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妹妹别哭了,也不要害怕,人立于天地间,要对得住自己的良心,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凤世子和凤小姐,自然也不能凌驾于皇权律法之上,除非他们连皇上都不放在心上,连公道正义都不放在眼里!”

    “妹妹,你再看看,那些站在下面的百姓!若是我们这样的贵族被人欺凌都要忍气吞声,自认倒霉,那这些无权无势的百姓该怎么办?他们还能相信公理正义,还能相信天理昭昭吗?我们要做个榜样,要拿出不畏强权,敢于为了正义,为了公道,拼死一搏的勇气,皇上会给我们做主,会给所有受屈含冤的人做主,无论他是卑微,是高贵,是穷苦,是富贵,都有清清白白活着的权力!”

    “皇上册封我为郡主,并且下旨让楚郡王世子和小姐来给我磕头认错,就是为了昭告天下,要为所有正直无畏,敢于为自己出头,敢于相信正义,相信皇上的人做主!天下为公,绝不是一句空话,皇上的圣明,也绝对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白木槿像是在做演说一般,苍白着脸,却喊得铿锵有力,鼓舞人心,让所有人血液里的豪情和渴望都被调动起来,她突然朝着皇城方向一拜,举起自己的手,高喊道:“皇上圣明,天下归心!”

    人们的热情顿时被调动起来,都高举起自己的手,喊道:“皇上圣明,天下归心,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一股气势,仿佛潮水,涌向了所有人的心间,由近及远,喊声越来越高昂豪迈,所有人都自觉自发地跟着喊起来。

    楚郡王看着这小小的女子,竟然有些恍惚,这会是个十四岁的少女能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儿吗?

    没有人比他还明白,这番话的意义,她将圣旨当众宣布,他已经没有退路,不跪不仅是抗旨,更是抵抗民心。皇上不会容他,因为没有人比帝王更重视民心向背,而白木槿此举,将以最快的速度传到皇上耳朵里,她赢了,在皇上的心里赢了,在这些无知百姓的心里赢了!

    因为她抓住了那些看似无用的百姓的心,他们心里都渴望一种东西,叫公平正义,若是有人能给他们,那就是他们的救世主!

    白木槿借皇上的名义,给了他们希望,所以他们才会如此配合,如此激动!这是比任何威逼利诱都要有效的收买人心的手段,这个姑娘,太聪明也太可怕了!

    白家的人都愣愣地看着白木槿,仿佛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一席话,就引得了这样的效果?那群情激奋的百姓,越来越多,喊声越来越大,震耳欲聋,更是震慑人心!

    陆老夫人深深的激动着,心里默默地念着:婉琴,你在天上看到了么,你的女儿,她如此耀眼,再没有什么人能伤的了她,再没有任何乌云能盖过她的光芒,你放心吧!

    楚郡王紧紧地握着拳头,这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结果,现在所有的谋算都作废了。白木槿不是他可以算计的人了!

    可是难道就要认输吗?楚郡王不甘心,他这辈子都没有认输过,即便在嫡母的兄长姐姐的脚下跪伏,即便咽下最苦涩的眼泪,他也没有认输,因为他知道自己总有一天可以凭借聪明才智,将那些人踏在脚底。

    可是现在,他竟然有些无力的感觉。那一浪高过一浪的山呼万岁声,让他连开口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是没有用的!这是他唯一涌现在脑海里的念头!

    不过一炷香功夫,就有快马从皇城的方向飞奔而来,手里还拿着金牌,一路高声狂呼:“圣旨到,圣旨到……”

    百姓自动自发地让开一条路,给那传旨之人让道,谁让白木槿的话,让皇上的威望在这群人心中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呢!

    手持皇上金牌的人,亮出金牌,宁国公府和楚郡王府的人都纷纷跪下来,百姓看到他们跪了,也自发地跪下来。

    “圣上口谕,楚郡王世子和小姐,立时向安平郡主磕头认错,片刻不得耽误,否则就以欺君之罪论处!”

    楚郡王颓然地跪坐在地上,果然,这人群里有皇上的探子,或者还有很多人的探子,所以圣旨才来的如此快,皇上绝不可能放过这个收揽人心的机会!白木槿太聪明了,对帝王的心里也把握的这样精准!

    颁布口谕的人并没有离开,似乎是打算监督凤子涵和凤子灵执行圣旨,看他们还没有动弹的打算,便开口道:“凤世子,凤小姐,奴才还等着回宫复旨呢!”

