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可是在陆兆安夫妇眼里,聘礼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名誉和女儿的命运,被一个本就声名狼藉的人退亲,以后还想找个什么好人家吗?

    朱常荣虽然说名声差,但门第不低,还是朱家独苗,女儿嫁过去只要本分过日子,将来就是朱家的当家主母,也算是一门过得去的亲事。

    可是一旦被朱常荣退了亲,再也不会有哪个人家看上陆娇娇,婚前失贞,加之被退亲,这简直就是要送陆娇娇去死的,不死这辈子也只能青灯古佛了残生,可陆娇娇才十四岁啊!她的一辈子还长着呢!

    胡氏心疼的要碎裂了一般,突然跪倒在地,求道:“朱大人,求求您了,不要退亲,我的女儿还小,你这不是要逼死她吗?我可以保证,她绝对是清清白白的身子,绝没有给人玷污过!”

    “哼!你保证?本官现在都怀疑,当初是你们家故意设计我的儿子,就是要让他背黑锅,不得不娶一个丧失了清白的女子为妻,你们的心思太歹毒了,朱家决不能接受一个不贞的媳妇儿!”朱大人拒绝的干脆,一点儿回旋余地都没有。

    胡氏转而对着自己丈夫求道:“夫君,您说句话啊,娇娇不能被这么毁了,她是我们的女儿啊,你去和相爷说,你去和老夫人说,让她给我们娇娇做主!”

    陆兆安看着朱大人,最后问道:“你当真要将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要知道我陆家绝对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欺辱的!”

    “陆大人,不要以势压人,我们有理走遍天下,就算说到皇上那里,朱家也绝不会退让半步,一个失贞的女人,难道还想做朱家的主母吗?”朱大人也怒了,现在他已经断定了陆娇娇之前就不干不净,自然不会再同意这门亲事。

    此时,陆娇娇不知从哪里得了消息跑过来,见到母亲跪在地上哭泣,也顾不得什么就扑过来,抱着胡氏道:“娘亲,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你可是诰命夫人,怎么能随便跪呢?”

    陆兆安看着陆娇娇,气就不打一处来,都是这个不知检点的女儿,把他的脸都丢尽了,如今退亲也不是,不退更不是,闹大了,他这御史是做不成的了!

    做官最讲究名誉,名誉坏了,就算是世家大族的子弟,也别想在官场上混迹了,他怎么能够因为女儿就功亏一篑呢?能有今天,他们兄妹俩熬了多少年?

    如今陆氏那边风雨飘摇,被人追着要债,他这里就要为女儿而身败名裂,为什么所有的事儿都聚到一起了?陆兆安隐隐觉得背后一只可怕的手,在操控这一切,从最开始这就是个局,而设局之人……

    他的眼里闪过犀利的光芒,他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白木槿那个丫头片子做的,她后面一定有高人指点。

    胡氏抱着陆娇娇哭的肝肠寸断,道:“娇娇,你不能被退亲啊,否则这辈子都完了,我可怜的女儿!”

    陆娇娇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朱家父子不是来解释的,而是来正式退亲的,她看了一眼朱常荣,觉得十分恶心,这么个猪狗不如的混账,竟然还嫌弃她?

    她陆娇娇是陆家的女儿,是掌上明珠,原本她配个皇子也不是不可能,可现在不得不嫁给朱常荣,本就让她几乎要郁闷的吐血,现在竟然还被这个恶心的男人嫌弃退亲,这让她情何以堪?

    陆娇娇也不知怎么来的勇气,指着朱常荣骂道:“你也配来退亲?你看不上我,我根本就没看上过你,要退亲也是我陆家退亲,而不是你这个什么也不是的东西来退亲!”

    朱常荣啐了一口,鄙夷地道:“一个不贞的女人,还敢跟小爷大小声,小爷告诉你,就你这样的,给我做妾,我都不稀罕!”

    “你……我打死你这个混账!”陆娇娇说着就要打人,可她身材偏小,哪里是朱常荣的个儿,被反手一推,就摔了个四脚朝天。

    陆娇娇气得心肝儿都要炸裂了,一骨碌翻起来,道:“是不是白木槿那个jian人说的,肯定是她,肯定是她,这个黑了心的臭丫头,竟然敢在背后捅刀子,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我要杀了她!”

