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感动地红了眼,语带哽咽道:“多谢皇上宽厚体谅,臣现在才真正体会到,皇上圣德宽仁,非圣人所能及,圣人也有圣人的局限,皇上能设身处地为臣一个小小的女子着想,而不是站在大道理上,指责臣,臣真心叹服!”

    一席话说得情真意切,让皇上也有些飘飘然,没有谁不喜欢听夸奖之言,皇上比一般人都喜欢听,但也要看说的够不够好!

    白木槿今日算是给足了皇上面子,就算是宁国公府前鼓动人心,拿捏皇上这件事,也算是成就皇上在百姓中的威名和贤名。无论她初衷是什么,对皇上是有利无害的!

    所以听了白木槿将自己的身世隐秘都毫不避讳地告诉他之后,皇上心里也生了几分同情,同时也对白木槿多了些理解和宽厚!

    小女子要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对手,自然要比别人多些算计,手段稍微激烈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皇上在心里就自顾自地为白木槿开脱起来,道:“你起来吧,都说了,身子不好就不要久跪了!回头再出现什么毛病,你外祖母怕又得来跟朕闹别扭!”

    白木槿谢恩起来,才带着些好奇和笑意道:“皇上和外婆的感情看起来很好,好像亲兄妹一般!”

    皇上点点头,眼里有了些暖意,道:“你别看你外婆现在沉稳大气了很多,年轻的时候,可顽皮啊,性子又烈,眼里揉不得沙子。幸而她聪明,做事又有章法。哈哈……她和朕的妹妹们不一样,一味的凭着自己公主的身份任性妄为,她就算要折腾人,也会让人有苦难言!”

    说起了陆老夫人年轻的时候,皇上眼里暖意更深了,想来是和陆老夫人有真感情在的,白木槿以前没听过这些事儿,但也隐约知道,永宁长公主对皇上有大恩,可能比辅助他登基还要大的恩情。

    白木槿像是很喜欢听一样道:“呵呵……没想到外婆竟然也有那样的时候,现在看着倒不像,虽然有时候脾气还是很火爆,但是却已经沉静许多了!”

    “嗯,大概和你母亲的死有关吧,那时候她伤透了心,很久很久都缓不过来,她是真的很心疼你母亲!”皇上颇为唏嘘地道。

    白木槿听了眼里也一黯,有些伤感地道:“白发人送黑发人,从来都是人间极悲!”

    “所以你做很多事情之前,也该考虑一下她的感受,会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她年纪也不小了,恐怕不能再承受一次同样的痛!朕看得出来,她疼你不比你母亲少!”皇上语重心长地道,现在他不是以皇帝的身份在说,而是以长辈的身份在劝导。

    从白木槿这一系列的表现来看,她做事都是不惜以自伤的代价也要达成目的的,她是一个宁愿子自伤八百,也要损敌一千的人,说白了,就是不畏死!

    白木槿这回是真心被皇上感动了,看着已经年近花甲的皇上,若是按照上辈子的轨迹,他也没有多少年可活了。心里也不禁有些伤感,无论皇上是怎样的人,在这一刻,他也只是个关心自己表妹的老人罢了!

    白木槿微微点头,道:“臣记下了,尽量不做出让自己,让外婆后悔伤心的事儿!”

    “你若愿意,朕可以给你赐婚,也可以保你幼弟一世平安喜乐,那些纷纷扰扰你若能放下,未必不是福气!”皇上突然道。

    白木槿微微一愣,放下?她似乎从未想过这个事儿,怎么可能放下,她生存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报仇,若放下了,她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

    看着白木槿的神情,皇上叹息一声,摇摇头道:“罢了,你有你的选择,朕言尽于此!今日你我所谈之话,你不必放在心上,就当是一个长辈和你谈心吧!不过日后你的麻烦恐怕不会少,朕不会因你外祖母就偏帮于你,很多事儿你躲不开,别人也帮不了,除非你真心愿意放下一切,只求安稳一世!”

    白木槿点点头,也跟着轻叹,道:“安稳一世,说不定才是最大的奢望!人活在这个世上,其实就不可能真正称心如意,你所求的安稳,可能因为任何原因而支离破碎,臣已经不奢求了!至于那些纷扰麻烦,臣既然选择了,就不会后悔!”

    皇上点点头,嘴角露笑,道:“很好,只要不悔就好,人生最痛的莫过于后悔二字!”

