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这倒没有,一直都好着呢,怎么了?”白世祖微微有些诧异,还以为自己有什么大毛病呢。

    孙嬷嬷笑了笑,摇摇头,道:“没有就好,公爷身子一向健硕,只是太过疲乏,奴婢开些调理的方子,喝上几服药,就没问题了!”

    白世祖这才安下心来,道:“有劳嬷嬷!”

    孙嬷嬷赶紧去取了些温补的方子给他,白世祖才离开了,他得赶紧去和陆氏说清楚,母亲这里只肯给一万两,其他的还得尽快想法子,谁让白木槿只给了陆氏一个半月的时间呢!

    白世祖走后,白老夫人才问道:“可有什么不妥?”

    孙嬷嬷摇摇头,道:“没有,公爷的身子一直很好,夫人那边一直没有孕,估计是生产的时候伤到了根本,诞下双生子本就凶险异常,没能再有孕到没什么奇怪的!”

    “可是欣萍那里也一直没有动静就奇怪了,她的身子一直都是你在负责调理,按道理早该有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白老夫人蹙着眉头疑惑地问道。

    孙嬷嬷也有些不解,便道:“看来需要去查查二夫人的屋子了,有些东西,不需要伤到身子,也可以使人无孕!”

    白老夫人眼里闪过一道冷芒,点点头,道:“必须要查出来,若有人胆敢打我白家子嗣的主意,我必不饶过他!”

    且说这边白世祖急匆匆地赶回福禄苑,陆氏正满脸期盼地看着他,却听他说老太太只肯给一万两之后,脸色立刻就煞白起来。

    若不是最后一丝理智克制着,陆氏定然要勃然大怒,破口大骂了,但她知道如今白世祖再被她气走了,就真的没人会理会她的死活了。

    极尽压抑,只挤出些眼泪来道:“夫君,妾不怪你,妾只怪自己办了糊涂事儿,可是……若期限一到,我还未能还清银子,该怎么办?郡主定会把我送去官府治罪的!”

    白世祖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下也不忍地道:“咱们再想法子,你不是说你还有些铺子和庄子吗?不如先卖了吧,反正你在白家也少不了吃穿用度,那些身外物,没了也就没了吧!”

    “可是……可是也不够啊……”陆氏苦涩地道。

    白世祖想了想,便道:“你这些年不是置办了不少物件儿?就连兮儿和轩儿屋子里也是有不少贵重物品的,都拿出去变卖了,凑凑看,能有多少算多少,反正好些东西放在那里也用不上了!”

    陆氏一想到自己堂堂国公夫人还得靠变卖东西来还钱,心里就苦闷欲死,可是再想到白木槿那阴冷的眼神,又十分害怕她会真的拿自己的儿女来威胁。

    兮儿也不是第一次吃白木槿的亏了,自百花盛宴过后,她就明白了,自己的一双儿女根本就不是白木槿的对手,她若下了狠心要处置他们,自己也没法子。

    更何况她手里捏着那些管事们的供词,一旦交给官府,她是罪责难逃,难道真要去大牢里待几年吗?如此她出来也不用做人了,她的一双儿女就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来。

    她寻思着白木槿大概巴不得她还不上钱,然后将她送去京兆尹那里,她如今是郡主,虽然如此也会让她背上些污名,但是却更能狠狠地打击她。到时候再牵连出二哥来,她们多年的筹谋就真要毁于一旦了!

    想到此处,她再也不能安心躺在床上养伤了,虽然大夫交代怎么也要静卧半个月才能下床,但如今她哪里还顾得了许多。

    打发走了白世祖之后,陆氏就让莹秋和暖冬给自己更衣,又准备了一辆平日里下人才会用的马车,悄悄地出了府,生怕被人看到她的行踪。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前脚出了府,后脚就有人跑到了倚琴阁去通风报信了。

    “主子,那陆氏定是回陆家找帮手了!”瑞嬷嬷断言道。

    白木槿点点头,笑了笑,道:“无妨,让她去找,否则她如何死心呢?哦……也该去通知一下那朱常荣了,去陆家退亲,才好来向我妹妹提亲不是吗?”

    “你的意思是要离间他们兄妹?”瑞嬷嬷问道。

    白木槿面色如常地道:“可不需要我来离间,胡氏就不会心甘情愿地帮陆氏还债,但陆兆安会顾忌兄妹之情,所以……我只是给陆兆安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拒绝自己的好妹妹罢了!”

    瑞嬷嬷点点头,道:“主子放心,朱常荣那边奴婢自会安排,必不会有差池!”

    “嗯……对了,我约了青云表哥和表姐在天一阁,时间也差不多了,准备准备,咱去好好地吃一顿!”白木槿晃了一下脑袋,松泛了一下身子。

    喜鹊一听,喜不自禁地道:“真的啊,天一阁哎,我早就听闻那里的菜肴都是人间美味,小姐,也赏奴婢吃一口好不好?”

