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老夫人心头冷笑,故意瞅瞅凤子灵,然后恍然道:“难怪我看着郡王爷打了半天,凤小姐身上的衣服都没破个口子,还以为是料子特别好,怎么都打不破呢,原来是因为小姐当日积下的福缘,没真个打伤郡主,所以现在也不必吃那皮肉苦啊!”

    一句话道破玄机,围观的人群集体“哦……”了一声,陆老夫人不说,他们还真没注意,凤世子和凤小姐被打了这么久,竟然连衣服都没破一下,看着打的那么凶狠,鞭子甩的噼啪作响,原来都是假把式!

    楚郡王的脸黑的和抹了锅灰一样,压低声音,凑到老太太身边,道:“无双表姐,杀人不过头点地,本王都如此做了,您何必苦苦相逼?”

    陆老夫人也放低了声音,道:“那是因为你今日来此动机不纯,你不想让两个儿女磕头道歉,我可以理解,但是你故意如此做,难道不是怀了要败坏我外孙女的名声而来吗?”

    楚郡王倒退一步,没想到竟然提前被人看穿了目的,心下大惊,陆老夫人果然不是传闻中那个冲动易怒的老太太,竟然也是个人精。

    趁着楚郡王怔愣的时候,白木槿被瑞嬷嬷和鸳鸯扶着,头上缠着厚厚的棉布,脸色苍白,浑身无力地走了出来。

    喜鹊从里面搬出一个椅子,还特意铺了软垫,给白木槿坐下。白家的人一看到这个情况,就知道,白木槿是要故意做戏给楚郡王府的人看了,刚刚在屋里还好好的呢!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面,他们自然不敢给白木槿拆台,即便说出来了,白木槿也可以说刚刚是强作精神,这会儿伤势又严重了,实在撑不住!

    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当日白木槿受伤之后,两度裂开伤口,若不是都被人及时救治了,现在说不定还真要躺在床上,就算是被人及时救治了,她也吃足了苦头,那晚回来还折腾了一夜,第二日又被巫蛊之事和加封礼给折腾的疲惫不堪。

    白木槿一出来,楚郡王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来者不善,顾不得许多,赶紧捡起鞭子,怒喝一声:“你们两个小畜生,竟然敢得罪郡主,你们是生了几个胆子?今日我定要当着郡主的面儿,好好地教训你们,若不能求得郡主原谅,你们就别想活了!”

    “郡王爷!”白木槿虚弱的声音响起来,若是楚郡王真的发怒,根本不可能听得到,可偏偏他就停了下来,心里还十分欢喜,这白木槿还是斗不过自己,这么不经吓!

    却听白木槿蹙着眉头,脸色苍白地道:“郡王爷,都说士可杀不可辱,您生气,打人我也就不拦着你了,但是您辱骂世子和小姐,他们可都是你的亲骨肉啊,怎么能是小畜生?这一点我真的不能帮着您说话!”

    几句话就让楚郡王快要吐血了,他以为陆老夫人就已经够混的了,没想到这白木槿更混,竟然抓住他的话柄,暗暗地羞辱他!

    老百姓听了都忍不住窃笑起来,若那不是楚郡王,估计他们得放声大笑了,这郡主真是个有趣的人啊,骂人都不带脏字儿的,高明,实在高明啊!

    楚郡王拉得比马脸还长,咬着牙道:“郡主何故出言辱骂本王?”

    白木槿一脸懵懂,还忍不住虚弱地咳嗽起来,扶着自己的脑袋,喘了好一会儿气,才道:“郡王爷,话可不能乱说,我哪里有辱骂您,就算我再不知礼,也知道辱骂郡王是对皇上不敬,我可不敢啊,刚刚只是在劝王爷不要随便用脏话骂自己的儿女,如此实在有失皇家体统!”

    不知情的人,听得连连点头,郡主可没有骂人,她真的是在维护郡王爷的颜面,劝解王爷不要说脏话!真是个知书达理,温婉贤淑的好郡主啊!

    陆老夫人也赶紧过来帮腔,道:“郡王爷,您可别吓着郡主,她现在身子弱,一旦有个好歹,这责任算谁?”

    白木槿听了又咳嗽起来,鸳鸯和喜鹊一个奉茶,一个拍背,好容易才让她缓过劲儿来,喘了一大口气,才道:“不好意思,郡王爷,失礼了!因着那日在宫里跪的久了些,加上头上有伤,就着了凉,这会儿还没好利索呢!”

    太后会刁难她,也是因为楚郡王府的原因,所以这话依旧是在责怪楚郡王府对不起她!