    说完,皇上的眸光微微黯然,似乎想到了自己心中的某个缺憾,可能他这辈子都会存留这个遗憾了。

    “罢了,你退下吧,朕也乏了!”皇上摆摆手,就这样放走了白木槿。

    白木槿跪安而去,走出宣室殿的时候,沉沉地吐出一口气,皇上真不是个好应对的人,他虽然一句责怪的话没有,却着实让她把心悬在了空中。

    抬眼,却见不远处,一个手拿折扇,轻轻摇动,杏花被一阵清风吹落,飘扬在他的头顶和身畔,美得仿佛画中的谪仙!

    白木槿轻叹,人人都道她貌美,却不知在此人面前,自己大概也会自惭形秽,上天多么眷顾这个人,给了他尊贵的身份,又给了他聪明的脑袋,还偏偏要赐予他如此耀眼的容貌!连身为女子的她,都忍不住生了些许嫉妒呢!

    摸摸了荷包里的那块玉,心中盘算着,该不该过去将东西还他!还没等她想清楚要不要过去,再抬头的时候,那人竟然就在她头顶上方了!

    “宣王殿下!”白木槿微微欠身。

    凤九卿突然抬手,伸向她,白木槿一惊,要退开,却还是没有快过他的速度,却见他手里拿着一枚花瓣,挑眉道:“你好像很怕我的样子!”

    他说的是“我”,而不是本王。只不过白木槿没有注意这个细节,反而恭恭敬敬地道:“不敢,臣女心里敬重宣王殿下,才会谨小慎微!”

    一句话让凤九卿皱了眉头,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嬉笑道:“敬重?这个词儿用的不怎么恰当,谨小慎微,就更不像你的作风了!”

    白木槿哪里有心情和他在这里说话,只有些焦急地道:“王爷有事要拜见皇上吧?臣女就不打扰了!”

    “你为何要认为本王是来见皇上,而不是来见你的呢?”凤九卿仿佛是故意要和她唱反调一样,偏不让她顺利地离开。

    白木槿气结,但还是耐着性子道:“臣女何德何能,怎能烦劳王爷跟到宫中来见,王爷说笑了!”

    凤九卿轻咳一声,知道这只小豹子有些炸毛的迹象,才安抚道:“是青云兄怕你被皇兄责难,所以拜托本王进来看顾一二!”

    这样一说,白木槿才稍稍放下戒心,原来是表哥拜托人家的,也能理解为何一出来就见到了宣王殿下了。青云表哥面子还真不小,只是……他既然与青云表哥交好,为何要送自己暖玉呢?

    “王爷……那个,臣女最近收到一块玉,实在心里惴惴,不知送玉之人,是何目的?”白木槿故意隐晦地道。

    凤九卿也好像认真帮她揣摩一般,才道:“说不定是觉得那块玉适合你,便送了!”

    “可是无功不受禄,更何况那玉太珍贵,若臣女要送还,不知合适与否?”白木槿又问道。

    凤九卿微微蹙眉,闪过一丝不悦,但还是露笑道:“郡主如今今非昔比,将来送礼要巴结您的多了去了,一块玉而已,您若是现在就为此烦恼,往后怕还有数不清的烦恼呢!”

    巴结她?若说别人倒也罢了,宣王殿下用得着巴结她一个郡主吗?这个理由也太牵强了吧,可是听了他的话,她也明白,这块玉她要还,也还不了了!

    算了,就当是宣王殿下爱屋及乌,巴结她青云表哥吧!想到他和青云表哥偶尔奇怪的气氛,又忍不住偷看了一下凤九卿,如此漂亮的人,就算是男人怕也忍不住要动心的!

    暗怪自己又在胡思乱想了,微微摇晃了一下脑袋,才道:“既然臣女已经无恙,就不耽搁王爷的正事儿了,告辞!”

    “郡主别忘了,你当初还应下本王一件事儿!”凤九卿在身后轻轻道。

    白木槿背脊微僵,回过头来,正打算问他究竟要自己做什么,却发现人已经转身离开了,让她有些发懵,这人也忒奇怪了些,说话做事没头没脑的!

    不过白木槿也没功夫多想,迎面就来了个宫婢,她微微诧异,此人她见过,是皇后身边的四大宫女之一,夜雨。

    “给郡主请安!”夜雨一见到白木槿就行了大礼。

    白木槿心道,这宫暂时是出不了了,抬抬手,道:“姑姑免礼!”

    夜雨看到白木槿的神情,在心里也掂量起来,上回见到这白小姐,只觉得她聪明,现在看来还十分通透。

    夜雨也不啰嗦,只道:“皇后娘娘听闻郡主进宫,派奴婢来请郡主说说话!”

    皇后和她可没多深的交情,恐怕不是说说话那么简单了!白木槿在心里叹息,这麻烦果然是接踵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