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其他的生意也差不多,所有她曾经故意破坏掉的陆婉琴的铺子,基本上都以全新的姿态闪亮登场,要么是大酬宾,要么是新品上市,总之吸引客人的手段层出不穷。

    而相对的,她开在附近的铺子,也因此损失了很多客源,这才导致她的生意越来越差,而她已经没有多余的银子来支撑铺子里货品的更新换代了。

    她知道,继续这么恶性循环下去,她就会被白木槿彻底拖垮,因为白木槿的银子只会越来越多,她的生意也只会越来越好。

    而自己则因为急于还债,不得不将原本用于周转的银子全数拿出来还给白木槿,这简直就是雪上加霜的事儿。

    她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将自己以前的旧首饰和那些没穿过的,或者只穿过一次的名贵衣服都稍微改改拿去自己的铺子里卖了。

    幸而她名下有成衣铺和首饰行,所以不必挂在别人家寄卖,这省去了不少麻烦和银子。而因为这些珍品的补充,让两家铺子的生意也有所回转了。

    毕竟她当初置办的东西都是外面难得能买到的,富贵人家的夫人,很少回去买成衣,都是拿料子,请最好的裁缝量身定做的,成衣铺子的衣服都是卖给那些家里没有好裁缝的人的。

    所以那些客人见到如此漂亮又精致的衣服,自然会见猎心喜,所以最近陆氏只靠着这两家铺子赚些银子了。

    她还暗自庆幸了一下,至少白木槿没能堵住她所有的路,这让她得以喘息了一下,不过……离最后期限也越来越近了,她的衣服再多,也卖不出那么多银子啊。

    陆氏的纠结的眉心一直都没舒展过,她挖空心思地在想着怎么筹集银子,因为白木槿三不五时地就上门来陪她“聊天”,每一次说话的内容,都让她又愤怒又无奈。

    不过自从白木槿下了帖子,准备饮宴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安定了很多,只要自己能将她的亲事谋算好了,将来白木槿从她这里拿走的一切都会如数归还。

    暂时就让她得意着吧!陆氏在心头冷笑,但很快还是不得不为那些卖不出去的田产房契而烦恼!

    倚琴阁里,鸳鸯诧异地看着白木槿,问道:“小姐,你还给楚郡王府下了帖子?为什么啊?”

    “怎么说我能成为郡主,楚郡王府也是功不可没的,怎么能不邀请他们来分享本郡主的喜悦呢?”白木槿说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鸳鸯微微嘟着嘴,道:“奴婢想到他们的嘴脸就烦,不过……我想他们脸皮应该没那么厚吧?估计不能来!”

    “那可不一定啊,要报仇,总不能一直避着仇人啊,楚郡王可不是那种吃了亏就会默默忍下来的人!”白木槿气定神闲地道。

    鸳鸯一听,就快要急眼了,担心地道:“那小姐怎么还请他们来啊?咱们避着他们不行吗?”

    白木槿好笑地看着鸳鸯,问道:“为什么要避着他们啊?这同在京城,他是郡王,我是郡主,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算咱们这次不请他们,下次他们要请咱呢?或者……宫里饮宴的时候呢?”

    鸳鸯一想也暗自烦恼起来了,愁眉苦脸地想,到底这仇怨是结下了,可是小姐在家里就已经是四面楚歌,现在外面又有楚郡王府这个强敌,这该如何是好呢?

    白木槿一看就知道她的心思,叹了一口气,道:“鸳鸯,有些仇不是你忍了就可以躲过去的,我虽然不愿意多结怨,但是并不代表我怕,你放心,谁敢来欺负咱们,我只会加倍地还回去!”

    “就是说,鸳鸯姐,你也太胆小怕事了,他是郡王,小姐可是郡主,一样的品级,何必要怕他们,更何况老夫人是当今皇上的表妹,谁怕谁啊!”喜鹊倒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现在国公府上下她们几乎可以横着走了。

    想到那些昔日欺负她们的人,现在都对她和鸳鸯又敬又怕,简直要笑死人了。还有陆氏和白云兮,一个被逼债,一个被禁足,谁也蹦跶不起来,国公府可从来没这么清静过呢!

