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仿佛是做出了最后的选择,楚郡王朝着皇上深深一拜,吐出一口郁气之后,才道:“臣弟请皇上收回赐婚的旨意,臣弟已经因为教导子女无方,让皇上烦恼,没有资格再受皇恩,现在惟愿遵从皇命,去宁国公府请罪,求得安平郡主原谅,再闭门思过,不敢再给皇上添麻烦!”

    皇上看着楚郡王的样子,知道自己已经胜利了,其实他之所以选择这么个方式来处置这件事,也是真有心要打压一下日渐不安分的楚郡王了。他还没老到要死的份儿上,竟然就想靠拢皇子们了,这是任何一个帝王都不能容忍的事儿。

    他就要借着白木槿这件事,告诉楚郡王,他所获得的一切荣耀和地位,都是他这个皇帝所赐,他可以一手将他捧起来,也可以轻易就将他摔下去。

    雷霆雨露皆是皇恩,身为臣子,只有永远忠于他这个皇帝,才能享有皇上赏赐的荣耀和地位。

    凤子涵听了楚郡王的话,心里一阵不是滋味儿,他知道父王选择这条路,也是为了整个楚郡王府着想,但是父王轻易就妥协,放弃了他这个儿子,让他的确有些难受。

    毕竟从小到大他一直是父王的唯一子嗣,也是他唯一的骄傲,现在,为了不得罪皇上,为了保佑他的君宠,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舍弃了儿子的尊严。

    皇上面露忧愁,叹息一声,道:“哎……玉楚啊,朕知道这件事儿是有些为难子涵,但是……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做大事者,不拘小节。先祖未立国之时,也是受尽屈辱,可以说是卧薪尝胆,才能熬成盖世君王。所以……不过是向朕亲封的郡主磕头认错,又有什么了不得的?”

    这算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了,楚郡王心里苦笑,但面上却还要做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拜谢道:“多谢皇上恩典,臣弟知错了!”

    凤子涵无奈,自然也得同时谢恩,道:“臣知错,遇事鲁莽冲动,不顾后果,为皇上惹来麻烦,罪该万死!”

    看着楚郡王父子都接受了现实,皇上也就无心应付他们了,便道:“时候不早了,朕也该上朝了,你们跪安吧!”

    “是,臣等告退!”楚郡王退出宣室殿。

    凤九卿也打算离开,却被皇上喊住了,道:“九卿,你先留一下,朕还有话要和你说!”

    凤九卿只能朝楚郡王和凤子涵摆摆手,然后留了下来。

    出了宣室殿,凤子涵闷声不响地往前走,楚郡王知道他心里有气,不得不追了上去,一把拉住凤子涵,道:“涵儿,你这是在责怪父王吗?”

    凤子涵面无表情地道:“儿子不敢!”

    “什么不敢,你是我生的,我能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楚郡王瞪了他一眼,才叹息一声,“皇上执意要借此打压楚郡王府,我就算据理力争,也是没有用的,反而会招来更大的麻烦,你应该明白!”

    凤子涵没有作声,还是面无表情地低着头,有些事情明白归明白,但不一定能谅解。毕竟要去下跪道歉的人是他和灵儿,而不是楚郡王。

    楚郡王看着他这副样子,就知道他根本没听进去,才重重地拍了一下凤子涵的肩膀,沉声道:“涵儿,父王对你寄予厚望,我楚郡王府难道就要止步郡王这个位置吗?虽然现在咱们一时煊赫,但若你不争气,那这份煊赫能保留到几时?父王当年还是个不得宠的庶子之时,受过多少羞辱,下跪认错算什么,你可尝过要为嫡兄嫡姐当马夫,当垫脚凳子,动辄就被辱骂,甚至责打的屈辱?”

    凤子涵一愣,楚郡王从未对他们提过他幼年时候的经历,看着楚郡王那种陷入过往记忆的痛楚表情,凤子涵也跟着一痛。

    楚郡王接着道:“父王那时候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好好地活下来,在自己嫡母和一众兄长的包围下,活下来,活出个人样儿来。所以不管受多少苦,我都要装作无所谓,还要笑脸迎人,拼命地讨好嫡母和兄姐,你和灵儿自幼娇惯,哪里尝过那种心酸和屈辱?”

    “父亲知你心高气傲,但是当低头时便低头,将来待你有机会,再百倍千倍讨回来便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懂不懂?去跪,还要大大方方地跪,负荆请罪,做好了也能成就你的美名,更何况经此之后,皇上为了安抚我们,也会给你更多建功立业的机会,你要往好的一面看!”

    凤子涵沉重地点点头,道:“儿子明白了!”

