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将账目递过去,道:“这是本宫请人查账目的结果,十年前我母亲还在世的时候,所有陪嫁的庄子铺子每年的收益大概是三万两,但是自从母亲接手之后,除了前两年还有盈利,后面就一直是亏损的!”

    陆氏十分羞愧地道:“都是臣妾无能,经营不善……”

    白木槿一摆手,制止了她说下去,反而笑道:“母亲应该也知道本宫今日召集了所有的管事,他们都一一交代了这些年亏损的真相,前面五年所有的盈利都被贪墨了,后面则偷偷转移了,母亲……您不会告诉本宫,你什么都不知道吧?”

    陆氏脸色青紫一片,作势就要晕过去,白木槿却道:“母亲,还是别慌着晕,本宫的话还没说完,本宫也不是小气人,你无论使得什么法子将先母的财产给转移了也好,贪墨了也好,本宫不愿意计较,你只管按着每年三万两的收益赔偿就是了!”

    “你……你……谁能保证每年都能旱涝保收,未免太强词夺理了些!”陆氏也顾不得撞晕了,连忙辩解道。

    白木槿笑了一下,才道:“若是母亲不满意,大可以和本宫对簿公堂,本宫不介意丢这个人,您既然有办法吞下去,自然有法子吐出来,也不是多难的事儿,十年半也不过三十一万五千两,本宫就只要三十万两足以,权当那些零头是给母亲这十年来的辛苦钱吧!”

    瞧瞧她多大方,一万五千两,加上刚刚抹去的六千两,就一共少算了她两万一千两,没有哪家请的管事能有如此高的工钱吧?

    陆氏只觉得脑子里和炸开了一样,按照白木槿的算法,她要赔偿白木槿一共四十五万两的银子,四十五万两,就算卖掉她偷偷置办起来的所有产业,那也是远远不够的啊。

    她的铺子每年是能挣不少,但陆兆安从她这里拿走的银子也很多,每年他要上下打点的银子就要划去好将近一万多两,她自己和两个孩子的花销也很庞大,白云兮和白慕辰所有的吃穿用度,都是比着最高待遇去的。

    绫罗绸缎在她眼里根本就和粗麻布一样不稀罕,别说她自己的首饰头面了,哪一年不更换新的?这些都是银子啊,她能赚到,自然不怕花掉,可是如今要她赔偿这么一大笔的银子,这叫她到哪里去弄呢?

    白木槿并没有给她多少时间感叹和发愁,接着道:“母亲,本宫的意思您应该明白了,这笔银子您什么时候能凑齐,给个准话吧!”

    陆氏指着白木槿,咬牙切齿地道:“你这是明抢,你……你……我没有那么多银子,你逼死我也没有!”

    白木槿早知道她会来这一招,便道:“您收下那些掌柜的可都招供了,签字画押的证据都在本宫手里,你做了什么本宫也一清二楚,这些年你得了多少好处,你自己也清楚,如果非要赖账嘛,那就别怪本宫翻脸无情!”

    陆氏不信白木槿能有什么法子,只耍无赖道:“要银子没有,要命一条,我就这条命在这里,你若是要就拿去好了,谁让你是郡主呢,虽然我是你的母亲,但也大不过堂堂郡主啊!”

    “别拿母亲的身份来压我,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你的奴才们不仅交代了你亏空了多少银子,连你现在手里有多少铺子,庄子,宅子,在哪里,每年能进多少银子,都一一交代了,这些都是本宫和本宫弟弟的财产!”白木槿不慌不忙地说,对陆氏耍无赖的手段是完全没放在心上。

    陆氏心中一梗,恨不得立时就死过去,那些个狗奴才,竟然把她出卖的干干净净,真是一帮白眼狼,这些年他们也没少得好处,竟然这么轻易就把她卖了。

    白木槿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接着道:“你可以耍赖,但本宫有的是手段逼你吐出来,你大可以一试,别再拿母亲的身份压我,你不配!”

    “你……我定会告诉你父亲,你竟然如此不敬不孝,世人都会唾弃你的!”陆氏气哄哄地骂道。

    白木槿丝毫不以为意,直截了当地道:“无妨,你尽管说出去就好,你别忘了,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一个兄长,还有一双儿女,你好好想想吧,是要钱还是要……”

    白木槿适时收回了自己的话,但是那未说完的,陆氏肯定是明白的,她不会再故作姿态来装什么孝女,撕破脸皮是早晚的事儿,从现在开始,她要让陆氏知道,一步一步被别人推进地狱里,到底是什么感觉。

    这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临走之前,白木槿笑眯眯地回头,十分通情达理地道:“四十五万两,就给母亲四十五日吧,这已经是本宫最大的耐心了,希望母亲不要让本宫失望,否则……你将成为第一个因为欠债而进大牢的贵妇!”

