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没你的事儿,不许和公爷提,知道吗?”莹秋十分不悦地道。

    彩萍赶紧捂住嘴巴,摇摇头,莹秋被她的样子逗乐了,才道:“好了,我也不是故意要吓你,只是夫人受了委屈,脾气大些也是有的,咱们做下人的自然得体谅啊!”

    彩萍这才放下手,笑着道:“莹秋姐姐,你真是好性儿,又贤惠又体贴,可是……你如今都二十了吧?夫人怎么也没给你配个好人呢?像姐姐这般容貌和性子,配个大管事也是屈就了!”

    “你这丫头,怎么没羞没臊的?你才多大点儿,懂什么啊?”虽然口中如此说,莹秋的心里却苦涩的紧,二十岁的姑娘了,普通人家的姑娘十五岁就该谈婚论嫁,她却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而且她也没打算要配给什么管事,在她看来那些粗人比不上白世祖的一根脚趾头,白世祖虽然三十出头,但是却生的十分俊美,又文采风流,还是个国公爷,配给他做妾,也比做管事娘子好千倍万倍。

    可是夫人是个善妒的,她哪里敢动歪心思,只能将这份情意压在心底,从不敢暴露分毫,否则陆氏定不会容她。

    彩萍看着莹秋,嘟囔着嘴道:“我怎么不懂了,我也十五岁了,公爷前些日子还说等明年就给我配个得力的小子呢,嘿嘿……”

    “哟……公爷还关心你这丫头片子的亲事?”莹秋有些羡慕地道,在她眼里白世祖可不像如此琐碎的人。

    彩萍得意地道:“那是当然,公爷虽然看着严肃,但对福禄苑的下人都可好了,而且为人又正派,有时候见着咱们下人也会打招呼的,上回问起我的年龄,就说明年给我配个好人家呢!”

    莹秋听了眼里光芒闪闪的,却赶紧低下了头,生怕泄露分毫心思,有些局促地道:“那姐姐就恭喜你了,到时候我也讨杯喜酒吃!”

    彩萍丝毫不觉得害羞,打趣道:“姐姐比我大,说不定是我先喝姐姐的喜酒呢!夫人难道就没想过你和暖冬姐姐的将来?一般大户人家,夫人房里的大丫鬟都是要……”

    莹秋见她欲言又止,便作不经意地问道:“都是要做什么啊?你这丫头像是懂不少东西呢!”

    彩萍憨厚地摸摸脑袋,憨笑道:“我也是听我娘和其他娘子们闲话的时候说的,不然我哪里懂什么,他们说大户人家夫人房里的大丫鬟都是给爷们做通房的,不过……莹秋姐姐大概是没这个心思,就权当我胡说八道,您可别放在心上啊!”

    莹秋听了,只觉得心里苦涩地和吃了黄连一样,可还要强颜欢笑道:“这话可不许再胡说了,被夫人听了有你受的,快去干活吧,我也得回去换身衣服了!”

    彩萍赶紧应了,一蹦一跳地跑开了,独留莹秋一个人在那里怔愣着,她已经二十了啊,到底什么时候才有个头呢?

    彩萍的话就如一把钥匙,打开了莹秋内心那个秘密花园,在福禄苑待得这些日子,她越发觉得压制不住心底的渴望,日日看到公爷,却只能日日远远偷看一眼,这种求而不得的苦,只有她自己明白。

    白世祖自从找过白老夫人,希望能够拿出些银子贴补陆氏,却被老太太一顿哭穷给推辞了,但是白世祖并不死心,他虽然并不理白家的产业,但也知道家中富足,多了不敢说,十几二十万两应该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当年老国公还在的时候,宁国公府有权有势,加之老太太又是个精明的,置办了许多产业,又亲自经营了几十年,他记得自己弟弟外放做官时,还带走了很多财物。

    所以白世祖仍旧没有死心,在他看来陆氏为自己养了一双儿女,和他又有这么多年的情分,他总不能看着她被白木槿逼死。

    而白木槿那里,他已经没有脸去求她高抬贵手,毕竟这么多年他的确忽略了白木槿姐弟,未能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更没有做到答应过亡妻的遗愿。

    所以每日从衙门回来,都要往棠梨苑里凑,想要通过软磨硬泡,让老太太松口。

    “母亲,儿子给您请安了!”白世祖舔着笑脸,恭恭敬敬地作揖道。

    白老夫人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所为何来,自己的儿子,哪里能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却故作不知地道:“嗯,公爷没事儿应该多陪陪陆氏,她不是身子一直没好利索吗?”

    白世祖心里也想早些去看看陆氏,但一想到自己还没能完成陆氏的乞求,哪里好意思空着手去陪她呢。

    便只好苦着脸道:“母亲,您知道儿子的难处,就行行好,拿些银子给陆氏填补亏空吧,总不能真让郡主把她送到牢里去吧?”

