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云兮受宠若惊一般看着白老夫人,往常这等事儿都是白木槿的,自己就算没进家庙之前,也不曾得过老太太如此眷顾。

    刚刚从白世祖那里受的委屈,一扫而空,只要家里有白老夫人支持她,那她和白木槿究竟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在白云兮看来,白木槿能名扬百花盛宴,都是白老夫人一手教导的结果,她的好运不仅是陆老夫人的眷顾,更是祖母的支持。如今她也得了祖母的青眼,说不得下一届百花盛宴自己也能夺魁,要知道她可比白木槿小三岁,还有一次机会呢!

    若是自己能取得个皇子的青睐,那将来做了王妃,可不比郡主要尊贵得多吗?女子要嫁得好才是真的好,当个郡主有什么了不得,说不定最后相个郡马是个窝囊废,破落户呢!

    白云兮的自我安慰,起了很好的暗示作用,让她一扫之前的阴霾,喜笑颜开地扶着老夫人的手,往棠梨苑走去!

    穆欣萍却没有跟着过去,而是找了个借口离开了,自己可没得罪白木槿,即便那事儿是她做的,但白木槿只会把账算在老太太头上,趁着这个机会,去示好,说不定能够挽救一二,如果白木槿还能对自己稍加辞色,那将来她也有个依仗。

    府里如今最大的人就是白木槿,即便她将来去了郡主府,自己能得她的支持,也不会有什么坏处。不过这事儿还得瞒着老太太,她暂时还不能让老太太知道她有了自己的心思。

    老太太总归要老的,如果不能在她糊涂之前扳倒陆氏,将来自己肯定下场凄惨,若是白木槿肯照拂,陆氏不足为惧,即便她的孩子不能继承国公的位置,但分到一份丰厚的财产是肯定的,白木槿是郡主,她母亲又留下了那么贵重的嫁妆,她肯定也不稀罕国公府那点儿家底。

    如此一想,就更加坚定了穆欣萍要去向白木槿投诚的决心。

    还未进倚琴阁的门,就被喜鹊拦了下来,仍旧迎着笑脸问道:“二夫人怎么来了?郡主正和十五皇子大少爷说话呢,还烦请您稍等一会儿,奴婢去通传一声!”

    虽然喜鹊的态度没什么不对,但穆欣萍就觉得如今白木槿身边的丫头都傲气了起来,谱儿大多了,连自己这个二夫人主动来见白木槿,也要通传呢!以前她进槿兰苑,都是直接让进去的!

    心下不是滋味儿,但也没法子,谁让白木槿今非昔比,她的下人也跟着鸡犬升天呢!如今喜鹊和鸳鸯,包括槿兰苑之前的仆役,都是水涨船高,将来可都是郡主府的奴才,宰相门人七品官,身份地位都不一样了!

    过了一会儿,喜鹊才出来将穆欣萍请进去,穆欣萍还未进堂室就听到白木槿正和两个半大孩子在说笑,她心想趁着白木槿心情好,也许就原谅她之前的刻意疏远了。

    相比白家其他人对白木槿的做法,她虽然没为她说话,但也没有想过要害她,做的那些勾当也是暗地里的,并且都是白老夫人的主意,她不过是逼于无奈,奉命行事罢了!

    这样一想穆欣萍就显得更加理直气壮了,若白木槿要给自己难堪,她也可以去和白老夫人,白世祖吹吹风,说白木槿目中无人,一得势就猖狂,如今白木槿还得住在白家,总不能不给老夫人和白世祖面子,惹恼了自己的长辈,也可以安个不孝之罪给她。

    即便是郡主,有个不孝的坏名声,说不得哪天就被皇帝给贬谪了,虽然这个可能性比较小,但穆欣萍宁愿相信这个道理。

    穆欣萍进了堂室,看着白木槿,才想起来自己如今要给她行礼了,虽然自己是平妻,但平没有诰封,是个白身,还得行跪拜大礼。

    正有些踟蹰呢,却听白木槿道:“二娘来了啊,这里也没有外人,就不必多礼了,坐吧!”

    听白木槿这样说,穆欣萍心下大喜,觉得白木槿肯定还记着往日的情分,所以不打算计较她之前的失礼。

    心里一高兴,之前的那些酸意也就消去了大半,赶紧恭维道:“多谢郡主,刚刚接旨,妾身是个白身不能说话,特来给郡主道喜呢!”

    白木槿似乎也真的不打算追究的样子,笑嘻嘻地应了道:“多谢二娘了,都是皇上垂怜,我自个儿都有些发懵呢!”