    楚郡王又是一口气呼出来,拍拍凤子涵的肩膀,朝他点点头,不再多话。凤子涵离去,而楚郡王却还要赶去上朝。

    宣室殿里,皇上亲切地拉着凤九卿的手,笑道:“九卿,你够坏的啊,竟然想到这么个鬼主意,哈哈……”

    凤九卿挑挑眉,一副我很纯善的样子,道:“皇兄,您可别冤枉了臣弟,臣弟说的可是实话,那高丽公主的确向皇后进言要求嫁给楚郡王……世子来着!”

    “你呀,就是这样鬼精鬼精的,连玉楚那么精明的人都被你给耍了,不过他也该长点儿记性了,否则还真当朕眼瞎耳聋,任由他期满摆布呢!”说到最后,皇上的脸色也跟着阴沉起来。

    凤九卿却嬉笑着道:“皇兄,何必动怒呢?说到底还不都是您手里的卒子,咱们说点儿开心的事儿吧!”

    “哦?有什么开心事儿啊?莫不是九卿终于找到喜欢的姑娘了?”皇上饶有兴趣地问道?

    凤九卿一挑眉,道:“皇兄,您怎么跟母后学起来了?竟然都巴不得臣弟被女人绑住!”

    皇上嘻哈一笑,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朕和母后都关心你的终身大事啊,你也不小了,该议亲了!”

    凤九卿不置可否地撇了一下嘴,才道:“臣弟是特地来给皇上贺喜的!”

    “怎么了?”皇上微有些诧异地问道。

    凤九卿笑了一下,道:“南边儿刚刚传来消息,大理国的内乱已评定,褚将军不日即将还朝,而且会带来大理国主的国书,愿意世代为天元属国,从此大理国主必须由天元皇帝授封才能继任!”

    皇上一听,脸上的皱纹都笑开了,喜不自禁地抚掌道:“九卿,你真是朕的福星啊!哈哈哈……若不是你一力主张派兵去大理,恐怕南边儿那还得有几十年的混乱,又怎么会为天元开疆拓土?快说,你要什么赏赐?”

    凤九卿脸上并没有多少得意,反而显得很平静,只是跟着皇帝一起喜笑颜开,拱拱手道:“皇兄过誉了,臣弟不过都是顺从皇兄的意思行事,代皇兄说一些皇兄不便直言的事儿罢了,哪里就当得如此赞誉,臣弟如今锦衣玉食,什么也不缺,就想继续过逍遥日子,您也就别给什么赏赐了!”

    皇上故作不悦地道:“说的什么话呢?你也老大不小了,该你承担的责任还是得承担,不要继续胡闹了,朕准备将京城防务交给你,朕只信任你!”

    凤九卿一副不甚头疼的样子,苦着脸道:“皇兄,您就不能多心疼心疼臣弟吗?臣弟还没玩够呢,过两年再说吧,这京城防务如今由九门提督掌管着,不是很好嘛?”

    皇上看他那副避之不及的样子,叹息一声,道:“九卿,你是不是以为朕是故意说话来试探你?你应该知道,朕对你的……”

    凤九卿摆摆手,不待皇上说完,就赶紧道:“皇兄,臣弟不想多插手政事,只想做个逍遥王爷,皇兄的皇子们也大了,比臣弟更适合担当大任!”

    虽然凤九卿的面色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但皇上却不再继续为难他,反而像是有苦难言一般,有些伤感,有些愧疚。

    终于还是化作一声长叹,喃喃道:“罢了,朕不为难你,等你哪天想通了,就来跟朕说!”

    皇帝好像一瞬间就灰心丧气了一般,摆摆手,让凤九卿出去了,脸色显得晦暗不明,让人看不懂他眼里的深意。

    凤九卿也不多做停留,俯身拱手,便退出了宣室殿,独留皇上一人在偌大的宣室殿里,静静地对着那还未曾熄灭的烛火,不知在想些什么。

    且说宁国公府经历过昨日两场大火之后,已经闹得人仰马翻,所以即便东方破晓,偌大的宁国公府也还安静的像是未曾醒来。

    棠梨苑里,一大早却有人来访。紫玉打着哈欠,乍一见到穆欣萍,倒是惊了一下,问道:“二夫人,这么早就来给老夫人请安啊?”

    穆欣萍点点头,并没有多做解释的打算,面无异色地笑着道:“老太太起来了吧?”

    紫玉道:“刚起来没一会儿呢!”

    说着就把穆欣萍放进去了,别人来要通传,但是穆欣萍是老太太的人,所以自然是可以随意出入棠梨苑了。

    进了老太太的屋子,见她正在漱口,穆欣萍就赶过去帮忙端痰盂,动作极其自然,可见这些日子倒是做习惯了。

    老太太看了她一眼,问道:“昨个儿最后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