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她明明记得,不久之前,她还是宁国公府的天之骄女,稳稳地压在那个浑浑噩噩,愚钝不知世事的嫡长姐头上,受尽家人的宠爱,被下人们捧到了天上。而白木槿比她身边的丫鬟还要不济。

    到底为什么世界变化如此之快,白木槿不仅获得了祖母的偏宠,还一再让自己和母亲吃瘪,逼得弟弟不得不远离京城。外祖母更是把她当成了眼珠子一样疼爱,就连一向在陆家独一份儿的娇娇表姐都从芙蓉花,变成了烂草根。

    这一切的一切好像是莫名其妙就发生的,白木槿像是突然受了神仙的眷顾一般,处处都有好运,就连她闯下大祸,得罪了楚郡王府,让全家人都厌弃了她,却还是一转身就成了安平郡主。

    郡主啊,那比父亲的爵位还要高啊,她连幻想都不曾幻想过的高贵身份,她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拥有了。

    白云兮好想哭,想冲着白木槿大吼,为什么她这么幸运?为什么所有人都帮着她?就连皇帝都要给她眷顾!

    可是她知道自己不可以,因为白木槿已经不是她能够随意得罪的人了,以后她见到白木槿,甚至要行大礼,否则就是不敬之罪,这让心气极高的白云兮,如何不愤怒,不痛苦?

    她前一刻还以为自己可以报仇了,将白木槿送到家庙里,然后悄悄地在那里狠狠地羞辱她,再将她送进地狱,可是……这种痛快只维持了这样短暂的时间,她不想相信,可是却不能不相信。

    因为就在他们发懵的这一刻,已经有人来通报了,说是礼部和内务府的先遣官已经到了宁国公府外,请白世祖和白木槿前去接待。

    白木槿临走之前,笑眯眯地看了一眼刚刚准备动手的婆子,轻飘飘地丢下一句:“你们几个,刚刚是哪只手来抓的我,就拿哪只手掌嘴,一直打到我回来为止!”

    几个婆子看着自己的手,几乎要崩溃了,哭丧着脸跪在地上,还来不及求饶,白木槿就已经出了槿兰苑的门。

    喜鹊是最后走的,笑嘻嘻地对着几个婆子道:“别打轻了,回来小姐要是看到你们脸上没肿起来,恐怕会生气,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掌嘴可是最轻的处罚了!”

    这些婆子可都是老夫人的人,现在白木槿直接越过老夫人下令处罚,却谁都没资格阻止,因为往后国公府的天儿就要变了,别说老夫人,就是白世祖也得给白木槿行礼,因为她是圣上亲封的郡主,还是个有封号的郡主。

    老夫人牙齿都要咬酸了,才堪堪接受了这个事实,悔得肠子都青了,大概就是白老夫人现在的心境。

    若是她在得知白木槿受辱之后没有选择放弃她,而是支持她去讨公道,该有多好。即便这一步她没有选对也不算什么大不了,若是她在白木槿昨晚回来的时候,没有支持白世祖动用家法有多好,或许这也不算什么。

    最悔恨的是,她不该眼睁睁看着那场大火烧起来,竟然无动于衷,甚至事后没有一点儿关心的意思,反而设下毒局,让白木槿彻底和她走向了对立。

    如果她不曾走这一步,之前所有的错都可以弥补过来,可是现在……即便她依然是白木槿的祖母,可是她知道依着白木槿的脾性,是没有可能原谅她的,能够维持表面的和平就已经是奢望了。

    穆欣萍看着老太太的脸色,也跟着哀怨起来,白木槿之前还曾向她示好,可是自己顾忌着老太太的威慑力,所以根本不敢也不愿意跟她亲近。毕竟,当时白木槿可是众矢之的,她哪里敢冒犯众怒呢!

    可是现在风向突变,白木槿一跃成为郡主了,她这时候去巴结,也来不及了!心里不禁恼恨起来,白木槿也太能沉得住气了,昨晚回来竟然一点儿风声都没露,宁愿以一己之力对抗所有人的责难。

    可是她又不禁佩服,即便白木槿没有这郡主的身份,白家谁也占不了她的便宜,甚至老太太都功败垂成了。

    白云兮又妒有恨,心里跟爬了一千只蚂蚁一样,可是转念一想,白木槿虽然得了郡主的身份,但是却得罪了一家子人,往后也没她什么好处。

    她故意凑到老太太身边,道:“祖母,姐姐也太过分了,昨个儿就被封了郡主,回来竟然一点儿也不透露风声,偏偏到这个时候说出来,这不是故意要看咱们的笑话吗?”

