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一路走一路在想,皇后找上自己有什么目的。自己今日的行为的确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恐怕全京城的人都该知道安平郡主的事迹了。

    皇后消息自然不会闭塞,否则她这个后位也保不了多久,既然知道自己和楚郡王府怨越来越深,她找自己是为了敲打,还是为了示好?

    因着皇上宣她进宫,并不让带任何人,所以就连瑞嬷嬷也只能在宫外守着,她也只能一个人去面对皇后不明目的的召见。

    到了椒房殿前,夜雨做了个有请的姿势,白木槿才上前一步跨入殿内,皇后早就端坐在上方,白木槿屈膝一拜,道:“臣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长乐未央!”

    皇后娘娘赶紧抬手,声音里尽是柔和的笑意道:“郡主免礼,快赐座!”

    白木槿谢过之后,才坐到一边,静候皇后的问话,她看着皇后的脸色,应该不是要来为楚郡王府说话,但过于温和的笑意,却还是让白木槿戒备起来。

    皇后打量了一下她,才道:“这头上的伤可好些了?哎……本宫听说了,这楚郡王府的人也太过分了些!”

    一句话,白木槿便明白,皇后与楚郡王府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也对,最后楚郡王府可是辅佐六皇子登基的大功臣之一,又怎么会和皇后同穿一条裤子呢?

    白木槿谨慎地笑了一下,才摇摇头道:“不碍事儿,其实也怪臣自己不小心,冲撞了郡王妃!”

    “可是本宫听闻你这头上的伤在去楚郡王府之前就已经有了,是怎么回事儿?”皇后关切地问道。

    白木槿并没有多惊讶,只规规矩矩地道:“臣在府中不小心撞到了头!”

    这话却引起了皇后眼里些许的疑惑,白木槿可不像是那等大意的人,宁国公府虽然不是戒备森严,但是老国公去世这些年,谁也没有功夫盯着那个已经“无人”的国公府了。

    所以她也不知道白木槿究竟是怎么受得伤,所以怀疑也只是怀疑,人家不说她也没有办法,不过这并不是她关心的重点。

    皇后点点头,道:“那日本宫在畅春园里没帮上你的忙,你可曾怪过本宫?”

    “岂敢,臣知道皇后娘娘有难处,更何况那凤世子兄妹霸道蛮横,竟然当着皇后娘娘的面也肆无忌惮,臣只会为皇后娘娘感到愤慨,绝无丝毫怨怼之心!”白木槿看着皇后诚恳地道。

    皇后看着白木槿,发现她眼里并没有丝毫虚伪的神色,才微微笑着道:“你能明白这很好,哎……不怕和郡主说句体己话,那楚郡王府因有人在后面撑腰,本宫有时候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白木槿看着皇后不甚唏嘘的样子,并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只好道:“楚郡王对国家社稷有功,皇后体恤下臣也是应当,臣针对的并不是楚郡王,只是希望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而已!”

    皇后喝了一口茶,叹息了一声,道:“本宫理解,可是你也该明白自己已经通了马蜂窝了,楚郡王妃是太后的亲侄女儿,又和陈贵妃是金兰之交,虽然你有陆老夫人撑腰,她们不敢明着动你,但不代表不能想其他法子,你往后的日子可就不得安生了!”

    白木槿这会儿才明白皇后的意图,这是来挑拨离间的,皇后和陈贵妃之间的不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至于太后,自古婆媳之间总有些矛盾,更何况……当年太后可是属意陈贵妃为后的!

    皇后想要把自己拉到她的船上,甚至想通过她把陆家拉到她的船上,这可是一笔大买卖啊!

    白木槿愿意出风头,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增加砝码,但并不代表她傻到觉得自己可以参与这种皇权和后位的战争。对于知晓未来之事的她,更加不可能上皇后的船。

    白木槿微微露出苦恼的表情,道:“多谢皇后娘娘挂心,臣当时也顾不得许多,只为保住自己的清白和名誉,不得不拼死一搏而已!”

    “那往后呢,你可考虑过?”皇后循循善诱。

    白木槿茫然地摇摇头,无奈地道:“往后的事情,臣真的没有考虑过,也没法考虑,只能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若真的避不过,也只是将这条命交代给他们罢了!”

    皇后没想到白木槿竟然会给自己这样的答案,依她看来,白木槿能赢得这一局,绝不只是因为陆老夫人的原因,更何况今日之举,怎么也不像是无心之笔。

    这样聪明的人,怎么可能做事不考虑后果,一味地闭眼往前横冲直撞呢?她只能猜测白木槿故意和自己说场面话。

    “郡主,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能在得罪楚郡王府之后,不仅没有丝毫损伤,反而一举成了郡主,难道你想告诉本宫,你只是运气好吗?”皇后露出你别跟我开玩笑的了然笑容。

    白木槿一脸的真诚,道:“皇后娘娘未免太高看臣了,臣能丝毫无损并且被封郡主,都是外婆庇护,皇后应该比臣更明白,外婆对皇上的影响力!”