    “哪里啊,郡主天生聪颖,蕙质兰心,德才兼备,听闻您在百花盛宴上不仅一举夺魁,还帮着皇后击败了高丽公主,光凭这一点,封个郡主也是理所应当的!”穆欣萍倒是个嘴甜的,难怪在白老夫人那么多侄女儿中,就看中了她。

    白木槿并不打算和穆欣萍计较那些事儿,说到底这不过就是个棋子,是她的棋子也是白老夫人的棋子,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对付陆氏。

    所以她也没有在乎过穆欣萍的见风使舵,而且她也还需要穆欣萍继续帮自己对付陆氏,何必要给她难堪呢?不过若她有害人之心,那她也可以轻易地就捏死她!

    白木槿依旧挂着和善的笑容,道:“二娘谬赞了,我哪里当得德才兼备这种盛誉,昨个儿还被人说大不孝呢,说起来,要不要提醒一下父亲,开宗祠,当着族长和长老的面儿好好地定我个不孝之罪啊?”

    穆欣萍一愣,虽然这话不是明着在说她,但白木槿也肯定有些责怪自己昨日的袖手旁观,不过正因为白木槿说出来了,穆欣萍才松了一口气。

    因为白木槿若故意不提,那就表示她根本不打算原谅她,提出来了,才给了自己认错的机会,穆欣萍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该怎么选择,忙跪下道:“郡主恕罪,昨日妾身也是无奈,你知道我孤身在白府,没依没靠,只能看老夫人和夫君的意思行事,没能为郡主说话,的确是妾身的不是,还望郡主宽恕!”

    白木槿暗道,穆欣萍果然是个聪明人,可是这样的人也着实可恶,总是把责任推给别人,所以她不管做什么,都是被逼无奈,都是别人的错。

    就算她说的有一部分是实话,在白家她是要看老夫人的脸色,但别人不知道,她白木槿可清楚的很,穆欣萍对白老夫人的影响力也不可小觑,若当时她愿意帮自己一二,老太太也不可能丝毫不顾情面就落井下石。

    说到底,穆欣萍根本就没心要帮她,更有甚者,她也希望看到自己倒霉,这样将来就少了个和她争夺白家家产的人。人都是自私的,穆欣萍又怎么会例外,她也没打算怪她,可是却不喜欢她将自己摘的一干二净!

    望着跪在地上的穆欣萍,白木槿饮了一口茶,沉默地看着她,半晌才道:“二娘这是何必呢,快些起来,虽然我现在是郡主了,您到底还是我的长辈,没有外人的时候,不必行此大礼!”

    穆欣萍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白木槿故意让她多跪了一会儿,但肯说出这番话,就是真的打算将之前的事儿放过去了。

    “多谢郡主宽宏大量!”穆欣萍拜谢过后,才敢起身。

    白木槿对她的谢意可不敢当真,此女只是羽翼未丰,一旦得势恐怕比陆氏还要难对付,她对陆氏可谓了如指掌,对穆欣萍却并没有深刻的了解。

    表面上越是甜美的人,内心说不定就越是狠毒,她可是深刻地记着这个教训!

    穆欣萍为了示好,窃窃地道:“郡主,妾身有事儿相告,可否借一步说话?”

    白木槿看看身边的人,对白慕辰和凤之沐道:“慕辰,你先带着十五去你院子里玩一会儿,过会儿来一起用午饭!”

    白慕辰和凤之沐识趣地退下了,屋子里只留着鸳鸯和瑞嬷嬷。

    穆欣萍仍有些疑虑,白木槿却道:“鸳鸯和瑞嬷嬷都是自己人,我没什么要瞒她们的!”

    穆欣萍这才开口道:“郡主的院子里的巫蛊相信郡主知道是谁做的,妾身就不多嘴了,妾身知道自己知情不报,罪孽深重,所以特来将功补过!”

    说到此处,穆欣萍还故意往外面看了看,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可白木槿只是闲闲地剥了颗果子吃,一点儿都没放在心上。

    穆欣萍有些许尴尬,但瞬即又摆正了心态,道:“妾身最近得知了一件事儿,与元夫人有关,妾身听了之后,着实害怕极了,又不敢轻易告诉人,又怕告知郡主会让您跟着心痛,真是一筹莫展!”

    白木槿大概也猜到她要说什么却故意装成急切地样子问道:“到底什么事儿?”

    穆欣萍看到白木槿的神态,便知自己赌对了,压低了声音,窃窃地道:“元夫人并非难产而死,而是之前就被人下了药,导致早产,而……而产房里稳婆又收了人好处,所以才会血崩,元夫人是被人害死的!”

    白木槿早就知道这件事,也没多少惊讶,但面儿上还是得做出心痛又惊讶不已的样子,不肯相信地摇头道:“不可能,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