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王爷真是大方啊,怎么我过去来这里,也不见您给我免了呢?”陆青云似乎有些不满地问道。

    “哎,青云兄,咱们哪里能和郡主相提并论啊,如今郡主可算是皇家人了,说起来,郡主和青云兄似乎都得喊王爷一声……皇叔公呢!”曾明熙也不知为什么,突然就提起了辈分的问题。

    陆青云恍然地瞪大了眼睛,拍了自己脑袋一下,道:“果然是这样,祖母可是王爷的表姐,哎……失礼失礼,王爷您可得多担待着晚辈们的不敬之处!”

    凤九卿笑了笑,看了一眼白木槿,才问道:“是吗?郡主难道也愿意称本王一声叔公?”

    白木槿看他们三个斗了半天嘴,竟然又把矛头指向了自己,三个人齐刷刷地把眼睛看向了白木槿,似乎都在期待她的回答。

    白木槿看了一眼陆菲媛,转而问道:“表姐,这随便和王爷攀交情,是不是有些攀附权贵之嫌啊?”

    陆菲媛轻咳了两声,才道:“祖母也不曾要我们喊过王爷叔公,想必也是不愿意攀附吧!”

    凤九卿得意地看了一眼陆青云和曾明熙,道:“本王一直都是和青云兄平辈论交,总不能这会儿非要认个孙子吧?”

    陆青云一听,就险些急了眼,陆菲媛更是差点儿一口茶喷出来,好容易缓过劲儿,用帕子抹了嘴,才掩饰了自己的失态,不高兴地道:“你们几个到底要不要人好好吃饭了!”

    几人齐齐撇过头去,拿喝茶当掩饰,才稍稍掩饰掉自己面上的尴尬。

    白木槿也不知这几人到底是在闹什么,还好此时天一阁的侍者开始上菜了,不一会儿就摆满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光是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白木槿道了声:“来者是客,我也就不跟你们客气了,今日一切都算我的,请吧!”

    “有菜无酒,岂不辜负了?既然郡主不要本王免了宴席的银子,就送两瓶玉液琼浆吧,就权当谢谢郡主来天一阁照顾生意了!”凤九卿对着侍者挥挥手,立刻就有人端来两只翡翠玉瓶上来。

    那翡翠瓶子极薄而透明,从外面都能看见里面莹亮的液体。

    陆菲媛惊喜地道:“玉液琼浆?听闻天一阁每日只供应两瓶,难道今日就被咱们占了?”

    白木槿也是听过这酒的,到底有多美味她不知道的,但是当侍者打开玉瓶的塞子,就闻到了一股子醉人心扉的香甜气息。似乎是酒香,又似乎夹杂着果香和花香,多种香味糅合在一起,却层次分明,丝毫不觉得混乱。

    “多谢王爷馈赠,一闻就知道是极品佳酿!”白木槿倒也没有客气。

    侍者却献宝道:“各位贵人赶紧尝尝,这可不是平日里供给客人的玉液琼浆,这是咱们天一阁存了五年的极品珍藏,轻易不会拿出来!”

    “嗯,难怪闻着和过去喝的有些不同,似乎芳香更加浓郁!”陆青云也十分感兴趣的评价道。

    侍者依次给几人倒上了酒,看着白釉瓷杯里那晶莹剔透的液体,还有扑鼻而来的芬芳,白木槿这个平日绝不饮酒的人都忍不住端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品了一口,那甘甜中带着些微辛辣的滋味,几乎一入口就有醉了的感觉。

    其他人自然也没有犹豫,都细细地喝了一口,放下杯子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种沉醉的表情。

    陆菲媛赞道:“我还是第一次喝道这么好喝的酒,这只一口就快要醉了!”

    “的确好酒,就连宫里的贡酒也多有不及啊!”曾明熙慨叹道。

    陆青云提醒道:“女孩子家还是少喝些,这存了五年,后劲儿大,当心真的醉了!”

    陆菲媛可管不了许多,道:“反正有哥哥在,不怕的,这么好的酒,醉了也值了,表妹,多喝点儿,大不了跟我一起回家,明儿再回宁国公府!”

    白木槿笑了笑,没有多说,不过的确又忍不住抿了一口,如此美酒,的确不好辜负了,但她并不是贪杯之人,所以也只是细细的抿着,并不像陆菲媛一般喝的那么急。

    可是几人你来我往之下,还是喝了不少,天一阁的菜肴的确美味,每一道都是厨子精心烹制而成,充满了美感。

    几人吃的倒也欢喜,偶尔听陆青云三人斗斗嘴,白木槿和陆菲媛则在一旁偷笑,仿佛认识了很久的朋友,聚到一起,竟然没有丝毫的拘谨和束缚。

    “槿儿,我们去城外的鼓楼吧,那里风景可好了,特别适合看夕阳,这个时候去,最好,有山有水,还有美丽的落日余晖!”陆菲媛大概喝的有些醉意,竟然比平日里多了些诗情画意的兴致。

    白木槿本不愿意去,却禁不住陆菲媛一再地央求,便道:“好,就当散心好了!”