    白老夫人冷哼一声,道:“那也是她自作自受,竟然在咱们眼皮子底下做出这许多龌龊事儿来,何曾把我这个婆母,你这个夫君放在眼里过?以为这白家都是她一个人的,都是姓陆的!”

    当白老夫人知道陆氏十年间竟然贪墨了那么巨大的一笔银子,心里除了震惊之外,更多是愤怒,因为那些银子她这个婆母竟然半分也没有见过,全都被陆氏拿去贴补娘家兄弟了,这叫她如何不生气?

    白世祖看到老太太满脸怒容,耐着性子劝道:“母亲,凝香已经知道错了,悔恨不已,就看在她这十年兢兢业业地帮白家生儿育女,相夫教子的份儿上,原谅她这一回吧!”

    “原谅她?可以啊……让她自个儿把吃下肚子的银子全吐出来,我自然不会追究她,但是要白家为她做的事儿负责,我只给你两个字‘休想’!”白老夫人冷冷地道。

    白世祖沉沉地叹息一声,道:“凝香毕竟是我的妻子,咱们是一家人,母亲何必如此狠心呢?”

    白老夫人倒是没有生气,反而平静地道:“这话对我说,不如去对你的好女儿说,现在逼迫陆氏的可是你的女儿,不是我,她只要不追究,什么麻烦都没有了!”

    白世祖被堵得哑口无言,母亲说的也有道理,若白木槿肯放过陆氏,何必拿自家的银子给自家人呢?

    白老夫人看他脸上有松动的表情,便接着道:“你也说了,都是一家人,她如今虽然是郡主,将来也会自个儿开府立户,但到底也是你的骨肉,你这父亲的话难道对她一点儿用都没有吗?”

    白世祖脸上一红,嘟囔道:“母亲也知道,自从出了那事儿之后,槿儿对我这个父亲也心怀不满,怎么会听我的呢!”

    白老夫人哼了一声,似乎非常不满,责备道:“不是母亲责怪你,你这性子也太软弱了些,她是郡主又如何?难道能不敬你这个父亲不成?闹将出去,别人只会骂她不孝,竟然要逼迫自己的父母,你怕什么?”

    白世祖听了,只觉得羞愧不已,道:“母亲……我也是怕事情闹出去对咱们都不好看,毕竟……这事儿是凝香错在前,而且……闹坏了槿儿的名声,对我这个父亲又有什么好处呢!”

    说到底他也是对白木槿存了一些愧疚,当初一时激动想要打杀了她,但冷静下来,到底觉得那是他的骨血,又狠不下心来了。

    “你把她当女儿,她不一定把你当父亲,若是真敬着你,又怎么会让你为难?我年纪大了,管不了许多,只有一样,只要我活着一天,谁也别想动你父亲留下来的家业,这是你们兄弟俩的,不能只给你一个人,爵位被你继承了,我总不能还不为你弟弟考虑!”白老夫人说道最后已经没了什么耐心了。

    白世祖听母亲这样一说,也觉得自己没有道理,虽然他是嫡长子,理所应当要继承父亲的爵位,但是……家产当年父亲可是有言在先,要兄弟二人平分的。

    如今弟弟远在泰州为官,几年都没曾回来,若自己趁着弟弟不在京里,逼着母亲拿出银子贴补自己的妻子,实在有些不磊落。这和他所受的圣贤教导有悖,所以白世祖也只能无奈地垂下脑袋!

    白老夫人看儿子垂头丧气的样子,终于还是叹了一声道:“多了我是拿不出来,给你一万两,算是全了我和陆氏婆媳一场吧,其他的我也无能为力了!”

    白世祖一听,虽然一万两有些杯水车薪的味道,但有总好过于无,赶紧谢道:“多谢母亲体恤,儿子做事考虑不周,为难母亲之处,还请母亲多多原谅!”

    白老夫人挥挥手,道:“你到底是我的儿子,做母亲的又怎么忍心看你为难?只是往后你也该好好地管管你那个不争气的妻子,尽做一些有辱门风之事,如何能当得国公府的主母?”

    “是……儿子记下了,必不会再纵容她!”白世祖应承道。

    白老夫人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的话对儿子没多少影响,他就是个耳根子软的,被陆氏哄几句又会忘了东南西北。

    但一想到穆欣萍的话,白老夫人突然柔和了口气,道:“世祖,你这些天脸色不太好,让孙嬷嬷给你把把脉,若是哪里不舒服,也好调理调理!”

    白世祖摸了摸自己的脸,也道:“嗯,估计是接连的事儿闹得没法安睡,身子有些虚罢了,那就劳烦孙嬷嬷了!”

    孙嬷嬷赶紧过去,给白世祖看了看脉象,微微蹙眉,良久之后才问道:“公爷除了疲倦之外,可有别的地方觉得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