    鸳鸯还是有些担心,她不像喜鹊那么没心没肺的,想事情难免会考虑的多一些,小姐再厉害也只是个郡主,不像楚郡王那般有权有势,而且那楚郡王也有太后撑腰。

    要是真来寻仇,明的倒还好,暗地里耍手段,小姐一个女子,到底会处处掣肘,她心里可不放心。

    “鸳鸯,你可是觉得我不该和楚郡王府为敌,或者……应该和父亲祖母说的那样去道歉请罪?”白木槿问道。

    鸳鸯连忙摇头,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是担心以后他们会变着法子来害您,鸳鸯即便拼了性命也无所谓,可是决不能看着小姐受半点损伤!”

    “那不就得了,咱们怕什么?你连死也不怕,我也是一样的,既然连命都舍得丢,谁还能把我们怎么样?你记住,越是怕什么,越是会来什么,只有什么都不怕,他们才对我无能为力!”白木槿道。

    鸳鸯好像明白了什么,小姐曾经胆小怯懦,处处被陆氏母子三人欺负,却还傻傻地为她们说好话,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恨不得小姐哪天能有点儿火性,把那三个没心肝的教训一顿。

    后来小姐突然就想明白了,再不怕她们,虽然也被陆氏母子三个屡次想法子陷害,却从未得逞,小姐不像从前了,她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更知道如何反击敌人。

    鸳鸯坚定地点点头,不过仍然道:“小姐,您的命可金贵着呢,他们要动您一根毫毛,必须要先从奴婢身上踏过去!”

    喜鹊也赶紧表忠心道:“奴婢也是,誓死保护小姐!”

    白木槿喉头有些紧,这两个丫头,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做到了自己的誓言,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不曾背叛过她,所以那些人在害她之前,真的是踏着她们的尸体来的!

    白木槿微微敛下眸子,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里都是坚定和果决:“放心,这一次谁也别想伤害你们!”

    经历过前世,她早已没有把鸳鸯和喜鹊当成奴婢看了,在她眼里,这两个人就是她的姐妹,是她同样要守护的人。

    鸳鸯和喜鹊都微微有些诧异,什么叫“这一次”?难道还有哪一次她们被人伤害过吗?不过这种小细节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大概只是小姐一时口误罢了!

    新晋的安平郡主在国公府设宴,除了那些已经收到了帖子的人,还有许多和宁国公府素无来往的人也在想法子拿张帖子。

    无他,只因为要一堵这位最近风头鼎盛的郡主的风采,更多的是派人来打探一下安平郡主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所以国公府摆宴的这一天,客人的人数大大超越了国公府的预期。就连白木槿也有些惊讶,虽然早就知道多方势力对她心存好奇,但也没想过会来这么多之前完全没有交集的人。

    不过这次宴席主要是陆老夫人派大舅母秦氏来操办的,陆家经常设宴待客,倒也预备的比较充分,没有露怯。

    无论陆氏和白老夫人有多不情愿,这一天她们也得摆起笑脸迎客,白老夫人的心情其实很复杂,自从老国公去世之后,白家很少有这么热闹的场面,平日里设宴虽然也能邀来不少人,但都是地位相当的客人。

    哪里像今日,就连皇子都来了好几个,别说是公主郡主了,简直不要钱儿似的来。就算她是一品诰命,也难得能见道这么多达官显贵。

    四大世家的人都不请自来,陆家和谢家还好说,那毕竟和安平郡主沾亲带故的,可是王家和薛家,平日里简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都不知怎么会特意登门。

    虽然说郡主尊贵,但在这些老牌世家眼里,还不够看的,哪个皇子王孙他们没见过,而且四大世家或多或少会和皇室有姻亲关系,他们不把女儿嫁到皇家,皇家也会把女儿嫁给他们,不过就是为了笼络住世家的心。

    白木槿倒是没有做多少事儿,不过是站在那里摆出得体的笑容,对人送来的问候,回几句相应的客套话,犹是如此也让她有些疲惫。

    由于来了不少男客,所以白慕辰也被拉回来帮忙招待,虽然他年纪还小,但做事倒是沉稳了许多,加上有陆青云的帮衬,倒是没有出什么错。

    白世祖身为郡主的父亲,自然要出面待客,面对大家似真似假的恭贺,白世祖也不知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他身为国公这么多年,也没什么人搭理他,他心里还曾暗恨父亲当年为何在晚年时候交出所有的兵权,才害的他空有国公的爵位,却根本没有什么实权在手。

    京城这种地方,王爷都一抓一把,小小的国公,若是无权无势,谁会多看你一眼?可女儿只是个郡主,虽然说有封地,但在京里也算不上什么稀罕,偏偏一下子引起了这么多贵人的关注,这让他心里直犯酸。