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女官唱了声吉时到,便由掌事女官牵引着白木槿往白府的正门走去,仪仗也跟在身后,显得庄重而大气。

    到了正门的时候,白世祖和老夫人都已经换了朝服等在那里,见到白木槿都准备要行礼,却被白木槿早一步拦下来,道:“祖母,父亲,都是自家人,不必如此!”

    陆氏也算是命妇,但由于受了伤,并不适合出来,所以并没有出现在接旨的人员中,白慕辰和白云兮在白世祖和老夫人之后,他们是不得不行礼的,白慕辰自然是万般高兴地要给姐姐下跪,可白云兮就不乐意了,动作慢吞吞的。

    白木槿看着她的样子,也不在意,第一次嘛,总不习惯,以后可得习惯习惯了。她也没拦着白慕辰,否则当着这么多人面,也不得不免了白云兮的一跪。

    不过白慕辰膝盖刚刚挨着地面,就被她双手扶了起来,笑嘻嘻地道:“弟弟免礼!”

    白慕辰却笑着道:“给姐姐磕头是应该的,辰儿高兴,多磕几个头都高兴!”

    白云兮却还跪在地上呢,看她们姐弟聊着,竟然忘了自己,心里别提有多愤怒了,但是也不敢吱声。

    半晌才轻咳了一声,好提醒白木槿,她这个妹妹还跪着呢,别只顾着和弟弟寒暄。

    白木槿像是刚刚想起她来一般,赶紧道:“妹妹也起来吧!”

    白云兮一骨碌爬起来,生怕多跪了哪怕一刻,可是一想到往后只要见了白木槿,虽然不用磕头,但总也免不了大礼,实在让她心里难受。

    这会儿时间,圣旨就已经到了,后面跟着长长仪仗队,宣旨的是内务府的总管太监,钱公公,生得老实敦厚,一脸喜兴。让人忍不住猜想,这主理喜庆事宜的总管公公,大概只有长成这个样子,才会令人信服。

    高长了一声:“圣旨到,白氏木槿接旨!”

    “万岁万岁万万岁!”瞬间,门口就齐刷刷地跪了下来。

    钱公公将那些冠冕堂皇的圣旨念了一遍,大致就是夸赞白木槿多么优秀,多么聪明有德行,最后才道明了要册封白木槿为安平郡主,言明等白木槿及笄之后,就赐住郡主府。最令白木槿惊讶的是,皇上竟然如此大方,还赐了平原郡做了她的封地。

    她这个郡主可就不是名号上的郡主了,而是实实在在的皇家郡主,有了封地,就代表她以后每年都会有丰厚的赋税供她花销,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比起皇上赏赐的那些东西都要来的贵重。

    看来皇上果然对陆老夫人十分看中,并没有因为老夫人那句封地不计较而故意忽视了这个问题。

    白木槿自然是高兴的,谁也不会嫌钱多,更何况要她还未及笄之前,母亲的嫁妆不能动,她一直都仰仗着白家的月俸过活,手头上并不宽裕,而她也了解到要重新撑起母亲的陪嫁铺子和庄子,需要的银钱不是一点点。

    白木槿这会子领旨谢恩,磕头都有劲儿了,比见到皇上那会儿可心甘情愿的多!郡主的封号虽然好,但是银子更好!

    接完圣旨之后,自然少不了要招待来宣旨的人,宁国公府又热闹了起来!

    陆氏躺在福禄苑里,也能听到外院的人声鼎沸,那热闹的声音,让她几乎要气吐血,当白云兮过来告诉她的时候,她是多么不愿意相信,甚至还存着一丝幻想,若今日圣旨没下,那该多好。

    可是外面的热闹,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她,白木槿已经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往后她就算拿母亲的身份,也压制不住她了。因为郡主代表的是皇室的尊贵,虽然孝道重要,但她若敢不敬郡主,那就是不敬皇室,藐视皇上。

    想到这里,陆氏一把将被子扯上来,蒙住头,不去听外面的热闹,恨不得一辈子都躲着白木槿才好。

    她以前还想过,可以拿捏住白木槿的亲事来威胁她,如今这个最后的筹码都失去了,堂堂郡主的亲事,岂是她这个后母可以置喙的?恐怕就连老太太都不能做主了,还得看皇上的意思。

    一夜之间,白府的天就变了,虽然还是宁国公府,但里面住了一位郡主之后,宁国公也不再是最大的主子。

    更别说什么一品夫人了,根本就不够看。许多眼皮子浅的下人,就开始盘算着怎么巴结好郡主,将来好跟着白木槿去郡主府里当奴才,要知道那可比日渐落寞的国公府的下人好太多了,光是月例都要高一个档次。

    谁让郡主是有封地的呢,钱多自然好办事!

