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聪明的楚郡王自然不能给凤九卿这个机会,所以在皇上看来,他被凤九卿这莫名其妙的法子给劝好了。

    皇上看他不哭了,才松了一口气,道:“无妨,你别哭就好!”

    若是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柔柔弱弱地垂泪,那也能说梨花带雨,赏心悦目,可一个三四十岁的大男人,竟然在这里哭得涕泪四流,可真怪吓人的!皇上忍不住腹诽道。

    楚郡王虽然止住了哭,但还是委屈万分地求道:“请皇上怜悯臣弟,收回成名,臣弟感激不尽,日后必当为皇上鞍前马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不等皇上开口,凤九卿又惊讶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臣弟到现在都有些莫名其妙呢?可是王兄在求皇兄什么事儿?哎呀……若是王兄执意不肯同意高丽公主的求亲,那就罢了,再让高丽公主重新选个夫婿就好,毕竟王兄一直对王嫂痴心一片,咱也不能破坏王兄的夫妻感情嘛!”

    皇上微微一愣,脑子里有了主意,轻咳了一声,道:“嗯,这事儿还得从长计议,不过既然高丽公主心系玉楚,为了两国永为兄弟之邦,也不能一口就回绝了,到底是个公主,伤了人家的心和面子,那就是朕的不是了!”

    楚郡王和凤子涵被两人这一席话弄得糊里糊涂,怎么突然就跟高丽公主扯到一起了?听皇上的意思,难道是要楚郡王迎娶高丽公主?可是……虽然高丽只是小国,但一国公主能给楚郡王做妾室吗?

    楚郡王脑子里迅速地算计开来,这件事到底只是凤九卿临时想到的声东击西的策略,还是皇上真有这个意思?

    还没想清楚的时候,皇上就语重心长地开口劝道:“玉楚啊,其实这件事朕本打算让太后先跟郡王妃通通气儿再告诉你的,毕竟事关两国关系,高丽公主大老远过来,就为了和亲之事,怎么也不能轻易拂了人家的面子,既然被九卿说破了,那现在朕就听听你的意思,是否能接受这门亲事啊?”

    楚郡王脑门上冷汗都冒出来了,这是哪儿跟哪儿啊?这天元谁不知道,他府里只有一位王妃,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就因为他那王妃是个不能容人的,当年选择嫁给他这个破落庶子,就有言在先,不许他再有别的女人啊!

    王妃可是太后的亲侄女儿,身份不一般,虽然他是郡王的儿子,可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子,能够娶这么个得力的王妃,那也是高攀了的。

    若不是王妃得太后的恩宠,多年来一直帮衬着自己,他如何击败一众兄长,最后继承了郡王的爵位,又如何凭借着太后相助,平步青云,让楚郡王府蒸蒸日上,还手握重权?

    虽然这一切和他自己的苦心孤诣脱不开关系,但没有王妃这根纽带,凭借他庶出的身份,这辈子是不可能有机会出头的。

    现在皇上竟然要他娶高丽公主,依着他公主之尊,肯定也不能就做妾室,大概会当他的平妃,那还了得?家里那个女人,还不得把天给蹦下来?想到家里母老虎的手段,楚郡王也不禁打了个突突。

    楚郡王赶紧推辞道:“皇上,此事万万不可,臣弟已经有了王妃,高丽公主的身份尊贵,总不能做臣弟的妾室吧?还请皇上三思啊!”

    皇上看他这副样子,心里有些好笑,不禁起了逗弄楚郡王的心思,捋捋胡须,皱着眉头,为难地道:“玉楚啊,其实没什么不可以嘛,公主可以做平妃,也不算辱没了她,更何况是公主主动求嫁,想必她也不会介意的!”

    楚郡王听皇上这意思,像是真打算将高丽公主配给他一般,心里直打鼓,一再推辞道:“皇上,臣弟当年娶王妃之前,已经对王妃立下山盟海誓,今生除王妃,绝不再有别的女人,臣弟不可失信于王妃,请皇上恕罪!”

    为了推掉这门亲事,楚郡王就连这个私密事儿都说出来了,说的虽然好听,但是同为男人,谁不知道除非是惧内,否则谁会把这种私下里的“盟誓”当真啊。

    皇上自然清楚楚郡王和王妃之间的关系,心里窃笑不已,为了达成他对无双表妹的承诺,也不得不想这么个阴损法子来搪塞楚郡王了。

    他不禁偷偷看了一旁一脸感慨的凤九卿,心道,九卿真是狡诈啊,连这种馊主意都能想出来,不过也正好帮他解决了眼前的麻烦。

    凤子涵有些发懵,为什么刚刚明明在讨论让皇上收回让他去给白木槿下跪道歉的旨意,突然就话题一转,变成了皇上要给他父王赐婚?