    白木槿无奈地看着喜鹊,这丫头虽然比自己还大两岁,却偏偏天生单纯的像个孩子,性子跳脱又活泼。

    “好,你们单独一桌子吃,好好地吃!皇上和皇后都赏赐了不少金银,如今你家小姐我也是有钱人!”白木槿笑呵呵地道。

    喜鹊欢喜地叫了一声,道:“太好了,瑞嬷嬷,鸳鸯姐,咱们有口福了!”

    几个人也高高兴兴地乘着马车往天一阁去了,她早就派人订好了雅间儿,所以也没有停顿就上了楼。

    这会儿还早所以,陆青云她们并没有来。白木槿只点了一壶碧螺春,就坐在窗前静静地品茶。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就听雅间门外响起了小二的声音,便知道陆青云他们来了,赶紧让鸳鸯到门口相迎。

    鸳鸯打开门,低头就给陆青云行礼,却发现还不止一个人来了。

    “宣王殿下,曾公子?”鸳鸯有些诧异地行了礼,心道,小姐不说只请了表少爷和表小姐吗?怎么还多来了两个人呢?

    陆青云睨了他们一眼,道:“鸳鸯,不必理会他们这些不速之客,你家小姐呢?”

    “哦……小姐在里面候着呢,快请进!”鸳鸯回过神来,赶紧将人让了进去,陆青云一撩衣摆,率先进去了。

    陆菲媛对鸳鸯笑了一下,也跟着进去,宣王和曾明熙对视一眼,也毫不客气地一前一后走入雅间。

    白木槿正低头品着手里的茶,见到人进来,不慌不忙地起身,陆青云和陆菲媛刚要对她行礼,就被她瞪了一眼,道:“怎么了?是要让我无地自容吗?”

    陆菲媛噗嗤一声笑出来,再没法子端着,一步跨过去,挽起白木槿的手,笑道:“逗你玩呢,也当真要生气吗?”

    “哼,就知道表哥表姐没安好心,快些入座吧!”白木槿招呼道,却没有发现另外两个人跟在身后进来了。

    直到凤九卿轻咳一声,拱手道:“郡主,本王不请自来,郡主应该不会将本王拒之门外吧?”

    白木槿刚要说话,却见曾明熙也一步上前,俯首道:“郡主,臣偶遇青云兄,特来叨扰,不知是否唐突?”

    “明熙,你那是偶遇吗?有堵在人家门口偶遇的吗?”陆青云毫不留情地戳穿了曾明熙的谎言。

    “还有你,宣王殿下,貌似这天一阁就是你的产业,你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干嘛非得选这一天?”陆青云似乎对二人十分不满的样子。

    陆菲媛也觉得这两个人有些莫名其妙,她们表兄妹几人好容易聚在一起吃一顿,怎么还得被这两个人盯上呢?

    凤九卿可没有一点儿自觉性,大喇喇地坐下道:“本王今日心血来潮,突然想尝尝天一阁的菜式!”

    “那你可以自个儿去隔壁吃,没人管你!”陆青云偏偏不给他面子。

    曾明熙也一撩衣摆,优雅地坐了下来,道:“青云兄言之有理,反正天一阁谁敢拦着自家主子吃饭呢!”

    陆青云看着曾明熙也脸皮变厚了,才道:“明熙,你也一样,难道威远侯的嫡长子,竟然连吃一顿饭的银子都没有嘛?非得跟来蹭!”

    凤九卿和曾明熙都面不改色心不跳,完全没有萌生离开的心思,凤九卿摇了摇折扇,道:“今日似乎是郡主做东,青云兄何必那么小气,郡主不介意就好了!”

    曾明熙也点点头,道:“嗯,郡主想必也不会介意多添两双碗筷!”

    陆青云被两人厚颜无耻的样子给气着了,还想再刻薄两句,还是白木槿出来打了圆场,道:“算了,表哥……反正我也点了不少菜,也不在乎多些人,反正……你和宣王殿下,曾公子都时常往来,我是讨不回来的,你难道还怕没机会吃回来吗?”

    陆青云这才笑着点点头,挑衅地看了他二人一眼,才道:“表妹说的有理,那就让伙计上菜吧!”

    几人一次落座,白木槿便招呼了一声鸳鸯,道:“你去请其他人一起,到隔壁吃吧,记得喊上宣王殿下和曾公子的随从!”

    鸳鸯和喜鹊赶紧应了,谢了恩之后才退了出去,曾明熙脸上挂着温煦的笑容,谢道:“多谢郡主,看来今日要郡主破费了,天一阁的一桌酒席,可价值不菲啊!王爷太会做生意!”

    说着还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凤九卿,眼里挑衅的意思十分明显。

    凤九卿不动声色地喝了一口茶,才道:“无妨,不过两桌酒席,本王还不在乎这些小钱,既然是郡主初次来饮宴,本王可以全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