    陆菲媛听了,欢呼一声,拉着陆青云的胳膊道:“哥哥,一起去吧,我好喜欢那里的景色!”

    陆青云抵不住妹妹娇憨的姿态,便也同意了,其他两人都跟着点头道:“嗯,我们也就相陪了!”

    鼓楼上,凉风习习,终于让白木槿脑子清醒了几分,那微醺的醉意,也烟消云散了。望着天边血色残阳,心里竟有了几分肃杀之意。

    她犹记得自己前世最后一眼看到的残阳,就如今日一般,没由来的,她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

    “在想什么?”曾明熙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身旁。

    白木槿微微有些愣神,半晌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在想些往事!”

    “伤心的事儿吗?”曾明熙似乎洞察到了她眼里隐匿的悲色。

    白木槿微微一笑,道:“哪里有什么伤心事儿,公子多虑了!”

    “希望是我多虑了,不过……如是有天,你想找个人说说那些往事,可否优先选择我?”曾明熙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就这样脱口而出。

    白木槿讶异地看着他,温润如玉的男子眼里,是令她心惊的恋慕之意,她怎么也没有想过,曾明熙竟然会对自己有意。

    有些慌乱,有些无措,她慌忙撇过头去,道:“那个……今日的夕阳很美!”

    大约是看出她的紧张,曾明熙也没有逼迫的意思,也跟着笑道:“是啊,很美,美得让人目眩神迷!”

    只是他看的方向却不是夕阳落下的地方,而是白木槿的侧脸。

    “聊什么呢?”凤九卿大概也不甘寂寞了,看着曾明熙,笑得别具深意。

    曾明熙摊摊手,道:“只是在说今日的夕阳罢了,哎……还真是很久没看过这么漂亮的落日了!”

    白木槿见有人过来,才松了一口气,道:“你们先聊,我有事儿要去和表哥商量,就不打扰了!”

    说完就匆匆离开,走到鼓楼的东边儿,去找陆青云兄妹了。

    剩下的两人眼里火光四溅,还是凤九卿先开口道:“明熙兄,本王怎么不知道你竟然还喜欢看夕阳?”

    “以前不喜欢,不代表现在不喜欢,本公子就是爱上夕阳了,王爷难道连这个也要管?”曾明熙别具深意地道。

    凤九卿摇摇折扇,勾起嘴角的弧度,道:“有些东西,还是不要轻易爱上比较好,比如说夕阳,可能你爱上了,却永远也够不到,徒增烦恼!”

    “是吗?夕阳不就我,我可以就夕阳,没关系,我追到山的那边去!”曾明熙似乎不为所动。

    凤九卿扇子一收,丢下一句:“那也要看看夕阳愿不愿意让你就!”

    然后就转身离开了,心里却暗自着恼,似乎有些事儿已经脱离掌控了呢,这个感觉可真是糟糕啊,望着那边的倩影,心里默默盘算着什么。

    陆青云一看白木槿又堆满了平日里的温和笑容,眼神清凉透彻,便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又有事儿?”

    “嗯,我猜这几天过后,陆氏就会想法子变卖那些田地和宅子,我希望表哥可以想法子将价格都压至一半,我会匿名收下来,这个可以做到吗?”白木槿问道。

    陆青云思索了一下,看到白木槿身后的人,才道:“这个可以问问宣王殿下,他应该有法子的吧?”

    白木槿猛然回头,发现那人就站在自己一尺外的地方,有些懊恼地看着他,又瞪了一眼陆青云,自己说话怎么也不提醒一下有人在呢?

    凤九卿却挑眉道:“这倒不是难事儿,我想应该没人敢和郡主抢!”

    “我要陆氏无论变卖什么,都要她只能卖出其价值的一半,不可多给分毫,这样也能做到?”白木槿故意问道,她虽然知道凤九卿势力大,但却不肯定他能够做到只手遮天。

    凤九卿却含笑道:“若是郡主愿意的话,没什么不可能!”

    白木槿惊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地道:“我需要付给王爷什么代价?”

    她比谁都明白,绝对不会有这么便宜的事儿,宣王和她非亲非故,没必要一而再地不计代价帮自己。

    “很简单……本王要……”凤九卿故意盯着白木槿的眼睛,而语气不自觉地就变得有些暧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