    陆氏听了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滚……给我滚……”

    白木槿是自顾自地走了,瑞嬷嬷却回头笑着道:“郡主宽厚,但不代表夫人可以随意侮辱郡主,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陆氏眼前一黑,再也支撑不住,这一次是真的晕过去了!

    莹秋和暖冬一下子扑过去,扶住了人,以免陆氏真的摔出个好歹来,只是这一切白木槿都不知道,即便知道了,估计也只是莞尔一笑罢了!

    不过当天下午,白世祖一回来就找到了倚琴阁,白木槿似早有所觉一般,倚琴阁的人连通传也没有,就直接让白世祖进去了。

    白世祖刚刚走到堂室,就看到白木槿正在侍弄茶艺,那姿态优雅的让人忍不住驻足,热水的氤氲里,女儿的容貌若隐若现,却更增添了几许动人心弦的美丽。

    白世祖就站在门口,没有出声打扰,他仿佛陡然陷入了某种记忆里,眼神不自觉地温柔下来。

    良久,白木槿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他,问道:“父亲,您来了怎么也不出声?女儿太专注了,倒没发现,你们这两个丫头,也不知道提醒一声!”

    鸳鸯和喜鹊还没来得及解释,白世祖就挥挥手道:“不怪她们,是我不让她们打扰你的!”

    白木槿看着白世祖那从未出现过的柔软表情,有些许凉薄的笑意挂上了嘴角,也不过刹那间就又换上了一贯温和怡人的暖笑。

    “父亲进来坐吧,正好弄了些茶,您尝尝看!”白木槿难得地好心情,连对白世祖的态度都温和亲厚了许多。

    白世祖一时间也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安安静静地在白木槿的对面,执起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醇香清雅的感觉在唇齿间肆意流淌,舌尖先是微微有些苦涩,仔细一品竟然又变成了清甜。

    白世祖忍不住又品了一口,连连点头,赞道:“果然好茶,无论是色泽还是滋味都令人回味!”

    白木槿微微笑了笑,也跟着品了一口,微微闭上眼睛,任由那股茶香在口中漫延,片刻后才道:“嗯……好些日子没机会摆弄,手艺倒是没有退步,这煮茶大概最讲究的是心境!”

    白世祖看她心情的确很好,才小心地开口道:“父亲有件事儿想拜托你,不知……”

    “父亲,这么好的茶,怎么能辜负了,再细细品味一下吧,苦尽甘来,大概是人间最令人欢喜的滋味!”白木槿幽幽的声音,仿佛缭绕在两人之间的水雾之气。

    白世祖心里一滞,他总觉得白木槿话里有话,但也不能硬和她争辩,只好再度拿起茶,往口中一倒,可惜这一次却没能品尝出刚刚的心境来。

    白木槿看着他,微微蹙眉,道:“父亲,女儿这茶可不是这样喝的,风雅之事得需风雅的心情,您心中有事儿,恐怕品不出什么好滋味来!”

    “槿儿……你能不能不这样和父亲说话,我知你心中有气,但……”白世祖有些无奈地开口道,他有事相求不得不放低姿态,否则怕早就直截了当地开口了。

    白木槿看了他一眼,放下了手中的茶壶,对鸳鸯道:“撤了吧!”

    白世祖怕她生气,又忙补充道:“槿儿,父亲不是故意要破坏你喝茶的心情,但是……你也该体谅一下为父的难处,你母亲她……她的确有不对的地方,可她毕竟养育你姐弟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白木槿待鸳鸯将杯盏茶水全数撤走,又抹干净桌子之后,才道:“女儿不是已经抹去了两万一千两银子吗?十年,请什么人也用不了这么多银子!”

    “可她不是仆人,是你们的母亲,难道亲情还抵不过那些银子吗?”白世祖的语气隐隐有了怒意。

    白木槿凉凉的看着他,突然问道:“父亲,这十年我姐弟二人过的如何,您有没有关心过?”

    白世祖一愣,陡然觉得一股子羞恼干袭上心头,道:“家里有你母亲,有你祖母,父亲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再说我公务繁忙,照顾不到也是情有可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