    表面看来的确是如此,没有会认为凭着白木槿一己之力,可以撼动楚郡王府,但事实是什么也只有白木槿自己清楚。

    若陆老夫人一直不出面,楚郡王府只会倒更大的霉,区别在于,她自己也会吃上一些苦头而已,至于封郡主嘛……她从未想过,但是既然能有这么个好事儿,自然来者不拒!

    皇后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气,似乎有些不满的意思,接着道:“看来郡主是不信任本宫,或者说郡主并不打算信任本宫,本宫的眼睛可不瞎,陆老夫人的确起了很大的作用,但你在太后宫中,得了这样大的好处,若没几分本事,恐怕不容易!”

    太后是什么人,皇上的生母。陆老夫人对皇上的确有恩,也有很大的影响力,但若太后执意要和陆老夫人过不去,皇上自然得各让一步,要让凤子涵下跪可不容易!

    白木槿心下有些无奈,皇后这样追根究底,看来就是不愿意轻易放过她啊,但又不能明着拒绝了,否则就又得罪了皇后。

    她想了想,才道:“臣不敢对皇后娘娘不敬,只是臣即便如今已经被封了郡主,也不过是个弱质女流,不堪大用,只想求得平安二字!方才皇上宣召臣,大抵也是希望臣不要招惹是非,安安分分地做个郡主!”

    皇后眼睛一转,看来皇上把白木槿叫过去,并不只是为了早上的事儿,他也知道白木槿经此之后,会成为各方势力的争夺对象,提前提醒白木槿要安分一点儿?

    如此她倒不好把话挑明了,否则皇上那边追究起来,她也不好交代,皇上不希望白木槿成为任何一方势力的人。

    皇后想了一下,才笑了笑,道:“看来皇上早有安排,郡主既然能得皇上庇佑,自然不怕楚郡王府的明枪暗箭,是本宫多虑了!”

    白木槿暗暗松了一口气,恭维道:“多谢皇后娘娘一片怜惜之心,臣铭感五内!臣虽愚钝不堪大用,但若皇后娘娘日后有需要臣的地方,臣定当尽心竭力,若实在无能为力,那也愿意陪娘娘说几句贴心话,稍解烦忧!”

    皇后娘娘听了心下一喜,看来这白木槿也不是个顽固不化的,还算伶俐。如此她也就安心了,最重要的是白木槿不能与陈贵妃走到一处去!

    “嗯,郡主能有此心,本宫甚悦,你好不容易进宫一趟,今日就留下来陪本宫用午膳吧!”皇后娘娘喜笑颜开地道。

    白木槿自然也不敢推辞,只能谢恩:“多谢娘娘恩典,臣荣幸之至!”

    因着白木槿的识趣,加之她十分懂得哄人,倒是让这顿午膳用的其乐融融,皇后娘娘因而对白木槿越发有好感。她只得一子,又时常在外游历,不能常伴左右,而皇上也不能日日来伴,其实她是很孤单的。

    白木槿嘴甜,愿意哄着她,但又不像其他人一样为了某些目的表面上恭顺阿谀,内心里还不知要如何算计于她。所以更加让她觉得亲切和舒服。

    “郡主,您今儿在这里用膳,娘娘一高兴,竟然多吃了一些!往后您可得多进宫陪我们娘娘用膳!”晚冰笑呵呵地道。

    皇后娘娘也笑得眉眼弯弯的,道:“槿儿是个水晶心肝的人,一张小嘴比抹了蜜还甜,哄得我都快找不着北了!”

    白木槿微微挑眉,疑惑地问道:“晚冰姑姑,娘娘可是冤枉我了?我何曾哄着娘娘,都是实话实说而已,笨嘴拙舌的,哪里会哄人,也多亏得娘娘宽厚,心疼我,换了别人要怪我说错话治我的罪呢!”

    皇后和晚冰听了都呵呵直笑,皇后道:“之前看你还以为是个稳重的,却不知私下里和个皮猴儿一样,鬼灵精的!”

    “那也是娘娘亲善,任由臣胡闹罢了,在其他贵人面前,臣可不敢造次!”白木槿笑眯着眼道。

    皇后故作生气地道:“那你就是欺本宫好性儿咯?”

    “岂敢岂敢,臣只是觉得皇后娘娘亲热的和自家长辈一样,才敢拿真性情面对娘娘!”白木槿吐吐舌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