    “什么白木槿?小爷压根儿就不认识她,不管你要杀谁,反正这亲事必须得退了!”朱常荣只盯着退亲,对陆娇娇的话一点儿也不感兴趣。

    他只想着快些去白家提亲,那白家二小姐可是才名远播的“云想衣”,虽然在百花盛宴上稍稍出了些丑,没能声名鹊起,但正好也符合了他的心意,否则一旦真的成名了,凭着他朱常荣,恐怕难以让宁国公开口答应这门亲事。

    他要趁早下手,把亲事给定下来,等个两三年,就将人迎娶过门,亲事一旦定了,谁都反悔不了。

    至于陆娇娇,他才懒得管呢,一个连自己表姐都想算计的人,能是什么好东西?即便她之前没有做出那些败坏门风的事儿,他也不想娶这种心狠手黑的女人过门。

    “退就退,你以为我想嫁给你吗?你也配,是你高攀了我,你知道吗?我是陆家女,陆家女愁嫁吗?若不是你使了卑鄙的手段,你以为你能攀上我陆娇娇?”陆娇娇至今也不觉得自己有错,更不觉得自己退了亲有什么大不了的,凭着她是御史的女儿,陆家的小姐,凭什么人嫁不得?

    只可惜,放在一年前,这道理的确没问题。可是接连出了两件事,她这辈子是没什么机会嫁的好人家了。

    朱常荣哈哈笑了起来,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陆娇娇,捂着肚子,几乎要笑瘫倒了,陆兆安夫妻被他笑得简直恨不得钻地洞里去。

    陆娇娇急得上蹿下跳地骂:“你笑什么?你这个无耻之徒,你败坏我的清白,还要厚颜无耻地退亲,你简直就不是人,你配吗?你配不上本小姐,你这样的,连乞丐婆都配不上!”

    “我配不上你?你不要笑掉别人的大牙,你以为你是什么仙女?呸……不去照照镜子,我朱常荣看上的小姐,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退了你的亲,我还得让家父去提亲呢,到时候你就知道,自己差的有多远!”朱常荣被陆娇娇一刺激,连不该说的都说出来了。

    陆娇娇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刚想讽刺几句,却被陆兆安拦了下来,他露出阴沉的笑容,问道:“原来贤侄是另外攀上了高枝儿,所以变着法子要来退亲,根本就不是朱大人说的理由啊……好好好……朱大人,这事儿你办的极好啊!”

    朱大人狠狠地瞪了朱常荣一眼,解释道:“哪有这回事儿,你不要听犬子胡说,他这是故意拿话挤兑令千金呢,怎么还当真了!”

    陆兆安可不打算放过朱家父子,刚刚是他自觉理亏所以才一直退让,现在抓住了朱家的把柄,能不据理力争吗?

    只有坐实了朱常荣另想攀高枝儿,找借口退亲,不管这亲事能不能成,责任就不在他陆兆安了,被人指着脊梁骨骂的只会是朱家。

    陆兆安冷笑连连,拉起来胡氏,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让胡氏安抚好女儿,不要再乱说话,才对着朱家父子道:“朱大人,我可不认为你儿子是胡说,他如此着急忙慌的要退亲,定是别有所图,不如朱公子说说看,你到底看上了哪家的姑娘?若是你真的有个好姻缘,我陆家自然不能苦苦相逼!”

    朱常荣刚想开口,就被自己父亲推了一把,拉到了身后,朱大人上前一步拱手道:“陆大人,这是哪里的话?我朱家岂是那等攀高踩低的人,我儿也从未提过他还另外看上了什么人,现在说的是咱们两家退亲的事儿,不要提不相干的!”

    “怎么不相干了?事关我女儿清白,你们朱家为了另外攀高枝儿,就想污蔑我女儿的清誉,不想负责任就罢了,还妄图往我们身上泼脏水,你们打得好算盘啊,可惜……我陆兆安不是傻子,容不得你们肆意凌辱!”陆兆安这会儿说话挺胸抬头,丝毫没有刚才恼羞成怒又无言以对的窘迫。

    朱大人暗恨自己儿子胡言乱语,但朱常荣的确没和他说过另外看上了什么人,他也问心无愧,梗着脖子道:“压根儿没影儿的事儿,陆大人不要借题发挥,我们也没打算要坏你女儿的名声,只要退了亲,出了这个门,我朱成国绝口不提此事!”

    “哼,你不提,我倒要提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女儿之前和人有染?你胡言乱语,想要毁我女儿清白,我能与你善罢甘休?要退亲?可以,你必须要你儿子当众给我女儿赔罪磕头,说是他自己有错,不堪相配,才会退亲,与我女儿无关!”陆兆安气势汹汹地道。

    他必须要抓住这一点,逼得朱家退让,要么乖乖地成亲,要么就按他的说辞来办,总之决不能因此连累道他的名声,至于女儿……他已经管不了许多了。

    陆娇娇在一旁急得不行,她十分赞同父亲的主意,让朱常荣下跪磕头,然后退亲,这样自己既可以全了名声,又可以不用嫁给这个猪头。过后自己还可以配个好人家,岂不比嫁给这个猪头要好百倍?

    可是胡氏硬拉着她,不让她开口,生怕女儿一冲动就坏了陆兆安的大计。

    朱常荣看着陆兆安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冷笑了一下,才从怀里袖子里取出一封信,还有只绣了并蒂莲花的荷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