    “磕头认错,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不知谁带头喊了一声,然后老百姓又像着了魔一样,随之喊了起来。

    凤子涵的牙齿都快要咬碎了,凤子灵看着白木槿的眼神,仿佛恨不得吃了她一般,可是没有办法,他们担不起欺君之罪!

    两人带着无尽的屈辱和痛苦,朝着白木槿跪下去,齐声道:“郡主在上,请受我们一拜,希望郡主原谅我们兄妹出言不逊,羞辱郡主之罪!”

    白木槿看着他们,做出去扶的动作,却低声道:“我说过的,定要你们公开道歉,我做到了!”

    不管凤家兄妹多么恼恨和愤怒或是怨毒,白木槿还是虚扶了一把,也放大声音道:“罢了,人谁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希望凤世子和凤小姐能以此为戒,再不要随意污人清白,毁人清誉!”

    凤子涵眼里冰冷一片,看着她,一字一顿地道:“铭记于心,不敢或忘!”

    白木槿才不管他们要铭记的是什么,她说过,不会再给任何人欺负她,侮辱她的机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

    楚郡王府无论是今世还是前生,都是她的仇敌,她并不在乎得罪他们,更不怕得罪他们,若他们能够就此收手也就罢了,如若不然,等待他们的绝对是比今日还要凄惨的结局!

    凤子涵当年为了娶白云兮,为她做了多少祸害自己和辰儿的事情,她也清楚的很,这份“恩德”,她绝不会忘记!

    白木槿对着皇城跪了下来,高声道:“谢皇上为臣做主,还臣一个公道,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传旨的太监微微点头,心道这果然是个不凡的女子,小小年纪能有如此心机和手段,若不是女儿身,将来必有一番大作为!

    他拱拱手对白木槿道:“郡主,皇上还有旨意,请您随奴才一起进宫面圣!”

    陆老夫人担忧地看了一眼白木槿,她光芒太盛,恐怕皇上会敲打她一番了,白木槿朝她摇摇头,表示不用担心。

    陆老夫人点点头,以槿儿的聪慧,皇上也找不到借口为难她!

    白木槿回府去换了一身衣服,乘着马车随着传旨的太监入宫去了,楚郡王府的人灰头土脸地趁人不注意离开了宁国公府。

    陆老夫人看事情告一段落,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打算,反正日后她可以放心了,没人敢欺负槿儿,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儿!

    九门提督的人及时赶过来,帮宁国公府疏散了围观的人群,但都是规规矩矩,没人敢动粗,老百姓看没有热闹了,也自觉地散了。

    只留下各怀心思的白家人还怔愣在自家门前,完全不知道事情究竟是如何发生,又是如何结束的,他们仿佛做了个长长的梦,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尤其是白云兮,她被人用银针封了穴,一直没机会说话。

    直到很久之后,才渐渐恢复了神志,一开口就哭道:“白木槿,这个溅人,竟然敢对我下黑手!”

    可是刚开口就被白世祖捂住了嘴,骂道:“你疯了吗?要是被人听到了,你就是大不敬之罪,真是个蠢货!”

    白老夫人也是摇摇头,对白云兮有些失望,比起白木槿来,她真的是太愚蠢了些,以为凭着她那几句话真能扭转乾坤,结果最后却被白木槿借来造就了这样的声势。

    白老夫人自诩聪明过人,可是这时候也不禁开始怀疑,若是自己,能力挽狂澜,如此漂亮地得胜吗?她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她那个孙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已经不是她能轻易把控的了!

    与此同时,各方势力也开始涌动起来,这个女子不寻常,普通人家自然不敢肖想,但是那些大族和野心勃勃的人却是心动不已,如此女子若是能纳入他们族中,必然会带来莫大的好处。

    不说她背后的势力,但凭着白木槿这个人,哪怕她只是个没落国公府的嫡女,也是不可多得的姻亲对象,真正的世家大族,哪个不是求才若渴,这样一个可以娶进门来,真正为家族付出一生的人,都是必须要争取的对象!

    天元的风气开放,除非是陈贵妃这种害怕儿子被人掣肘的人,其他人是很少会忌惮家族媳妇儿的能耐过人,因为媳妇儿比女儿对他们还要重要,媳妇儿才是一家人。越有能耐,就越有利,得一贤能的主母,能保三代兴盛!

    若是个蠢妇娶回家,才是要祸害家族的毒虫,大世家之所以能流传百年,过人的眼光是必须的。要不然陆家怎么会求娶了当年号称“铁娘子”的谢无双,看看现在的陆家,声势之大,将其他世家都给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