并没有给皇上行跪拜大礼,腰才弯了一下,就被皇上阻止了,急切道:“九弟,你来的正好,快劝劝你王兄,看看他一大早跑过来跟朕哭,朕也没法子了!”

    凤九卿一副受惊过度的表情,看着楚郡王和凤子涵,好半晌才问道:“王兄,这是怎么了?不是九弟我说你啊,你这哭相也未免太难看了一些,难怪皇兄被你吓着了,快些别哭,也怪我,身上没准备帕子,快快快……谁借个帕子给本王!”

    皇上一愣,完全不知道凤九卿这是怎么劝的人,可是再看看楚郡王,竟然还真就没哭了,并且很自觉地用袖子揩干净了脸,才对着他道:“皇上恕罪,臣弟失态,让皇上受惊了!”

    楚郡王心里气的不行,但不得不止住哭,谁让这凤九卿一来就说他哭相难看,把皇上给吓着了?这惊吓圣驾的罪名,他可担不起,若继续哭下去,他保证,凤九卿肯定会将他安个御前失仪,惊扰圣驾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