    “姐姐,恭喜了,哈哈……现在你可不能拿什么身份说事儿了,我虽然是皇子,但到底也没个爵位在身,如今还得给姐姐行礼!”凤之沐说的委屈,可眼里都是笑意。

    白木槿白了他一眼,道:“那是你还小,放心,将来你这亲王的位置是跑不了的!”

    何止是个亲王,还是护国大将军呢,权势之盛,岂是她这个郡主能比拟的?无论是哪个朝代,执掌兵权的人,永远都是上上人。所以楚郡王府才能如此得意。

    想到楚郡王府,他们明日可得要来请罪了吧?册封的圣旨一下,他们想躲也躲不成了,谁让皇上有心要打压他们郡王府呢!

    白木槿可不傻,虽然这里面的确有外婆的原因在,但皇上肯这么轻易就答应,还不是自己心里存了要压制楚郡王府的心思嘛,自己这个郡主得的也不算轻松了,因为皇上可是借着她的名号打压郡王府的,这就算是一点儿赔偿吧!

    送走了宣旨的队伍,白世祖对着白木槿,问道:“郡主还未及笄,需要继续住在国公府,可是……槿兰苑再住着就不合适了,您自个儿挑个院子,再重新修葺一番,入住吧!”

    虽然事实有些难以接受,但白世祖心态还算好,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她得了荣耀也是好事儿,就算再过意不去,表面上还得敬着捧着。

    白木槿看着白世祖的样子,心里冷笑了一下,在这个父亲的眼里,自己从此以后连女儿都不是了,只是个郡主而已。

    “不必了,槿兰苑我住惯了,不想挪动,只需要将烧毁的屋子重新修整就好,反正女儿还有一年就及笄了,到时候自然会搬到郡主府去!”白木槿淡淡地道,她也不想大动干戈,都是虚的。

    白世祖听她这么说,心里也轻松了一点儿,道:“那就依郡主所言,暂时委屈您住在倚琴阁,等槿兰苑修好之后,再搬进去!”

    被自己的父亲如此恭恭敬敬地对待,白木槿还真是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儿,可是这样也好,她也不必故作大方地和他客套,反正她早也没有把这个人当成父亲了!

    一个一心想要自己性命的人,一个曾经不顾父女亲情,任由别人将她推入火坑的人,怎么可能是父亲呢?

    她之所以那么干脆地写下自己的生辰八字在木偶人上,是因为她根本不把那一天当成自己的生辰,她这一世重生的日子,才算得上是她的生辰。之前的那个她,上辈子已经死了!

    对一个已经死了的自己,她又有什么好忌讳的呢?本来嘛,那些木偶所遭受的酷刑,其实和自己的死状大概也差不了多少,无非就是头还在罢了!

    鬼神算什么,今生谁敢再害她,那就遇神杀神,遇鬼杀鬼!

    临走前,白木槿还是对着白世祖道:“父亲,母亲若是没什么大碍了,还烦劳您知会她一声,我这里还等着她送嫁妆单子来,昨晚的事儿,我还记着呢,母亲想必也没有忘!”

    白世祖一愣,张口结舌的,他再愚钝也听得出来,白木槿这话可不仅是要对陆氏说,同样也是对自己说的。

    昨晚他执意要打杀她的事儿,她也记着,并且不准备忘记。这让他羞恼不已,隐忍了几次才压制住朝她咆哮的冲动,因为那个人已经不是他可以随意辱骂的对象了!

    待人走的差不多时,白云兮才愤愤然地道:“小人得志!父亲……就算她是郡主,您和母亲也是她的长辈,干嘛要如此怕她?”

    白世祖阴沉着脸,吼了一声:“闭嘴!”

    白云兮哪里会明白,郡主之尊,不是他一个国公可以折辱的,即便是父亲又如何?女儿进了宫当了主子,就算是祖父母也得下跪行大礼,这就是皇权,不容亵渎!

    白云兮被吼了一下,委屈的不行,明明她也是为父亲打抱不平,却还被他当成出气筒,受了白木槿的气,就来拿她撒气,谁让白木槿是郡主,她却是个庶女所生的女儿呢!

    想到这一层,就开始怨恨起来,若母亲也是外祖母所出,今日受封郡主的肯定会是她,而不是白木槿!就因为母亲是个舞姬所出,所以身份低贱到连累她!

    陆氏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辛辛苦苦为儿女谋划,不惜做出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儿,最后竟然会被自己的女儿看不起,并且怨恨她的出身低贱!

    白老夫人看了看白云兮,心里不知在盘算着什么,突然十分亲切地道:“兮儿,走吧,陪祖母去棠梨苑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