    眼睛看向凤九卿,心里一阵苦闷,恐怕除非九皇叔肯放弃帮助白木槿,否则他这一跪,就免不了。

    于是凤子涵诚恳地望着凤九卿,求道:“皇叔……您就高抬贵手吧!”

    凤九卿看着凤子涵,故作听不懂地问道:“子涵,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高丽公主自己向皇后表明心迹的,和我可没什么关系啊,虽然我也知道你父母感情好,但是……哎,这件事还得皇上做主!”

    凤子涵握紧了拳头,用眼神直直地望着凤九卿,似乎想看穿凤九卿到底是怎么个想法,他不相信凤九卿真的会因为看上白木槿,才这么做的,一个女人而已,怎么值得这个从来不近女色的九皇叔如此大动干戈?

    一定有什么目的,凤子涵在楚郡王的耳濡目染之下,也不再愿意相信一切都如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了。

    他想了想凤九卿的话,心里大惊,难道是皇上故意要打压楚郡王府,所以才要损一损,他这个楚郡王世子的面子?因为皇上也开始忌惮楚郡王府的权势了?

    倒不是没这个可能,因为近年来楚郡王府和六皇子的确走的很近,牵涉到储君之事,皇上心有不满,也可以理解。

    想到这一层,凤子涵看向凤九卿的眼神也变了,才道:“依皇叔看,侄子和父王该如何是好?”

    凤九卿还是那句话:“一切得看皇上的意思啊,是吧,皇兄?”

    皇上刚刚还没注意这两人私底下的对话,正在和楚郡王掰扯赐婚之事呢,猛地听凤九卿这么一问,便下意识地回道:“嗯,这件事还得容朕斟酌一番,不过也不能不顾及玉楚的心意嘛,呵呵……”

    凤子涵听了,就更加肯定皇上是故意要为难楚郡王府。他现在纠结的已经不是怎么和凤九卿放下这点儿心结,而是在考虑,要怎么将这件事了结,如果,皇帝有心要打压楚郡王府,自然不会放过他。

    可是要他当众下跪,这比要他死还难受。更何况对方是他一直都看不起的白木槿呢?一个小女子,竟然敢和他叫板,不把他凤世子放在眼里,甚至一再与他为敌。心高气傲的凤子涵,怎么能够忍下这口气?

    但是这个他看不上眼的白木槿,即将一跃成为郡主,地位还在他之上,而他却要被皇上逼着跪在她的脚下。

    可是,若皇上的交换条件是让高丽公主嫁入楚郡王府,他又能不能如此自私地为了面子,而让母亲受委屈呢?

    自幼他最开心的就是,他们楚郡王府不像别的人家,没有姬妾,也没有庶子庶女,他们是完完整整的一家子,后宅宁静,没有人会来争宠,母亲和父亲也是令人艳羡的伉俪。

    他是见过高丽公主的,那个女人年纪轻轻,不仅生的貌美,还很聪明,具有智慧。而且她的野心很大,就凭着她在百花盛宴上敢和皇后叫板,又敢当众想求嫁给六皇子,就知道她图谋不小。

    他虽然不相信高丽公主会主动要求嫁给他父王,但是现在公主的亲事是由皇上做主的,也就是皇上一句话的事儿,那个公主可没胆子拒绝。

    但是高丽公主一旦入主楚郡王府,他们一家子的宁静也就可以结束了,将来母亲就有数不清的麻烦接踵而来,母亲虽然也不傻,但性子急躁,遇事不够冷静。能不能都过聪明美貌又比她年轻那么多的公主呢?

    一入府就是平妃,再诞下个孩子,那也是嫡子,父亲还年轻,等到那个孩子长大,也会与自己有一争之力,他虽然不怕任何人,但也不希望和睦的家被人破坏,更不希望有一个不和他同母所出的弟弟或者妹妹出现。

    凤子涵的内心天人交战,一面是自己受辱,另一面是亲人的幸福。割舍哪一样,都会让他痛彻心扉!

    楚郡王何尝不是如此,他比凤子涵还要担心的是,因为此事和王妃产生隔阂,王妃的娘家恐怕也会对自己产生不满。太后肯定会听皇上的话,倒没什么,但王妃绝不会善罢甘休。

    他这些年不是没想过要纳妾,但是面对寸步不让的王妃,他也无能为力。身为男子汉,当然不可能为了女人,放弃他的大好前途,更不会为了儿女而破坏他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的楚郡王府的权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