    白老夫人听了心里就越发不是滋味了,白木槿就是这点让人恼恨,明明自己对事情有十分把握,却偏偏要装作毫无胜算的样子。否则她也不至于一错再错,赔了夫人又折兵。

    本来白木槿就是自己手里的一柄利刃,更是一块美玉,将来无论是进宫还是嫁个王孙公子,都会为白家带来巨大的利益。凭着她的心机手段,只要她愿意,白家定能重新鼎盛起来,而不至于随着老公爷的离开,就一蹶不振!

    可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她已然失去了这颗棋子,而且还让棋子脱离了掌控之后反而变成了敌人,这是她极不愿意却又极无奈的事情。

    “走吧,回去更衣,接旨可不能怠慢,说到底还是咱们白家的荣耀!”老夫人咬了咬牙,甭管里子如何,面子上人家只会当国公府得了圣宠,她也得将这面子做足了才行。

    白云兮大概是最不情愿去接旨的人了,因为白木槿越是爬得高,就意味着她越是不如她,将来这国公府,大概就是白木槿的天下了,想到这里,她就觉得钻心的疼。

    趁着老夫人去更衣的空当儿,她得赶紧去和母亲通个气儿,想想以后该怎么应对白木槿,她们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根本不可能还想着要和好!只有扳倒白木槿,她和弟弟才有出头之日!

    白世祖一出门,就见到来通知接旨的礼部先遣官站在门前,身后跟着一长队人马手里捧着郡主的礼服,身后跟着郡主的仪仗。

    “恭喜国公爷,贺喜国公爷,府里出了个郡主,白家一门荣耀至极啊!”说话的正是礼部侍郎,赵元亮。

    白世祖脸上有些许尴尬,自己这个当父亲的以后还得矮自己女儿一截,按规矩还得给女儿行礼,这种荣耀,搁谁身上,谁都不会觉得好看吧?

    可是面对礼部侍郎,他还必须得做出与有荣焉的样子,堆满笑脸道:“有劳赵大人了,府里请!”

    赵元亮摆摆手,道:“还是先请郡主出来受礼吧,圣旨还未到,得先请郡主沐浴更衣,才能接旨!”

    白世祖摸摸鼻子,退到一边,将白木槿让出来,由着白木槿来接见,赵元亮一见到白木槿,立刻行了跪拜礼,道:“下官拜见安平郡主,愿郡主万福!”

    白木槿并没有多少不适应的样子,面带得体的微笑,抬抬手,道:“赵大人平身,无需多礼!”

    赵元亮看她的样子,还真是宠辱不惊,心里不禁生了几分赞赏,他身为礼部侍郎,可是给不少皇室成员受封加过礼,纵然是那些天生就知道自己有这么一天的王孙公子,都会喜不自禁。

    可是这个若不是闹出这场风波,八辈子也没有机会得到此等荣耀的少女,竟然能如此淡然以对,那可不是装出来的,自己阅人无数,是真是假一眼便能分明了。

    赵元亮起身,按照规矩将郡主正服献给了白木槿,然后又说了些吉祥话,便让内务府来的女官伺候白木槿去沐浴更衣,等着待会儿接旨。而其他随行人员则被请进府里喝茶等候吉时。

    白木槿仍旧不习惯别人看她沐浴,所以仍旧打发了人,自己沐浴净身之后才唤人进来伺候她穿郡主的服饰。

    这正服繁琐的令人头疼,里三层外三层,幸而都是极品冰蚕丝所织,但穿了这么多层,还是觉得累赘,但并不觉得热。

    穿好礼服之后,就是头冠,上面五花八门的东西,中间镶了一颗龙眼大小的夜明珠,因为金玉之物繁多,又是鎏金打造的,十分沉重,幸而平日里并不需要戴这样的头冠,否则肯定脖子都会压出病来。

    穿戴整齐之后,才走出倚琴阁,由掌事女官牵引着出去,连自己身边的丫头都不能近前来。

    可是鸳鸯和喜鹊看着一身华服,仪态万千的白木槿,仍旧喜不自禁地落了泪,她们的小姐可算是熬出头了,往后她就是尊贵的郡主,谁敢轻易欺辱?

    瑞嬷嬷皱眉道:“哭什么,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儿,别冲撞了,要笑,你们从小和主子一起长大的情分在,可不得比谁都笑得开心吗?”

    鸳鸯和喜鹊忙擦了眼泪,露出了欢喜的笑容,鸳鸯道:“就是,可不能哭,我们就是太高兴了,太高兴了,若是夫人还在,她一定也会高兴的!”

    喜鹊要比鸳鸯稍微小一点儿,但也记得夫人在的事儿,跟着道:“夫人在天上看着呢,她也肯定高兴的!”

    瑞嬷嬷看着她们的样子,也十分感慨,自家人都不关心的姑娘,却有两个忠心耿耿的丫头,可见这去世的元夫人,定是个和善人,否则怎么能让小丫头这般真心对她的女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