    楚郡王也不知她是真病假病,反正他今日来的目的可不是探病的,便道:“无妨,本王的儿女得罪了郡主,本王替他们说声抱歉,希望此事一笔勾销,不要因此让郡主和我楚郡王府产生龃龉,不知郡主意下如何?”

    白木槿微微蹙着眉头,道:“郡王爷,恐怕有所误会,这不是得罪,这是侮辱,是污蔑,是要置我于死地,当日我去府上讨个说法,竟然还被屈打,郡王爷……若我软弱可欺,今日您恐怕没机会在我面前表演严父教子,因为你看到的只是一具尸体!”

    声音并不算很高,但却清晰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因为最后的话,白木槿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出来的,带着一种沉痛的气息。

    话一说完,围观的人都沉默了,因为大家都知道,安平郡主为何会和楚郡王府闹僵,她被人那样污蔑清誉,若不能澄清,那就是死路一条。

    陆老夫人更是忍不住红了眼睛,不是她们咄咄逼人,不是她们得理不饶人,而是这事关性命,容不得丝毫退让。

    看着楚郡王仍旧无动于衷的样子,白木槿沉沉叹息了一声,才道:“郡王爷,若是易地而处,被羞辱的人是您的女儿,您当如何?”

    楚郡王轻哼了一声,道:“谁敢辱我楚郡王的女儿?本王的女儿更不会在外责打自己的姐妹,郡主若不是行差踏错,怎么会引起这一场误会?”

    白木槿笑了,笑得十分讽刺,强撑着自己的身子,鸳鸯赶紧来扶,道:“郡王的意思,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凤世子和凤小姐都是没有错的,我活该被人侮辱是吗?”

    “那你可承认,你打过自己的妹妹?还是打的脸,在畅春园里,这件事你敢否认?”凤子灵忍不住开口质问。

    白木槿还没来得及回答,身后就响起了一个声音,怯生生的,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道:“凤小姐,您不必再问了,姐姐打我,也是我的错,因为惹出这一场风波,真是罪孽深重,郡王爷,王妃,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白云兮从众人之后走出来,小脸儿上挂着泪珠,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好像愿意承担所有的错误一样。

    楚郡王一愣,不知道白家这是唱的哪一出,怎么突然将个小女儿放出来说这一番话?难道有什么阴谋。

    直到他看到白云兮偷偷看了凤子涵一眼,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白家的小女儿也是他儿子的钦慕者,还十分痴迷的样子。

    此女是友非敌,他得好好利用一番才是。真是好玩,白木槿大概没料到自己这一方出了个叛徒吧?

    楚郡王对王妃使了个眼色,王妃也是个聪明的,连忙过来要扶白云兮,却被白云兮让了让,道:“郡王爷,王妃,事情都是因我而起,所以……请别再牵连任何人,凤小姐因为要维护我才和姐姐发生争执,凤世子来的时候话也没说清楚,才产生误会,请您责罚我吧!”

    白木槿真是要被白云兮蠢哭了,她以为自己出来说这一番话,就能取得楚郡王夫妇的喜欢吗?最多也只是被利用一番,楚郡王妃多高傲的人,怎么会接受一个敌人的妹妹当自己的媳妇儿呢?

    “郡主,此事您有什么要说的吗?”楚郡王眼里尽是得意,这可不是他的主意,这些话由着白云兮来说,比他找什么理由来搪塞都要好得多,他简直开心地要拍手称快了!

    白木槿看了一眼白云兮,道:“妹妹的话说得倒也没错,此事的确是因她而起,不过……身为长姐教导自己的妹妹,当时也只有我们自家人,难道妨碍谁了?凤小姐不分青红皂白,冲出来就要打人,别说她没资格管我的家务事,即便要管也得讲理,凤世子就更可笑了,事情还未弄清楚,就一通辱骂,败坏我的名声,在皇后面前,凤小姐更是出言不逊,一再谩骂羞辱,说的话都不堪入耳,让人怀疑楚郡王府的家教怎会如此不堪,这后面的事儿可和我妹妹关系吧?”

    “妹妹是个胆小怕事儿的人,不想让宁国公府得罪楚郡王府而招来报复,所以出来说这些话,楚郡王竟然还当真了,不知该说您是天真,还是故作糊涂!”白木槿不卑不亢地道。

    刚刚还疑惑不解的人,顿时恍然起来,难怪那二小姐那么胆怯的样子,脸都哭花了,原来是害怕报复啊?

    白木槿过去强行扶起白云兮,用帕子帮她擦眼泪,虽然白云兮想要挣扎,却苦于身后被瑞嬷嬷按住了,根本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